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桃花读水浒:凛冬将至,暗夜无边,末世穷途,无路可逃

  • 首页
  • 上一页
  • 30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zzy727727 时间:2019-12-18 15:50
    换规则(四)

    拈阄的结果是宋江打东平,卢俊义打东昌,拈阄有没有耍手段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知道的是,宋江打东平、东昌的主意由来已久,对二城的情况一定了如指掌;我们知道的是东平守将是人品不咋滴、还与太守言和意不和的双枪将董平,而东昌守将是飞石打人、百发百中的猛将没羽箭张清,还有擅使飞枪、飞叉的龚旺、丁得孙。二城哪个容易、哪个难,一目了然,使没使手段也不言自明了。

    两路军马是宋江亲自调拨的,各配马步水军头领28员、各将兵一万,宋江给自己配的主将有林冲、花荣、刘唐、史进、徐宁等,把林冲捏在手里,倒不指望靠他擒董平,主要是怕他给卢俊义出力,有花荣、徐宁,搞定董平问题不大;给卢俊义配的主将有吴用、公孙胜、关胜、呼延灼、朱仝、杨志、索超等,有文有武,牌面很大,可没有一个是卢俊义调遣得了的,更关键的是,没有一个使暗器的高手,唯一一个半吊子燕青还是卢俊义自己带的。

    两相对比,你就会发现,宋江布下的拈阄打东平、东昌,实在是个胜券在握的必胜局,果然是个走程序的仪式而已。


    | 4960楼 | | | | |
    作者:zzy727727 时间:2020-03-26 15:21

    春暖花开,疫情已去。桃花祝各位老铁平安康健,事业有成,祝祖国山河无恙,繁荣昌盛。感谢大家的不离不弃,桃花在此谢过,并对自己的懒散向大家致歉。
    天地风霜尽,乾坤气象和;历添新岁月,春满旧山河。愿你我踏破万丈红尘,归来仍是少年。

    | 5038楼 | | | | |
    作者:zzy727727 时间:2020-03-26 15:22

    7、枪打出头鸟

    宋江在东平府四十里外的安山镇扎驻军马后,主动向大家介绍起东平府的情况,“东平府太守是程万里,兵马都监是董平,他善使双枪,有万夫不当之勇”,果然是明镜似的门清。然后宣布决定“虽然去打他城子,也和他通些礼数,赍一封战书,若肯归降,免致动兵;若不听从,那时大行杀戮,使人无怨”,师出有名是大佬们都爱玩的道道,只是如此龇着虎牙的所谓礼数,真的就能“使人无怨”吗?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认得董平的郁保四主动请缨,摩拳擦掌的王定六愿为援手,刚上山的二位立功心切急于表现,二位下书人一高一矮也是一景。

    东平府程万里正与董平商议军情时,收到了梁山的战书。程太守很狡猾,“要借本府钱粮,此事如何?”,话说得很谦卑,可藏着的凶险却很大。贼寇到我们门口了,人家要的是钱粮,你董平是军事长官,是战是和你说了算;你说和,我就筹粮去,朝廷问责了是你不要战的;你要战,那你就战去,赢了,咱一起向朝廷请功去,输了,我把钱粮给梁山送去,再向朝廷请罪,说是你董平无能,守不住城池。

    被架在火上烤的董平很生气,卖命的是我,担风险吃瓜落的还是我,你文官怎么着都可自保安然无恙,那就推出去斩了梁山的来使,和我绑到一起与梁山死磕到底吧。程太守不答应,“两国相战,不斩来使,于礼不当”,杀不得,各打二十讯棍,可不能让你断了我的后路。董平说不过程太守,明知道怎么回事却只能吃哑巴亏,怒气未息的他,只好拿郁保四、王定六出气,直打得二人皮开肉绽、推出城去。

    本以为能捞点小功劳的郁保四、王定六,没曾想跑跑腿的美差竟然是鬼门关里走一遭,不够机灵的小角色还是低调一些好。对董平恨得牙痒痒的二位顾不得体面,哭哭啼啼地向宋江控诉起来“董平那厮无礼,好生藐视大寨!”

