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爝火记》 清末道门的诡异传说 皇极生象 玄潭尸蟾 息城人鲞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陟云子 时间:2018-09-29 07:55
    《爝火记》
    五行归土,分二气而定三才,九转元神成一体;
    八卦分金,播四时以成六纪,七星打劫归十宗!
    ——题记
    一、水厄

    光绪廿一年的中州大地,虽然早已入了孟秋时节,但依然闷热难耐,即使坐在树荫之下,也感觉不到一丝儿凉风。老人们都说,天上下火,秋老虎来了。能在这样的天气里无忧无虑玩耍的,大概只有天真烂漫的孩童,这不,在吴楼村东头那株合抱粗的古柳下,正有五六个孩子在追逐嬉戏。他们都是吴楼村的,论起来还是本家。吴楼村有八九十户人家,祖上据传是从汝州迁来的,看到这里土地肥沃人烟稠密,就在此落脚生根,经过几代瓜瓞繁绵,竟也成了一个小小的村落,便和周边的村子一般无二。

    要说村子里唯一有点特别的,就是村东南枣林旁边的吴秀才家。吴秀才大名孝全,自幼熟读经史,十六岁便接连通过县试府试院试,其在院试的考卷被当时的学政推为最优,眼看着飞黄腾达指日可期。不料后面却功名蹭蹬,连续五次乡试不第,遂绝了荣华富贵的念想,在家中开了一个私塾,一面赡养老母吴林氏,一面潜心教授自己的独子吴绪昌,盼着他能功名有成。吴绪昌也真夙慧早达,才七岁便已熟读四书五经,旁人看来艰涩难懂的程批朱注,他随口便能解释得头头是道。此刻的吴绪昌也在那几个玩闹的孩子之中,不过他最是矮小瘦弱,才跑了一会儿就累得气喘吁吁,靠着大树呼哧呼哧喘成一团。

    “小昌,快来抓我们呀,撵不上就是大乌龟!”其他几个孩子见吴绪昌驻足不追,都停下脚来起哄。

    吴绪昌将小辫子往脑袋上一盘,眼珠滴溜溜转了两转,猛地站直了身体,大叫道:“你们才是大乌龟哩!”拔步便向几名玩伴赶去。刚刚跑出几步,却生生定住了脚,眼神愣愣地盯住前方。

    几个孩子都觉得奇怪,他们顺着小昌的眼神向前望去,就看见前面靠近村口的位置站着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大约八九岁的样子,穿一身蓝布裤褂,看起来大约比小昌要高半个脑袋,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肉白皙如雪,不像是穷人家的孩子。吴楼村的孩子们平时虽然都在附近疯玩儿,但是对于这个陌生的孩子,谁也没有见过。

    那个孩子看见小昌愣愣地盯着他,抬起脚步慢慢地靠了过来。他走路的方式很奇怪,不像一般的孩子那样连蹦带跳,而是重重地拖着步子,一步一步地挨了过来。
    人打赏 1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陟云子 时间:2018-09-29 10:50
    (正文)

    他走到小昌跟前开口问道:“我能和你们一块儿玩儿吗?”声音虽然不大,但每个字都说得异常清晰,泠泠然仿佛碎玉相击。小昌被他的声音吸引住了,不由自主地就点了点头。

    小昌这才发现,这个人前胸有碗口大一块水渍,连带着衣服都湿漉漉地贴在身上。在他右胳膊上还有一块指甲大小的泥污,隐隐泛着绿藻的痕迹,但他似乎对此浑然不觉。

    其他孩子这时候也围拢了过来,他们七嘴八舌地问道:“你是哪个庄上的?”“你叫啥名?”那个孩子对这些问题置若罔闻,他伸出右手食指点了点自己:“你们跑,我来追。”

    孩子们在意的其实并非他的来历,只是出于天性中的好奇才会如此,见他愿意陪大伙儿一块玩,便也没人继续追问下去。在这些吴楼村的孩子当中,年纪最大的是小昌的堂叔荻生,他一面飞速跑开,一面大声嚷着:“好,等我查十个数你再来追!”他口中念叨着数字,小昌等孩子四散向外奔逃。荻生有意念得很慢,等十个数数完,孩子们和他已经隔了十多丈。荻生料定对方无法追赶,将两手神气地往腰间一叉:“你追吧!”
    听闻荻生的喊叫,那个孩子活动了一下手脚,大踏步地赶了过来。不过他第一个追的却并非荻生,而是离得最远的小昌。小昌一愣神,掉转头撒丫子就跑。

