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太爷驱邪盗墓的经历(不完全真实)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8-09-24 10:09
    从2014年到今天,今天居然还是中秋节,迄今为止呢,我在天涯已经写了两个帖子了,这是第三个,这个帖子呢,主要写我太爷的经历,不过,太爷留下的东西太少,很多只有只言片语,只能靠我自己推测和想象,往里面填充,有真实的、也有我虚构的,希望支持我老朋友、老读者们,能够继续支持我这个帖子,也欢迎新朋友们的支持和鼓励。下面是正文。 人打赏 33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8-09-24 10:15
    第一章 响马余波
    前言:
    各位朋友安好,我叫刘黄河,年龄七零后靠后一点,祖居黄河边儿,现居太行山山脚下。
    2014年的时候,我写了第一个帖子《末代捉鬼人》,讲的是我家祖上四代人和我自己驱邪驱鬼的经历,我祖上四代分别为:我高祖、我太爷(也就是曾祖)、我奶奶,还有我父亲,我算是民间驱邪驱鬼术的第五代传人了。(我爸没学这些,但是,我总不能把他落下。)
    2016年的时候,我写了第二帖子《我随陈道长流浪的那四年真实经历》,又名:《末代2 道长往事》,讲的是我和一位老道长四年流浪的经历。
    本来写这些呢,是为了出书,将来留给我的后世子孙看的,我还想断掉我们的这门手艺,用这些书传世,但是,干我们这行的,也就是涉及阴阳这一行,真没几个时运好的,包括我在内!
    今年过来年,也就是2018的春天,我的第一本书《末代捉鬼人》,马上要出书了,眼看着,我的心愿也就要完成了,但是,功亏一篑,国家的政策突然紧了,书被定性为“封建迷信”,找了很多家出版社,那一家都不敢给出了。
    《末代2道长往事》呢,去年被一位导演看上了,也是今年过来年,2018年春天,我跟那位导演两次见面,签下了改编电影的合同,后来,剧本都改编的差不多了,但是……谁又成想,就在两个月前,那导演突然脑梗去世了,负责改编剧本的编剧,把那位导演葬礼上的照片都发给了我。对我来说,这无疑是一道晴天霹雳,我只能对着苍天苦笑,刘黄河呀刘黄河,你时运不济呀你……末代2,也就这么被迫搁浅了。
    | | 1楼 | | | |
    作者: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8-09-24 10:23
    要说心里不难受,那是假的,前思后想之后,我觉得,或许老天爷还不想叫我停笔吧。眼下呢,心愿还没达成,一杆子又回到了解放前,我只能继续写末代3了,我相信,只要我坚持,老天爷总有开眼的那一天,总有阴霾散尽、云开日出的那一天!!
    末代3呢,我想具体写写我太爷的一生,也就是我们家第二代驱邪驱鬼人的传奇一生。
    我太爷,名叫刘念道,字秉守,生于清同治六年,也就是公元1867年。太爷自小聪慧过人、习文练武,十二岁考中秀才,十八岁凭借一身好武艺,在黄河里杀死一头凶恶水怪,当时的人不知道河里这水怪到底是个啥东西,都说是龙王爷,我太爷就被人称为“屠龙大侠”,很快名传黄河两岸。他随后的经历,更是曲折离奇,可以说,我太爷集文、武、玄门于一身,他的一生,就是一个精彩的传奇。
    前言结束。
    以下正文:
    清光绪十三年,也就是公元1887年,我太爷二十岁,这时,太爷因逃婚离家出走,已经半年有余。
    在山东地界的一家客栈里,我太爷结识萧老道、以及萧老道的两个徒弟,萧初九和萧十一。
    萧老道,真名萧本宣,四十五六岁,道士打扮,一身淡青色道袍,手里一把破拂尘,面目清瘦,颧骨外露,走起路来轻飘飘的,像没有分量似的;大徒弟萧初九,比我太爷大了三四岁,身材高大、虎背熊腰,据说是天平天国某位将领的后人;小徒弟萧十一,十三四岁,瘦骨伶仃,是个不会说话的小哑巴,但他有一个别人没有的能力,天生一双阴阳眼,日能见神,夜能视鬼,这师徒三个,以盗墓为生。
    | | 2楼 | | | |
    作者: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8-09-24 10:28
    当时,应萧老道的邀请,我太爷带着小鬼猴子,加入了萧老道他们的盗墓行列,用萧老道自己的话说,有了“屠龙大侠”的加入,他们师徒真是如虎添翼,取“同官”墓中的富贵,便如探囊取物一般!
