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北上广漂流》(长篇都市上班正能量奋斗小说)

  • 首页
  • 上一页
  • 4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王波wbb 时间:2018-10-10 22:14
    “张帆,咱们进去玩玩?”喻剑锋开玩笑地说。
    “你不是脚崴了吗?”
    “脚崴了跟那又没关系?”
    “他还有一个部位没崴。”邵海南说。
    “你还是先养好你的脚伤再说吧,我可从来不去这种风月场所,不过嘛,你可以和邵海南一起去,他可是老司机。”我笑着说。
    “啧啧,没看出来嘛,海南。”
    “咳,男人嘛,那么一本正经干什么,总要犯点错误。”
    “说得好。”喻剑锋夸奖了一句。
    “你们呐,能不能正常点。尤其是你,老秦,身上还穿着公司T恤,你这样去,有伤风化!况且,万一染病了咋办?”老王郑重其事地说。
    “老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首先,我肯定不会穿着公司T恤去。其次,哪有那么多病啊,就算染了,严重的国家还给治呢。”喻剑锋嬉皮笑脸地说。
    “哈哈哈。”在场的几个人都笑了。 | 296楼 | | | |
    作者:王波wbb 时间:2018-10-11 21:38
    晚上,大家闲着没事,不知道是谁出的主意,说是一起去南京1912酒吧街看看。那是个充满激情和诱惑的地方,在南京很出名,说到这,众人连连赞同,并且三五成群,搭车过去。
    到了1912酒吧街,我们才发现,这里有一番独特的风格。基本所有的建筑都是民国风格,墙是灰色瓦片,让我想起了一些电视剧里的场景。各种造型别致的建筑矗立在绿色树木的陪衬之中,等待着忙碌了一天的人们进来消遣。
    晚上,这里灯火辉煌,无数男女走在大街上,相拥的、调情的、散步的,只有我们辉煌科技的,一群男人在酒吧附近逛着。
    这里的建筑外表都显得古朴典雅,街道上随处可见遮阳伞,底下摆着几个椅子。每个夜店外面都停着不少豪车,可见其中不乏有钱人。瞅来瞅去,也就是我们这些人最屌丝了。
    从门口进去,一直往里走,绕了一圈又一圈,愣是不知道该去哪一家?逛了几家后,我觉得南京的夜店真的很不错。消费情况我不知道,但店里的设施够豪华,美女也够多。天气还是湿漉漉的,偶然会落几滴雨,打在身上,我们站在一家夜店门外,开始商量到底去哪家?
    “得嘞,你们也别墨迹了,就跟着哥走吧。”老陈是公司里少有的经常出入夜店的人,他这一说,果然有人叫好,就跟着他的步伐走了。
    老陈带着我们往前走了几步,拐了个弯,就到了苏荷酒吧楼下。
    “就这家吧,我觉得名字不错,直觉告诉我,这家酒吧一定很好。”在场的几个人都点点头,没有异议。这时,一个服务生热情地招待我们进去。
    老陈他们几个走在前面带路,穿过酒吧中间的那条走廊,就进入了夜店中心。这里,果然是人山人海,音乐声一下子填充了我的身体,连彼此说话的声音,都已经听不清楚了。至于夜店的BGM,我也听不懂,就是那些玩POP的老外在一个劲地唱着,英文唱得很溜,很有激情。
    到了我们订的位置,是个有沙发的地方,靠着墙壁。我们正坐着,就可以看到夜店中心的所有风光。老陈他们几个坐了一桌,我和邵海南、喻剑锋,还有几个不熟悉的同事坐了一桌。
