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灯盏火(长篇小说连载)第五节  不安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山茅2018 时间:2018-05-19 15:01
    灯盏火(长篇小说连载)
    山茅

    第二部第二章
    第五节 不安

    文秀青这段时间心头很烦。
    寒假时,老师们没闲着,都被集中起来政治学习。天阴冷阴冷的,整个冬天实际上就是三九四九这一二十天最冷。房间里没有火盆,跟室外温度一个样,在室外的人,因为是走动着,还不至于感到很冷。而在房间里坐着的人,因为坐着不动,感到特别冷,僵手僵脚的。文秀青看看其他老师,不少人顾不得姿态的优雅,都把手塞在袖子里,有的人还轻轻跺脚。
    学习内容就是要每个人向组织敞开心扉,把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都向组织“坦白”出来,并且针对具体的事,进行思想解剖。解剖自己思想根源的人,把调子越拔越高,唯恐过不了关。会议是热火朝天的,与会的不少人身上却是冒冷汗,文秀青就是其中之一。学习会一结束,人们就纷纷起身离去,离开这个空旷发冷的房间,赶回家去。文秀青也赶快回到家里,家中有火盆可以取暖。果然,丈夫吉佑祥已在家中生好火盆,她赶紧坐到火盆前烤手。
    文秀青这几天在家里一直在纠结一件事,是解放前她的老师动员她参加三青团的事。她皱着眉头,在房间里不停地转来转去,想着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及应对的办法。她平时就思维缜密,遇事不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是不罢休的。这次转了半天,也没有转出一个头绪。她也没有向丈夫吉佑祥讨主意,因为她没有跟他说过此事,而且丈夫比自己还胆小怕事,跟他商量没啥好结果。心想干脆上古明琚家,听听她的意见。在她心目中,这个比自己大两岁的学妹脑壳不如自己聪明,但遇事不慌张,有主见。她跟吉佑祥打了一个招呼,就匆匆赶往古明琚家。
    古明琚的家在甘行俭学校宿舍院子里,院子原是一个三进的大院落,东西两面出口连通了两条大街,现住了不少人家。古明琚的家靠里,要经过最大那个庭园,庭园里种着很多花木,四季有花,花圃的一角,还有十多株高大的芭蕉。冬日的庭园仍是草木葱郁,让人赏心悦目,第一次来时,文秀青就驻足观看了很久。这次文秀青来找古明琚,却没了那份雅兴。在寒天中,宽大的芭蕉叶子仍然是一派碧绿,青翠喜人,她却忧心忡忡经过庭园,没有看它们一眼。
    古明琚也是刚结束学习回到家,正准备做饭。见到她,古明琚很高兴,大家都忙着上班,下班后又忙着家务,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数九天气,很寒冷,只穿着短呢大衣的文秀青身子缩成了一团,原本身材挺拔的她,显得萎了一头。她一进门就说,我有事找你。一看她心神不定的样子,古明琚连忙给她倒一杯热开水,让她坐到火盆前,边烤火边慢慢说。
    家里只有古明琚一个人,甘行俭还没有回家,大的两个娃儿不在家,保姆带着小的娃儿出去了。房门没关,文秀青晓得古明琚家有保姆,往门外看了眼,院子中没人,起身把房门关上。却先不说自己的事,而是开口问起古明琚学校思想改造运动的情况,说完并不坐下,喝了一口热水,又在房间里踱步,等古明琚的回答。一看她在不停地踱步,坐在火盆前的古明琚一边烤火一边回答:
    “这不,原以为放寒假能休息一阵,现在集中起来政治学习,天天学文件,对照文件找思想上的问题。文教系统都是统一部署,你们师范学校也应该一样吧?”
    “我们学校由过去的几个学校合并而成,人员构成复杂,进度慢一点。”
    文秀青点点头,坐到火盆前,一边烤火一边搓手。说起她们学校思想改造运动的情况。
    她们师范学校运动搞得稍晚一点,势头却猛得多,一上来就揪出几个。其中有一个赵老师,解放前没有参加过三青团,但后来在三青团档案的一份名单中发现有她的名字。学校问过她,她一直就说不清楚是咋个回事,因为她一直不知情,自然说不清。(事情的原委几十年后才搞清楚。有一个知情的同学说,其实就是在读书时,她们的一个老师是国民党方面的人,为了邀功,把十几个学生的名字都登记上了,也没有告诉过她们本人。那个老师后来去了台湾,名册却留下了。)虽然说不清楚,但赵老师坚决否认这回事,有关方没有再追问这事,赵老师也以为事情就过去了。
    殊不知,事情没有过去。
    这次思想改造运动中有人揭发赵老师,说她对组织不老实,没有交待这事,就让她说清楚。她说,那个老师虽然逃跑了,但同学可以证明。查的人说,你们的性质都一样,她们也不能为你证明。要是你们就能相互间证明,不就都没参加了吗?赵老师傻眼了,在底下对文秀青说,不明白对方是啥逻辑?能证明大家没参加不就是好事嘛,难不成要证明大家都参加了才是好事?

