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与朝鲜美女的血泪往事——后悔末及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西北狼咆哮 时间:2009-05-07 19:09
    大庆没有直接到吉林延吉的火车,或者在哈尔滨倒车,或者到长春倒车,我们哥四个决定在哈尔滨坐直达车去延吉。

    延吉是毗邻中朝,中俄边界的一个城市,90年代中旬的时候,据说要开发什么东北亚最大的经济开发区,不少人蜂拥而止,把那里整的热火朝天,仿佛80年代初的深圳一样,但是后来因为俄罗斯感觉自己占不到什么便宜,而且金老二事也多,最后中国到底也没有争取到日本海的出海口。

    延吉是朝鲜族自治洲,以前对于什么图们,珲春,通化之间的关系一直没有整明白,这次去我才知道,珲春,图们是延吉下面的县城,通化则是另一个地区。

    在中朝边界,住着大量的朝鲜族居民,从黑龙江的牡丹江开始,直到辽宁的丹东,汉人几乎都不占多数。我这次去还有另一个不是目的的目的,争取揍几个高丽棒子——报仇雪恨。

    我们一大清早到了延吉后,先找一个小旅店安顿下,然后张庆和我出门,我们这次还是带了两部手机,在当地先买了两张100块钱不记名的手机卡,然后张庆给一个叫大勇的家伙打电话,这个人是汉人,他以前给人送车到大庆的时候认识了张庆。我曾经问过张庆,为什么不让他们送车,张庆告诉我,如果送到大庆,就没什么赚头了。

    大勇没有接电话,过了一会,才用固定电话回过来,他告诉我们现在延吉住着,这两天和朝鲜那边联系完之后再做下一步决定。

    我和张庆往回走的时候,我不解的问,“不是说边界很多车吗”?

    “我也以为来了就能提车呢”。张庆也有点困惑,在没来之前,我们一直以为延吉满大街都是一万多元钱廉价的走私车,所有延吉人民都盼星星,盼月亮的等着全国人民去周济他们,我们这些大款一下火车,就应该有穿着朝鲜族服装的大婶载歌载舞的夹道欢迎呢,结果来了之后一看,这么大个城市,我们渺小的几乎可以用微不足道来形容。

    “可能下面县城车多”。我自言自语道。

    “应该是”。

    “不行,咱们问问当地人什么行情吧”?

    “不好,别被盯上,低调点”。

    “咱们直接去呢”?我看那个大勇没有尽地主之谊,跟我们装一把,于是想饶过他直接自己干。

    “人生地不熟,贸然去不行”。

    “你确定那个大勇不能黑咱们吧”?

    “不能,不过咱们也要小心一点”。

    “听说都是右舵的,开起来能适应吗”?之前光想美事了,现在一遇到现实,总是有那么多困惑。

    “都是一个道理,我开过”。张庆自信的说。

    我们回到旅店,王道德和老包正在睡觉,昨天晚上我们为了省钱,没有买卧铺,一直喝酒吹牛了。老包是个闲不住的主儿,但凡有刺激冒险的事情,他总愿意掺和。

    “就这样一直等啊”?我躺在床上问道。

    “只能等”。

    “他给的价格公道吗”?我问。

    “不知道”。

    “那万一车况不行怎么办”?

    “那就回去”。

    “白跑一趟”?

    “总比赔钱强啊”。



    大家睡到下午三点多,才出去吃饭,延吉狗肉很出名,我们就沿着街面找干净的狗肉馆,这里的大街小巷也不是方方正正的,走向很随意,也很繁华,路上不少时髦的女人,叽里哇啦的说着朝鲜话,引的我们不由自主多看几眼,当时好象还没有时兴韩流,但我们已经感觉这些鲜族女人皮肤细腻,身材苗条,长的也都很顺眼,不象传说中眼睛那么小。

    我们开玩笑说如果买不到车,就买几个朝鲜娘们回家用用,大家这么说着说着,又不由自主有了救世主的感觉,好象这些美丽的女人随便那个给个三头五百都能娶回家了似的。

    正在大街上边说笑边走着,突然路边停下一台轿车,车里有人喊老包的名字。




    作者:西北狼咆哮 时间:2009-05-07 19:46
    我们听见人喊,还以为是喊别人,可是四顾左右,没有其他人,最后前面车门开了,那人下车冲我们直挥手,我们才感觉是叫我们。

