看看十库kksk.org

深圳八年,单枪匹马奋斗恍然如梦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紫寞芳华 时间:2018-08-24 18:19
    当火车徐徐开入广州站,纷乱的焦躁随着车轮游移,向前,落定了下来。
    我在哪里?是涔涔的流水,安详如梦,我流向哪里?残阳如血,静静的倘佯。
    有谁倾听?迷离的眼神在怀里攀绕,惘然若失,浮起一阵空幻。
    Beky和我站了起来,对视了一眼,睡意也渗入了我的呼吸里。
    “真没人救!”他沮丧地望眼窗外,吐出了一句。
    涟漪的水面泛起一丝波纹,我潜水的心没有说话,打了个哈欠。
    窗外,破晓朦胧,无声无息,什么也没有。
    熬过了漫长和疲惫,我定了定神,端视,然后闭目几秒,反复默念,像牧师一样地祈祷,这样自然地获得了一种仪式感:新的一页到来了。
    我的梦从天际飘游来了。
    这趟老爷车,一路带着汗臭、狐臭、脚臭、口臭,附夹着垃圾碎屑、方便面的余味,与暗夜融为一体。婴儿啼哭,扰人烦躁,直至升华,哭吧,放声地哭吧,带着一车厢人的挣脱和呐喊,逃亡远方。
    除了气味,还有咔嚓咔嚓永无休止的车噪,及愈发难以抵挡的困意。那些躯体在端坐,他们的灵魂早游离在了荒野。剩余没有脱离的,眼神交流数秒,各自无奈地转向他处,仿佛是从一个深渊凝视另一个深渊。 人打赏 47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紫寞芳华 时间:2018-08-24 18:19
    车厢狭小的空间除了躺下,各种有助睡眠的坐姿我都已经尝尽,还是没办法真正入寐。半夜看到有人下车,腾出2个座位,我果断走过去,瘫软地躺了下来,那一瞬间,宛如躺在柔软的沙滩上,沐浴暖絮的阳光。
    1,2,3,4……我数着数字祈念时光,祈祷它过得快一点。
    那一年,我26岁,似水芳华。
    Beky比我小5岁这样,以梦为马。
    他身腰消瘦,戴着副金丝眼镜,一脸书生小蛋,抓不紧,走不快,弱不禁风,但音量不小。
    如果我说他是干农活的农民,一车厢的人都会从睡梦中惊醒。
    他的确出生于世界上最大的村——农村,还要准备和我一起走世界上最长的路——套路。
    我们两个是几年前在师范学校认识的,他家在郊区,自费来省城读中专,而后顺利考取了大专。故事本身算不上励志,但空前之处就在于,跟随他身后的,空无一人。至于是否绝后,不清楚。
    他说在他们村里,绝大多数同龄人都做出了主流、简单且看似舒适的选择:出来打工或做了混混,唯独自己例外。
    专业也是自己选的,父亲大字不识一个,居然也不反对,还倾囊所有。 | 1楼 | | | |
    作者:紫寞芳华 时间:2018-08-24 18:20
    在我看来,简直就是命运的神来之笔。
    只是朝着挥笔一洒的轨迹走,看似平淡,不见气势如虹,注定无法回头。
    “在我们县城的职业培训学校,就是免费食宿都没人去!”他说。
    对这个男孩的选择和身世我充满着好奇。
    命运之神让一个人独辟蹊径,同时牵引我逆流而行。
    那一年是我的毕业季,在其他人都忙于找工作、分手的时候,我却静心备战考研和双学位。省城的这所师范学校离我家挺近的,并且大部分教室都全天候开放,自然就成了我看书的首选地。
    没有其他原因,只因自幼蜗居,不要说书房,家里连吃饭都容纳不下超过5个人。
    外语系是我常去的地方,不是因为美女多,而是空闲的教室多。4楼是成人自考班教室,似乎常年都游荡着一些奇怪的人,如超成熟的大叔,时髦的女人,以及几个初中生模样的小男孩。
    有一段时间,我经常听见一个疯子在隔壁撕喊:“I am crazy!I like crazy English!”心想外语系竟然还有这种疯子,不认识下怎么行?于是走过去打招呼,两个人就这样认识了。
    这个小弟与我初见一脸茫然,不知所措。 | 2楼 | | | |
    作者:紫寞芳华 时间:2018-08-24 18:20
    他练就的几年口语不是白给的,很多本科生都可以靠边站,以致于很多年以后,电话里老外问他:“你是加拿大人,还是美国人?”
