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一部以清末民初为题材的小说,名字没起,大家先赏脸捧捧场!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须臾若止 时间:2018-09-18 16:15
    第一章 那五
    天理昭昭不可诬,莫将奸恶作良图;若非风雪沽村酒,定被焚烧化朽枯。自谓冥中施计毒,谁知暗里有神扶;最怜万死逃生地,真是魁奇伟丈夫。——《水浒传·风雪山神面》

    1901年的冬天格外难熬,好像预示着这个统治着中原大地二百多年的王朝即将迎来自己的末日,还有几天就是除夕了,北京城里却没有一点过节的气氛,西北风呼呼的刮着,吹到人脸上就像刀子一样,行人都埋着头匆匆往回赶着,放眼望去百业萧条死气沉沉,不时的会有饥民饿倒在路边,街上的行人见了也只是紧紧身上的衣服继续往前走,那个念头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命,再说自己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还不一定谁会有空关心一个倒卧,也有心善会驻足把死人拖到避风处算是给他找个归宿。 人打赏 6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须臾若止 时间:2018-09-18 16:15
    北京城西直门外,一个年轻人正蜷缩在一处四面漏风的破草房内,草屋的屋顶破了好几个大窟窿,不时的会有积雪落下,呼啸的西北风吹的窗棂哗啦哗啦直响,一阵大风刮来粗暴的推开了草屋的半扇门,年轻人紧了紧身上的单衣,赶紧起身关上了那半扇门,紧接着找了个角落躺了下去,临了抓了几把稻草盖在身上,算是给自己盖了被子。年轻人年纪不大,二十来岁,脸色蜡黄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人很萎靡,时不时的打着哈气,身上的衣服已经脏的不成样子。

    年轻人的脸上黑乎乎一大片,不知道是脏的还是自己涂的灰,反正已经看不出他的真正面目。这个年轻人叫那五,是个旗人,祖上曾在朝廷里供职,曾几何时那也是轿上来马上去的官宦人家,欣许是应了那句老话“黄鼠狼下崽,一窝不如一窝”,那家后辈的儿孙们一代不如一代,到最后大多是顶着一个世袭的爵位混吃混喝的主,到了那五父亲这一辈干脆连爵位都给扒了,曾经辉煌一时的老那家已经不复以往,家产已经被败了大半,就连人丁都不怎么兴旺,那五先后有四个哥哥却只有他一个活了下来,那五的父亲不争气,什么本事都没有,成天混迹于烟花柳巷,最终被酒色掏空了身体,再一个下午刚抽完大烟就去了妓馆,结果嘎嘣一下死在了婆娘的肚皮上。 | | 1楼 | | | |
    作者:须臾若止 时间:2018-09-18 16:16
    那五他爹死后那五继承了仅有的房产和地产,按说有这些家当也够那五娶媳妇过日子了,那五争气一点靠着这些搏搏功名也不是不可能的,奈何那五非但不争气,甚至比他爹还败家,人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那五这些年跟他爹别的没学会倒是学会了抽大烟,整日里吞云吐雾坐吃山空,不消半年房子就压给了烟馆,又过了几个月地也抵给了别人还赌债,到最后只混的个净身出户。 | | 2楼 | | | |
    作者:须臾若止 时间:2018-09-18 16:16
    按说清朝旗人都有月供,俗称“铁杆庄稼”指着这些也足够那五吃饭,可是这几年天天打仗年年赔款,朝廷的月供也是一减再减,到最后再被发钱粮的老爷一层一层扒下来,落到手里的只够一家人喝几顿不算太稠的棒子面粥,那五的妻子看着自己丈夫成天无所事事心里着急,嘴里叫苦,几乎天天和那五打架撒泼,那五没办法就托人找到了镖局想当个镖师,要说这也不是那五心血来潮,那五小时候还真练过,那时候跟着府苑里的武教头一起学习枪棒,那五人也聪明不管什么一学就会,教头直夸那五是个武状元的料,要不是后来染上了大烟毁了身体也不至于这样落魄。