    被打了脸的宋江怒气填胸,当即便要平吞东平府,宋江确实有平推的碾压实力,玩个传檄而定不过是何乐而不为的骚操作,可董平这厮偏偏不识时务,那我宋江只能霸王硬上弓了。


    | 5039楼 | | | | |
    作者:zzy727727 时间:2020-03-26 15:23

    8、年轻人的春心

    又有不知死活的小年轻跳了出来,前番芒砀山吃了憋的史进没长一点记性,又主动请缨,“小弟旧在东平府时,与院子里一个娼妓有交,唤做李瑞兰,往来情熟”, 远在陕西的史进嫖娼嫖到了山东,小伙子玩得挺花。“我如今多将些金银,潜地入城,借他家里安歇”,如果是潜入城中刺探军情,理应是该乔装换貌、隐迹藏行,在破庙里落脚,悄悄地来悄悄地去,不惊动一个虫子,不带走一片云彩,史进却大张旗鼓地要去找多年前的姘头去厮混,这恐怕不是智商问题,而是精虫上脑。“约时定日,哥哥可打城池。只等董平出来交战,我便爬去更鼓楼上,放起火来,里应外合,可成大事”,里应外合不是应该让一大波人去制造混乱吗?一个单枪匹马的史进,即便不事发,又能放多大的火?起多大的作用?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史进同志不过是找个由头假公济私,进城泄泄年轻人的青春躁动罢了。

    对于史进漏洞百出又羞于启齿的小心思,宋江显然是心知肚明的,但他既没有义正言辞地出言揭破,也没有剖明利害地伸手拦阻,而是轻飘飘的一句“最好”遂了史进心愿,临行还不忘送一句颇显暧昧的戏谑之言“兄弟善觑方便,我且顿兵不动”。东平府是宋江的嘴中之肉,何时咽下去完全看自己的心情,他既不会指望着郁保四的书信,当然也不会指望着史进金钱买来的露水交情。他不急着吃下东平府,除了他早就笃定东平府顷刻之间就能手到擒来外,更重要的是他笃定东昌府是难啃的刺猬,他笃定卢俊义断然不敢提前拿下东昌府,他笃定东昌府一定还得自己亲自出马。既然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何不再拖延些时日,让卢俊义那边主动出点丑后自己再去收拾残局。何不再制造一些波折,至少可以体现一下东平府也是有难度的,我宋江制定的规则是绝对公平的。更何况,史进虽然只是一个空有一腔热血的小年轻,但他的身后有资深老江湖少华山,他的身后是以鲁智深为代表的真正江湖豪客,在不破坏自己大局的前提下,为何要去开罪史进呢?为何不借史进这个惹祸精给江湖豪客们浇一头冷水呢?睁大眼睛看清楚吧,没有我宋江运筹帷幄,你们这群只有拳头的大老粗,啥也不是,啥也干不成。


    | 5040楼 | | | | |
    作者:zzy727727 时间:2020-03-26 17:41

    9、露水情,风吹散,独留痴人醉

    转入城中的史进,既不刺探城防,也不打听消息,而是径到西瓦子李瑞兰家,话说大兄弟你当年是去了多少回啊,竟然如此熟门熟路,现在又是如何急不可耐啊,忘了自己是梁山泊成名巨匪了,不怕万一有变退路都不知道啊,春心萌动的少年郎果然是顾头不顾腚的,何况还是我们始终没有学会成长、始终只是个无知少年的史大郎?

    迎客的龟公见到史进,吃了一惊,如何能不吃惊呢?此刻梁山大军正陈兵城外,而梁山的知名头领史进竟然大摇大摆地走进门来了。可一心急着要那个的史进又怎会注意到龟公脸上的这点异常,又怎会意识到自己已经是送入死地呢?

