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太爷驱邪盗墓的经历(不完全真实)

  • 首页
  • 上一页
  • 188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9-07-12 10:06
    卖艺姑娘见状,一脸迷茫,问我太爷,“秉守哥,你、你真的要再下去吗,你要是出了事儿,我、我、我怎么办?”
    太爷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就回家去,不过,千万别和你父亲说我死在了墓里,堂堂的屠龙大侠因为盗墓死在了墓里,传出去好说不好听。”
    卖艺姑娘眼圈顿时红了,“我不要你下去!”
    萧老道这时把头转向了卖艺姑娘和我太爷,萧老道说道:“你们俩说啥呢,别说的跟死离死别似的,没事儿的。”
    卖艺姑娘闻言,看向萧老道,反问道:“那你给初九哥和十一在交代什么?”
    萧老道闻言笑了,说道:“你可能不知道吧,我每次下墓都这么交代他们。”
    “你、你……”姑娘气得说不出话了。
    “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萧老道说道:“你们也没想想,咱们这位老哥掏的那座墓,跟咱现在掏的这座墓,能一样吗,不一样,两座墓也没有任何关系,他们那座墓里有个什么木头匣子,咱这座墓里就得也有个木头匣子吗?”
    “那万一要是有呢?”姑娘问道。
    “有也不怕。”说着,萧老道走过来拍了拍太爷的后背,“看看咱这位屠龙大侠,人中龙凤、文武双全,还有一身驱邪驱鬼的手段,要说他能折在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坟堆里,你信吗?”
    姑娘轻轻摇了摇头。
    “这不就成了嘛。”萧老道接着又说道:“屠龙大侠,再加上我几十年掏坟的技艺,什么机关我没见过,只要我们俩下去,棺材里的富贵那就是手到擒来!”
    萧老道说的一脸自信,似乎没下墓就已经把坟给掏了,老要饭的和卖艺姑娘见状,都没办法再辩驳他。
    随后,太爷和萧老道在卖艺姑娘几个人的目送之下,再次钻进了墓道。
    墓道里,太爷一边走一边问萧老道,“萧兄,你真有把握掏了那口泥棺材吗?”
    萧老道一笑,直截了当,“没有把握,不过,咱费了这么大力气才把墓室打开,就这么放弃了,我不甘心呐。”
    太爷点了点头,“我也不甘心,我也想看看那口泥棺里到底有什么……”说到这儿,太爷似乎想起了啥,连忙问道:“对了萧兄,什么是泥窖棺?”
    萧老道顿了一下,说道:“这泥窖棺,我过去也只是听人说过,所谓的泥窖,其实就是泥浆,在墓室建好以后,死者下葬的时候,直接抬尸体进入墓室,然后,用泥坯在主墓室地面上垒起一尺多高,长宽尺寸和棺材长宽差不多,泥坯周围再用木板屯起来,死人放进屯子里,陪葬品也放进屯子里,然后用掺了秘药的泥浆浇灌,把死者和陪葬品一起浇灌在屯子里,等泥浆凝结之后,撤掉木板,就成了一口泥窖棺。”
    太爷听了一脸不解,问道:“竟然还有这种下葬方法,居说死人在棺中需要通气、以合风水,这么一来,岂不是被闷在了泥浆里?”
    萧老道说道:“各地风俗不一样,丧葬方法当然也不一样,我所知道的,就有土葬、水葬、山葬、天葬、洞葬,关中一带,多为黄土荒坡,连年干旱,传说这里的人都是土做的,死后要再化作黄土,泥浆浇灌尸体,就是为了让尸体接上地气,再化黄土,这么一来,死者亡魂就能再次投胎转世。”
    太爷觉得有些难以接受,“居然还有这种说法?”
    萧老道说道:“我也只是听人说的,到底是真是假,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从眼下这口泥窖棺来看,他们说的或许是真的吧。”
    说着话,两个人再次来到了主墓室。
    | | 21226楼 | | | | |
    作者: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9-07-15 12:42
    172.两个人绕过墓兽,来到泥窖棺跟前,萧老道把泥窖棺看了看,倒背双手,围着转起了圈。这时的泥窖棺,只剩下四尺来高,之前已经被他们铲下两尺。
    转了几圈以后,萧老道笑着问我太爷,“老弟呀,你看这口泥棺材,像是有机关吗?”
