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风华丽人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见子2018 时间:2018-06-19 13:08


    十年前, 身为孩子的他犯错了。当时,身为老师的她是最先发现他犯错的人。她不但没有声张,反而将他犯的错扛了下来。 此时,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让犯错的孩子有改错的机会。从此,她的人生却发生了急剧转变……
    十年后,学业有成的他知错了。这时,他想做的是一定要找到曾经扛错的她。然后,当着大家的面还原事情的真相。因为,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还她一个清白。于是,重新解读人生的时刻来临了……



    第一章 替孩子扛错


    夜很深了,然而夜深人不静。
    在昏暗的路灯下,两条黑黑的人影快步向一扇朱红色的门走去。
    “咚,咚……”
    紧接着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整栋楼的寂静。
    睡梦中的叶飞燕被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惊醒了,她用手擦了擦朦胧中的双眼,随后大声问道:“谁呀?深更半夜的来敲门。”
    门外的人没有说话。
    “啪,啪……”紧接着几声重重地打门声传进了她的耳朵,看情形对方大有破门而入的气势。
    叶飞燕一下子被惊得睡意全无,连忙从床上跳了起来,连外衣都没披上一件就跑过去打开了门。
    门外两张熟悉的古板面孔出现在叶飞燕的面前,她们是居住在离她不远的张大妈和她那如花似玉的宝贝女儿黄玉珍,只见她俩怒眼圆睁,目光直直地逼视着叶飞燕,似乎要将她的五脏六腑全看透。
    “张大妈,您母女俩深更半夜来敲门,有什么事呀?”叶飞燕吃惊地问道。
    “我的东西被人偷了,是来找东西的。”黄玉珍气愤地说。
    “什么?你的东西不见了跑到我这里来找,难道你的意思是说我偷了你的东西?”叶飞燕很不解地加重语气反问。
    “对,近段时间来,我晾在通道上的贴身香衣经常被人偷走。昨天晚上晾的衣服,在半夜醒来上洗手间时发现又少了新买来的香衣。而这栋楼就几个住户,其它住户不是老的老,就是少的少,只有你一个女孩子和我的身材差不多。况且晚上睡觉之前我发现你房间的灯还亮着,肯定是你伺机偷了我的衣服,我已经暗中观察你很久了,实在忍无可忍才找上门来的。”黄玉珍眼瞪着叶飞燕说了一大串。
    “说得没错,一定是你偷的,快把我女儿的衣服交出来。”站在旁边的张大妈也愤怒地搭腔了。
    “谁偷你的衣服啦?”叶飞燕也火了,连忙提高声音说,“我每天是睡得很晚,那是我在批改学生们的作业和备明天将给学生们要上的课程。你们不相信我的话可以到屋子里来找一找,看你丢的衣服是不是在我这儿能找到?”
    为了证实自己的清白,叶飞燕向她俩做了一个向室内请的手势。
    谁知张大妈母女俩等的就是这句话,连忙推开叶飞燕伸出的右手,冲进室内扫视着每一个角落,连床底下都没放过。 人打赏 11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见子2018 时间:2018-06-19 19:33
    当然,她们并没有找到丢失的衣服。
    但张大妈母女俩又没有要走的的意图,转来转去的目光最终锁定在简式的衣柜上。
    叶飞燕立即明白了她们的意思,什么话都没说就走过去打开了衣柜的门。等她俩看完衣柜后,叶飞燕便不冷不热地说:“你们找够了没有,还有哪些地方要找的尽快找。我要休息了,明天还要继续给孩子们上课的。”
    说完,叶飞燕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
    “哼!”张大妈虽然没找到女儿丢失的东西,但仍不甘心,走的时候嘴里还喋喋不休地说:“贼都是很精明的,怎么会将偷来的东西放在显眼的地方呢?”
    “总有一天我会抓到这个贼的。”黄玉珍也狠狠地吐了一句,随后摔门而去。
    叶飞燕望着她俩愤然离去的背影,一脸的苦笑。
    关好门后,叶飞燕再次躺上床时已经没有一点睡意了。
    “真见鬼!无缘无故闯进人来说我是贼。”叶飞燕在床上越想越气,烦躁地将被窝甩来甩去。
    其实,自从叶飞燕住进这栋楼以来,就和张大妈母女俩的关系相处得很不好,笑着跟她们打招呼也不理睬。尤其是在近段时间里,她发现张大妈母女俩总是在自己的背后指指点点,嘀咕着什么。曾有几次她真想问个究竟,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才好。
    现在倒好,平白无故的却被她们找上门来说自己是贼。
    世上的事往往就是这样,你不去惹它,它却偏偏缠上你,想避都避不开。
    心烦意乱的叶飞燕又从床上跳了起来,她望着窗外不远处竹竿上晾着的衣服,确实是少了贴身香衣,可她想不明白的是那么多的衣服晾着,可偏偏只丢香衣呢?