    音乐声还是一直持续着,我们几个人抽着烟,喝着酒,但气氛总是上不去。大家仿佛都已经习惯了坐在公司里,在那个压抑的环境下,默默地上班,处理问题。一旦出来玩,都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看着人家在舞台上跳得那叫一个嗨,我们几个貌似不能理解,无法跟酒吧的氛围结合起来。
    喝了一阵子,连酒都喝得没意思了。看看别的桌子,都有美女作陪,不管是人家带来的,还是酒吧的工作人员,总而言之,都比我们玩得高兴。我们几个,只有干干地看着,好像还有点尴尬。这时,一个美女走过来,对老秦抛了个媚眼。老秦赶紧抓住机会,让这个美女过来陪我们喝酒。
    这下,我们这桌的气氛一下子被点燃了。美女不但陪我们喝酒,还跟我们玩起了骰子。看看老陈那桌,人家也找了个美女,正喝得相当愉悦呢。我们两桌隔得比较近,就互相来往起来,一起喝喝酒、聊聊天、玩玩游戏,也挺有意思的。
    酒吧的BGM越来越疯狂了,DJ仿佛是有意要把气氛抬到最高点,不断地切换着歌曲。在苏荷酒吧呆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几个喝了不少,不知不觉中,就跟着音乐开始摇头晃脑。
    这时,一个同事坐不住了,就直接跑舞台上嗨去了。他跟着音乐,不停地摇摆着身体,晃动着脑袋,完全脱离了工作时严肃的样子,让我们在台下忍俊不禁。渐渐地,老谢也忍不住了,彻底放开了,他刚开始还只是坐在沙发上不停地点头,没过几分钟,也跑到台上去了,一边舞蹈一边还跟美女互动。看来,还是老王的定力最好,先是跟着音乐晃了一阵,当意识到自己不受控制的时候,赶紧恢复了常态。他就这样,坐在沙发上一个劲地循环着。 | 297楼 | | | |
    作者:王波wbb 时间:2018-10-11 21:40
    “萧总去哪了?刚才还见来着。”老王说。
    “人家可能有自己的安排。”老谢说。
    “萧总要是在这就好了,今天这桌非得让他掏了。”老王说。
    “萧老板鬼得跟啥一样,你还想让人家掏钱?”老谢嬉皮笑脸的说。
    这时,DJ放起了Lady Gaga的经典歌曲Poker Face,全场的气氛又一次沸腾起来。这首歌比较出名,歌词也写得有意思,最主要的是琅琅上口,大家都听过。老陈跑过来,硬是把我、邵海南、喻剑锋都拽到了舞台上,还絮絮叨叨地说我们没劲,要我们既来之则安之。
    我们几个也彻底放开了,就站在舞台上跟大家一起摇摆。虽然,我不知道自己的动作是在干吗?但我就跟着音乐的节奏跳了,别人怎么跳,我就跟着咋跳,没过多久,我也学得有模有样。
    我和喻剑锋还好,最癫狂的就是邵海南了。没想到,他平时除了那点犯错误的小爱好之外,在酒吧里也玩得很嗨啊。他不但跟着跳舞,还跟着Lady Gaga的歌声唱起来,时不时地还欧几声,这让我们都很意外,着实没有想到。我和喻剑锋跳了一会,就停下来了。喻剑锋指着远处让我看,原来老陈这厮竟然和一个美女站在钢管旁边舞上了。这一男一女,张牙舞爪的,不停地亲密接触,有点像拉丁舞,底下还有几个人在给他们鼓掌喝彩。
    我们几个回到沙发上,抽着烟,又开始喝酒。大概到了凌晨两点多,酒吧里的气氛渐渐缓和下来,我们这次确实玩得尽兴了,身体疲惫不堪,有人提议回酒店睡觉,大伙儿就跟着往外走了。当我走出酒吧的那一刻,跟才感觉自己恍惚间又回到了人世。
    回去的路上,老陈着急地问我们要钱。 | 298楼 | | | |
    作者:王波wbb 时间:2018-10-11 21:41
    “快,一共消费了3000,都把钱给我。”
    “干吗这么急,又不欠你的?”
