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北上广漂流》(长篇都市上班正能量奋斗小说)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王波wbb 时间:2018-03-23 21:53
    这是我真正意义上天涯发的第一本小说,其实吧,我一直挺喜欢写小说的,但奈何自己是程序员,加班加得人快疯狂了,最近,我辞职了,一下子又闲下来了,才逐渐恢复了正常。这篇连载完,我再写一些其他的,比如科幻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啊。这些年不断地到处跑,到处工作,已经是严重损害了身体健康,只能寄托于码字了,希望自己在平静的心情状态下能够恢复。
    这部《北上广漂流》就当是和大家分享一些职场上人生的经验吧,希望我们可以经常谈笑风生!我觉得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前几天病了,才知道健康也是最大的财富。
    不论如何,那些最困难的日子总算是过去了。回首往事,几度唏嘘。也许,正如小说中所说的那样,追求任何事情都必须付出代价,不努力哪有回报?可是,努力就要耗费自己的青春年华,谁不希望自己成为有钱人,可是这一切,真的好难!
    北上广漂流,讲述为理想奋斗的故事。高中毕业后,张帆进入西安文化大学,开始了崭新的生活。可短暂的几年后,他竟然成为了上市公司的总裁,实现了中国人梦寐以求的财务自由。朋友只看到了他风格的表面,却不知道他曾在上海街头贫困潦倒。所有的故事,都要从101宿舍开始讲起。每个人的青春,都被编织在了岁月的节点上。成功与失败,往往都在一念之间。
    “多数人二十五岁就死了,一直到七十五岁才埋,这本书的人物一直在垂死挣扎!希望能活出自己的人生。” 人打赏 1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王波wbb 时间:2018-03-23 21:54
    第1章 新来的菜鸟
    在没有上大学之前,我自私地认为我的人生一直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于是,我一直隐忍不发,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我忍了很多年了。在收到西安文化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我惊喜若狂。
    忍了这么多年,可总算没有白费。虽然,我的高考成绩只有500分,却还是考入了大学,尽管是一座普通的二本。我守在路边,想着去一个好地方庆祝,可我在张掖市生活了这么多年,竟然发现无处可去?我站在路边,像一个迷茫的孩子,发呆地看着远方。
    这时候,有一辆黄包车过来了,车夫笑着说:“小伙子,去哪?” 我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这个中年男人,他身体强壮,皮肤是那种典型的黝黑,双脚停在踏板上。
    “哦,我在等人,谢谢。”又过了几分钟,还是没有地方可去,真是可恶!还是回家吧,我拦下一辆出租车,飞快地疾驰。
    未来,就在不久的眼前了。大学,会带给我什么改变?我并不知道。我所关心的,只是逃离这里,很大程度上,我并不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开学的第一天。清晨,新生都被叫到礼堂接受学校领导的训示,会场很喧闹,我只能安静地坐在一个角落里,感受周围的一切。
    “这领导真啰嗦,还有完没完啊?”旁边的哥们对我说。
    “其实他也是闲得没事,在台上自我陶醉呢,下面根本没人愿意听。” 我调侃地说了几句。
    “哈哈,你说的有道理。你看看他,一边讲话,还一边做各种夸张的动作,生怕我们不知道大学里该注意些什么?”那哥们很认同我的话。
    “呵呵。”我冷冷地笑着。
    这是我在大学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他叫小洲,喜欢安静,也喜欢热闹。
    会场依然那么吵闹,乱糟糟的,一直持续到了下午四点才结束。新生一哄而散地奔向餐厅,像是一群饥饿的动物。我和小洲在文大的三号餐厅里,随便点了顿饭,边吃边聊。讨论的话题,无非就是你家乡是哪的?你家乡有什么好玩的?在文大你想要干些什么?
    我看看表,快五点了。
    “小洲,我还有事,你接着吃啊,改天再聊。”
    “你去哪?”