    同官,是一个地名,南邻咸阳,北接延安,当时为同官县,隶属于西安府管辖,后因与“潼关”同音,更名为铜川,也就是现在的陕西省铜川市。
    据萧老道说,同官那里的“三石山”上,有一座宋代大墓,还不曾被人盗过,墓里面值钱的“富贵”不少,要是能把那座墓拿下,少不了分我太爷一份儿。
    但是,话说的轻松,墓却不是那么好盗的,要不然萧老道师徒也不会把我太爷也拉上了。
    一行四人,外加一只头带斗笠、身穿小孩衣裳、两条腿直立行走的小鬼猴子。小鬼猴子,是一只真猴子,民间称这种猴子叫“鬼狒狒”,面目非常凶恶,生人看见还以为是从地狱里出来的恶鬼。
    在数月之前的一天深夜,小鬼猴子的父母被我太爷当成僵尸误杀,小鬼猴子为了给父母报仇,多次尾随我太爷,趁机偷袭。后来,被我太爷用烧饼收服,小鬼猴子遂放下仇恨,与我太爷结下深厚感情,一人一兽,至此生死不离。
    另一方面,小鬼猴子的父母,居然是萧老道所养,是萧老道用奇门秘法驯养的两头灵物,我太爷误杀萧老道的灵物,心下过意不去,当时答应帮萧老道盗墓,并不是真想干盗墓这行,只是想还萧老道一个人情。(具体详情,请看《末代捉鬼人》)
    四人一兽离开客栈,骑上萧老道准备好的马匹,快马加鞭,直奔西安府同官县。
    | | 4楼 | | | |
    作者: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8-09-24 10:28
    @感恩一切2017 2018-09-24 10:26:31

    -----------------------------
    你是第一个顶贴的,谢谢! | | 5楼 | | | |
    作者: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8-09-24 10:35
    @橙枫2012 2018-09-24 10:30:51
    顶帖,黄河兄的三个都看了
    -----------------------------
    好,你是第二个,谢谢。 | | 9楼 | | | |
    作者: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8-09-24 10:35
    @朕知道了999 2018-09-24 10:32:50
    黄河兄的必顶
    -----------------------------
    你是第三个,谢谢! | | 11楼 | | | |
    作者: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8-09-24 10:35
    两天后,一行人进入菏泽地面,我太爷当即打起了一百二十分的精神,叮嘱萧老道师徒三个,来到这里就要格外小心了,自己前些日子在这里得罪了一伙响马,虽然这伙响马的几个当家已经被自己除掉,但是,他们大当家还有一个妹妹,名叫单雪儿,对自己恨之入骨,要是被这伙响马发现,免不了会有一番恶斗。
    正说着话,突然,从几人后面赶上来一匹快马,稀里哗啦一串马蹄声,还没等回头看,快马扬起一溜烟尘,从我太爷几个人身边飞奔了过去。
    我太爷见状,连忙把自己的马鞭子抡起来,狠狠抽了座下的白马两鞭,白马吃疼,撒开蹄子朝前面的快马追去。
    萧老道不明白咋回事儿,连忙扯起尖细的嗓子冲我太爷喊了一声:“刘兄弟,怎么啦?”我太爷这时没工夫理他,快马加鞭,一会儿的功夫,追上了前面的快马。
    两匹马在路上并驾齐驱,一时间仰起两道长长的烟尘,快马上的人朝我太爷瞥了一眼,顿时露出一脸惧色,抡起马鞭子就要抽座下的马匹,说时迟那时快,我太爷把马鞭子也抡起了起来,他并不是想抽自己的坐骑,反手朝那人的马鞭子抽了过去。
    “叭”地一声,那人手里的鞭子没能抽在马屁股上,反而和我太爷手里的鞭子绞到了一块儿,还没等那人反应过来,太爷瞬间发力,马鞭子朝自己身后一带,那人顿时惊叫一声,连人带鞭子从马背上重重摔了下去,我太爷再次抽出一鞭子,抽在了那人座下的快马上,快马嘶叫一声,朝前惊走,把这人留在了原地。
    | | 13楼 | | | |
    作者: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8-09-24 10:59
    我太爷当即收回鞭子,勒住缰绳翻身下马,小鬼猴子和我太爷同乘一匹马,跟着也跳了下来,一人一兽走到了那人跟前。
    那人摔的不轻,整个儿灰头土脸,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太爷抬脚踩在了他后背上,腿上轻轻一用力,又把那人踩回了地面上,那人登即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太爷冷冷问道:“说,跑这么快想去干什么?”
