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查无此人,你是我兄弟

  • 首页
  • 上一页
  • 22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紫慕流沙 时间:2020-01-14 01:04
    那些精心装饰的尖顶在阳光下闪着璀璨的光芒,邻近还有四五处相对矮小的建筑,好像是后期临时添设的,跟巨大的主题建筑有些格格不入,显得繁琐而笨拙,鹅卵石太扎脚,又都是顶尖朝上,我尽量的拱起脚心,冰冷而硌脚的鹅卵石在我本身重力压制下,凹陷的痛感反弹不回来,犹如走在闪光的钢针上,无处下脚。
    环顾四周,那阵飘忽的求救声在这儿就像是断了线似的,消声灭迹了,我见右侧有条岩灰石小路,平整而细腻,我侧着脚,看着下面星星点点的红色痕印,咬紧牙关,每一脚好像都万箭穿心似的,我想我的背景一定夸张而滑稽,像是一个小丑。细腻的岩灰石小路显得异常苍白,但比起鹅卵石,这白得恰到好处,这儿不单单有绿到滴翠蘑菇头,还有许多各式各样的花卉,精美绝伦,美轮美奂,跟先前灰头土脸的建筑相比,这儿的一切几近奢华,前者是贫民,这儿算得上是皇家别院了。
    庭院平台、泳池、回廊相结合,呈现一种美国乡村风情的生活格调,浪漫与庄严的气质,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尖塔形斜顶,抹灰木架与柱式装饰,自然建筑材料与攀附其上的藤蔓相映成趣,经典而不落时尚。清新不落俗套,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连续的拱门和回廊,挑高大面窗的客厅,让人心神荡漾。
    架设在门口的台阶,上面镶嵌着大大小小有半透明的雕绘,应该添加了物质物质,白天不太显眼,到了晚上那些物质就会像萤火虫一样闪着晶莹剔透的光,我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好像走进一个传说中的童话世界,不知道这座古堡里是不是也住着一个美丽又善良的公主。
    让我奇怪的是,这儿竟然看不到一个人影,好像就我一个人,虚无缥缈的感觉让我觉得这只是一场梦,我不敢再往前走,虽然很想将这个蒙着迷一般的轮廓扒出来一看究竟,看看里面藏着的是公主还是女巫,不管谁住在里面,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没有搞清楚,不会将过多的精力浪费在这种无病呻吟的好奇心上,我准备原路返回,先前断裂的声音再次从后面若有若无的传了过来。
    “哎,你谁啊!”就在这时,一个口音奇怪的声音左侧的鹅卵石小道上传了过来,我下意识的转过脸去,视线里猝不及防的撞见一个很像童话中用心险恶的女巫似的女人,是个外国妇女,长着鹰钩鼻子,金发碧眼。
    深陷的眼窝里折射出令人望而生畏的寒光,白得几近惨白的脸上连细密的皱纹也是白的,人高马大,有点肥胖不均匀,显得整个人的身体比例严重失调,看上去就像一个直上直下的水桶,她手里晃悠着一大串叮当作响的钥匙盘。
    一边走一边扭着她那像水牛一样浑厚而结实的臀部,如果她手上拿的不是钥匙盘,而是一副拳击手套,俨然就是女泰森,她足足比我高出半个头,一股来势汹汹般的压力向我迎面涌了过来,我出于心虚,接连向后退了好几步,直到屁股抵到柔软的蘑菇头上。
    “问你话呢小子,从哪儿跑出来的,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吗?怎么还光着脚?是不是忘了自己在哪个房间?”外国妇女眼神锋利的看着我,她一把将我扯了过来,用手将被我屁股压扁的蘑菇头拔了拔,钥匙盘上至少挂了二十几个钥匙,每个钥匙对应一个房间,说明这儿有二十几个房间是用锁着的,我的屁股忽然感觉屁股被什么东西捏了几下,外国妇女眉开眼笑的向我眨了眨眼,我下意识的跟她拉开几步距离,她说:“你还记得你哪个房间号吗?”
