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查无此人,你是我兄弟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紫慕流沙 时间:2017-03-01 13:20
    楔子
    我喜欢巴黎的慵懒惬意的气氛,也爱慕里约热内卢的放纵和狂欢,已经整整五年了,每一天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三年的时间足够里里外外将我贯穿一遍,尤其是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去,犹如盐巴,渗透进我身体每一处伤口,有些伤口是因为自己笨了,吃一堑长一智,这是好事儿,但有些伤口却涂满了毒液,日日夜夜侵蚀内脏。
    以前总是弄不明白自己到底为什么而活,是为了养家糊口还是盲目的和动物一样,今天吃饱了,明天还有明天的打算,万一活不过明白,意外意外降临,打算也成了枉然,小舅哥五年前还是个以为一包拉条就是交换一辈子幸福的筹码,他总说这是垃圾食品,却总喜欢用拉条交女朋友。
    那会儿他才六岁,想想我六岁的时候还孤独茫然坐在门槛上等,酩酊大醉的妈妈回家,鼻子上还拖着混沌不清的鼻涕,小舅哥人小鬼大,原本以为是个依赖性很强的小屁孩,但他比我小时候要坚强的多,我在他十岁的时候就将他一个人送去了法国,给他找了个最好的学校,吃穿用住也都是最好的。
    但我欠他很多,只能用物质上的优渥拼命的弥补,可越到最后越觉得自己怎么也还不清欠下的,我们不停的在犯罪,也不停的在救赎,自认为将功补过,投入的越多,越觉得心安理得,不停的在还债,自欺欺人的认为投入的只要大于当初犯下的,过去的罪孽就可以被涂抹干净,可良心是骗不了人的,越想弥补,越是还不清,到最后才发现无力回天,我们永远无法还清欠下的,犯下的罪过也无法得到原谅,这才是人世间最可悲的事儿。
    “爸爸,你都站在这儿半天了,陪我玩会儿。”我儿子今年五岁,长得很像他妈妈,很漂亮,却极其聪明,他将衣服掀起来,指着腹部右侧的伤疤说:“爸爸,伤口痒痒。”
    “伤口痒痒是好事儿,过几天就好了,方乐诚,爸爸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用手去抓!怎么就是不听话?”我将他的手从伤口上拍开,和我小时候一样,从小肾就不好,两个月前刚做了肾脏移植手术,很顺利,我从来没有想过起先和小舅哥的投缘只是为了将来替儿子预备好的供体,做完手术后他整个人变了,也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十岁的小孩也过早的懂得人情冷暖,所有的好都是利用,在他的潜意识里,我也成了这种唯利是图的小人,半个月后,我收到法国打来的电话,小舅哥死了,从十六楼跳了下去,我知道这辈子再也还不清欠他的了。
    “你是个坏爸爸,我要妈妈!你把妈妈找回来!”方乐诚将手里的变形金刚狠狠的扔到地上,脾气很大,心里又很愧疚他,害他那么小就没了妈妈,从小孤苦伶仃,我工作忙,没时间陪他,他的要求不管过分还是撒泼,我都尽量满足他。
    曾经的我一无所有,一个人在法国像陀螺一样疲惫不堪的转动,晕头转向,都不知道为了什么,但心里充实,现在拥有了全世界,心里空虚的仿佛漏风,满目疮痍,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没有看生母陈朵柔留下的日记,没有找到那批落在温敬元手上的黄金,没弄清楚孙童就是寇灵姗,而寇灵姗就是温敬元的妹妹。