    “既然已经惹上事了,那就干脆参与进去,只有抓到这个偷衣贼后,自己和张大妈母女俩之间的误会才能够消除。”叶飞燕暗暗地下了决心要亲自来捉贼。
    下定决心后,叶飞燕的心情反而放松了许多,她认为只要这个贼再来偷衣服的话是一定能逮住的。 来自 | | 2楼 | | | |
    作者:见子2018 时间:2018-06-19 21:01
    于是接连几个夜晚,叶飞燕早早地批改完学生的作业后就将灯关掉,然后静静地倚在窗户边观察着外面的动静。
    这天深夜,皓月当空,窗外的一切依稀可辨。
    叶飞燕为了赶走睡意,特地喝了一杯浓咖啡,然后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窗外。
    偷衣贼终于出现了,在阴暗的角落里,一个黑黑的人影贼头贼脑地四处张望,见四下没人后便鬼鬼祟祟地向晾衣服的架子靠近。
    叶飞燕浑身的血液“唰”地一下子沸腾起来,连忙睁大眼睛想看清楚偷东西的人究竟是谁?但因距离太远,始终无法辨清小偷的真面目。
    她轻轻地打开门,操起一条木棒向偷衣贼一步一步地接近。这次她要人脏俱获,将小偷促住,消除张大妈母女俩对自己的误会。
    “不许动!”当小偷退到楼梯口刚要上去时,叶飞燕用木棒截住了他。
    偷衣贼的腿一下子软了,慌慌张张地倒下去跪在叶飞燕的面前,捧着香衣的手抖过不停,吓得话也说不出来。
    借着月光和路灯光,叶飞燕认出了这个偷衣贼,他是住在二楼的正在中学念书的学生豪俊杰。
    提起豪俊杰这孩子真是可怜,他父亲豪世成是出了名的火爆子脾气,往往一点不经意的小事他也会激怒。听说以前他老婆就是被他打骂怕了才和他离婚的。现在他对儿子的管教依然我行我素,不是骂就是打。每次看见豪俊杰时,他身上的旧伤未痊愈便又添了新伤。
    看着可怜巴巴的孩子,叶飞燕的心软了,握着木棒的手也垂了下来,痛心的问道:
    “小豪,你干吗要偷这个呢?”
    “我……我对女孩子的贴身香衣……总是产生一种幻想,……有一种好奇的感觉,所以……”豪俊杰说起话来结结巴巴的,口齿含糊不清,看来他已害怕到了极点。
    “以前丢失的衣服也是你偷的吗?”叶飞燕又问。
    “是……是的。”豪俊杰战栗着回答。
    “你爸知道吗?”叶飞燕继续追问。
    “他不知道。”豪俊杰小声的哭泣起来,连忙哀求着说:“叶老师,……您千万别跟我爸说,如果让他知道了我偷女人衣服的事会打死我的。”
    叶飞燕考虑了一会儿,然后把豪俊杰扶了起来,即严厉又带有几分安慰的口吻说:“小豪,你听着,现在只要你把手中的衣服放回架子上去,并且保证以后不再偷东西了,我承诺今晚的事不说出去,给你一次改错的机会。”
    豪俊杰停止了哭泣,心有余悸地说:“好的,叶老师,我听您的,以后再也不偷了。”
    说完,豪俊杰便走过去正要将衣服挂回架子上的时候,不知是他一时紧张还是手放重了点,居然把架子弄倒了,只听到“当啷”一声响,一竿子的衣服全部倒在了地下。
    顿时,黄玉珍房间里的灯亮了。
    刚刚恢复平静的豪俊杰又浑身发起抖来,嘴里连连颤声地说着:“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
    此时谁想跑都已来不及,说不定到时候还更加说不清楚。
    豪俊杰害怕的是自己做的这档丑事传出去后还能回家吗?还有脸去学校继续念书吗?
    他绝望了,感到人生末日即将来临……
    叶飞燕担心的是豪俊杰还只是个学生,恐怕一时还承受不了小偷这个罪名地打击,更何况偷的又是女孩子的香衣这么敏感的东西。
    因此,她非常担心这个孩子的未来就这么毁了。
    当黄玉珍出现在面前时,叶飞燕早已将豪俊杰手中拿着的衣服取过来落到了自己的手中。
    她已决定要将豪俊杰犯下的错扛下来。
    她想再怎么着就是给黄玉珍赔个礼,道个歉,或者给她赔点钱,应该可以将此事平息的啦!