    大家走近了一看,才看出来这个衣冠楚楚的家伙居然是马龙,这小子自从北京一别,一年不见,富态了许多,全然没有了去年从黑砖窑里出来时的落魄。

    “我操,是你啊”!老包反应是最慢的,想了半天才给了马龙一拳。

    “我看是你吗,果然就是”。马龙开的是一辆兰色丰田佳美,有了车的衬托,我们之间不由自主就有了阶级差别。

    “你干什么呢,哥们”?老包笑的嘴都合不拢了。

    “做点小买卖”。马龙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始终没有正眼看我们,我和张庆被冷落之后,灿不达的左顾右盼,王道德则一副久别见知己的样子深情的看着马龙。

    “哥几个这是去哪里啊”?马龙说话的内容终于带上了我们,我和张庆都不喜欢他现在这种得势的嘴脸,因此没有回话,王道德回答,“我们要去吃饭呢”。

    “那上车吧,相请不如偶遇,我作东”。马龙豪爽的说。

    “我和张庆互相看了一眼,又看到老包和王道德也在瞅我们,我一想,要是拒绝倒显得我们小气了,于是一点头,“走吧,难得他乡见到朋友”。



    马龙在车里问我们想吃什么,老包不见外,说正在找好的狗肉馆,马龙说他知道哪里好,于是带我们到一个叫什么新世纪的狗肉馆,这家饭店局面比较大,我们有了点当贵宾的感觉。

    我和张庆下车之后在后面走的时候,张庆小声和我嘀咕,“这小子开的是走私车”。

    “你怎么知道”?

    “你没看见他在哪面开的车吗”?

    我一想,对啊,马龙是开的右舵车,我在车里看了,车里内饰不错,还是自动档,这小子一年不见,混的比我们好。

    “一会和老包说一下,别说咱们来倒车的”。张庆道。

    “我明白”。我也不喜欢现在的马龙,这小子目前完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估计是报复我们当初对他的冷落,不过我对他不错啊,临分手的时候,我还给他拿钱了呢。

    进入包房之后,趁着马龙点菜不太注意的时候,我低声关照老包别和马龙提这次来的目的,这家伙不解的问,“为什么啊”?

    这句话声音比较大,已经引起了马龙的注意,我忙假装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的样子,然后抽冷子瞪了老包一眼。

    老包即使这样也还有自己的主见呢,低声非常有把握的样子对我说,“没什么事”!



    看出来马龙比较真心,一个劲告诉服务员要最好的狗肉,点完菜后问我们喝什么,结果没等我们表态,他先定基调了,“喝白酒,吃狗肉一定要喝白酒”。

    我和张庆,王道德等人相视一笑——没地位就是没地位啊,喝酒都没有主动权。

    狗肉一会就上来了,有狗肉锅,有狗皮凉菜,还有狗肉沾酱,很丰盛,老包倒没客气,这个和狗渊源丰富的家伙,对狗肉丝毫没有忌讳,居然主动张罗我们吃菜,看我们没太动筷,自己还开始介绍狗的营养价值来了,“来,动筷吃啊,狗肉大补,壮阳,去寒,好吃,狗皮还美容,冼伟,你来点,能去除青春美丽疙瘩豆”。

    我们不能撅自己朋友的面子,于是动筷象征性的假装吃了一口,马龙则微笑着看着我们,仿佛我们当年看他一个模样。

    “张罗一杯吧”。我看菜上齐了,主人家还没提杯,老包这个王八蛋已经快吃饱了,于是用言语提醒他,有点素质。

    马龙举杯,“今天能够再次看见几位哥们,真的是非常高兴,如果没有你们,我马龙今天能否活在人间还不好说,我当时没本事,不能报答哥几个,今天能请几位吃顿便饭,我荣幸之至,这白酒我先干三杯,几位哥们你们随意”。话一说完,马龙先把自己面前已经斟满的三个一两装的白酒一干而净。

