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爝火记》 清末道门的诡异传说 皇极生象 玄潭尸蟾 息城人鲞

  • 首页
  • 上一页
  • 43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陟云子 时间:2020-03-25 21:43
    丁卯日,连载第五百四十四日,感谢朋友们的支持! | | 4800楼 | | | | |
    作者:陟云子 时间:2020-03-26 09:51
    (正文)

    莫岁寒听到车马喧闹,从楼上探出半个脑袋:“绪昌兄,到楼上来!”吴绪昌在店小二的引导下进到酒楼之中,看到一楼空空荡荡,座中一个人也没有。店小二看出他的纳闷,小心赔笑道:“莫爷今天把酒楼全包了,您几位有啥事只管吩咐。”吴绪昌微微点头,上到二楼座中人人一同起身,莫岁寒向他一一介绍。原来除了莫岁寒以外,其余的全是辽阳、水溪等地的富商。莫岁寒笑道:“绪昌兄,这几位财神爷我都请来了,今天能筹到多少银子全看你的本事!”吴绪昌忙和几人客气了几句,落座时免不得又谦让一番。莫岁寒轻轻击掌两下,酒楼备好的菜肴便一道道端了上来,山珍海味端的是无所不包,而且每道菜都异常精美,摆在盘子中如诗如画。莫岁寒又说道:“我今天算是东道,可得立个规矩,若是哪位喝得不尽兴那就不准离桌,直到喝痛快了为止!”那几位富商齐声响应:“莫老弟此言甚是,如果喝得不尽兴我们还不如不来!”吴绪昌明知他们是针对自己的,但既然有求于人,他也只能默不作声。

    酒宴开始之后,那几位富商频频出击,吴绪昌被迫应战,很快就灌下了小半坛水酒。那几位富商兀自呶呶不休,吴绪昌心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便和他们商定先拿出银票摆在桌面,若是哪位喝醉了便把银票送给自己使用。那几位富商不了解吴绪昌的情况,心说我们几个人还喝不过你一个人?便开玩笑说若是吴绪昌喝醉了可是一两银子也拿不走。吴绪昌欣然同意,当即由莫岁寒作监酒,监督双方饮酒赌赛。吴绪昌绝不推诿,酒到碗干比喝凉水还痛快,那几位却不知他早已运用皇极生象术将酒力运到小指少泽穴上,他用袍袖掩住手背,一任酒水滴滴答答地落到地上。因此他虽然脸色越喝越是苍白,但却始终未显醉态。那几位富商暗暗称奇,轮流与他比拼,但却都不是他的对手,不一会儿一一败下阵来。每有一位富商喝醉便由守在楼下的家人将他们搀出去,而后将银票交给吴绪昌。 | | 4802楼 | | | | |
    作者:陟云子 时间:2020-03-26 16:05
    (正文)

    最后酒桌上除了莫岁寒,只剩下一位红脸膛酒糟鼻大汉,之前他也喝了不少酒,鼻翼的一粒痦子紫得发亮。之前莫岁寒介绍说此人开了一家纱厂一家碱厂,出手最是阔绰。此刻他面前摆着一张三千两的大额通兑银票,笑呵呵地对吴绪昌说道:“吴兄弟,刚才那几位都打道回府了,咱们换个喝法如何?” 吴绪昌道:“愿闻其详。”那大汉在怀中摸索了两下,手掌拿出来时又多了一张银票,他把两张银票叠在一起,脸上仍是挂着经久不息的笑容:“我今天出来时带了两张银票,这张却是五千两的。另外我还带了一坛自酿的好酒,我愿以八千两银子与吴兄弟作赌,倘使区区输了,那八千两银子全归吴兄弟支配,一分利我也不抬,吴兄弟愿意什么时候还就什么时候还。”吴绪昌问道:“那我要是输了呢?”红脸大汉笑道:“还是和之前规矩一样,你若输了我便将银票收回来。”吴绪昌道:“那我就舍命陪君子,今天与兄台见个输赢!”