    “回宿舍。”
    “好吧,那你先回去,我想在餐厅逛逛,看还有没有什么好吃的,买点带回去。”
    “哦,好吧。”
    真是个吃货, 我在心里忍不住骂他。
    走出餐厅,傍晚熹微的阳光顺势捱着我的脸颊,温暖散在身上,给人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我看见很多人在操场上打篮球,驻足观看的,奔跑着的,运动的大学生。这时,我想起了前两天忙碌的场景,又是报名、又是买生活用品、又是整理宿舍。可不是吗?之前的忙碌完全是为了今天的安逸。
    101宿舍里,大伙儿都在,一共六个人,笑话正精彩,看来我来得稍微迟了点。
    “各位同学!都做个自我介绍吧,大家能在大一就住在一起,也算是缘分。”来自山西的朋友理直气壮地说。
    “我叫陈旗,家是辽宁沈阳的,那地方不错,我人比较豪爽!以后兄弟们有什么事就找好了,我一定帮忙!”坐在床铺上抽烟的男人说。
    “我叫阿泽,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我是陕北人,希望大家多照顾我。”他声音低沉,很普通的那种,但自我介绍的时候就特意说自己出身贫苦,这是几个意思?难道是他家里很有钱?是故意伪装成穷人?
    “超凡!叫我超哥就行了。”超哥声音洪亮,给人一种自信的感觉。单从姓名来看,李超凡?那也是非常有气势的。
    “大家好!能和大家相聚实在是一种难得的缘分,真的!从上高中开始我就一直梦想着大学,如今走进了大学的怀抱,一切都是崭新的。看那闪亮的教学楼,舒适的宿舍,我实在不能抑制我内心的激动心情。噢吼!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在大学里认真地学习,跟各位老师同学建立深厚的友谊,然后在一片群芳锦绣中找到一份……”
    “行了!你还有完没完啊,现在就是领导讲话也要限制时间,看看你,像什么样子,一点都不给别人机会,你当这是自己的表演秀啊!”作为这次活动的主持,山西人匆忙地打断了曲排的深情演说。曲排本身就是陕西人,介绍自己的时候,说的陕西话,但可以听懂。其实,我们这届的新生,大多都认识曲排,关键是这哥们太喜欢表现自己了。为什么叫曲排呢?那是因为他好表现,军训的时候,非要主动请缨当排长,然而连长也答应了。这个称号,就一直流传了下来。他本名叫曲直,人也不错。曲排是个理想主义者,这种人会在理想的光辉下不断地前进,但遇见挫折呢?谁会知道?
    “呃,我看看,还剩下一位同学没有介绍自己。喂,新来的,就是你,不要沉思了,请你暂时放下脑中的工作,来介绍一下自己好吗?只需要短短的一分钟。看看你,不要整天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大学就是该充满朝气,你应该多向曲排学习。”
    我瞅了曲排一眼,他大大咧咧地坐在那里,表情怡然自得。
    “那个是自然,曲排人家是排长,我一定向他学习。”
    “咳!得了,还排长呢,军训都完了。现在,我们得听这位赵大宿舍长的话了。”哦?原来赵磊是舍长了,看我这情报也太落后了。
    “我叫张帆,来自张掖市。刚才看到大家做自我介绍,显然都很有爱,我挺喜欢这样的气氛!我相信我们可以一起快乐地走过大学的这四年,就算分开了也会保持联络,朋友是一辈子的,我不会抛弃你们,相信你们也不会离开我。”
    真感人!大家嘴上笑着,心里都快哭了。
    “能不能别乱煽情,这才刚开始,怎么就说结束呢?你看看外面,天气那么晴朗,不要说这些悲伤的话题,咱们离毕业还早着呢。”主持人没好气地说。
    “大家都介绍完了,也请宿舍长大人自我介绍吧,在座的恐怕还有不认识你的吧?”陈旗说。
    “好吧,我叫赵磊,一个很普通的名字。那天,楼管看我这人比较老实,又有责任心,就让我当舍长了,以后兄弟们需要夜不归宿的,我可以罩着你们呐!”