    太爷说道:“若是有机关,就必须有埋销信儿的地方,按照你刚才说的,泥窖棺是泥浆浇灌而成,也就是说,它是个实心儿的,只怕不会有机关。”
    萧老道点了点头,“不错,不过,外面那位老哥也说了,里面的死人抱着一个木头匣子,打开匣子就会出事儿,咱们这次……咱们别从上面挖,咱从墓室地面往上掏,就算死人怀里有匣子,咱们也不会铲到它。”
    太爷点了点头,所言有理。于是,两个人蹲下身子,在泥窖棺底部铲了起来,我太爷在泥窖棺左边,萧老道在右边。
    铲了几铲以后,太爷发现,这泥窖棺和萧老道说的一样,底部果然铺着一层土坯子,每块土坯子大概也就一尺长、半尺宽,六七寸高,这些土坯子之间,本来是有缝隙的,但是,被泥浆浇灌之后,缝隙变的不明显了,不过,仔细辨认颜色,还是能看出来,土坯子和泥浆土的颜色不一样,泥浆土颜色姜黄鲜亮,土坯子颜色发暗昏黄,很明显的,土坯子的质地不如泥浆土的,而且,泥浆土在土坯子的缝隙里,凝结的也并不是太牢固,铲到土坯子以后,只要再用撬棍朝外一撬,整块土坯子就能从泥窖棺下面撬出来,这可能是泥窖棺最大的弊端,不过,也只有了解泥窖棺结构的人,才能想出从下往上掏的法子,不了解的人,肯定会从上往下铲,铲着铲着,铲到木头匣子了,再不小心把木头匣子铲破,那可能就要出事儿了。外面瘸腿的那位老哥,应该就是吃了从上往下铲的亏。
    等太爷和萧老道把底部周围的一圈土坯子全撬出来以后,泥窖棺四边都不再着地了,成了一个悬空状态,萧老道随即招呼我太爷一声,两个人用撬棍撬住泥窖棺一侧,同时使劲。
    就听“噗通”一声,整个儿泥窖棺被撬翻在地上,泥窖棺的底部露了出来。
    两个人打眼朝底部一看,就见里面嵌着一个很明显的人形,这是一个人形的背部,上面附着一层薄薄的泥痂,萧老道似乎怕有什么机关,让我太爷赶紧躲开,等我太爷躲开以后,他自己用铁铲小心翼翼把泥痂铲开了。
    太爷就在他身后不远处盯着,就见泥痂铲下来以后,露出了死者的整个后身,太爷登即惊讶不已,就见这死者不但没有腐烂,还没穿衣裳,一丝不挂,而且,死者的皮肤看着油亮油亮的。
    萧老道这时放下铁铲,招呼我太爷,“老弟呀,给手上喷些五谷水,再拿红布把手缠上,帮我一起把这死人掏出来。”
    太爷很快给自己手上喷了酒、又缠了红布,随后,两个人把死人从泥窖棺里扒了出来。
    将死人放到地上以后,打眼再一看,太爷和萧老道顿时面面相觑,就见这死人居然栩栩如生,看模样是个中年人,只是,脑袋跟身子一样光溜溜的,头发胡子眉毛全都没有,看上去非常突兀。
    萧老道说道:“这死人身上的毛发,在下葬的时候应该是被剃掉了,这样容易往身上抹油。”
    听萧老道这么说,太爷说道:“怪不得我看这死人身上油光水亮的,原来是抹了油。”
    萧老道微微一点头,说道:“看来,泥窖棺并不是为了让尸身腐烂,而是为了保存尸身不腐,尸身上面抹油,油能把尸身与泥浆隔开,尸身在泥浆的包裹之下,就能达到长久不腐的功效,世上很多人,活着的时候都想长生,死后又想尸身不腐,林林总总,无所不用其极。”
    萧老道说罢,太爷和他一起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死人怀里,这死人怀里,真的抱着个木头匣子,二尺来长、一尺来高,鲜红色的,匣子的一侧还挂着一把铜锁,和死者身上一样,整个匣子也是油光发亮。
    萧老道连忙吩咐我太爷,千万别碰这红匣子,咱找找这泥窖棺里有没有啥陪葬品。
    随即,尸体和匣子抬到旁边,两个人又拿上铁铲,顺着尸体在泥窖棺上面留下的嵌坑,用铁铲在泥窖棺里一点点铲了起来,不过,直到两个人把泥窖棺里外铲了个通透,也没找着一件陪葬品。
    萧老道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把目光又转向了死者怀里的木头匣子,萧老道说了一句:“看来,宝贝都在这匣子里边儿呢!”
    太爷说道:“匣子里会不会有机关呢?”
