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圣叶》——她,用音乐唤醒了万物的生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czjjy5 时间:2018-09-16 14:36
    第一章 祥和安宁的部落生活
    1)
    根部人①释言从温暖的被窝里醒来,看见透过半开的窗户射进来的阳光时,不由一惊。随后他生气地嘀咕了一声,“叔叔,不是说好了,你要叫醒我吗?”就即刻掀开了被子,抓起了凳子上的灰色外套,飞快向树屋②外奔去。由于想尽快赶到自家田地,经过饭厅的时候,他没有见到叔叔放在桌上的早餐。
    出了散发花儿芬香的院子,释言右拐,朝硕大山丘的另一端快速跑去。这个山丘矗立着许多茂盛的大树,松树啊、柏树啊、杨树啊正快快乐乐地晒着春日温煦的太阳。在它们绿色的裙摆下,分布着如蛛网般的复杂道路,青石板路、鹅卵石路、土泥路上下左右相互连接。对于这些道路,从小生活在这里的释言自然相当熟悉。现在他在他选定的路上像骏马般奔跑,没有瞧见半空飞舞的五色鸟,没有瞧见路旁盛开的栀子花,却因过去的几栋静悄悄的树屋,进一步加快了自己的步伐。很快他就从山丘的这一头下到这块清新而广阔的平坦草地,再一刻不停留地向草地尽头跑去。
    到了草地尽头,释言停了下来,禁不住被眼前熟悉的一幕再次吸引。这是一个巨大的山谷,山谷中有一条静静流淌的小河,小河上有一座漂亮的白色浮桥;广袤而肥沃的土地在小河两岸泛着诱人的光泽,无数根部人即释言的族人们正在这片“光泽”中辛勤耕种。“多么幽静,多么壮观啊!”释言叹道,仿佛他是第一次才看到这幅画面似的。尔后他踏上脚下这条缓缓的、绿油油的斜坡上的小径下到谷中,再穿过窄窄的田埂,跨过白色的浮桥,向位于浮桥右方的自家田地径直奔去。不多时,他就见到叔叔石龙在田间弯腰播种的清晰身影。
    释言走到石龙身旁,说:“叔叔,你骗我。”
    石龙抬起头,微微笑道:“臭小子,我怎么会骗你呢,我只不过忘记了。”
    “希望下次你一定别再忘记了。”
    “好。”
    在石龙爽快一声答应之后,释言来到石龙放置种子的地方。当他准备蹲下来把布袋里的种子倒进一部分到旁边的小木桶时,他发现有人拍了他一下。他转过身,看见自己最好的朋友,皮肤黑黑、笑起来有两个酒窝、个头和自己差不多高的阿瞭。
    “喏,这个给你。”阿瞭把手中的西月果③递给释言。
    释言接过红红、圆圆的西月果,说:“谢谢了。”
    “又做那个噩梦啦?”阿瞭问。
    “是啊!”释言无奈地说,“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它老是出现。”
    “没事的,不就两次晚点到这里嘛。”阿瞭安慰道,“说不定以后它就不会来打扰你了。”
    “希望如此吧!”释言说,“虽然三个月来它一直没消失过。”
    “不要想这么多了。我回去了。老规矩谁先忙完,谁过来帮忙。”
    看着阿瞭跑回自家田地的身影,释言立即把最好朋友的建议深化了一下——什么都不想,无论好梦、噩梦还是其他,只专心播种。随后释言倒好种子,拿着盛有种子的小木桶向石龙走去。重新回到石龙身边,释言放下小木桶把西月果分成两半,将其中较大的一半交给叔叔——尽管石龙推托,释言仍然给了他。快速地享用完清脆甘甜的西月果,释言就又拿起小木桶,开始仔细地为肥沃的土地撒上美丽的种子。
    夕阳的光辉映照山谷不久之后,几乎所有的根部人都已完成了一天的播种生活——这主要得益于他们互帮互助的习惯。石龙和释言亦不例外,向帮助他们的阿瞭一家道了声最真挚的感谢,叔侄俩就去拿放于田边的耕种工具。确定没有什么遗留下后,他们便沿着释言早晨来时的路往回走去。这时田埂上、浮桥上、河对面山坡的几条小径上满是缓缓行走的根部人,他们中间夹杂着小孩子的欢笑声、打闹声、追逐声,以及人们亲切的交谈声。汇入人群中,释言听到这些声音,感觉很舒服,即使它们经常进入他耳朵里。来到山坡上,脚踩柔软的草地,远方沐浴在金色之光下的宏伟山丘、他们的家园再度跃入释言眼帘,使他心底又一次发出她是如此迷人、如此壮丽的响亮之音。
    ①根部人:他们长有一双像兔子般的尖尖耳朵;一生皆是赤脚,因为他们死后会成蝶,寄托新生命的蝴蝶出现前会有一根根柔软的白色丝线分别从他们的头部和足部出来;他们尤其热爱奔跑、善于奔跑,喜欢追逐风的速度,喜欢风呼呼吹过耳边的美妙感觉。
    ②树屋:根部人房屋的统称——他们的房屋形状、外部颜色皆和大树的树干相似。可以说几乎所有树屋的右前方都是一个由低矮栅栏围成的美丽花园,中间的石板小路通往院外把树屋正门和大路连接,左侧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菜地,这一切连同树屋均被白色石块砌成一米高的围栏围住。对于树屋,在他们的歌谣中,有一首动听而赞美它的歌曲:树屋呀!我们美丽的住所,你为我们遮蔽风雨,为我们挡住雷电;炎热的夏日,你带来了清凉呀!严寒的冬天,你带来了温暖呀!感谢你呀!我们的神,造物主,感谢你的赏赐,我们才能拥有这世间最美丽、最幸福的家园!