    文秀青到戎州后,因为教学能力突出,工作成效显著,被聘到师范学校任教。解放后,文秀青才晓得三青团被新政府认定为反动组织。在“老实忠诚”运动中,由于害怕没敢向组织“坦白”,心头想反正自己也不是三青团的人。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运动开始后,赵老师的事一出来,才让她吓了一大跳。就是想到解放前自己在学校时,也遇到过这档事,那时她曾经告诉过古明琚。她来找古明琚,是心里这块石头没有落地。赵老师已是前车之鉴,她也怕在运动中说不清楚,让古明琚为她保密此事。
    “明琚,这件事你千万得为我保密,千万不要告诉外人。”她说完赵老师遇到的麻烦事,搓着手,把此行的目的告诉对方。
    “你怕啥?本来你也没有参加,只不过是当初的老师向你提过这事。这就能算你加入了?”古明琚觉得她有点杞人忧天。
    “还是小心点为好,现在的事说不明白。就怕有人要跟你过不去,那是真说不清。赵老师是被蒙在鼓里,一点不知情。我自己是知情的,虽然我没有答应,但晓得这回事。要是查起来,恐怕比赵老师还麻烦,更加说不清楚。”
    文秀青离开火盆,一边说一边又在房间里走动,心头还是心神不定。文秀青表示她还是很担心这件事。古明琚觉得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一件本来就不存在的事,有啥子好担心的。在心里笑话她太胆小怕事,看着还在房间中转来转去的她,就对她说:
    “有啥子说不清楚的,你连表都没有填过一张,更没有参加过他们的活动。有啥好怕的!”
    “我们学校赵老师再三解释,说她既没有填过表,也不晓得这回事。我相信她说的是实话,但上头的人不相信她说的是实话,揪着不放。”
    “你们学校的领导真是岂有此理!凭啥不相信别人说的是实话?凭啥又要咬着说别人参加过三青团?”古明琚很生气,声音随之高起来。
    文秀青一听,连忙往窗外看一眼,摇着手说:“小声点,小声点。隔墙有耳。要讲理不就好办了。掌握会议的人巴不得闹热点。”
    古明琚一听,晓得自己有点失态。其实自己单位上的领导也是这个样子。没搞运动前,见面时还能摆几句龙门阵。运动一来,就像不认识一样,板着一张脸,生怕沾惹上啥麻烦。于是,放低了声音说:
    “填没有填过表,一对笔迹不就清楚了。有啥好麻烦的?”
    “赵老师本人也提出了这点。查的人说了,就算你本人没有填表,至少也是你同意的,不然那张名单上咋个会有你嘛。”
    “真要这样,那还真是麻烦。你想名单上是白纸黑字,她自己是口说无凭呀!”古明琚也感到事情有点麻烦。运动中这类说不清道不明的事真有不少。她想,过去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如今这秀才遇到秀才,有理照样说不清。忙问,“那你自己的事,没有啥子名单冒出来吧?”
    “我就是害怕有这种可能,提心吊胆的。赵老师的事情出来后,我就在纠结要不要主动汇报这事。主动说吧,本来没有的事,说了会不会留下啥子把柄?不主动说吧,说不定哪天冒一张名单出来。到那时,我有一千张嘴也说不清楚。你说咋办好?”