    这个新人介绍会算是完了,大家也都安静了,坐在自己的那块位置,百无聊赖地倒腾着手机。这是进入大学以来,我跟宿舍兄弟们的第一次对话。
    过了一会,曲排示意我出去抽烟。
    我俩来到楼道里,曲排说:“今天真不走运,买的彩票一注也没中!”
    我不明觉厉,“就算中了又能怎么样?无非是5块,10块的,没用啊?”
    曲排吸了一口,深沉地说:“这你就不懂了吧,玩彩票是有学问的,我经常研究好几个小时,会得出一些种子号码,以前我可是中过5000块的。”
    我不想思考真假,但由衷地敬佩,“好吧,如果你最后能中500万,兄弟们都能跟着你混了。”
    曲排说:“行呀!你先借我100元,等中了还你1000。”
    我懒得跟他争辩,“我只有50,你也别还我500了,下次多请我吃两顿饭就行了。”
    曲排一下高兴了,“好!一言为定,中了请你吃几百顿都没关系。”
    整个晚上,宿舍里就是东拉西扯,要么说自己的光荣事迹,要么说自己的黑历史。说着说着,就熄灯了。过了几分钟,话多的人也闭嘴了。
    天空格外晴朗,大家都宅在宿舍里,没有出去。所谓酒足饭饱,没事的时候就抽几支烟,面对大学宽松的环境,还指望我们做什么呢?在没有上大学之前,每天的生活除了学习就是休息,连一点自主的时间都没有。到了大学,就像是放羊了,一下子回到了一种难以说清的状态,或许,这才是生活的本质吧,生活本就应该是这样闲暇无聊。
    曲直和赵磊这两个最活跃的同学,起初闹得挺有劲的,也渐渐被这大学校园里的微风熏醉了,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子上,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这日子真是平静啊。”曲直说。
    “这日子真是无聊啊。”赵磊说。
    “你们这是?总得找点有意义的事情做吗?你们不是天天把大学生活很美好挂在嘴边吗?怎么都失去兴趣了?”陈旗一边玩着游戏,一边调侃。
    “我说,咱们都不像你那样有钱啊?刚来大学没几天,就大手一挥,8000块大洋出去了,买了一台全新的笔记本。这如今,你倒是有了兴趣爱好了,整天打澄海3C。”李超凡阴阳怪气地嘲讽。
    “啊,呵呵。啊,哈哈。”陈旗不由自主地笑了。
    “那你们可不赶紧去找个女朋友啊?这样也能把你们从万恶的大学生活中解救出来?”陈旗接着说。
    “哎,我们哪像你啊,典型的高富帅,不但大手一挥买了电脑,连女朋友都从东北带过来了,貌似你为了这大学生活准备充分啊。”阿泽总算是说了句话。
    陈旗这小子,刚来就有了女朋友,这才没几天,就见女朋友站在8号楼下给他送饭,等他一起出去玩呢。我们在自叹不如的情况下,纷纷摇头。最后,还是陈旗怕打击到我们,主动承认了,这女朋友啊,是从小长大的青梅竹马。
    这样最好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既然,你那么厉害,就不要和我们这些屌丝们抢大学的妹子了。
    我走到陈旗跟前,用手摸了摸这台苹果电脑,又摸了摸桌子上的苹果手机。
    “啧啧啧,以前我还说自己挺富呢,没想到,真正的有钱人在这里。笔记本苹果的,连手机也是苹果4S。要我说,大款,你不如帮我们宿舍里每人买一台电脑得了,我们也好联机和你打魔兽啊?成不成?” 我奸笑着说。
    “去你的,你们呐,要是把自己平时挥霍的钱省一省,跑去二手市场逛逛,什么样的电脑买不到?伟大的领袖毛主席说过,自己动手,丰衣足食。”陈旗说。
    “省钱?二手的?”李超凡自言自语,然后,抓了抓阿泽的肩膀,俩人凑一起算计去了。
    “哼!看你们这熊样,我曲直就不信了,没有电脑,我活不了?我就找不到对象?找不到人生的追求了?我堂堂文大的高材生,要靠电脑来拯救自己?”曲直撂下狠话,把门一甩,拂袖而去。
    我见大家都开始忙碌了,寻思着也该找些事情做,就出门去了。我走出宿舍楼,沿着马路往前走。其实,我从心底里是认同曲直说的话的,并不是因为我高傲,我只是觉得,拿电脑来玩游戏,当作业余可以,怎么能当作大学生活的主业呢?而且,我们还可以用电脑来学习不是?既然,你们决定要堕落,我就选择一条不同的道路。当然,不能像曲直那样迷恋彩票,把买彩票,当暴发户,当作自己大学期间的追求。
    这天气真是好,我站在操场的护栏旁边,用手扶着铁质的护栏。
    “哎呀,你怎么搞得,又把球扣飞了!”我循声望去,看到几个女生正在打羽毛球。她们非常活泼,笑声跟那银铃似的。这时候,我见一个黄色的羽毛球顺着我的视线飞过来,撞到了护栏上,有一个女生紧随着跑过来。
    羽毛球没有直接从护栏的缝隙飞出去,而是撞击到了护栏。在承受了撞击之后,掉到了地上,硬是跑到了我的脚下。那女生走到我跟前,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这位同学,拜托你帮我捡一下球?”