    我们四个人肯定不能随意了,被他的话语感染,一仰脖,也都底儿净。

    东北人酒一喝,情绪就上来了,老包坐在马龙下首,吃了两口压酒菜,也站起来提杯,“我和马龙兄弟是患难之交,今生能够相见,就是缘分,以后有机会去大庆,我好好安排一下你”。

    马龙端起酒杯站了起来,“包哥,如果没有你,兄弟现在什么样,我真不好说,所以你的事今后就是我的事,我马龙为你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两人这么说着,就一口干了杯中酒,王道德本来站起来想赞助一下,结果也没招呼他,整的他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我忙一把将他拉回座位上,笑道,“慢慢喝,别着急”。

    马龙还没容我们有机会提杯,其再次将酒斟满,“刚才包哥敬我,说实话,我实在不敢当,我第一个三杯敬的是哥四个,我现在单独提一杯,哥几个别介意,我还是敬我包哥”。

    我们三人忙表示无所谓,马龙一看我们不挑理,于是单独和老包又喝了一个,二人说了不少贴己话,我们三个则显得比较被冷落,不过心中都定下了基调,这顿饭吃的憋屈,散后我们另外找地方在吃。

    马龙第二个单独敬酒的人不是老包旁边的王道德,而是坐在他对面的我,我有些受宠若惊,马龙走到我旁边,让我把酒喝了,然后重新给我倒满,之后恭敬的道,“冼伟,这名字我肯定没叫错,我不知道咱们谁大,但是你给我印象非常深,你是一个非常智慧,非常人性的朋友,尤其你最后分手的时候给了我们几百元钱,这钱绝对江湖,绝对讲究,这辈子如果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我一生无憾”。

    “过奖,过奖”。我被他说的有些飘飘然,端杯的手顿时充满了力量,毫不犹豫的一口将酒干掉。

    后来马龙又分别敬了张庆和王道德一杯,也都说了一些典故,而且也都说的二人泪光闪闪,喝酒的速度没有丝毫犹豫,这样几轮下来,我们两瓶白酒就见底了,马龙丝毫没有问题的挥手招呼服务员继续来两瓶。

    我和张庆互相一看,这小子酒量也太吓人了,估计一顿两斤没有任何问题啊。我再一看王道德和老包,这两个家伙虽然每个人才喝了不到半斤,但是脸已经红的象猴屁股了。

    这顿饭吃的很成功,我们喝了五瓶白酒,最后几乎每个人都出去吐了一气,大家情绪都很高涨,什么芥蒂都没有了,一下都成了亲密无缝的哥们,我们知道阿文回了重庆,现在马龙也没有他的消息,他目前在延吉经营药材,什么高丽参,什么鹿茸,虎骨一类的,效益还可以,准备钱挣差不多之后就移民加拿大——加拿大,大城市孩子就是大城市孩子,经过黑砖窑的锤炼,人家直接投奔资本主义去了,我们还在这绞尽心思挖社会主义墙角呢。

    吃完饭,走出饭店,美丽的延吉已经华灯初上,马龙一挥手,“谁都别走,下一步我安排”。

    我和王道德相视一笑,好事,肯定有内容,在东北安排哥们,如果不找小姐,那就太不上台面了。

    “去哪里”?老包和他一点也不见外,随意的问出了我们的心里话。

    “好地方,保准你们没见识过,你们开心就是我开心 ”!




    作者:西北狼咆哮 时间:2009-05-07 19:48
    马龙喝了那么多酒,走路都稍微有点摇晃,但是车开的还是又快又稳,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就到了目的地——延吉郊区的一个度假村。

    这个度假村是在一个群山环绕的盆地里,风景秀丽,景色颐人。大门的守卫需要核对身份,他们看见马龙之后,例行公事的往车里看了一眼,就放我们进去了,这证明马龙是这里的常客。

    度假村主体是一个三层仿古建筑,旁边则是很多精致的平房,之间用长廊串联起来。我们停好车,随着马龙众星捧月般进了主楼。

    主体建筑物里面是朝鲜风格,都是高出地面的地板,有穿着大裙子的朝鲜妞给我们递拖鞋,马龙带我们更衣之后,先到一个露天的温泉里泡泡,解一下酒。

    “你总来啊”?老包东张西望的问。

    “也不长来,一个月一次吧”。马龙轻描淡写的回答。

    “这里面什么服务”?还是老包和马龙关系好,不象我们这么矜持,什么话都问。

    马龙笑了笑,对我们说,“你们希望什么服务”?