    ③西月果:根部人对从西月树上结出的果实的称呼。西月树,一种乔木类果树。根部历,六月开花,次年二月结出果实。花朵大多呈粉红色,果实外红里白,皮薄肉细,鲜甜香脆。
    人打赏 5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czjjy5 时间:2018-09-16 16:42
    2)
    对于自己的家园,释言当然无比了解。她的名字叫风岭,因为上面一年四季都不缺少风儿,不管轻柔的风儿、狂暴的风儿、寒冷的风儿、凉爽的风儿或是调皮的风儿。
    风岭的前方是一片广阔的花海,各种类型的花儿组成了最让人赏心悦目的景致;它们大多天然生长在该处,很少有族人栽种,不过诙谐、精神矍铄的古木长老会时不时派人去整理。往更远处看去,雄伟险峻的阿拉霖山脉像把大地截成两半,其最高峰上有一条细细的口子,这个令无数族人感到神秘又畏惧的口子名为阿拉霖山口,是所有根部人的禁地。风岭后方不远处有一座小森林,森林里居住着许多动物,基本上对族人无害;有一条清澈的小溪从森林里窜出来,绕过风岭驶进花海流向阿拉霖,离位于部落中心地带两口井(部落中唯一的两口井)较远的根部人通常会提着木桶去小溪取生活用水,包括释言和阿瞭。右方的草地上有一条模糊小路,小路的尽头是根部人的另一个聚居地,古河,花蝶的故乡;每年春末夏初的时候,古河的花蝶便被风岭的花海吸引,它们抖动轻盈的翅膀,成千上万向风岭飞来,场面可谓是壮观至极。
    “它们也快来了吧!”看着黄昏下的花海,释言心想。
    回到树屋,石龙朝厨房走去——准备将剩余的种子放到灶台后面的柜子里,经过饭厅的时候,见到桌子上原封不动的早餐,遂问在外间摆放耕种工具的释言。
    “释言,你早上起来的时候,没注意到它们的存在吗?”
    “什么......”释言移动了两三步,明白了叔叔话里的意思,立马说:“我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我跑得太快了!”
    “下次不许跑这么快。”
    “我认为不会有下次的。你懂的。”
    石龙忍不住笑了笑。“去把灯点上吧!我们开始做晚餐。”
    “好的。”释言走到桌旁,把置于桌中间的枯芮树之灯①点亮,再拿到厨房放到灶台上。整个房间便都亮堂堂的了。由于见释言早上只吃了一半西月果,石龙炒了两个小菜,再热剩饭和剩菜(根部人生活中只有早晚两餐,早餐往往十分丰富,即使繁忙的春耕时期和秋收时节,亦是如此;晚餐则相对简单许多)。
    享用完香喷喷的饭菜,释言清洗餐具,石龙在桌旁缝补印满岁月痕迹的破洞衣服。突然咚咚咚响起敲门声,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
    “释言,在家吗?”
    “原来是阿瞭!”石龙说。
    “叔叔,我去开门。”释言在帕子上擦了擦手,快步走向门口。
    “什么事呀?”释言打开椭圆形的木质门问。
    “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阿瞭神秘地说。
    “什么秘密?”
    “今晚的星空很漂亮,我们去老杨树下吧!边走边说。”
    “好,不过得等我先把碗洗完。”
    阿瞭点点头。
    释言洗好碟子碗筷,跟石龙打了声招呼,往门外走去。来到门外,释言望见繁星点点的无比清澈、无比醉人的夜空,更加知晓了阿瞭为何要叫他去老杨树下。老杨树位于靠近山丘顶部的位置,前方是一块柔软草坪,另一侧面朝花海(同释言和阿瞭的家一样),观赏星空最合适不过;同时该地也是族长或长老向人们宣布重要事情的指定场所。轻轻地拉上门后,释言又忽然想起这是他今年第一次去老杨树下。尔后出了院门,释言和阿瞭右拐,朝山顶方向不快不慢地走去。路上轻柔的风儿吹拂过来,令两人感到很舒服。
    “你听说有谁见过海吗?”阿瞭问。
    ①枯芮树之灯:灯里的灯油为枯芮树的泪而命名。枯芮树——这种树广泛分布在阿拉霖最深处;从发芽起,就雌雄同体,当生命的年轮转到三十圈时,由于生长所需要的能量不足,雄数渐渐枯萎,雌树越长越茂盛;当生命的年轮转到三十五圈时,雄树彻底消失,雌树继续生长;这个时候,雌枯芮树会分泌一种透明的液体。一个偶然的机缘,令根部人同这种液体相遇。经过小小的实验,他们惊喜地发现,他们采集的透明液体,不仅可以燃烧,而且发出的光明亮璀璨,持续的时间更是超乎他们的想象;一小碟都能连续照亮七八天。后来根部人掌握了它的生长规律,为雄树的主动献身精神感动,于是他们把此树取名为枯芮,意为无私的爱。而这种奇妙的透明液体,因带有一点咸味,无论形状和味道,皆跟人的眼泪非常像,纯朴的根部人便将它称作枯芮树的泪。 | 1楼 | | | |
    作者:czjjy5 时间:2018-09-16 16:46
    3)
    “没有听说谁见过海。”释言坦率道。“怎么问这个啊?”