    她早就找到黄金,属于徐家的资产,它成全了我爷爷的身家,也给徐家带来了灭顶之灾,知道她爱我,但她的聪明实在让我心惊肉跳,失落了二十年,又有一大批野心勃勃的贪婪前仆后继找了二十多年的金库,最后还是被她找着了,当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温敬元抱走了我们俩的孩子,又抢走了金子,但她却摇身一变,换了另一副面孔回来了,我知道这是老天给我的第二次机会,但我已经分不清她到底是谁了,是童年还是寇灵姗还是现在的孙童?每一个身份的背后都藏着不可告人的阴谋,我欣赏她的才智,但作为一辈子的女人,想想都觉得害怕。 人打赏 2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紫慕流沙 时间:2017-03-03 09:21
    家里的别墅是带有游泳池的,或许她想过要和我重新开始,但很多东西一旦知道了真相,就很难当作没发生,我们这些年周游列国,她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灿烂,无忧无虑的样子很难和曾经运筹帷幄的女诸葛结合在一起,我真的怕了,她私下还和温敬元有来往,想要监听她很容易,或许是她真正放下过去想要和我认认真真过一辈子。
    但温敬元是个外表儒雅斯文的狼,得到那么多金子还不算,将我的儿子还回来,竟然还想通过妹妹这条渠道拿到‘阳光家园’二期工程的投标,我知道这是他出的鬼,到底是亲人,胳膊肘是向着哥哥的,二期工程原本是我志在必得的,最后还是落到他手里,成了他的盘中餐,我忍了也认了。
    只是我一味的退让反而成为对方得寸进尺,贪得无厌的筹码,他还想要得到徐家所有的产业,连同我从方家继承来的百特公司,约了见面,这件事该有个了结,不是我死就是他亡,这是毫无疑问的,让我措手不及的是,温敬元已经被她打昏了,就在金库,那儿封存了被时间搁浅了二十多年的黄金,市值高达二百多亿。
    当年的徐家就是因为这批金子才被人灭口,我也是侥幸逃生,从小就流落巴黎,她不希望这个无妄之灾再次发生在我身上,我曾经亲眼看到她葬身火海的,但她总有办法绝境逢生,金库里的金子原封未动,还保持二十多年前摆放的位置,上面落了厚厚一层灰,位于瓜纳巴拉海湾附近,依山傍水,风景优美,是巴西和世界著名的旅游观光胜地,谁能想到爷爷的黄金会藏在这个热闹非凡却谁也意想不到的地方,也难怪二十多年来从未有人触及。
    她关上了门,将我挡在外面,这批金子是个不祥之物,留着它不知道还会有多少灾难,她让我走,给孩子找个善良的后妈,她哥哥醒了,血红的眼睛,杀气腾腾,她不动声色的走到角落,打开发阀门,墙缝里立刻探伸出四个阀门。
    喷涌出大量刺鼻性液体,冒着黄色烟雾,这是腐蚀性很强的王水,由硝酸、氯气和氯化亚硝酰等一系列强化剂构成,同时还有高浓度的氯离子,浓盐酸和浓硝酸也是少数能溶解黄金的化学物质之一。
    全都汹涌澎湃的涌向堆满黄金的地下室,我亲眼看到她连同黄金,眨眼间就不见了,温敬元处心积虑的想要得到这笔黄金,他也在顷刻间被王水吞噬,浑浊的液体肆意翻滚着金光,最后都从下水道排泄出去,融入了海湾,一切都结束了。
    这一回,她再也回不来,我也回不到过去。徐家在香港的各个产业都有专业的职业经理人打理,每年收益颇丰,是百特每年收益的一百倍,但那个地方 ,我再也不想去了,一直守着小小的百特,在这个灯红酒绿的城市,每天都在发生不同的事情,正在发生的将已经发生的掩盖,还未发生的明天又蠢蠢欲动,让人害怕也让人期望。
    我一直守在这儿,不知道要在这儿等待什么,没钱的时候,会很开心的期待有钱的光景,等真正有钱了,却发现光景比原本设想的更好,只是丢了快乐,再也快乐不起来,也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什么事值得我快乐。
    ,我在百特公司的后面盖了一幢三十五层的大厦,在顶楼架了一台望远镜,每天都能看到门口有进进出出的员工,他们都有各不相同的工作动力,很多人拼命的工作都是为了还房贷,车贷,还是生活中乱七八糟的费用。