    “当然是妹妹服务了”。王道德眉飞色舞的说。

    马龙身子向后一靠,“希望哪里的妹妹”?

    “这里有哪里的妹妹啊”?我好奇的看着他,温泉水气上升形成小雾,马龙闭着眼贪婪的吸嗅着,漫不经心的回答道,“很多地方的”。

    “朝鲜的”?老包问。

    马龙点头。

    “俄罗斯的有吗”?张庆想给他一个下马威,可惜马龙还是微笑着点头。

    “我操!,那可真是天堂”。我无限感慨的笑道,身子再次整个钻到温泉里,我一定得好好洗洗,一会还要大战三百回合呢。

    “别着急,洗完了,就带哥几个去见识一下”。马龙很会生活,这种安排我们确实没有见识过。

    “我都等不及了”。王道德从水中站起来,耍宝似的叫号道。

    我们大家都被他说出了心声,哈哈大笑起来。

    洗完温泉,穿上一次性浴服,我们五个人鱼贯的走进一个典雅的房间,这个房间有一个透明落地窗,对面还是一个独立的房间,但是里面没有什么东西,柔和的光线下,只有整个一面墙上绘着一副朝鲜山水人文画。我们四个躺在沙发上,喝着茶水,静静的等待下一步安排。

    马龙按了一下沙发旁边一个红色按钮,不一会,对面玻璃房内出现了一溜挂着号牌的八九位小姐,他们穿着中式服装,一个个身材婀娜多姿,面庞闭月羞花,任何一个都可以说是女人中的极品。

    王道德和老包明白这是在选秀,于是开始品头论足,和自己以前接触的女人对比,可是还没有全看够,马龙又按了一下按钮,这拨小姐居然退了出去。

    “我还没选呢”?老包着急的弹起了身子。

    马龙一笑,“别着急,好的在后面呢”。

    果不其然,马上又进来一拨,这拨一水的朝鲜民族服装,女孩子都很腼腆,不象刚才那拨中国妞那么自信妖娆。我们四个身子都从沙发上直了起来,生怕看不仔细。我相中了一个15号女人,这个女人微垂着头,长发盘在脑后,皮肤白腻,眼睛细长,一看就是智慧与美貌的集合体——我一直想好好玩一次知识分子,可惜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有效的兑现,现在只能通过救济朝鲜同志完成这个多年夙愿了。

    马龙再次按了一下按钮,这拨小姐也退了出去,之后再次进来的就是八九个俄罗斯女郎——天啊!头一回如此居高临下欣赏白种异域美女,以前全是电视里的,现在可是活家伙啊!我和老包已经不顾形象的站起身窜到玻璃旁,几乎是贴着窗户贪婪的用眼挖了。

    “看不见了”。王道德在后面抱怨道,马龙和我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这些俄罗斯美女一水金发碧眼,人高马大,胸润臀肥,我的小弟弟一下顶在玻璃上,这些我全看中了,任意一个都能把我打发的乐喝的上天堂,我两手趴在窗户上,已经没有继续看下去的耐心了,要是有一个锤子,我直接凿碎玻璃,冲进去就可以象蒙古军队当年那样肆意屠杀了。

    俄罗斯美女又撤下去了,我心中有点抱怨,这个臭卖药的,就吊老子的胃口,妈的,有钱牛B啊!老子将来有机会也要这么耍他开心一下。

    再一拨进来的人让我们一下有点手足无措,我和老包赶紧飞快的回到沙发上。直着身子的王道德和张庆也缩了回去,我们面面相嘘,互相直吐舌头,身上不由自主全起了鸡皮疙瘩。

    你们猜是什么?

    老虎。

    不是。

    警察。

    警察哪里能到这种高档场合来呢。

    没错,你猜中了,哥们,看出来你很有生活,进来的是一群面目清秀的少爷!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西北狼咆哮2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210天 / 跨度439天】
    • 开贴:2009-05-07 19:09
    • 更新:2010-07-20 22:52
    • 阅读:12599919 回复:37104 楼主:374
    • 字数:约56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