    进到镖局负责挑人的头一看那五这病病殃殃大烟鬼的样子就百般厌恶,说什么也不要那五,最后实在抹不开中间人的面子就让那五当了个下等镖师,专门负责在镖局喂马。不管怎么说那五也算有个正经差事了,刚开始几个月那五按月把月钱全须全影的都交给了媳妇,没过三个月,那五抽大烟老毛病犯了,往家拿的钱越来越少,到最后不止不往家拿还偷家里东西出去卖,媳妇一看不愿意了,回家就和那五闹,一闹就吵架,不过那五人虽然浑却很疼媳妇,不管媳妇怎么打怎么骂都没和媳妇动过手。 | | 3楼 | | | |
    作者:须臾若止 时间:2018-09-18 16:16
    到后来那五的烟瘾越来越大了,做镖师的那几个钱根本不够他用,终于有一次烟瘾犯了的那五把手伸向了镖银,最终被人抓住,结结实实打了一顿扔了出去,这一下差事也没了人也被打了,那五蹲在家里养了半个月伤才好,这半个月媳妇天天哭,日日闹,等到半个月后那五伤刚能下地,媳妇就收拾好东西直接回了娘家,只留下那五光棍一个。这一下对那五打击不小,一连消沉了好几天,那五看着家徒四壁的屋子不但不知悔改还动起了歪心思,偷镖银虽然被打了却也让那五藏到了甜头,这会那五又开始琢么怎么不劳而获又不会被揍了。 | | 4楼 | | | |
    作者:须臾若止 时间:2018-09-18 16:16
    那五天生聪明,没多久还真被他找打了财路,那会洋人已经进来好些年了,京津两地到处都是租借,这些租借内俨然就是法外之地,住在租借内的洋人大部分是生意人,而大部分的洋人并不会中文,所以他们会把一些商业事物委托给那些会讲英语的华人,这些华人就是买办,华人买办仗着有洋人撑腰,租借之内横行霸道不可一世,即使是朝廷也要给他们几分薄面,租借内的大买办俨然就是土皇帝。那五得知这一情况后便变卖了家产,又七平八凑借了一些钱,然后买通了一个买办家的管家,不久便顺利的进了买办府当了一个跟班。

    那五仗着自己的聪明会来事,很得买办赏识,没多久就从一个杂役混到了买办的贴身随处,这一下那五可了不得了,在租借那可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仗着买办老爷的势力那五到处欺男霸女强抢民宅,老板姓只要一提那五的名字都会唾一口唾沫,那五简直成了当地的一害,老百姓虽然表面上不说背地里却都烧着香咒他死。 | | 5楼 | | | |
    作者:须臾若止 时间:2018-09-18 16:17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五流年不利,刚跟洋人混了不到一年神拳就闹起来了,短短几个月功夫神拳就从南方打到了北京,那五听到消息后慌了神,神拳杀洋人烧洋房的事情自己是早有耳闻,这要是神拳进了城,像自己这样的铁杆汉奸不被拉出去千刀万剐都是轻的。要说那五这小子真狠,考虑了一夜就有了主意,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了主子带着主子的人头去投神拳,打定了主意的那五找到了自己的主子,画押巧语把主子骗到了僻静地方,一刀捅死了买办拎着他的人头去找神拳了。 | | 6楼 | | | |
    作者:须臾若止 时间:2018-09-18 16:17
    本来靠着那五这几年的名声要是被神拳逮着立马就会被砍头,可是造化弄人,那天夜里那五拎着人头惊慌失措的跑出城,正巧被神拳给撞上了,还真是鱼找鱼虾找虾,这伙神拳是私团,其实就是近郊的几个村子自己组织的,(私团没有明确的目的,打砸抢什么都干,有点类似流寇)和号“神灯会”,会长是个二杆子没见过什么世面,见那五鬼鬼祟祟的就叫人逮住了那五,审问之后被那五一通花言巧语给说懵了,直接上前扶起了跪着的那五,见那五识文断字立马他坐了第二把交易当了军师,会长自己则拎着大买办的头找打了神拳总部邀功去了,理所当然会长被结结实实的被奖赏了一番,回来后更加看重那五,逢人便说他是当世英雄,就这样走狗汉奸的那五瞬间成了杀洋人的英雄。 | | 7楼 | | | |
    作者:须臾若止 时间:2018-09-18 16:17
    那五所在的这一伙人说是替天行道其实就是一伙无恶不作的地痞,不管到了哪看到钱就说是洋人的财产纵人去抢,有抵死不从的直接一把火烧了,普通人迫于神拳的势力也只能敢怒不敢言,就这样短短半年时间里那五搜罗的财富比他祖上加起来的都多,可是天有不测风云,那五刚高兴了没多久西太后就和洋人议和了,不久朝廷便下令清缴义和团。