    小昌跑出去没几步,就听得后面脚步咚咚,声音越来越近。他扭转头一看,吓得舌头半天缩不回去,刚才对方还在老远以外,怎么眨眼间就追到自己背后了?就在他错愕的瞬间,对方的右掌已经拍到肩头,随之而来的是一句冷冰冰的自言自语:“一个!”小昌心头大骇,奋力耸动肩膀,那孩子似乎也没想抓住小昌不放,小昌一下子便挣脱出来。这工夫他的指端无意间触到了对方的胳膊,只觉触手冰凉彻骨,宛似摸到了大冰块子,他全身禁不住机灵灵地打了一个寒颤,虽是在酷热之中,鸡皮疙瘩还是一下子都起来了。他刚要开口问对方手怎么会这么凉,却见对方早已跑到数丈开外,正全力以赴地追赶荻生。
    | | 4楼 | | | |
    作者:陟云子 时间:2018-09-29 11:57
    这本书的主人公是在《阐幽录》中出现过的战东道翻垛子吴绪昌,主要讲述他在加入战东道之前的一些经历,希望大家能够喜欢,也希望得到各位师兄一如既往地支持! | | 5楼 | | | |
    作者:陟云子 时间:2018-09-29 16:33
    (正文)

    荻生拽开大步,就像一道闪电一样划过田埂间的土路,然而这不知从何而来的怪孩子分明更快,小昌虽然全神贯注地盯着,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门,几个起落已赶到荻生身后,同样一巴掌拍在了荻生的后脊梁上。荻生听到他喊出“两个”,虽然满脸不服,但既然被赶上了,自也毫无话说。而那怪孩子脚步不停,又去追其他人了。

    吴楼村的孩子们虽然脚步迅捷,但很快大家都发现,别看这怪孩子走路姿势古怪,但论到奔跑速度,这些人中可没一个是他的敌手。不过片刻之间,大家纷纷落入他的掌握。而换成其他人来追,却没有人能撵得上他。

    这种追逐游戏都是大家水平相当才有意思,而如今那怪孩子明显比其他人高出一大截,自然让大伙儿觉得索然无味。因此玩了一会儿之后,荻生首先提议:“咱们玩点别的吧!”其他孩子都点头附和,但究竟玩什么,却没人给出个准主意。他们成天聚在一块儿掏鸟蛋、捕知了、捉蝗虫、烤麦穗,凡是能玩的都玩过,的确没什么新鲜玩意儿能让所有人都提起兴致。

    就在这时那怪孩子开口了:“我有一个好去处,保证你们都没去过。”众人的胃口一下子都被吊了起来,有心急的孩子更是大声嚷嚷:“你快说是哪里?有啥好玩的东西?”那怪孩子嘴角上翘,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小昌正站在他的对面,将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笑带着些古怪。但听他一字一顿地说道:“东大坑。”

    一听这话,孩子们一下都沉默了。东大坑就挨着村东吴三丁家的两亩水田,吴家先祖刚迁到这里时也是个溜平地儿,只不过后来人口渐多,家家都要取土建房,当时的族长担心取土不均惹来宗族内斗,便让大家都去村东头取。到后来不仅仅是盖房子了,就是垒个猪圈、垫个鸡窝大家也从坑里取土。时间一长,那儿便成了一个深达数丈,方圆百来丈的大坑。每到夏季霖雨沛降,坑中总会存些积水。这坑里又不和外面的河湖沟岔相通,最后成了一个死水泡子。不过虽说是一潭死水,但年深日久里面也生出一些水藻青苔,再后来有人发现内中竟也有鱼有虾,但这种死水坑中的鱼虾土腥味儿极重,无论怎么做都不好吃,所以里面的鱼虾并没有捕捞。
    | | 10楼 | | | |
    作者:陟云子 时间:2018-09-29 18:07
    晚上还有一更,自己先顶起来! | | 11楼 | | | |
    作者:陟云子 时间:2018-09-29 21:19
    (正文)

    要是仅仅如此也没什么特别的,奇就奇在东大坑十多年前曾经接连淹死两个人,而且死得都颇为蹊跷。第一个死的是村里剃头匠吴顺的媳妇儿小荷包。小荷包从娘家回来,抄近路从东大坑回家,被坑边一块石头绊倒了,脑袋恰好栽进了坑边的浅水里。当时还是白天,路上行人不少,有村里的人碰上,赶紧把她从水里拽上来。原以为她只是磕了一下,不会有什么大碍,但翻过身来一看,呛进嘴里一口水——死了!小荷包并非善终,因此没进吴家的祖坟,吴顺心疼媳妇儿,特意在村外请人给找了个好地葬了。