    她停下踱步,搓着手,重新坐回到火盆前,望着古明琚说:明琚,你得帮我出个主意。我现在心头乱得很,想不出主意来。
    人打赏 5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山茅2018 时间:2018-05-20 15:27
    第六节 隐瞒
    对政治上的事,古明琚历来不太关心,因为她一直记着二姐古明瑾对她说过的话:离党派远点。所以解放前没有参加过任何党派。但她对那些参加了党派的人,也没有认为是啥大不了的事,不过就是自己的选择罢了。像辛寒枝、古明琪都是共产党的人,在国民党时代也是被压制的。新政权建立后,古明琪是光生了,得到重用,而辛寒枝照样不伸展,看来共产党对自己的人也是很严厉的。
    此时,坐在火盆前,古明琚看着对面的文秀青,心头在想:文秀青提到的事,她过去也没有把这些事当事,在她看来都谈不上参加,就算是参加了,也没有干过坏事,也不能算是啥罪行吧。但这次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让她改变了看法,晓得这事还不能算是小事,弄得不好,也许还真成了大事。回过神来,一看文秀青望着自己,在等自己的主意,她立即回答:
    “没有的事,当然是不说为好。你一开口说了,就会问这问那,问啥时候、啥地点、有啥人在场?还会问你以后参加过啥活动等等,总之没完没了。我们学习小组有一个伍老师,就是在那次“老实忠诚”运动中,提到过去跟一个啥子团体有接触,仅有一二次接触,并没有参加该团体。这次学习中就被反复追问。弄得她这一阵子神经兮兮的。”
    文秀青在心里想,万一自己的老师当初也搞了这样一份名单,恐怕也早抖出来了。既然没有人提起,说明不存在。自己要是主动说了这事,等于自己跟自己戴上紧箍咒,反而跟赵老师一样,哪里能说得清楚。她打定主意不说,想赌一把。反正这事除了古明琚没有别人晓得,自己不说就没人晓得。她在心头盘算着:自己主动说,那是百分之百的麻烦事。不说,可能出现的麻烦,概率是万分之一。百分之百对万分之一,当然应该选择后者。心头已经这样决定了,她还是想听听好朋友的意见。
    “我原来也是这样想的,所以这事也从来没有对领导说过。一看赵老师的遭遇,我又怕了。你想,要是有人问你既然是一个很简单的情况,为啥一开始不跟组织上说,为啥要打埋伏。这反倒说不清楚了,你说呢?”
    伍老师的遭遇,让古明琚见识到啥叫穷追猛打。任何一件小事,都会被无穷尽地追问,追问中又会生发出其他事,又会被刨根问底,就这样不断进行。所以,言多必失。她对望着她的的文秀青说:
    “不说为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既然上次‘老实忠诚’运动时你都没说,这次就更不能说!不然又会追问你当初为啥不说,非得把你问来七荤八素,最后自己都搞不清楚咋个回事。”
    “真要不说,怕不好吧?”听到对方的支持,文秀青仍然有一点犹豫。
    “怕啥!又没有做亏心事,有啥好怕的。”古明琚说得很肯定。
    文秀青在房间里转了半天,又烤了一阵火,身上暖和过来了,在凳子上坐下喝水,脑壳里还反复转圈圈。她晓得古明琚的嘴紧,但怕真要有一天冒出一张名单啥的,组织上不先问自己,先去调查过去的一些朋友。比如问到古明琚,要是她不经意间说出来,自己就会陷入被动,甚至是比被动还麻烦的境地。她对古明琚说:
    “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跟你打个招呼。这事你得替我守口如瓶。你答应了,我就放心了。”
    “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对其他人说。真要有那一天,我就证明你没有参加过!”古明琚看出她在心里反复作盘算:不想跟自己抹黑,又怕被别人抹黑。跟自己学校那位伍老师差不多,已经被搞得有点神经质了,赶紧答应她。
    古明琚话是这样说,心里也明白文秀青的担心并不是空穴来风。在她的学校,主持学习的人,也是要求她跟剥削家庭划清界线,摆脱剥削阶级世界观的束缚和影响。其实她心里也不以为然,自己16岁就开始教书,经济上没有依靠剥削家庭。但对于改造身上的旧思想,她是认同的。既然出身于剥削家庭,又是在旧社会受的教育,肯定是留下了旧社会的烙印,跟新社会的要求是自然有不一样之处。上头要求改,改就是了,只要不违背良心做事就行。她始终记着母亲易全福的教导: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
    两个人正说间,甘行俭下班回家。文秀青一看,说:
    “老甘回来了。时间不早,我也得回去了。耽误你做饭了,快忙吧。”
    说完,她跟两个人打过招呼,又匆匆走了。
    她一走,甘行俭就问:“娃儿些呢?咋一个都不在家?”
