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1968,不羁》那些年哪些人那样想那样说那样做……

  • 首页
  • 上一页
  • 232
  • 页码:
  • 作者:山茅2018 时间:2020-07-01 09:51
    (续 前)


    上山的石梯只有一米多宽,随着山势拐来拐去,弯曲着向山上的道观延伸。石梯已经很古老,条石的棱边和平面早已被岁月磨窳。还有不少条石已损毁或错开,露出很大的裂缝,野草从那些缝隙中蔓延出来,虽是狭窄之地,也长得绿色盎然。

    石梯及两旁都被巨大树冠荫影笼罩,没爬多久,她们就上到半山腰,有点出汗了。走到一岔口处,袁敏停下来,一边掏出手绢擦汗,一边说:“有点累,不爬了。就在这里找地方坐下歇歇。”

    她们就离开石梯路,走进旁边的一条小径。小径通向一台地,小台地周围有七八棵巨大的香樟树,像一个小树林,相互的枝叶交叉在一起,把头顶上空遮掩得密不透光。

    看得出来,这里是常有人来坐的地方,地中间踩得不长草了。还有几根条石,条石都很光滑方正,有些面上还刻着字,显然是废弃古建筑的材料,被人们搬来当作石凳。周围还散落一些丢弃的扑克牌和杂物,确是一个很安静的地方,很适宜于休息。她们坐在同一根条石上。

    袁敏一坐下就说:“我得先歇一口气。”

    一看袁敏没有先说话的意思,马兹青想把自己遇到的事跟她说,又想到这事只是王大娘挑明了,说她儿子非常愿意。但她儿子态度没有直接听说,究竟咋样不晓得,现在跟袁敏说有点冒失。还是等事情有了眉目再说也不迟,倒是先看看她有啥事吧。于是,等袁敏缓过气就问:

    “圆圆,你不是有事跟我说吗,啥事?”

    袁敏一脸红霞。显然不全是因为爬山累了红润,也不是因害臊而脸红,而是兴奋得来容光焕发。她高兴地说:

    “马儿,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有男朋友了。我们一个班的,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同学,相互都熟悉得很。”

    马兹青看着一脸幸福的袁敏,心里有些羡慕,却并没有感到意外。她晓得袁敏性格开朗大方,不像自己跟异性打交道拘谨,一点都放不开。袁敏曾耍过几个男朋友,像阿庆嫂一样,有八面玲珑的本事,应付得滴水不漏。不过,这次看来是动真心了,说话时透出一种满足感。她想到了一点,就问:

    “你的同学就应该是知青,那他下乡没有?”

    (待 续) | 4208楼 | | | | |
    作者:山茅2018 时间:2020-07-02 09:03
    (续 前)

    “没有。他说,凭啥要我们下乡。我虽然没想那么多,但这话正好说到我心里去,就冲这点,我们就能合得来。而且他现在已经参加工作,还是一个中央所属的企业。比我爸妈他们单位还大,条件好得很。”

    这时的袁敏正咀嚼着一片新鲜的香樟叶子,那新叶渗出薄荷一样的芳香,沁人心扉。说话都透出一股清香味。

    “你不要光说那些,人咋样啊?”马兹青急着问。

    “人长得一般。身体很好,在业余体校呆过。脾气也跟我合得来。我刚才不是说了嘛,我们同窗九年,熟得很。我们现在每周通一次信。对了,说不定你也见过。”

    “我见过?我咋个会见过?!”

