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倒追个高富帅谈恋爱,很难吗?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Q林风轻 时间:2018-10-09 14:35
    “求你,帮我,一定要帮我。我是被冤枉的。我不想就这么死了。”梦中丁梦然看见穿着古装戏服的自己对着自己痛哭流涕。梦里一片漆黑,只有自己的脸泛着白光。
    在演艺圈摸爬滚打多年,丁梦然凭借三两下拳脚一直做最苦最累的替身,好不容易混了个有台词的角色竟然每晚都梦到剧本里自己被男主剑杀的场景。死了的自己不甘心,每晚在梦中爬起来让自己救自己。“大姐,拜托,这只不过是场戏,不要这么敬业好不好?”
    “丁梦然,这是你的宿命,你必须要帮我,否则你也不会善终。”梦中的自己满脸是血,面色狰狞,配上漆黑的场景还是有点瘆人的。
    丁梦然伸手想要擦去自己脸上的鲜血,只是怎么都触碰不到对面的自己。
    “丁梦然,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这是你的宿命,你的宿命。”梦中的自己嘶嚎着身影越飘越远。接着变成一缕白烟转眼消散不见了。
    “喂,大姐,你回来,有事说清楚。”丁梦然心中一惊从床上砰的一声坐起。胸口闷闷的,心情也不怎么美好,虽然是梦,但是梦里的场景还是让她心有余悸。
    好在天亮了,温暖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窗纱痒痒的照射在丁梦然脸上。



    人打赏 6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Q林风轻 时间:2018-10-09 14:36
    想起一会要跟男神韩星的对手戏丁梦然的心情瞬间明媚,心里也犹如住进了一只小鹿乱撞起来。
    “天啊,要迟到了。”只是当她看到墙壁的时钟指针已经指向上午八点的时候,她猛的从并不算宽大的床上跳起来......
    丁梦然抱着包披头散发一路嘴里喊着对不起飞奔到剧组的时候,剧组的人都开始拍戏前的准备工作了。
    “丁梦然,你是怎么搞的,还没红呢,就开始学着耍大牌了。”化妆室内副导演一脸的不高兴。
    “对不起,对不起,起晚了。”丁梦然点头哈腰 ,心想着都怪那个该死的噩梦。
    “王爷,臣妾是冤枉的。”丁梦然两眼放光,痴痴的看着韩星,一系列的准备工作之后丁梦然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男神韩星。
    这是第一次见韩星真人,比电视上还要帅上几分,特别是一身白袍的古装打扮更是飘飘欲仙。虽然袍子遮住了腿,但是腰线还是能够将韩星的长腿和身体的比例展露无余。长腿欧巴一向是丁梦然的致命伤,要不是自己拼命克制着,口水早就流了满脸。 | 1楼 | | | |
    作者:Q林风轻 时间:2018-10-09 14:37
    “卡卡卡。丁梦然你怎么回事,你马上就要被自己心爱的人剑杀了,那会是什么样的心境?拜托你,收起你的花痴表情。”另一边导演不耐烦了。身后的工作人员也都捂住嘴偷笑起来。韩星也笑了,不过是鼓励的笑容,那笑容真的很灿烂,差点亮瞎了丁梦然的眼睛。
    “action!”
    导演一声令下周遭安静下来,丁梦然也一秒钟进入状态,死死的拽着韩星的戏服痛哭流涕,那泪流满面的表情让听者揪心闻者流泪。
    “王爷,你一定要相信臣妾,臣妾从来没有背叛过你。”
    “放手。”男人面色冷酷,说话间用力推开丁梦然。丁梦然一个重心不稳身子重重的靠在古香古色的栏杆上。
    “王爷......”丁梦然起身再次拉住男人的袍子。
    “柳如画,我这辈子最恨人家骗我。你竟然......和我最好的朋友......”难掩的痛苦和憎恨在男人脸上稍纵即逝,男人很快恢复之前的冷酷表情。
    “这是我永远都无法原谅的背叛。”男人说着举起手中的长剑。一阵风吹过,吹起男人的白袍,微风中的男人飘飘欲仙,只是那阴沉的脸色却像是催命的符咒将死亡一步步向面前的女人推进。
    “王爷,我爱你,从来没有人像我这么爱你......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丁梦然声嘶力竭。
    男人并没有停下脚步,举着长剑步步紧逼丁梦然,丁梦然步步后退将整个身体靠在二楼的凭栏上。