    每个人的脸上都蒙着一层冰,压力大,工作负荷重,为父母,为儿女,唯独忘了为自己,好像每个人都替别人身不由己的活着,快乐举步维艰,成了奢侈品,就连最亲近的人也难得拿出来,百特就像一棵焕发第二春的老树,枝叶比先前更加繁茂,我喜欢这个城市,但这个城市又给予我太多的伤痛,但我依然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舍不得离开。
    心理医生说我得了严重的抑郁症,也难怪站在三十五层的顶楼上也不恐高了,反而还想跳下去,死了就能解脱了吗?带着满身的罪孽下地狱,我怕自己会被牛头马面扔进油锅里炸成天津大麻花,生生世世都得拧巴着,想想都不寒而栗,再苦再难的日子都撑过来了,好日子来了,却每一天都过得很揪心,一个人的心里要是没了牵挂和追求,很容易沉沦,那本被翻烂的《自杀大全》几乎成了晚上必读科目。 | 7楼 | | | |
    作者:紫慕流沙 时间:2017-03-04 10:27
    很多人都羡慕我事业有成,又那么有钱,但看到他们在谈及家人眼里所流露出的幸福,我也很幸福,对于一个从小就没有家的人来说,对家的心理渴求可能会超过任何外在的物质诱惑,但是曾经那段让我刻骨铭心的感情却在我心里留下挥散不去的阴影,对家也渴望也变成了恐惧。


    我一个人坐在天台上,拿着火盆,将那本《自杀大全》一页一页的撕掉,上面的每个方法我都在脑海里跃跃欲试了几好次,刀片架在了手腕上,皮带挂在了脖子上,拿在手里的毒鼠强,打开盖子的整瓶安眠药,在雷雨天站在过避雷针旁,在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坐在顶楼的栏杆上,下面灯火辉煌,车水马龙,甚至还准备好了遗书,最后都无疾而终,我相信我心里还是有所牵挂的,要不然怎么会怕死呢?
    是儿子吗?但是他像极了寇灵姗,只要看到他,脑子里就会莫名的想起她瞬间融化的情景,在意我的人,在我最困苦的时候陪在我身边,现在日子好过了,他们一个个离我而去,再也找不回从前的感觉,而我在意的人,时过境迁,好像也没那么在意了,这个世界是我朝思暮想想要的,无与伦比,美得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但我也不相信这些外在的华丽将我的内里都掏空了,喜欢去以前去过的地方,故地重游总会别有别有一番滋味。
    但我没想到触景伤情的威力那么大,再也不敢去了,无处可去,也无处可逃,自己救赎不了的,或许在将来的某一天,老天会为我量身定做一个幸运星,不用吃安眠药也能入睡,站在川流不息的马路上,也不会觉得空虚。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想明白了就好,想不明白,那就是怎么想也不会明白,还是别想的,脑子得省点用,容易得老得会得老年痴呆。《自杀大全》在火盆里挛缩变形,火苗舔过的地方灰飞烟灭,那本残缺不全的日子,也被我一张张的撕掉,扔进火盆里。
    这里面记载了最纯真的爱情,也有最邪恶的阴谋,人死灯灭,一切的对错是非都随着逝去的当事人消失,这是上一辈的故事,延续了令人心动的财富,却也将上一辈没来得及斗完的诡计又延续到我头上,这么一大摊子的烂尾压下来,猝不及防。

    我没想到在巴黎苦熬那么多年,一门心思想回国的念头,却是承接了这个在二十多年来持续发酵的恶性烂尾,没想到,在这个烂尾里,我找到了从小失散的兄弟,这是意外的收获,也从来没有后悔在其中经历那么多的痛苦和伤痕,烧完了《自杀大全》和残缺的日记,对面的商场上有块巨大的显示屏,就在昨天,这儿如火如荼的举办了这座城市有史以来首届电影节,邀请来了很多明星。