    “他跟你们班的李轼、杨建国他们耍得好,经常一起坐茶馆,一起下河游泳。”

    “哦,我晓得是哪个了。”

    同在一个城里,又都没下乡,有时碰到李轼他们,马兹青也跟他们摆几句,晓得他们都是一些有自己主意的人。她个人虽然不下乡,但不会非议这个政策。而李轼他们不一样,对这个政策持强烈的批评态度。连杨建国也是,虽然人已经下乡,仍然持同样的态度。袁敏的男朋友既然是他们圈圈里的人,说出“凭啥让我们下乡”的话就不奇怪了。

    “我的事你都晓得了。摆摆你的事吧。”袁敏问道。

    马兹青将王大娘把儿子介绍给她的事告诉袁敏。说:“你觉得咋样?帮我出出主意。”

    “哦,是那个王大业。人的长相个头还行,蛮憨憨的。就是岁数大了一点,他从来没有跟院子里我们这帮娃儿一起耍过。我们还是学生娃儿时,他就已参加工作。再说,西藏那个地方也太远太苦,我劝你最好别去。去时容易,回来恐怕就不容易。”袁敏快人快语。她觉得小马人聪明,长得也好看,找个人嫁还不是很容易的事,工作嘛再慢慢解决,犯不着往西藏跑。所以她力劝小马不去。

    “圆圆,你晓得,我并不怕苦也不怕远。而且,王大娘说上头有政策,到一定年限就可以调回来。”

    “政策?现在的政策三天两头地变,靠不住。”

    马兹青一听这话,就想这也像是从李轼他们嘴里说出来的。刚才她也像袁敏一样,摘下一片香樟叶含在嘴里,听了袁敏的话,她嘴里的味道除了清香,又多了一些苦涩。她不禁想起一年多来的生活:苦闷、无奈。


    (第195章 少女情怀 完) | 4210楼 | | | | |
    作者:山茅2018 时间:2020-07-03 09:09
    第196章 出路难寻

    一年多来,尝试过好几次,找不到地方干事,小马只能闲呆在家,她很烦躁。

    两个哥哥还有同院子里的知青,逢年过节时从农村回到家里,有时摆起农村的趣事,让她多少有些失落。她并不向往农村的生活,但知青生活中毕竟还有些新鲜东西,而自己生活中却没有一点新意,啥都不让干,生存的空间是那样小。这一点是她原来不曾料到的。

    当初动员上山下乡时,工作组对她的当众批斗,她并不畏惧,反而坚定了她不下乡的决心。随着户口被下,暴风骤雨般的动员浪潮过去了。如今这种外在的压力消失后,内在的抵抗力也没有了,她内心有时反而感到空虚。

    自己常问内心,当初不下乡的考虑是否周到,内心也是很纠结,有时觉得对,有时又觉得不对。内心虽然在摇摆,但天平的砝码还是倾向不下乡,所以她在行动上还是坚持不下乡。

    工作组说她们家是剥削家庭,就更应该下乡去。对此她内心深处尤其反感,心想难道出身剥削阶级家庭,我就该跟着倒霉?我又没有干啥剥削的事,为啥要把这笔账算在我脑壳上?这是啥逻辑?这是她心中最重的一个砝码,而这砝码倾斜在不下乡一边。

    她听母亲讲过,她们姊妹都靠她挣钱养大的,母亲也是靠劳动吃饭的。马家曾经是有钱人,到马父这一辈已经衰败。马父大学毕业后,不愿意在国民党政府里做事,加上身体不好,没有重振家业的精力,靠变卖家当过日子,日子也很拮据。到难以为继时,马大娘只好找事干,当会计挣钱养家。

    解放后,按划定成分的政策,像马父这种年满18岁又无职业者,就该是剥削阶级。为此,马父觉得憋屈,私下对马大娘说,我要是在国民党政府中干事,肯定就算我是伪职啥的,这没干事又成了剥削阶级。终日郁闷,没几年,久病的马父去世,全家人的生计担子就压在马大娘肩上。

    后来小马听马大娘说过,其实到解放时,家里除了居住的三间房外,啥都没有了。

    (待 续) | 4211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32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山茅2018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575天 / 跨度702天】
    • 开贴:2018-07-31 21:36
    • 更新:2020-07-03 09:09
    • 阅读:33311 回复:4452 楼主:1816
    • 字数:约772千字
    • 图片:23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