    “我回来也没看见两个大的,老三被保姆带出去了,大冷天的,还带出去逛。我还没顾上做饭,文秀青就来了。”
    古明琚一看丈夫回来了,估计娃儿些也快回来,一回来就得叫饿,忙到灶间做饭。甘行俭跟过去说,有啥需要帮忙的,我来。古明琚不让他插手,说厨房的事你帮不上忙,还是等亦平他们回来,你教他们练练字吧。
    “等他们回来再说。对了,文秀青好久没来了,是有事找你吧。”
    “哎,还不是是运动的事。”
    古明琚叹了一口气,把文秀青来的事简单说了一下。甘行俭觉得她的心态没有摆正,就说:
    “这运动是人人过关,都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人,不晓得这新社会的水深水浅,自然是搞得人人紧张。有人说,紧张好,人一紧张就出汗,出出汗,洗个澡就好啦。像治感冒一样。上头说了,运动一是要改造思想,二是要清理组织。就是要在教师队伍中,搞忠诚老实交清历史运动,清理其中的反革命分子。”
    “要清理反革命分子,我当然支持。但我不理解的是,就算赵老师、文秀青她们真参加了三青团,就是反革命啦?原来我在的那个小学校,有老师就是为了保一个饭碗,同意参加国民党的组织,其实也没干啥坏事,要是这种人也算反革命,我都替她们感到冤……”古明琚一边择菜,一边说。
    “嘘,你这话,可不要拿到外头去说,会有麻烦的,人家会说你反对思想改造运动。参加运动嘛,首要的是要看清方向。”他做了一个手势,打断她的话。
    “哎,这就是在家里跟你说说而已。到外头说?我还不至于憨到那个程度。要是保姆在家,我也不说的。”古明琚继续择菜,只抬头看了甘行俭一眼,“我咋觉得你这说话有点像鲍仁甫了。”
    “鲍仁甫那样说,也是为我们好。对了,你答应替文秀青瞒,能瞒过去吗?不要把自己也牵扯进去喽。”
    “嘿,她要真有这事,我想替她瞒,也瞒不过去。她明明没有事,却担心有事。心里不踏实,才跑来找我的。我要不答应她,她会更疑神疑鬼的,吃饭睡觉都不得安宁。答应了,她就踏实了。”
    “对,也是这个道理。文老师是厚道人,能帮就帮她一把。”他点点头。
    “先不说了。你回房吧,要不然,你去院里找找保姆,让她带亦安回来,天太冷,不要冻着娃儿。我得赶紧做饭,一会娃儿些就要回来了。”
    甘行俭说,我出去找找,出门了。古明琚说完,就忙着洗菜、切菜,转身去灶间。

    对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运动结束了。
    文秀青她们学校的赵老师和另外两个人被清除出教师队伍。她自己总算松了一口气,害怕的事情并没有出现。她还把这作为一个好消息告诉古明琚。古明琚也很高兴,替文秀青高兴,也替自己高兴。自己没有事,同事伍老师也涉险过关,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还高兴的是,到年底第二个女儿亦宁出世了,没人再说请保姆也是剥削,她可以放心请保姆了。
    | 1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山茅2018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86天 / 跨度207天】
    • 开贴:2018-05-19 15:01
    • 更新:2018-12-12 20:01
    • 阅读:3094 回复:487 楼主:383
    • 字数:约399千字
    • 图片:4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舞文长篇小说《高考移民》连载(已完稿 寻出版)7图 宋文涛A 2018-12-12 13:11 7970/916 89/2933
    舞文原创长篇小说《唐嫚儿1949》连载 海风ppp 2013-07-01 21:02 6223/1041 421/1524
    舞文长篇图文小说《我的草原我的家》(连载)166图 银露梅38 2013-09-01 09:46 5605/636 135/405
    舞文长篇图文小说《阿Q的天空之黄土一梦》(连载)102图 那年花香飘过 2015-06-07 14:27 5239/979 175/1217
    舞文长篇都市情感小说《北京情事》(连载)14图 烟陌红尘 2017-05-05 19:49 4554/795 177/566
    舞文长篇黑道小说《聊聊黑道那几年》(连载) 财迷老鬼4 2010-03-08 13:12 4851/235 21/28
    舞文原创长篇小说《风吹麦浪》连载4图 麦余子2 2014-04-01 13:16 4297/549 218/299
    舞文(作品编号007)职场类长篇小说连载《蚀杀》45图 水上君子2 2014-05-30 20:39 2413/1711 144/349
    舞文《病毒终结者》(长篇悬疑小说连载) 莫叹20122 2015-04-15 14:30 2800/532 187/1033
    舞文三 间 房 往 事【长篇小说连载】142图 半觚浊酒 2014-12-19 07:57 1515/1782 7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