    “受死吧,背叛我的人只有一个下场。”男人的脸上除了冷酷没了别的表情。长剑终于刺进丁梦然的胸膛,鲜血从丁梦然的胸口喷涌而出,丁梦然的脸上显现出痛苦绝望的表情。
    男人大概是恨透了女人,在抽剑的刹那不忘了再给女人补上一脚,丁梦然像是断了线的纸鸢从二楼重重的摔了下去...... | 2楼 | | | |
    作者:Q林风轻 时间:2018-10-10 08:22
    瞬间下落的丁梦然正想着待会要去找韩星要一个签名,突然觉得身上的威亚好像失去平衡,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丁梦然偏离事先设定好的轨道,身体失去控制,嘭的一声摔在安全垫外面,鲜血紧跟着染红了地面。
    “这是怎么搞的,快叫救护车。”随着导演的一声惊呼现场瞬间混乱起来。
    最初丁梦然还能听见四周惊恐的呼喊声和慌乱的脚步声,还能够感觉到头部传来的巨大难忍的疼痛。
    只是后来周遭的环境变得越来越安静,头部的疼痛仿佛也渐渐散去,她的身子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进一个巨大的黑洞,黑洞高速旋转着,任凭她全力挣扎也无法挣脱黑洞的势力范围,她的身体不断的跟着黑洞盘旋,耳边又传来梦中那歇斯底里的哭喊那张惨白的脸跟着浮现在丁梦然眼前。
    “丁梦然,这是你的宿命——宿命,你挣不脱也逃不过。”
    “不要,不要,我不要死,我还有和男神的戏没有拍完。我的梦想是当好莱坞巨星。”没人能够听见丁梦然的呼喊也没人帮她从无形的力量中挣脱,她再次成了断线的纸鸢,只是没人知道这一次宿命会让她落向何方。
    “妹妹,妹妹,你醒醒,醒醒啊!”
    莫名的咸涩在唇齿间蔓延,一阵刺痛在额头上传来,胸口还有说不出来的闷痛。丁梦然猛地咳嗽了几声之后慢慢转醒。 | 3楼 | | | |
    作者:Q林风轻 时间:2018-10-10 09:22

    “妹妹,你醒了,太好了,太好了。”丁梦然身旁坐着的男人眼含热泪。
    丁梦然张开嘴巴,瞪大眼睛诧异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一向西装革履在中关村混IT的哥哥竟然穿了件青色的粗布衣服。平时几乎用了一瓶发胶定性的发型竟然换成了发髻,还用同色的布条系在头顶。
    “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跟死去的父母大人交代。”男人一边说一边用长袖擦去眼角的泪水。
    “丁浩然,闭上你的乌鸦嘴,昨天我还和爸妈视频过呢。”丁梦然一生气从床上嘭的坐起来,动作太大,牵扯到伤口,丁梦然不觉得倒吸一口冷气。
    男人把眼睛瞪得更大,满脸担忧,伸手在丁梦然的额头上试了一下。
    “妹妹,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烧烧糊涂了。也不烫啊,怎么就开始说胡话了呢?”
    “哥,你怎么也来横店跑龙套了,现在中关村也变得那么难混了么?”丁梦然
    的意识逐渐清醒,这才发现周遭的环境有些不同。虽然是白天,屋子里的光线却很昏暗。屋子有些简陋,陈设简单。四面的墙壁凹凸不平,有风吹过窗户的时候,破损的窗纸会发出呼呼的声音。丁梦然的第一个反应自己这是在剧组,临时加拍了剧本里没有的内容。
    “什么村,什么店?”男人只知道过了这个村没那个店。
    男人一脸的难过,把眉心皱成川字。要不是家里穷他也不会让妹妹跟杨二狗定亲。
    “妹妹,你这又是何苦,不就是被杨二狗退亲么,你至于为那样一个男人跳湖自尽么?”男人满脸自责,一边说着一边不觉得红了眼眶。
    “哥,别闹了好不好。不就是你生日的时候没给你打电话祝你生日快乐么,你有必要玩这么大么?”丁梦然一脸的不耐烦,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呢,男人站起身一溜烟不见了。 | 8楼 | | | |
    作者:Q林风轻 时间:2018-10-10 10:22
    “如画,药熬好了,快趁热喝吧。”柳如风端着药碗小心翼翼的走到床前。
    “大夫说你没事,只是跳湖的时候受了风寒,加上惊吓过度神智有些混乱而已,喝了药就没事了。冯大夫真是好人,这一次又免了我们的诊金。”刚才丢下丁梦然的男人又回来了,大概是熬药的缘故,满脸是汗。
    这完全不是剧本里的剧情,四周的场景也并不像是在拍戏。难道这是个梦?