    “我这有事呢,刚才和我跳舞的那妞在等我,我要请她吃饭。”
    “请什么请?你刚来南京,人生地不熟的,明天就要回西安了,你别请人家吃一顿饭,结果,就回不来了。”
    “对啊,你没听Lady Gaga咋唱的,Take your bank before I pay you out,I promise this promise this,说不定人家会将你洗劫一空呢。”邵海南说。
    “哎?海南,你这英文说得挺溜的,洋气啊!”喻剑锋说。
    “那是。”
    老陈犹豫了一会,不知道是去还是不去。
    “我不管了,你们先回去吧,这顿饭我请定了。”老陈头也不回地请美女吃饭去了,拦都拦不住。
    这一晚,我见识了到了南京夜晚的繁华。这种繁华,让我痴迷向往,可是回过头来一想,这一切都是用金钱堆积而成的生活,我等屌丝,只能望洋兴叹呀。繁华过后,就是凄清。正如我们回来时,路过的南京总统府那样,曾经是国民政府的中心,现在,已经沦落到无人问津的地步,只有那枯黄色的灯光,一直照耀。 | 299楼 | | | |
    作者:王波wbb 时间:2018-10-11 21:47
    Can't read my
    Can't read my
    No he can't read my poker face
    ……
    Can't read my
    Can't read my
    No he can't read my poker face
    ……
    p-p-p-poker face,p-p-poker face。
    邵海南还在一个劲地唱着,意犹未尽,似乎仍然沉浸在苏荷酒吧的氛围中,这让我和喻剑锋都很无奈。
    “海南啊,别唱了,你再唱可就真成扑克脸了。”喻剑锋说。
    “对啊,你再唱,我可真猜不透你了,哈哈!不对,是你换脸了我不认识你了。”我说。
    “不过啊,偶然出来去趟酒吧也不错,至少可以让咱们平时那种一成不变的生活发出点波澜,你看看,酒吧里的那些人,他们多会生活啊,就我们公司的这些人,愣愣地坐在沙发上,都不会玩。”喻剑锋说。
    “嗯,我对喝酒没兴趣,但特别喜欢酒吧的BGM。我觉得听着听着,就放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就像海南一样,你看他现在还没清醒呢,就是平时太压抑了。不过,我最喜欢的是亚瑟那首DJ Got Us Fallin In Love,每当唱起这首歌,我就想起歌词说的,大家一起开始摇摆,我们像僵尸恢复了人性,然后,再把屋顶点燃,把一切烧毁!太他妈过瘾了,我觉得我们的工作太苦逼了。”
    公司的运动会已经结束了。今天,是我们在南京的最后一天。晚上的车票已经订好了,离开车还有十几个小时。邵海南一大早就出去了,说要去看望南京的朋友。我正愁没事干呢,金涌和喻剑锋主动过来串门,硬是要拽我跟他们一起去中山陵。我想着,秦淮河去了,1912酒吧街也去了,就差个中山陵了,那不正好?
    我们几个人坐地铁直接到了中山陵景区。在山脚下的时候,就已经有很多游人了,但始终没见卖票的地方,让我误以为中山陵是免费的景区。喻剑锋走在最前面,他之前查过南京的旅游攻略,认识路。到了景区门口,我看到前面有几个熟悉的身影,原来是老王他们。正好赶上巧了,我们几个就结伴而行了。
    | 300楼 | | | |
    作者:王波wbb 时间:2018-10-11 21:50
    “天气这么热,你还抽烟啊?不怕污染环境么?”我问老王。
    “是有点热,没办法,谁叫这里是南京,我感觉比西安热多了。”老王扔给我一根黄金叶。
    “咱们今天就在中山陵好好逛逛,反正晚上就要离开南京了,总不能留下什么遗憾。”老朱说。
    “是啊,公司组织运动会,本来就有两层意思,一个就是让大家互相认识,交流感情;另一个就是每年都换一个地方,让大家出来旅游。”喻剑锋说。
    “看来你经历了好几届了?”
    “没有,我来这里也才第二年,去年的时候去的武汉。”喻剑锋说。
    “看来这个公司不错,我要在这里长待了,等我干够几年,中国的省会城市都能逛个遍了。”金涌说。
    聊了一会,大家就开始在中山陵里边四处逛了。这个景点,其实没什么逛的,山脚下就是一些消费的地方,游客要么在这里拍照,要么就在这里用餐、乘凉什么的。我们几个人一边走一边拍照,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就到了山顶。其实,就是埋葬国父孙中山的地方,跟骊山的秦始皇墓是一样的。
    在山上逗留了一阵子,我们沿着原路返回了。在山脚下,大家买了一些南京的特产,就搭地铁回到了格林豪泰。虽然,我们只在这里居住了三天,但我心里竟然有种不舍的感觉。路过烟酒店时,我买了一条南京作为留念。我沿着御道街往前走,这里苍松翠柏,形成了很多树荫,它们遮蔽了强烈的阳光,只漏下来星星点点。一阵微风吹过,让我倍感清凉,南京之行,大概就到这里了。
    火车上,我躺在卧铺。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就觉得特有意思,尤其是在苏荷酒吧时,想起同事们那些经典的表情,真是值得回忆。是啊,这些事情正是昨天发生的,可一旦过去了,就会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在火车行驶的轰隆声中,我渐渐地睡着了。深度睡眠中,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一条广袤的旷野,拼了命地狂奔,一直向前。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么一路狂奔到底是为什么?但在路的尽头,我看到了赵玲栎穿着崭新的衣服,挥着手对我微笑。于是,我停下脚步,默默地注视着她。我大概是过于思念赵玲栎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第二天早上。离西安,也只有很短的一段路程了,我期待和赵玲栎见面,和她聊聊南京发生的趣事。
    回到家里,已经是早上十点多了。本来今天是星期一,仍然是要上班的,但考虑到大家刚从南京回来,比较劳累,如果硬是上班,也没什么工作效率,萧总就决定给我们放假一天了。
    我回到603公寓,倒头就睡。虽然,火车上我已经睡过了,但睡眠质量明显不足。直到现在,我的脑袋还在嗡嗡作响。赵玲栎在家里,她为我熬了一碗红豆汤,放在床头柜上。看着她这么贤惠,我真的觉得有她比什么都幸福。我勉强着坐起来,喝着红豆汤。这时,窗外起风了,呼呼地声音从四周传来。天空一下子灰暗起来,先是劈了几次闪电,又下起了瓢泼大雨。还好,萧总这个决定是正确的,不然的话,大家的日子可真是叫苦连天了。
    “你这几天过得好吗?”