    我这才回过神来,认真观察了下对方,这位女同学身高一米六八,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牛仔裤上有一两个破洞,不知道是没有缝补,还是走的是欧美乞丐路线?这年头,你绝不能说一个人身上的衣服有破洞,就断定此人很穷,否则有可能会被评判为不懂时尚,从农村出来的乡巴佬。
    我俯身捡起球,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女生的手掌中。
    “拿好咯,我可不是你的球童。”
    “哦,谢谢”对方有点莫名其妙。
    我站在原地,看着他们打羽毛球。忽然,我脑袋灵光一闪,对!就是这样。我赶紧跑回宿舍,换了一身运动套装,一本正经地走进了操场。是的,我要当一个运动青年,就从现在开始。
    我跟这群人混在一起打羽毛球,一打就是几个钟头。在满头大汗之余,我空虚的心灵感到了充实。
    “差不多了,今天就这样吧,大家明天见哦,还是这个场地。”刚才那个女生说。
    “好的,今天大家进步都很多!”一个身材高大的、留着莫西干发型的男生说。
    “是啊,今天努力了这么久,相信比赛肯定不会输。”其余人纷纷这样说。
    明天见?比赛?这什么鬼?我心里嘀咕着,还没等我问,他们一行人就走了,把我一个人留在原地,只见刚才那个女生冲我回头一笑,消失在了人群中。
    我没好气的样子,明明今天过得不错,却因为没有合群而感到不爽。我低着头往前走,到了操场的门口。
    “嗨!这不是张帆吗?真是很巧呢,在这里遇见你。”我抬头一看,这不正是那天开学典礼认识的小洲吗?
    “小洲,你好。”
    “嗯,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我们书法协会的才女杜嫣然。”小洲指着旁边的女生说。
    “你好。我叫张帆。”我再一次愣住了,好像我周围的人全部都是三五成群,只有我自己成了独行侠。什么?书法协会?才女?这又是什么鬼?我陷入了沉思。
    “咳!咱们不要在这里干站着了,气氛多尴尬!张帆,一起去吃饭吧。”小洲说。
    “好,好啊,我正好运动了一下午呢。”
    我们三人来到了餐厅,小洲大概想在这位才女面前表现自己,就主动承包了大家的晚饭,我欣然接受。这么好的事情,我不接受一是对不起他,二是对不起自己。三碗热气腾腾的盖浇饭上桌了,我等不及了,率先开吃。他俩看着我狼吞虎咽的样子,嘻嘻笑了。
    “你们笑什么?”我吃了几口,压了压胃中的饥饿感。
    “哈哈,没什么,你是几天没吃饭了?是不是伙食费不够了?”小洲说。
    “哪有?这不,今天跟几个人在那里打羽毛球,累了。”
    “呃?看来,你是运动健将啊?”杜嫣然说。
    “我不是,只不过闲着无聊。”我如实说。
    “那你最近怎么样?在大学里过得开心吧?”小洲关心地问。
    我停顿下来,放下碗筷,点上了一支烟,抽了几口。
    “这么说吧,兄弟我陷入了一种怪圈,我记得我上高中的时候,虽然不是什么十佳少年,但也绝对是班上的知名人士,班里的人都围着我转,我哪有闲暇的时候?可到了大学,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始终是一个人。”