    那五得到消息后又想了一天,要说再背叛一次自己的主子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自己在当地已经是名声在外,神拳里叫得上名的主,再加上大买办是自己亲手杀的,想来想去那五认定朝廷于公于私都不会轻饶自己,于是决定连夜跑,那五带上了自己能带的所有钱财连夜出逃,不巧的是半路正好遇到了官兵查夜,慌乱之下丢下了所有金银细软,就连鞋都跑丢一只,最后跳到了粪坑才幸免于难。 | | 8楼 | | | |
    作者:须臾若止 时间:2018-09-18 16:17
    身无分文那五游荡在城外,一边躲着官兵一边乞讨为生,已经一连好几天没吃饭了,奈何自己从粪坑爬出,浑身恶臭没人愿意靠近他更别提施舍给他东西了,倒是小孩们见了他就用石头丢他,对此乐此不疲,那五也不敢去人多的地方要,怕被人出来,只能以草根树皮充饥,这一天已经连着好几天没有进食了,整个人饿的头晕眼花走不动道才找了一间草屋呆着,那五看着屋外渐渐变暗的天自嘲道“哎,看来这就是老天爷对我的报应啊,我要是当初不那么浑,说什么也晚了,哎!”说着自己抽了自己一个嘴巴,不过太饿了手上也没有力气,一巴掌下去脸上木木的没有任何感觉。 | | 9楼 | | | |
    作者:须臾若止 时间:2018-09-18 16:17
    那五看着窗外渐渐地觉得眼皮发沉,不久就睡了过去,睡梦中一个身材高大的黑影走到了他跟前,那五想睁眼看看这黑影是谁可是任凭自己怎么努力都睁不开眼,眼瞅着那黑影走到那五跟前先,黑影是上下打量了一番那五,然后把鼻子凑近那五不断的闻着,闻了一圈后嫌弃的摆了摆手,最后扭身要走,那五一见黑影要走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别看那五饿了这么久,可是那五心里跟明镜似的,眼下这荒郊野岭的自己怕是遇到了什么山精野怪吧,哪只那黑影刚走到门口,房梁之上突然穿下来一个黑影,那黑影不大看起来像是个老鼠,老鼠直接落到了那黑大个子肩膀上,黑大个子也没有嫌弃老鼠,紧接着老鼠对着黑大个子耳朵吱吱的叫了几声。

    黑大个子听罢点了点头,回过身来几步走到那五跟前,用脚踢了踢了躺着的那五,那五只觉得背后一痛,这才能勉强睁眼,此时的屋外已经彻底黑了,睡眼惺忪的那五看不清来人的样子,缓了好一会才借着昏暗的光线勉强看了个大概,眼前这人样子很怪,小眼睛尖脸,耳朵很尖,嘴唇外露着两颗寸把长的板牙,身上穿着一身黑袍子,黑袍子好像很不合身那人的手脚都被罩住了,黑袍子后面鼓鼓囊囊好像藏着什么东西,还没待那五继续看下去眼前这人开口了,那人的声音很尖很细“你就叫那五?” | | 10楼 | | | |
    作者:须臾若止 时间:2018-09-18 16:18
    那五点了点头答道“不知先生是什么人?怎么称呼?”眼前的人眼珠转了一圈说道“哦,我是倒腾东西的,我姓郝,别人都叫我老郝你就叫我郝先生吧!”此时的那五已经是落魄至极,就算前面站着的是个三岁孩童也不敢轻易得罪,听罢老郝的话那五立马作揖道“原来是郝先生,不知先生找我有什么事?”老郝嘿嘿一笑说道“兄弟你不必多礼,你的大名我早就听说过了,京城的那五爷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观你面相你只是暂时的落魄,日后必定还会大富大贵,今天我来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帮你一把!”

    那五一听有人要帮自己先是一喜后又是一惊,连日来不分昼夜的追捕已经让那五成了惊弓之鸟,看谁都是官厅的人要抓自己,看着眼前的郝先生那五越来越觉得不对,那五不动声色的对着郝先生笑了笑,身子却往后挪了挪,手里顺势拿起一块大石头藏在了身后,只要感觉情形不对,那五就能立马对着这个郝先生发难。郝先生好像看透了那五的意图,淡淡的说道“你不用怕,我不是来抓你的,我要是想害你你的那块破石头是拦不住我的,我就是来帮你的顺便我也有事相求。” | | 11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须臾若止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8天 / 跨度36天】
    • 开贴:2018-09-18 16:15
    • 更新:2018-10-24 20:31
    • 阅读:407615 回复:4271 楼主:307
    • 字数:约9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