    “还好,无聊的话就去找秦妍了。但是,最近我的淘宝生意一直不行,秦妍说电商的竞争日益激烈了,她建议我开个实体店。我思来想去,也觉得她说的对,咱们就开一个店吧,就在Y寨附近。”
    “开店?可以啊。可是我这才上了几个月的班,没攒够多少钱,要不你再坚持坚持?等今年过完了,我保证给你在附近开一个店,专门卖女装。”
    “这样啊?那好吧。”赵玲栎有点失望,嘟哝着嘴。我赶紧抱着她亲吻,好言好语地哄着她,让她相信我。其实,开店这事也确实是可以的,至少,她可以有一份自己的事业,也不用靠电商小打小闹了。但是说到底,是我自己没钱,我要是像韩森那样有自己的公司,为自己的爱人开个店,那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想到这里,我就觉得很自卑,很对不起赵玲栎。今年,在好好努力一阵吧,明年,我一定帮她把店开起来。
    晚上,杨嵩攒了个饭局,让大家在一起好好聚聚。我们在四海酒家见面,有些日子没见了,大家彼此都很想念。但一见面,饭还没吃几口,就喝上了。杨嵩一边夸我事业有成,终于有了经济来源;一边又抱怨自己的广告设计不顺。总之,我们几个人过来过去也就那么几句话,钱难挣、人际交往也不咋滴、买房没希望、买二手车倒是还可以。
    聊着聊着,我还特意说起了给赵玲栎开店的事情。杨嵩也听得特认真,还一个劲地帮忙分析行情。老实说,我这多少有点作秀的意思,好哄哄赵玲栎,让她认为我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了。
    回去的时候,我就在想,一个月前,同样是在四海酒吧,我们401宿舍的最后一次聚会。大家又哭又闹,就是舍不得曾经,但不管怎么样,未来还是如期而至,想逃都逃不了。现在,一个月过去了,大家都过得好吗?阿泽我就不关心了,他这人在老家,有一大帮子亲戚朋友照顾着;李超凡也不用关心,这人脸皮厚,也属于那种胆小怕事的,这不还在鱼跃教育学习呢么?倒是陈旗和赵磊,让我挺想念的,我在宿舍就跟他俩特别投缘,真不知道他俩咋样了?我应该打电话问问。
    “老陈,最近咋样?”
    “没事,我已经到广州了,公司也注册好了,正在装修办公室呢。”
    “在广州市中心?”
    “没有,是在周边的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这里房租比较便宜,先在这里扎根,慢慢发展,以后再说了。”
    “哦,你这没给人打工就直接当老板了,真让人羡慕。”
    “怎么样?你那边呢?”
    “我还好,就是赵玲栎想开一个店,最近手头紧,一时半会还开不了。”
    “要不要我借钱给你?”
    “不用了,你这公司刚起步,我怎么好意思问你借钱呢?你先忙你的,我这坚持一年就能把这钱存出来。“我本来想开口借点钱的,但想想还是算了,出来混,大家都不容易。
    “嗯,加油。”陈旗沉默了一下说。
    “好吧。”我挂了电话。
    本想着给赵磊也打个电话呢,可一看时间,都快凌晨了,还是算了。给赵玲栎开店这事,我还是放到心里了,我就辛辛苦苦攒一年钱吧,谁叫我和她是凑在一起过日子呢。这钱,本来就是两个人一起花的,没什么。 | 301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4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王波wbb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41天 / 跨度208天】
    • 开贴:2018-03-23 21:53
    • 更新:2018-10-18 21:42
    • 阅读:4638 回复:322 楼主:304
    • 字数:约24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