    莫岁寒早已放下手中筷子,展开一把纸扇轻轻摇动:“绪昌兄果然爽快,看来这银子是赢定了!”红脸大汉笑道:“那也不见得!”他冲楼下高叫道:“把我那坛好酒拿上来!”楼下的人高声答应,隔不多时楼梯上传来脚步响动,上来的却并非店小二,而是两个青衣小帽的僮仆,他们抬着的坛子口小腹大,看吃力的样子装的酒怕不有三十斤。红脸大汉单手拍开泥封,先给吴绪昌碗里斟酒。只见这酒色如琥珀,粘稠好似椴树蜜,盛在碗里微微漾动,十分温润可人。大汉给自己也斟满后放下酒坛,向吴绪昌介绍说:“这酒乃是由独脚仙茅、五加皮、龙眼肉浸制,密封之后埋在地下足足三年才取出,功效温补元阳,醒神开窍,吴兄弟不妨多饮。”吴绪昌微微抿了一口,觉得除了酒的辛辣滋味以外,别有一种苦涩在内,尝起来甚为怪异。红脸大汉看出了他的疑虑,大大方方地将碗中酒喝得一干二净:“这酒在地下存得久了,难免有一些泥土的潮湿气息混入其中,吴兄弟不必在意。”吴绪昌潜运皇极生象术在四肢百骸间循行,并未发现什么异状,暗想自己可能太多虑了,便专心致志地与那红脸大汉比拼起酒力来。 | | 4804楼 | | | | |
    作者:陟云子 时间:2020-03-26 21:34
    戊辰日,连载第五百四十五日,感谢朋友们的支持! | | 4805楼 | | | | |
    作者:陟云子 时间:2020-03-27 11:07
    (正文)

    一百一十六、连环计

    冬日的阳光肆无忌惮地射下来,宛如一支支锋利的箭镞,晃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虎翼营营门内,水筲眯着眼打量树在空地上的巨大日晷,那上面的影子已经指向了巳正初刻。水筲估计吴兄弟大约已经吃上午饭,再隔一个多时辰就能回来了。旁边的翔子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捅了捅他的腰眼:“今晌午吃点啥?”水筲道:“还不就是那几样东西,萝卜、土豆、白菜?我闭着眼睛都知道伙房做啥了,反正我也不挑,他们做啥算啥。”

    翔子正想揶揄他几句,就听门外马蹄阵阵,数十骑正沿县城主街向虎翼营奔来。水筲变了脸色,抄起立在日晷旁的单刀:“有人来了!”翔子也握紧了火铳,就听有人高声吆喝:“都元帅将令到!”水筲和翔子对望了一眼,两人眼中都现出疑惑之色。按照军民议政司的规矩,都元帅将令高于一切律令,自巫征夷以下所有人听到将令必须跪拜于道路右侧迎接,但将令向不轻发,前一阵巫征夷宣布将领已是破例,怎么今天又有将令?

    这时纵海也从营中出来了,三人顾不得多想,急匆匆走出营门,见到一队人马衣甲鲜明,领头的捧着一面杏黄小旗,正是都元帅令旗。他们再无怀疑,将手中兵刃放在一旁,向令旗跪叩行礼。为首之人将令旗展开,高声道:“都元帅有令,虎翼营各队队正铁蛋、翔子、纵海、水筲即可前往都元帅府,不得有误!”纵海接令后问道:“不知都元帅找我们有何事?”那人冷冷说道:“你见到都元帅自然便知。怎地铁蛋不出来接令,难道他有意违抗吗?”话语中隐隐含有威胁之意。纵海解释道:“铁蛋兄弟有急事出去了,不是抗命不遵。”那人又说道:“那你们三个即刻便去,不要让都元帅久等!”说罢拨转马头回去了。

    纵海等人商议之后决定立即出发,三个人步行赶往江家宅院。一路上就见主街两侧岗哨森严,另有不少天雄营军士分成小队,在道路上往来巡逻。纵海嘟囔道:“今天也真邪门,天雄营这些军头怎么全出来了?”水筲道:“想必都元帅有大事吩咐,这才把我们喊过去。”他们来到江家宅院前,看到这里的守卫也比平常多了不少,守卫把他们随身携带的兵器尽数收缴,才把他们放进去。 | | 4808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43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陟云子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53天 / 跨度554天】
    • 开贴:2018-09-29 07:55
    • 更新:2020-04-05 21:34
    • 阅读:437504 回复:8258 楼主:1905
    • 字数:约1309千字
    • 图片: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娱乐]天灵道士开专贴坐诊 江南第五大才子 2004-10-12 10:45 121/353 13/17
    贴图青海游牧民族的生活,蒙古人亲自给你讲述501图 格尔木图门 2019-08-20 17:18 859/689 162/636
    舞文[中篇]官场小说:冬日暖阳 悬崖苍松3 2009-01-25 11:37 332/176 62/1300
    鬼话我来讲讲古代的奇异方术-正史有载(转载)1图 天问21 2010-08-30 12:24 157/215 1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