    “刚才来找你的时候,碰见格木了。他对我说,我们四周全是海,我们被海包围了。”
    “很新颖的秘密!”
    “真的!他听到部落中有几个人在激烈争论这件事,便上前打听是谁得到的这么荒唐的消息。原来他们中间有一个人播种回来后,看见自家院子里坐着一个衣衫褴褛气息奄奄的人。显然他好久没进餐了,我们的族人赶紧给他做好了饭菜。他在狼吞虎咽吃饭时,只是不停地说我们四周全是海,我们被海包围了,既不回答他从何地来,也不回答他经历了什么。用完餐后,不顾我们族人的挽留,便急急忙忙地走了。不过格木说,争论中的大多数人都不相信这人的话,可又无法反驳他的观点,因为除了从老人们口里听到关于海的描述外,谁也没真正见过海。”
    “是啊,许多老人都说,这是一代一代流传下来的,当饭后故事不错。”
    “你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哪里?”
    “古河呀,你清楚嘛!就去过两次。第一次叔叔带我去那里参观,第二次你从古河迁来时带我去那里玩。”释言脑海里又浮现出十七年前,阿瞭一家在众多热心族人的帮助下在他家旁边建漂亮树屋的热闹场景。
    “我认为那人生活在古河,毕竟古木长老说过这块大地上只有风岭和古河才有根部人。”
    “我想也是。”
    沉默了一会儿,阿瞭说:“族长的儿子真的翻越了阿拉霖山口吗?”
    “我觉得是谣言。”
    “但是十多天来没在族中见到他人呀!”
    “不奇怪的,他本来就很少出门。”
    “有人说通过阿拉霖山口可以去到另一个世界。”
    “要不你去试试吧!”
    “我才不呢!我相信另一种更为可靠的说法,翻越阿拉霖山口将会释放出数不清的妖魔鬼怪,因为族规上写的非常清楚嘛!所有的根部人都不许翻越阿拉霖山口,否则会带来预想不到的严重灾难。”
    释言笑了笑。忽然他想起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他说:“我们不要再议论这事了,后天就是千叶族长的一百二十岁①寿辰了。”
    “好!好!好!”阿瞭恍然大悟地赶忙说,“千万要举办赛跑比赛啊!”
    “是啊!”释言想,虽然大家都很尊重族长、热爱族长,没有公开谈论族长儿子的事,而且把那位说亲眼看见族长儿子翻越阿拉霖山口的族人重重斥责了一顿,但私下里像他和阿瞭一样讨论的人不在少数,假如不小心被族长听到,影响了他心情,不举办赛跑比赛,可真是糟糕透顶了。毕竟比赛五年才举行一次啊,而且还有年龄限制——二十五岁至三十五岁!上一次他和阿瞭均只差两岁便可以参加比赛,当时他们多么恨自己为何不早出生两年哩,去向象征根部人的最高荣誉发起全力的冲刺!
    释言一面祈祷族长和长老们皆有棒棒的好心情——因为尽管族长占据绝对的话语权,但长老们的力量亦不容忽视,一面跟阿瞭默默朝老杨树走去。
    三四分钟后,两人来到草坪上,见到老杨树下有一位老者盘腿而坐仰望星空。走近一看,才发现是子阳老先生。
    “晚上好,子阳老先生。”两人异口同声道。
    “是释言和阿瞭哟!”老先生慈祥地说,“来,坐我身边吧!”老先生拍了拍柔软的草儿,释言和阿瞭分别坐在他两边。
    “老先生,您见过海吗?”阿瞭随口问道。
    “见过啊!我年轻的时候去过海边嘛。”
    老先生淡淡的回答让两人颇感意外和惊讶。
    ①根部人对年龄段没有明确的划分。他们一般把三十五岁当作是青年的结束成年的开始,一百一十岁以上是长寿。 | 2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czjjy5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31天 / 跨度33天】
    • 开贴:2018-09-16 14:36
    • 更新:2018-10-19 23:05
    • 阅读:7106 回复:910 楼主:116
    • 字数:约78千字
    • 图片:1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