    后来一段时间里,每周日的晚上,我居然和他一起到基督教堂,跟随着外教一起读圣经。我们念诵,或欢唱,虔诚得像个基督徒。就是那一年,我在教堂里买了一本书:《新约圣经》。
    毕业后他像个孩子一样到处栖居,住城中村,我有空就提着两瓶啤酒去找他。底层的生活自有它的原味,比如马桶堵塞,泛起一塘肥料,或者每晚听着隔壁的情感伦理动作大戏,想入非非地入眠。
    我特别留意孤独的人,或者只是想在他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
    “我小的时候,差点死了两次。”他对我说,“一次是和我哥爬树,从树上直接掉下来,重重地摔在地上,昏迷不省人事,被人按住人中才逐渐舒缓过来。”
    “另一次是和我哥在江边游泳,直接溺水,后来就什么也不记清了。过后听人说,被救上岸后,怎么弄也没醒,我奶奶以为我死了,就将我放到牛背上,边走边哭。最后恰好路过一个村医,给我急救才捡回条命。”
    他回忆时低着头,眼睛望向不远处的地板,那是我难忘的眼神,那么的苍白无望。我理解那种绝望,看着他的目光,突然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悲感。在他的内心深处,曾经离死亡那么近,而且还是两次,如影随形。
    “长大以后,我和我哥就很少说话,也不知为什么,总感觉距离很远。”
    恰巧,我也有个哥,感同身受。 | 3楼 | | | |
    作者:紫寞芳华 时间:2018-08-24 18:20
    “吱吱……咚嗒!”笨重的列车停稳了,抵达了它的终点。
    这一路总算走完了,所有的阴霾、污浊在眼前消散,随着人流的涌动,画上了个句号。
    走出车站,天还未完全放亮,清晨5点多。
    地下通道,满眼的指示牌和广告,交替若现,在沦陷之中遗忘。
    城际动车的售票声反复叫唤,仿佛要将漫游的一群人撕裂。
    我迈动着步伐,适应着这种奔命于路途的节奏,急促、拥挤和焦躁蔓延在空气中,路已经在脚下了,再小跑一阵,不远的前方应该就可以徒留休息了。
    “到东莞,最快的一班。“我未加思索,直接掏钱买票,Beky紧跟在我身后。
    这是个奇葩的站名——东莞站,不知现在更改过来了没有,后来在网上看到一篇关于中国奇葩火车站站名汇总的文章,最后得出结论:高,实在高!能想出这样的站名来,绝非一般的智商!
    结果第一天,就踩了一个坑。
    在候车室静候,困倦、疲惫和焦虑覆盖在两个人的心头,没有说一句话。Beky仰头在凳子上欲呼呼大睡。
    两个人都是第一次出远门浪迹,在当时那个年代,珠三角是南方各地打工者最热衷的淘金地,东莞是各种传闻听得最多的地方——世界工厂,到处是老板,遍地是机会。
    虽说是大学生,自己能不能立足下来,不走一回,谁知道呢。 | 4楼 | | | |
    作者:紫寞芳华 时间:2018-08-24 18:20
    广州和东莞在读大二的时候,打酱油地来过一次。那是一个暑假,闲暇无事和表弟一伙亲戚出来游玩,借宿于东莞茶山镇的小姨家。
    很快大家觉得索然无味——到处都是工厂,除了买点廉价的衣服、电子产品、化妆首饰日用品之外,没有什么值得玩的地方。不知怎么来了商业嗅觉,那一次我还进货一箱某品牌洗发水,打算在学校的女同学圈里贩卖,小姨子当时仔细将那箱洗发水看了又闻,说:“小心水货!”
    小姨九十年代就来东莞打工,洽逢妙龄认识了现在的老公——一个当地的小老板,就嫁给了他。内地女人嫁到沿海,对于这个国家来说,也是女人用脚投票的一种方式。她老公开了家玩具加工厂,这个工厂自然成了老家各种亲戚的投靠地和收容所,以至于后来给她造成了困扰——工资总不能太亏待你,又不能对你太苛刻,但工厂还得保证利润,这就让她这个老板娘很为难了。
    由此一来我压根没想过去找她。
    另一个印记则是来自我“斧头帮”的大哥,当我还在读初中的时候,他就只身一人跑到小姨的工厂里混迹,成为了她的左膀右臂。然而好景不长,据说后来与别人打架,才跑了回来。一年多的淘金后,他整个人“面貌一新”:身穿时髦的牛仔裤,不知真假的项链佩戴胸前,外加一部BP机,还给家里装上了一部奢侈的固话(一千多RMB啊),不忘抽出一张五十块大钞扔到我手里。那可是九十年代中期,以世俗的眼光看,可以当成是成功人士返乡。
    时至今日,我似乎在赴他的后尘。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翻滚的浮想又变成了静淌,溪流幽婉,一滴一滴地在我心头颤落,化作晶莹的碎花,指尖轻触,温融消散。
    跟随着人流,上了动车,启动,飞驰,窗外,一个陌生的世界拉开序幕,有点朦胧,更暗埋着挑战和刺激。 | 5楼 | | | |
    作者:紫寞芳华 时间:2018-08-24 18:20
    这车将驶向我们要打拼的地方,一切未知,下一页的所有未来,都是空白未知。我心情一亮,突然喜欢起这种感觉,如一匹放飞的野马,扬起四蹄,待疆驰骋。
    出来漂泊何苦?这个叩问却忽如冷风闪过,给了我一个寒蝉。数年前在学校,拿着稳定的收入,自由的工作时间,受着一群人的尊敬,甚至还朦胧捕获到女学生抛来的媚眼。如果坚持下去,学校迟早会分配一套房子,如今呢?像一个流浪者一样刨食异乡,承受煎熬......