    小洲沉默了一会说,“大学跟高中是不一样的,这里就是一个小社会,你想要什么,都要自己去争取!比如,你想过得快乐,就要想办法寻找到快乐的办法。这么跟你说吧,你可以加入社团,我们这个书法社团也可以啊,只要你愿意来,我这会就能同意你加入。”
    “难不成,你是社长啊?”我对小洲刮目相看。
    “哈哈,我不是社长,不过,我是部长啊。”
    “行,那好,我加入。”
    “哦,耶!恭喜你,又拉到了一个名额。”
    回到宿舍,我就开始炫耀自己的成果了。什么今天加入了书法协会,明天要加入羽毛球协会。大家都一个劲地恭喜我,还夸赞我有门路,纷纷表示要入会。谁知道真假,不过我还真入戏了。可以,既然你们想来,先通过我这一关,我再把你们推荐给部长。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个没玩,李超凡按耐不住了。
    “张教主仙福永享,张教主寿与天齐。”他这一带头,好家伙,大家也都跟着起哄。
    “张教主仙福永享,张教主寿与天齐。”我说,你们咋都不去死呢。
    这时候,曲直神色匆忙地闯进宿舍,赶紧跑到自己的桌前,拿支笔刷刷刷地写下了几个字。正当大家诧异的时候,曲直仰天长笑。
    “人人笑我颠,我笑他们看不穿。”
    “你这是怎么了?”赵磊作为宿舍长,关心地问。
    “你们不用为我担心,我今天中了500块。在西安逛了一天,车子和房子都看好了,就等下次彩票开奖了。这不,我刚刚分析出了一组号码,明天就去买。”
    “啧啧,中毒不轻。”连阿泽都看不下去了。
    “曲直啊,你既然中了500块,那欠我的100块呢?还要不要还了?我最近手头紧。”我故意调侃一下。
    “喂,你之前不是说,不用还了吗?等我过几天中500万了还你1万行不?不要为区区100元损失了1万元。”曲直显然入戏了,我不再理会。
    “这样吧,既然我欠你一个人情,就帮你一次。据可靠消息,今天晚上自习,导员要开始选班干部了,你说吧,你想要什么官职,到时候我带头起哄支持你。”曲直说。
    还真有这回事啊?既然,我决定要在大学好好混了,何不弄个一官半职?
    “那学习委员吧。”
    “成,没有问题,你等着吧,今晚让你如愿以偿。”
    晚自习开始了,同学们这次来得很早很齐。导员走上讲台。
    “同学们,关于大学生活的种种,我就不再细说了,相信这些天,有人给你们醍醐贯耳,也有人给你们旁敲侧击。总之,大学生活很美好,但我们这个班级,仍然要有荣誉心,仍然要把学习搞上去,这是为你们自己负责,多学习点知识总不是坏事。”
    “好耶!”大家开始鼓掌。
    “今天,我们来选班干部,可以提名,也可以毛遂自荐。”
    “首先,班长这个人选?大家有没有什么建议?”导员似乎很期待。
    “我来。”一个身材健硕的男生站起来,向讲台走去。
    “哇塞!好拉风啊!”一群女生开始起哄。
    “这!@#¥%这怎么可能?不能这样吧,风头全被他抢走了,我这个学习委员的脸面往哪搁?”我心里一阵不爽。
    “easy!easy!”陈旗满不在乎,“这些都是小角色,你激动什么?”