    萧老道看了太爷一眼,“不好说,不过,咱不能这么冒冒失失打开。”说着,萧老顿了顿,“要不……你到外面把那位瘸腿老哥请进来,看他有啥法子没有。”
    | | 21320楼 | | | | |
    作者: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9-07-15 12:42
    太爷一点头,二话没说,转身离开了。很快的,太爷来到外面,把墓里的情况和众人详细说了一遍。
    老要饭的听完,脸色顿时变了,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死活不跟太爷进去,太爷没办法,自己一个人又回到了墓里。
    这时,就见萧老道居然已经把匣子从死人身上取了下来,太爷愕然之际,瞬间明白了,这牛鼻子老道让自己去喊老要饭的,只是想把自己支开!
    太爷快步走到萧老道跟前,生气问道:“萧兄,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萧老道朝太爷看了一眼,一笑,似乎明白太爷这话啥意思,说道:“老弟呀,你这是说的啥话,你还年轻,犯不着陪我冒这个险。”
    太爷说道:“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兄弟我可不是贪生怕死之人!”
    萧老道连忙一摆手,“好了好了,咱俩别吵,你刘大侠是啥人我还能不清楚么,现在,匣子我已经拿下来了,总不能我再给他放回怀里去吧,要不,老弟你用裹布把匣子裹起来,你抱上,咱们把它弄到外边再打开,你看行吗?”
    太爷没吭声儿,很快从随身包袱里取出一块裹布,将红匣子包了个严严实实。
    随后,萧老道举着火把,太爷用胳膊夹着匣子,两个人从墓里又钻了出来。
    等来到外面,已经天光大亮,外面的人见太爷两个出来,全都欣喜不已。
    萧老道随即招呼太爷,把匣子放到地上,把上面的裹布扯掉。很快的,红匣子呈现在了众人眼前,萧老道朝老要饭的看了一眼,问道:“老哥哥,你们之前挖到的匣子,是这样儿的吗?”
    老要饭的这时站在离匣子一丈开外的地方,战战兢兢点了点头,随即又摇摇头,“不、不太一样,我们挖到的……没、没这么大。”
    萧老道顿时笑了,“越大说明里面的宝贝越多!”
    “别……”老要饭的顿时露出一脸惊悚,“千万别打开!”
    萧老道闻言,走到了老要饭的跟前,说道:“老哥哥,您能不能跟我说说,你们打开匣子以后,到底发生了啥情况,您可别说您不知道,您当时肯定也在跟前儿。”
    老要饭的朝萧老道看了一眼,眼神随即一冷,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说道:“不错,我是在跟前,而且,我还亲手杀死了那三个同伙!”
    “什么?”
    老要饭的这话一出口,除了萧老道以外,其他人,包括我太爷在内,全是一脸愕然,卖艺姑娘难以接受地问道:“大叔,您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同伙呢?”
    老要饭朝卖艺姑娘看了一眼,重重地喘了两口气,“事已至此,我就跟你们说实话吧……我们把泥窖棺挖开以后,看见里面有个一丝不挂的死人,就像活人一样,在死人怀里,抱着一个红色的木匣子,匣子上面还挂着一把锁,就和你们挖出来这匣子一样,只是没这么大。我那三个同伙,就把锁撬开、把匣子打开了,打开的时候,从匣子里传来一个响动,然后、然后……”说到这儿,老要饭声音发颤了,脸色变了,显得惊恐万分。
    “然后,我那三个同伙就大叫起来,手上脸上全起了水泡,接着就开始发疯,相互抓挠,身上、脸上,皮肉全都挠烂了,然后……他们就看见了我,一起朝我扑了过来……”
    老要饭的说到这儿,萧老道打断他问了一句,“你当时也在墓里吗?”
    老要饭的点了点头。
    “那你怎么没事儿呢?”
    老要饭的回道:“当时,我看那座墓好像有蹊跷,那口泥窖棺没在主穴位上,我怀疑墓室里还有一口暗棺,所以,拿着罗盘在墓室里找暗棺,他们撬开匣子的时候,我没再跟前,匣子里传来响动时,我朝他们那里看了一眼,谁知道,接着他们就开始发疯了……后来,他们一起围攻我,有一个同伙在围攻我的时候摔在地上,在我脚腕上抓了一下,我的脚腕即刻起了水泡,我很害怕,我怕自己也变成他们那样子,就抽出腰刀,把他们全杀死在了墓里……”
    说到这儿,老要饭的看向萧老道,近乎哀求道:“萧道长、恩公,千万不能打开匣子呀,我可不想再看见同伙相残啦……”
    | | 21321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88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途中的旅人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54天 / 跨度298天】
    • 开贴:2018-09-24 10:09
    • 更新:2019-07-19 12:01
    • 阅读:1071511 回复:24095 楼主:672
    • 字数:约686千字
    • 图片:5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