    吴顺平时为人和善,当天前去帮忙的人不少。活忙完了众人一道回来去吴顺家吃饭。路过东大坑时,光棍吴小四非说自己干了半天活,全身都是臭汗,得下去洗个澡。一众老少爷们也乐得看他出洋相,说你下去就下去呗。吴小四脱了个精赤条条,一个猛子扎下水去,向前蹿出老远。众人在岸上说说笑笑,想等他洗完了自己出来,过了半天才有人想起来他有一阵儿没露脑袋了。面面相觑之下,两个青壮后生跳下水去,结果他们摸了半天,总算在浑浊的水下找到了吴小四。这家伙也不知中了什么邪,在水下努着腮帮子,瞪着两牛眼,死死地抱住一块大石头不放。那两后生大着胆子想要将他的手指从石头上扒下来,结果没能成功。他们凫出水面,又喊来几个胆大的人一同帮忙,总算将吴小四连同那块石头一起推到了岸上。

    按道理说刚死的人身体都是软乎的,可吴小四却硬梆梆的像块榆木疙瘩,怎么样都无法改变姿势。村里人无奈,只好将吴小四连同石头埋了。普通的棺材盛不下吴小四,族里的人给他钉了个木头盒子,他像癞蛤蟆一样蹲在盒子里,两只已经浑浊的眼珠依然努力地瞪向前方。到后来村里都流传着一句俏皮话:吴小四下水,大白天见鬼!

    正因为有了小荷包和吴小四的前车之鉴,东大坑才成了村里的禁忌之地,不单单是孩子,就连壮似牛犊的车轴汉子都很少往那边靠。小昌从小就听过奶奶唠叨,说什么东大坑里有鲶鱼精,专吃细皮嫩肉的小孩,当时就吓得小昌一个劲往奶奶怀里拱。此时听那怪孩子说出东大坑的名字,他立时怯怯地出声反对:“我奶奶说了,不让我去那里玩。”那怪孩子撇撇嘴,看那意思,分明是在嘲笑小昌胆小。
    | | 14楼 | | | |
    作者:陟云子 时间:2018-09-30 11:54
    (正文)

    荻生年纪虽说比小昌要大,但若让他挑头带领大伙儿去东大坑玩,那也是万万不敢的。但他是吴楼村这帮孩子的头,平时外村的孩子来村里闹事,他总是挺身而出,第一个冲上前去,与对方争出个高低上下。若是说不拢了动上手,他也总是顶在最前,即使是被打得鼻青脸肿也毫无怨言。此刻他见对方藐视小昌,心头那把火苗腾地一下子蹿了起来,他冲那怪孩子嚷道:“东大坑就东大坑,谁怕谁呀!”那个怪孩子淡淡道:“好,谁不去谁就是小狗!”荻生将下巴一扬,右手重重地拍在胸脯上:“对,谁不去谁就是熊蛋包!”

    两个人赌咒似地互相瞪了一眼,齐齐迈步向东大坑走去。其他孩子相互看了看,也都各怀心思地跟在了荻生后面。唯有小昌牢记家里人的嘱托,双脚和陷进泥淖中一样半天没挪窝儿。他爹吴孝全虽说是饱读诗书的硕儒,但对小昌是出了名的严厉,小昌见了他爹跟耗子见了猫似地。若是让爹知道了他去东大坑,一顿责骂是免不了的,说不定还要挨笤帚疙瘩。然而荻生走出两步,眼角瞥见小昌没有跟上来,便又跑回来不由分说地拉起小昌:“走,今天咱都去,不能让外人小瞧了吴楼村的爷们!”小昌拗不过,只得和他们一同走了,一边走他还一边拿“长者赐,少者不敢辞”安慰自己,心说荻生是自己的长辈,爹平日里总是将孝悌友爱挂在嘴边,只要我不下水,这事儿总还有转圜的余地。

    几个孩子来到东大坑边上,正是日影西斜时分。分开几丛稀疏的芦苇,一个镜面似的水泡子赫然呈现在眼前。夕晖投射在平静的水面上,现出万点粼粼的波光。这里不像村中那样炽热,甚至有微微的凉风从对岸吹来,而那些波光也就在凉风的吹送下潋滟着层层漾开,一路荡到脚下的浅滩上。小昌虽然也综合其他孩子到邻近的清水河中戏水,但这样的美景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原来这里并不像奶奶说的哪样虾仁,因此禁不住有些呆怔。
    | | 20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陟云子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39天 / 跨度239天】
    • 开贴:2018-09-29 07:55
    • 更新:2019-05-26 21:24
    • 阅读:227000 回复:4826 楼主:933
    • 字数:约656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舞文辛亥风云——黔省辛亥革命纪要136图 黔史通 2013-02-09 14:14 10072/930 387/1135
    舞文[中短篇原创征文]手术室里的诡异事件7图 银露梅38 2012-05-16 12:38 533/147 60/77
    鬼话悬疑推理+探险,《疑神见鬼》让你脑洞大开! 木野狐2016 2016-04-25 12:23 89/248 1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