    “班长?这还是小角色呢?那我的学习委员,可就什么都不是咯。”
    “我是说,他在你人生当中是一个小角色,他当班长又能怎么样?碍着你当学习委员了吗?他受欢迎又怎么样?碍着你谈女朋友了吗?他在你人生中只是一个小角色,是因为你不用把他放在心上,随着漫漫的时间长河,他自然会消散到九霄云外。”
    “我去!@#¥%”陈旗似乎说的很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同学们,我叫张伟,由我担任班长,一定会给大家带来一个稳定的学习氛围。在我担任班长期间,一定会带领我们计科A3班走向荣耀的顶峰。”
    “说得好,我就喜欢这样的自信的人,由他来担任班长,那我这个导员身上的担子就轻了很多了。”导员笑得乐开了花,不停地拍着张伟的宽阔的肩膀。
    “什么,张伟?我有小学同学叫张伟。”
    “就是!怎么哪里都有叫张伟的?”底下有人在犯嘀咕。
    “呃,下面是学习委员的评选,有合适的人选吗?”导员平静地说。
    “张帆!张帆!张帆!”曲直这个内应开始发力了,算他还言而有信,没有忽悠我。
    “张帆是谁?张帆是哪个啊?”底下的人并没有跟着起哄,而是窸窣低语。
    我有点发愁,是自己站出去,还是静观其变?
    “张帆就是那天打篮球的运动少年!”曲直大声说。
    “哦,原来他就是张帆啊,这个人不简单啊,可以直接跳起来扣篮。”
    “张帆!张帆!张帆!”底下的人终于跟着起哄了。
    这时候,我风光满面地走上了讲台。
    “同学们,我叫张帆,我从上学开始,就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在我努力学习的时候,我也经常帮助别人学习。这个传统,我从初中带到高中,到了现在,我又把它从高中带到大学啦,希望大家相信我。多读书,少吃零食,是我的学习箴言。”
    显然,大家还在质疑我的身高,质疑我是不是在那天篮球比赛中做到了扣篮?但明显的,我最后一句话,把他们逗乐了。这样一来,我如愿以偿地当上了学习委员。可是,当真正的运动少年,也就是那天扣篮的王超出场时,大家却被弄得不知所措。
    “咳!又是一个叫王超的,我初中同学也叫王超。”阿泽说。
    “这是中国的普遍现象了。所以说,当你听到一个叫张伟、王超、李娜的人中了500万的彩票,千万不要相信他是你同学。对不对,曲直?”李超凡讪笑着说。
    “谁要他们中彩票,我只相信自己的实力。”曲直不服气地说。
    “可明天就要开奖了,我看你怎么一脸没有信心的样子?” 李超凡继续补刀。
    “哼!”曲排溜出了教室,在走廊里的某个黑暗角落,一边玩起手机一边抽烟去了。
    虽然,我担任了学习委员,也加入了不少社团。可我的生活,似乎仍然处在一种不平稳的状态。有时候,我感觉自己很充实,有时候,又感觉自己莫名其妙的空虚。日子在一天一天地消耗中,大家似乎都找到了自己的归属,可我还是没有。
    陈旗有笔记本,也有女朋友,变得勤奋起来,时不时地去图书馆。据说,他的目标是毕业后开一家公司,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陈总。
    赵磊这个宿舍长似乎也没什么正事,他要死要活的性格,决定了他不能像陈旗那样安稳。但是,他不喜欢外出,总把自己关在宿舍里闭门造车。比如,他想要成功,就研究那个卡耐基的成功学。我们跟他争辩,他又搬出了成功学始祖拿破仑希尔。这样,我们就更争辩不过了。按照他的话来说,成功是可以复制的。既然可以复制,就必须先研究成功的规律。
    赵磊在学习之余,就醉心于成功学,一些文娱类的社团,他是没有兴趣参加的。据说,他只参加了一个成功协会,那个协会,就是专门研究成功的,大家三五成群坐在一起研究探讨,还偶然邀请校外的专家来学校讲座,那场面,热闹着呢。但是,每当活动结束的时候,难免需要谈论涉及到钱的问题,赵磊就开始忽悠了,说什么今天没有付出?以后哪有回报?我们今天交了会费,明天就可以去人家的工厂里参观,了解到真正的工作是什么样的,总比你搞那些兼职好。当然,兼职也是我们提供的服务之一。