    昨天准备去现场一睹明星风采,但我失眠的厉害,整天都心神不宁,恍恍惚惚的,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没摔着哪儿,却在地迷迷糊糊睡了一觉,等醒来的时候,电影节已临近扫尾了,乘着飞毛腿过去,顶多能看到关大门的份。大屏幕上回话着电影节上精彩摘录,各大报纸都说今年的影帝爆冷门,其实这是欺负人的说法。


    人们只关注名气大的演员,很少将注意力放在那些很努力也很有实力的演员身上,只是没多少名气,但是得到专业人专的甄选和提名,他和名气大的演员就处于一个层面,名气大的演员获了奖,这叫名至实归,不出名的小演员同样也是获奖,却是爆冷门。
    欺负人家名气小,但是名气再大的演员不也是从没名气的过程一点点熬过来的吗?同样都是表演,同样都是获得了认可,为什么还要存在这样的不公平?奖的标准不再是评委,而是演员身上的光环,今年的影帝的确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是个从甘肃小城来的赵明析,长的不是很出众,皮肤黝黑,还有点磕巴,一口方言,连普通话都说不标准,但他却很敬业,珍惜每一个来之不易的角色。 | 13楼 | | | |
    作者:紫慕流沙 时间:2017-03-05 08:50
    连死尸都能演的出神入化,好像真的死了似的,在获奖之前一直都在各大影视基地跑龙套,又考上了戏剧学院,听说当初他是由当红影星江楠举荐给导演,一举成名,江楠则代表另一部电影和他角逐影帝,最后影帝这个桂冠却阴差阳错的落到新人赵明析头上,现场鼓掌的都稀稀拉拉的,江楠却很大方,输了奖称却赢得了名声。
    我也很佩服江楠,同行都是冤家,以前请他多多照顾赵明析,没想到还真把他照顾到影帝的位置上,他比以前也更沉稳,星途无量,我心里百感交集,赵明析举着奖杯,受宠若惊,穿着笔直的西装,有些僵硬,应该没穿过这么好的西装,表情错乱,显然是激动坏了。
    眼泪鼻涕汹涌澎湃,没想到自己会获奖,也没有提前准备好获奖感言,过分的紧张让他舌头打结,想要模仿平时在电视上听到别人的获奖感言,一连串的感谢,还是说不利索,最后还是用自己内心最淳朴的话表达出来,方言太重,没几个人听懂。
    但他虔诚动容的表情还是为他赢来了掌声,在主持人见他发表差不多时,赵明析忽然抢过话筒,用西装习惯性的在脸上胡乱抹了把,吸了吸鼻子,鼻涕的吸溜声引来哄堂大笑,他也不在意,眼神炯炯有神,对着大屏幕,我记得他曾经说过,有人花钱给他去戏剧学院读书,就是希望有朝一日站在这个舞台上,将他想要对我说的话昭告天下,我的神经下意识的拧紧了,屏气凝神,空气中的灰烬漫天飞舞,今天的月亮很大,但星星很少。
    “天辛,你我不分彼此,我的民与你的名一样,我的马与你的马一样,你是我兄弟!”台下一片哗然,赵明析双手捧着奖杯,恭恭敬敬鞠了一躬,莫名其妙的话让台上台下手人也都莫名其妙,主持人率先鼓掌,也不知他搞的什么噱头,赵明析在莫名的热闹下欣然走下台,很高兴,我也很高兴,我就知道是他,天涯海角,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他是我兄弟。
    我每天有大量的时间可以用来挥霍,那就把过往的事都写成小说吧!不管别人信不信,自己开心就好,为别人的想法而活,太累,也太虚假,要做就做真真切切的自己。 | 14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紫慕流沙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471天 / 跨度928天】
    • 开贴:2017-03-01 13:20
    • 更新:2019-09-15 22:33
    • 阅读:5220 回复:534 楼主:482
    • 字数:约970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