    “是梦,一定是梦。”难以接受现实的丁梦然索性闭上眼睛。
    “也许睡一觉就好了。”丁梦然安慰自己,心里却慌乱不已。浓烈的中药味在小小房间里弥漫着,在加上柳如风关切的眼神怎么都觉得这跟真的一样。
    难道是自己不小心穿越了?丁梦然怎么都无法想象这种狗血的事情会在自己身上发生。
    丁梦然晃了晃头,头晕乎乎的。
    “大概喝了药就会醒了。”丁梦然叹了口气,乖乖的端过碗一股脑把黑乎乎的药汁灌进肚里。
    “好苦!”丁梦然吐了吐舌头。
    男人放下碗拿了一颗梅肉。“吃这个也许会好点。”
    丁梦然没细想,反射性的拿过梅肉放进嘴里,一股酸甜的味道在唇齿间弥漫开来,苦涩的味道果然冲淡了不少。
    “不对,为什么感觉越来越真实?”丁梦然伸手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
    “好疼。”丁梦然从床上跳起来,下床就往屋外跑。 | 10楼 | | | |
    作者:Q林风轻 时间:2018-10-10 11:22
    此刻她发现了一个难以接受的事实——她不是在做梦她真的狗血的穿越了?
    只是为什么会是现在这样的场景?柳如画明明是当朝宰相柳青云的女儿,怎么会变成了一个住在茅草屋里连诊金都付不起的无父无母穷人家的苦命孩子?
    “丁梦然,你这是要闹哪样?”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丁梦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妹妹,你这是要去哪,你的身子还没好呢。”男人紧张的追出来。
    丁梦然哪里肯听,提着粗布裙子拼命的跑,电视上不是有演过只要找到穿越时来的黑洞就能够穿越回去,她才不要留在这里,她要回横店,她要找她的长腿欧巴韩星要签名。
    也许是心里太过于慌乱,丁梦然被自己的裙子绊了一跤,一个趔趄之后丁梦然扶着墙勉强没有摔倒。
    外面的屋子总算是亮堂了不少,一缕阳光照射进屋里的铜镜将光亮反射到丁梦然脸上。丁梦然顺着阳光望过去,之后她在镜子里看到了一个又黑又胖的女人。
    “啊”屋子里还有别人?丁梦然被镜子里的人吓了一跳。她迅速转过身去只是她身后根本没人。
    丁梦然的脸色瞬间变得惊恐起来。“难道这屋子里不干净?”猛地回头镜子里的人还在,脸上也是一副惊恐。
    这感觉越来越不对?丁梦然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妹妹,你这是怎么了?你身子还没好,要到床上好好休息才行。”身后,男人的声音响起,镜子里多了一张英俊的脸孔。
    “镜子里的胖妞是谁?”丁梦然伸手指向镜子,里面的胖妞也伸手指着她。
    “啊,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还没等男人回答丁梦然捂着耳朵慌乱的逃出茅草屋。 | 14楼 | | | |
    作者:Q林风轻 时间:2018-10-10 12:23
    她穿越了,果真是穿越了。只是没有穿越成白富美,而是穿越成了胖黑穷。难怪刚才那个男人说自己被什么狗的退婚,自己长成这个样子,也就怪不得别人。
    疯了,真是疯了。她可是未来的好莱坞巨星,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副尊荣。丁梦然疯了一般冲到屋外四处寻找着黑洞。
    “我要回去,我不要留在这里。”丁梦然左冲右撞。黑洞还没找到她就晕倒在急忙赶过来的柳如风的怀中。
    “丁梦然这是你的宿命,你的宿命。”声音再次响起,丁梦然从昏睡中惊醒。
    眼前的柳如风眼眶发红。
    “妹妹,你醒了,饿不饿,我帮你去拿点吃的。”
    “哥.......”丁梦然一伸手拉住柳如风的手。
    “这里是哪里,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妹妹,这里是映月国珍珠溪啊,我们现在在家里。”
    “珍珠溪?”丁梦然脸上的疑惑和惊恐越来越严重了。
    “对啊,珍珠溪是因为我们这里盛产珍珠和围绕在村中清澈见底的小溪而得名。据说这还是当年高祖狩猎到我们这的时候亲自赐名的呢,这些是我们珍珠溪的骄傲,难道你都不记得了么?”柳如风担忧的看着丁梦然。
    “那这里是不是有个叫做郑瑄的男人?”
    “你说的可是.......”柳如风变得有些结巴起来。
    “没错,映月国的宁王爷——郑瑄。” | 18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Q林风轻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42天 / 跨度43天】
    • 开贴:2018-10-09 14:35
    • 更新:2018-11-21 19:59
    • 阅读:192225 回复:1717 楼主:609
    • 字数:约390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