    李超凡和阿泽这两对活宝总算是过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他们俩凑了笔钱,又从家长那里要了点,去二手市场买了两台电脑,专门放在宿舍里打游戏。他们俩有时候在玩澄海3C,但更多的时候,都在艾泽拉斯大陆。李超凡玩的战士,阿泽玩的法师,我经常见他俩组队去打卡拉赞。
    曲直的彩票果然是没有中。自从他上次中了500元之后,好运似乎已经远离他了。接下来的日子,不管他怎么努力,也从来没有中过。他消瘦了很多,人也变得沉默寡言,好在他在班里认识了个女同学,目前正在热烈追求中。我想,他要是正经点也好,总之,不要拿什么彩票啊500万之类的去忽悠对方就行了。
    对于我来说,我更多的还是在操场上打篮球,这应该算是一种宣泄吧。在高中的时候,我很喜欢篮球,特别迷恋《灌篮高手》,我所期待的大学生活,里面有一些场景确实跟这部动画片里挺像的,但更多的时候,都是大相径庭。
    外面树木葱茏,枝桠在微风中晃悠着,重复单调的动作。操场那边像一个丛林,开着不知名的野花,长着绿油油的草地,有鸟儿在沙哑地鸣叫。这一切安静得让人困倦,闲适得让人发慌。
    日子已经快到了深秋,不妨出去走走?这是我第一次走出校园,看着街道上车水马路,有点不知所措。回想起高中的时候,那段日子特别紧张,我有个同学身体弱,不能晚自习到10点半,就辍学去上中专了。
    他经常来找我,像我描述中专有多好,没有人管,自由自在,那不正和我现在的生活一样吗?那段日子,他经常拉着我去网吧,打一款叫做CS的游戏。我们关系很好,属于无话不谈的那种。我记得他的梦想,成为真正的CS职业玩家,闪耀全球。后来,他中专毕业,跟随学校外出务工的队伍去了深圳,不知道他过的怎么样了?
    “喂!是阿飞吗?你在深圳过得怎么样?”
    “哦,是张帆啊?我过得挺好的,每天就是上班、下班、吃饭、上网咯。你呢?”
    “我考上了西安市文化大学,正在马路边抽烟呢,不知道干嘛去,很无聊。”
    “无聊就打CS呗,让我看看你的技术,长进了吗?”
    “好吧,我这就去网吧,你在浩方开房等我。”
    “OK。”
    我走进学校对面的红树林,和阿飞打了一阵子CS。玩游戏之余,也向他吐了一肚子苦水,阿飞总是劝我,这些都是生活的本来面目,不但要学会接受,还要学会如何生活。两个小时候后,阿飞下线了,说工厂里有点事,需要加班。而我呢?看着满屏幕的CF广告,也有点跃跃欲试了。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以前我们迷恋论坛,后来有了QQ,那玩意就没人了。以前我们迷恋CS,现在有了CF,这游戏玩的人就少了。以前我们迷恋石器时代,后来就有了大话西游这些网游。我建了个局域网,和机器人打了一个小时的bloodstrike地图,后来,还真有人加入进来了,我踢走了机器人,开始专心作战。耳边不时会想起CounterTerroristWin,屏幕屏幕上显示出了Target successfully bombed。多么熟悉的感觉,和似曾相似的画面交叉在一起,怀念起过去那段令人难忘的时光。二十分钟以后,加进来的人都退完了,只有我一个人呆在地图里。我傻乎乎地望着屏幕,一动不动。此时一阵心酸突然从心底袭来,眼泪似乎要在此刻留下来了。
    后来,我竟然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我想起了高中的时候,玩过一个叫做航海世纪的游戏,里面可以开个帆船,进行世界探索,还蛮有意思的。于是,我打开这个游戏,再一次一头扎进网游的世界。 | 1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王波wbb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47天 / 跨度222天】
    • 开贴:2018-03-23 21:53
    • 更新:2018-10-31 22:01
    • 阅读:4887 回复:338 楼主:318
    • 字数:约281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