    但是她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黄玉珍看着叶飞燕手中拿着的是自己的衣服后,板起面孔咬牙切齿地说:“姓叶的,上次你不承认,这次可是人赃俱获,你没话可说了吧?”
    “是的,我没话可说,刚好小豪回家路过这儿,是现场的目击者。”叶飞燕将目光从豪俊杰身上转向了黄玉珍,然后平静地说:“我错了,请你原谅我。”
    黄玉珍“哼”的一声冷笑。
    她把豪俊杰轻轻地拉到身边,得意地说:“小豪,你是现场的证人,是你亲眼发现她偷我的衣服,对吧?”
    豪俊杰惶恐地看着黄玉珍“哇”地一声痛哭起来。
    叶飞燕见状,马上说:“黄玉珍,他还只是个孩子,不要太给他压力了。”
    黄玉珍又是一声冷笑,乜斜着双眼大声说道:“你把话讲清楚点,到底是谁给他压力了?”
    “不要脸的人就会说不要脸的话。”张大妈从房间里冲出来大吼着说,然后走到叶飞燕的面前指着她的鼻梁又继续吼道:“你这个贼,现在露出原形了吧!终于承认自己是小偷了吧!”
    张大妈一直以来就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人,特别是经过上次的事情后,她对叶飞燕非常反感,这次肯定不会轻易地放过她了。 来自 | | 3楼 | | | |
    作者:见子2018 时间:2018-06-20 04:02
    其实黄玉珍对叶飞燕的反感更大,一直以来就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恨她恨得牙根直痒痒。
    这都是因为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叫梁广然,他是一位英俊潇洒的青年,出生在优越的家庭,受的是高等教育,更令人羡慕的是年青有为的他在县城里拥有两家公司。
    在这样的男子面前又有几个女孩子不倾心呢?
    黄玉珍早就倾心了。
    然而她得到的是梁广然的婉拒。
    因为梁广然已经有了心爱的人,这个人就是叶飞燕。
    从此以后,黄玉珍就看不顺叶飞燕了,处处在寻找着打击她的机会。
    这次黄玉珍终于找到了机会,她要毁掉叶飞燕在梁广然心中的美好名誉,将这个眼中钉,肉中刺剔除,好让自己堂而皇之地取代她在梁广然心中的位置。
    她把豪俊杰紧紧地拉到身边,一边抚摸着他的头,一边安慰着说:“小豪,在坏人面前别害怕,再大的事情有我帮你撑着。”
    张大妈插嘴道:“小豪,乖孩子,你就实话实说,叶飞燕偷我女儿的衣服时被你亲眼发现了,是吧?”
    豪俊杰哪里能说得出话来,哭得更厉害了。
    叶飞燕连忙接过话头说:“你们不用问小豪了,我已经承认了偷衣服的事,现在我向你们赔礼道歉,也可以赔偿经济损失,希望你们原谅我,下次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叶飞燕心里一阵绞痛。
    左邻右舍的邻居们被这争吵声惊醒了,他们纷纷围过来问发生了什么事。
    叶飞燕强忍着心痛,仍然说是自己偷东西时被小豪发现了,然后说是自己的行为不对,向大家认错。
    邻居们惊呆了,顿时叹惜声,责骂声一起袭来。
    骂得最凶的就是豪俊杰的父亲豪世成,这个粗暴的男人横起来真是没法形容,他指着叶飞燕的鼻尖狠狠地说:“你这个贼,品德这么差,是怎么混进教师队伍的,这样下去不把孩子们教坏才怪呢?”
    豪世成扭头看了一下儿子,大声吼道:“你这个小兔崽子,还不快滚,什么倒霉的事你都碰得到,看我不打死你才怪。”
    豪世成怒吼地同时挥起了右手,随后“啪”的一声巨响,豪俊杰的脸上立刻呈现出了五个红红的手指印。
    豪世成出手即重又狠,不知他甩儿子耳光的时候,他的手会不会也痛呢?
    豪俊杰捂着脸痛哭着走开了。
    叶飞燕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又是一阵楚楚作痛。
    但大家关注的并不是豪世成父子俩,而是站在眼前的这个偷衣贼——叶飞燕。
    黄玉珍见大家都用鄙夷的目光盯着叶飞燕时,心里更加得势,叫嚷着要送派出所处理。
    一石激起千层浪,紧接着有人吼叫着要对小偷进行严惩。 来自 | | 4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见子2018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20天 / 跨度122天】
    • 开贴:2018-06-19 13:08
    • 更新:2018-10-19 17:40
    • 阅读:6628 回复:312 楼主:249
    • 字数:约146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