    那人一脸痛苦,惊悚地看了我太爷一眼,告饶道:“姑爷饶命,姑爷饶命……”
    太爷脸色顿时一变,厉声喝道:“谁是你姑爷!”脚下加力,那人顿时“啊”地一声惨叫,我太爷又冷冷问道:“你是不是想赶回山寨,给单雪儿报信儿?”
    这时,萧老道带着萧初九和萧十一从后面赶了上来,萧老道见状,问我太爷:“刘兄弟,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你怎么难为起一个路人了呢?”
    我太爷朝萧老道看了一眼:“萧兄,这个可不是普通路人,这就是那伙响马的一名‘黑头’。”
    “黑头”是江湖上的行话,也就是探子,专门打听消息和踩盘子的,很明显,这名“黑头”认出了我太爷,着急赶回山寨通风报信,却也被我太爷认了出来。
    萧老道大江南北闯荡多年,自然也晓得江湖上这些行话,听我太爷说是“黑头”,不再吭声儿,勒住座下马匹,冷眼旁观起来。萧老道毕竟和我太爷刚刚认识,相互都不了解,他也想看看传闻中的“屠龙大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我太爷再次踩了那人一脚,那人顿时又痛叫一声,我太爷跟着厉声问道:“说,单雪儿是不是在四处寻我报仇?”
    那人看看我太爷,痛苦地点了点头,吞吞吐吐说道:“自从姑爷逃逃……不是不是,自从刘大侠您离开山寨以后,单小姐就传下话来,说是……谁要能取了刘念道这负心汉的项上人头,她就嫁给谁,还尊他为‘一瓢水’的大当家……现在,很多山寨都听说了,咱们这一带的绺子,很多人都想取你性命、迎娶单小姐……”
    这人嘴里所说的“一瓢水”,是当时那座山寨的名号,很多响马山寨都有名号,菏泽这一带除了“一瓢水”,还有“踏破天”、“沙里翻”、“水里蛟”等等,都是些杀人越货、拦路抢劫的土匪。也正是因为匪患猖獗,山东菏泽一带的百姓,才被迫人人习武,成就了后来的武术之乡。
    在《末代捉鬼人》那本书里,我写过太爷一部分经历,已经写过的,我就不在这里复述了,要是有看不明白的朋友,可以先去看《末代捉鬼人》,看了那本书,就更能容易理解这本书了。
    | | 15楼 | | | |
    作者: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8-09-24 11:05
    第二章 力制响马
    等地上这人说完,太爷让萧老道从包裹里取出一条下墓用的绳子,把那人倒绑手脚捆个结实,扔在了路边,又从包袱里取出笔墨纸砚,太爷提笔在纸上写道:“此人为响马探子,路人切不可解开绳索。”写完以后,用石头把纸张压在了路边。
    萧老道见状不解,阴阳怪气儿问我太爷:“我说刘兄弟,何苦多此一举呢,一刀杀了岂不更省事?”
    我太爷看他一眼,说道:“刘某之前愧对于他们家小姐,不想把仇结的更深。”
    萧老道一听,明白了八九分,对我太爷大加赞赏,“贫道没看错人,刘兄弟果然不是凉情薄义之辈!”
    太爷纵身上马,又招呼小鬼猴子一声,鬼猴子也纵身上马,坐在了我太爷身前,我太爷伸手把小鬼猴子头顶的斗笠摘下,戴在了自己头上,斗笠上面缝着一圈黑纱布,将黑纱布放下,遮住了他充满书生气的俊毅脸庞。
    由于这些响马的“黑头”不止一个,别的“黑头”可能会发现路边这名“黑头”,也可能会很快发现太爷他们,几个人不敢再多耽搁,快马加鞭,想要尽快离开菏泽地界。
    然而,走了不到半天的路程,大路前方过来一队人马,足有十多个人,我太爷心头一跳,连忙招呼萧老道师徒,放慢速度,前面那队人马,看着不像是寻常路人,与此同时,我太爷从身后包袱里拽出一件马褂,盖在了小鬼猴子的头上,把小鬼猴子的那张怪脸给遮住了。
    很快的,太爷几个人和前面的马队碰了面,隔着斗笠垂下来的黑纱布,我太爷朝马队打量了几眼,就见马队这些人,个个横眉立目凶神恶煞,腰里或者马镫上,挂着刀斧之类的长短兵器。
    | | 16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途中的旅人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46天 / 跨度49天】
    • 开贴:2018-09-24 10:09
    • 更新:2018-11-12 18:00
    • 阅读:226014 回复:8432 楼主:388
    • 字数:约303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