    “出来的时候太急,忘了穿鞋。”我看了眼被冻得几近麻木的脚,支支吾吾的说,外国妇女晃了晃手中的钥匙盘,她不标准的中文发音让从她嘴里吐出来的字眼儿听起来奇形怪状的,我都是连猜带蒙才能听懂她的意思,就在这时,一条成年的白色拉布拉多摇头摆尾的跑了过来,不停的围着外国妇女打转。
    兴奋的吠叫仿佛再用点心就能像鹦鹉那样说几句欢迎光临的话来,它闹腾过之后,好像对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停的用鼻尖在我身上嗅来嗅去,还顶了我的屁股,好像我身上有它喜欢的狗粮味道,我被它折腾的好尴尬,还不停的想要往我身上跳。 | 577楼 | | | | |
    作者:紫慕流沙 时间:2020-01-15 00:45
    死缠烂打,推都推不开,还是将湿漉漉的鼻尖死皮赖脸的往我身上拱,衣服上留下一片片印子,外国妇女似乎也不太明白拉布拉多怎么会对我这么感兴趣,好像看到了主人,拉布拉多兴奋的像是打了鸡血,蹦着鬼步舞,我忽然想起来,在视频里,我看到过他和一条拉布拉多的合影,脖子上不有一个黑色的项圈,但我可以断定,这个没有项圈的拉布拉多和照片里的拉布拉多就是同一个拉布拉多。
    “它脖子上的项圈呢?黑色的那个。”我故意问,外国妇女一脸惊愕,她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又看了眼快要疯魔的拉布拉多,“被乐小姐拿走了。不过又买了新的项圈,我还没给它戴上。”
    “乐小妍?”我很好奇,这条拉布拉多是方嘉林的狗,他的狗出现在这儿,说明他生前就是呆在这儿的,那么负责管理这儿的外国妇女怎么会不认得我,毕竟我和方嘉林是一模一样的孪生兄弟,外国妇女脸上的神情显然肃穆了许多,“她现在是这儿的老板,这条狗是以前老板的,不过他不经常来这儿,每次来都是晚上,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外国妇女带我进入大门,里面别有洞天,好像又是另外一个世界,拉布拉多兴奋的在前面引路,屁股随着剧烈摇晃的尾巴扭动着,还不时的回头看看我有没有跟上,高深的院墙比一般的院墙要高得多,上面扎满了锋利而密集的玻璃渣。
    从外面看,只能看到一大片树木郁郁葱葱的轮廓,是一大片茂密葱茏的竹子,在洋溢异国风情的建筑四周错落有致的排列着,颇有种中西合璧的感觉,不但没有半点违和感,还多了几分丝丝入扣,相得益彰的默契,简洁对称突显沉稳,文雅精巧不乏舒适,各房间都为端正的四方形。
    功能的空间划分和位置布局体现德国式的严谨,门廊、门厅向南北舒展,客厅、卧室等设置低窗和六角形观景凸窗,保持着传统建筑融古雅、简洁、富丽于一体的独特艺术风格,谁能想到这么含隐蓄秀,奥僻典雅的古堡竟然是个监狱,拉布拉多半张着嘴,哈赤哈赤喘着气,它不停的挺起上半身往我身上扑。
    我摸了摸它挂在脑袋两边的耳朵,毛茸茸的,像是无精打采的兔子,外国妇女走在我的后面,我心里一阵发毛,就怕那那只肥嘟嘟的手又像偷袭似的去抓我屁股,我停下脚步,让她走在前面。
    外国妇女似乎懂得我的意思,她一把抓住我的手,强行按在她的胸口,我大惊失色,仿佛抓到到一大团肉嘟嘟的蛇,妇女似乎没有注意到我脸上的嫌恶和警戒,一个劲的生我身边靠,她索性将钥匙盘丢到了地上,开始解裤腰带,她光天化日之下也太嚣张了。
    我转身就走,就在这时,排列整齐的房间里忽然传来一阵阵声嘶力竭的咆哮声,拉布拉多仿佛感觉到某种恐惧,立刻停止了蹦跶,扭头就往外跑,我对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惊恐万状的盯着门上那一个个扇形的窗口,仿佛随时会有枯瘦而肮脏的胳膊突然从里面伸出来,茫然而凶狠的摸索着。
    “放我出去!你们这些混蛋!谁来救救我!谁在外面!快点来人!”我跑到一半,那个声音又断断续续的传了出来,连空气也被他凄凉而无奈的气氛渲染了,拉布拉多见我停下来不动,又跑了回来,那个声音很显然是从走廊最后一个房间里传出来的。
    我看了眼又将裤子重新穿上的妇女,她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我和那条拉布拉多一样脑子缺了根弦,不知是我把她的行为想得龌龊了,还是她根本没有我想的那么龌龊,但她为什么要脱裤子?她瞪着碧绿的眼睛狠狠的刮了我一下,捡起钥匙盘就走了,还不停的拍打自己的腿,叮叮当当的声音特别扎耳,在这个诺大的走廊里传来跌宕起伏的回声。
    “放我出去!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蹑手蹑脚的向门口走去,这些紧锁里门好像藏着许多沉睡的妖兽,万一惊醒了它们,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像许念笙那样被扔进玻璃房里和野人决斗,拉布拉多也小心翼翼的跟在我后面,坚硬的脚趾和地面发出清脆却又微弱的摩擦声,把它带在身边,关键时刻说不定还能派上用场。 | 578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2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紫慕流沙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519天 / 跨度1057天】
    • 开贴:2017-03-01 13:20
    • 更新:2020-01-23 01:00
    • 阅读:5799 回复:587 楼主:530
    • 字数:约1051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