    让史进虽过多年仍然念念不忘、大战在即仍然要出丑开小差的李瑞兰确实有些姿色,“万种风流不可当,梨花带雨玉生香。翠禽啼醒罗浮梦,疑是梅花靓晓妆”,正常的年轻人怎能抵挡住这等诱惑呢?所以,虽然桃花对史进有诸多的恨铁不成钢,但史大郎始终依然是桃花分外怜惜的梁山好汉。因为在这个让人窒息的地狱魔窟里,有一个叫史大郎的小伙子,始终都还是一个真的人,无论是义结少华山,还是出走寻师父,无论是义救王义女,还是嫖娼东平府,他一直都还是那个热血未冷、初心未泯的史家村史大郎,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虽然他很蠢,他一直没长进,但这个世界不缺成熟却扭曲的杨志、林冲、石秀们,不缺精明却暗黑的宋江、吴用、李逵们,缺的是心有光亮有朝一日或可长成赤子真佛鲁达的史进们。

    有多少“英雄每多屠狗辈,侠女从来出风尘”,自然就会有多少“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何况在一个屠狗辈们都争做噬人魔头的时代里,又怎能苛求风尘女们做侠客行呢?李瑞兰和白秀英、金翠莲、阎婆惜们一样,都是以皮肉为生的职业人,史大郎在她眼中不过是个出手大方、年轻英俊、不很反感的曾经优质客户,所谓的感情不过是建立在金钱之上的逢场作戏,事了拂衣去,本就是路人,何况这种交易的感情还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所以,当曾经相熟的恩客多年之后以兵临城下的梁山贼寇头领的面目再次登门时,李瑞兰无论做出何种应对都是正常的。一面是杀人不眨眼的梁山,一面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朝廷,对于以皮肉为生偷生在末世红尘中的蝼蚁而言,确实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降的选无可选、逃无可逃。

    显然,李瑞兰同样也是个小年轻,如果她是历尽千帆的老手,她理应是先不假辞色、不露马脚地稳住大虫史进后再从长计议,而她却是开门见山地便短兵相接,“听的你在梁山泊做了大王,官司出榜捉你”“这两日街上乱哄哄地说,宋江要来打城借粮,你如何却到这里?”你已是贼,你已与官府势同水火,贼民不两立,你是要引火烧我吗?粗线条的史进偏偏就听不出言内之意、嗅不到杀气重重,反倒是合盘托出。“我实不瞒你”“我如今在梁山泊做了头领”“不曾有功,如今我特地来做细作”“有一包金银相送与你,切不可走漏了消息”“明日事完,一发带你一家上山快活”,如此史进真不知该夸他傻得可爱?还是该笑他蠢得天真?

    只是无意之中他透漏给了我们一个秘密,这个可怜又可爱的小年轻,他不仅迷信人家杜撰的义气,他还相信自己从未触摸过的爱情。在梁山好汉眼里,在李瑞兰眼里,在我们读者眼里,一眼望过去就笃定了史进经历的不过是一个嫖客的精虫上脑,可这个小年轻呢?他不仅轻易地就把义气当成了毕生的信仰,并为此毁掉了自己的一切,而且在另一个懵懂的时刻,他还为自己构建了一份美丽的爱情,在他美好的梦中,他要带着这个叫李瑞兰的女子还有她的一家人一起过快活的日子。桃花一直嗔怪史进是个没有长进的愚者,但此时此刻,桃花突然意识到是我们错了,他不是愚而是痴,他一直有着一颗未染尘垢的心,他一直是一朵孤独地盛开在淤泥之中的白莲花,迎烈风而独摇曳,处淤泥而自沉醉,他不愿醒,他不想醒,他只要简单又执拗地走完属于自己的一生。至于呼啸的悲风,至于翻涌的浊浪,至于他自己的临风凋零,他自己的溃烂于污泥之中,他根本就不在乎。



    | 5041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30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zzy727727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251天 / 跨度565天】
    • 开贴:2018-09-14 11:07
    • 更新:2020-04-01 21:08
    • 阅读:667920 回复:13070 楼主:1595
    • 字数:约1003千字
    • 图片:6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其它毕业11年,真的好累7图 I_rushu 2018-10-31 12:37 1160/102 20/366
    其它苏州!16年7月酷暑中开始,一个改善型客户对市场的跟踪记录分析127图 kevinovic 2018-06-06 10:57 266/169 63/680
    经济2008,我存一万美元,准备三年后在西安买100平米房(立此为照)11图 海纳居士 2016-03-28 01:51 4637/160 79/2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