    “好好的工作,你跳出来干嘛!”父亲的这句指责又浮现了。
    “你后悔了吗?”连周围的朋友都这么问。
    这样的问题我已经不厌其烦,这1年多来,这些质问依然像烦人的苍蝇,盘绕脑门。
    后悔?路是自己选的,何悔之有?
    靠倚在座位上,我闭上了双眼,任由时间流淌。
    “各位旅客,东莞站就要到了,请有到东莞站的旅客提前做好下车准备。”不知过了多久,列车广播响起,我拍了拍在一旁埋头睡觉的Beky,快速地收拾起行李。 | 6楼 | | | |
    作者:紫寞芳华 时间:2018-08-25 09:06
    大学时期的一个梦想,终究永远成为了梦想:到全国各个城市工作1年,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然后将各地的景点游玩一遍。
    至于买房、成家,负重蜗居一地数十年?那是让我鄙视的事情。
    十几年后,我的确活成了自己鄙视的样子。
    随着考研的失败,大学毕业后,生活很快陷入了困境,人生像走到了一个路口。人才招聘会一地鸡毛地跑了几轮下来,恍然顿悟:那些都是没有爹妈可以拼的人去的地方。
    我所成长的N市是内地的某省城,说是省城,实际情况是:在光鲜的GDP下,内心千疮百孔。
    我出身于不起眼的原生家庭,父亲是个知青,就像叶辛笔下的人物原型,历经物质匮乏、人治运动、放卫星和人吃人的尸体,将最宝贵的青春耗废一空,90年代初历经多方努力,才携家带口回到省城,此时已经是不惑之年。
    母亲比父亲大2岁,成长于乡村,经媒人牵线,两个人相识并相处。
    大哥比我大4岁,在我初中还未毕业之时,他就已混迹于江湖,一身刺青,早出晚归,活得神出鬼没。
    他们具备那个年代出生的人的绝大多数印记特征:初中没毕业,遵循尊卑有序,重视血缘关系,多重人格障碍严重,思维保守甚至顽固,核心价值观就是成王败寇、追名逐利和光宗耀祖。
    这依然是很多中国人的人格模板。 | 10楼 | | | |
    作者:紫寞芳华 时间:2018-08-25 18:04
    谢谢大家的支持!以在深圳八年的真实经历为蓝本的小说,希望大家喜欢!
    在天涯文学,可以搜索:《受戒:深圳忆事》


    如果大家喜欢,记得点击收藏哦,感谢亲们的支持!
    欢迎大家留言讨论,多多交流,读者QQ交流群:344290094 | 20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紫寞芳华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94天 / 跨度108天】
    • 开贴:2018-08-24 18:19
    • 更新:2018-12-11 12:42
    • 阅读:247783 回复:1847 楼主:446
    • 字数:约279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杂谈一个中专生的深圳八年漂泊实录 傻B青年20092 2011-12-14 20:30 20379/1098 479/1007
    杂谈大家觉得08奥运中国能拿几块金牌?金牌总数能排第一吗?340图 无敌蜘蛛人 2008-09-01 22:20 619/494 30/37
    游记[异域风采]小人国(贴图)716图 xxxb26 2012-12-24 17:48 249/513 83/502
    情感愿我的几段经历能为你解忧——男人不要傻,女人不要昏。 单身的牛公子2 2013-07-03 23:21 4058/647 90/801
    游记[光影记录]跳蚤的欧洲之行288图 GreyHouse 2009-03-12 13:39 125/112 19/62
    美食小女待嫁闺中,特别喜欢做菜。辽宁人士。305图 晶晶格格1990 2016-06-25 20:28 5288/252 123/818
    贴图西部行之:甘肃的苍凉98图 长沙艾敏4 2008-04-06 10:55 130/118 3/596
    其它从一屁股债到31岁开奔驰S350,创业的路让我心力憔悴18图 笨的可以1983 2016-11-18 18:25 1431/66 31/1038
    其它一个北方妹子在南方的孕期生活138图 萬萬萬萬one 2018-12-06 21:16 -214/720 175/707
    贴图◆【岛式诱惑】南方人来涨姿势了----黄河窑洞试睡131图 无诱岛猪30 2015-05-17 20:58 208/176 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