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期待正午阳光新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细品原著细节

  • 首页
  • 上一页
  • 1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干卿底事涅 时间:2018-11-08 23:56
    191楼已经被举报拉黑,请大家不要回复评论 | 192楼 | | | |
    作者:干卿底事涅 时间:2018-11-11 17:12
    接下来的这一段情节发生在故事开始后的第十四年(己酉年,崇德五年)的六月

    【相关背景】顾廷烨听见了齐衡和明兰在齐国公府的谈话后心生芥蒂。明兰从其他渠道发现”明“是齐家这一辈的排行,和自己的“明”字无关。但顾廷烨和明兰的感情出了危机,顾廷烨认为明兰待自己不是真情实意,夫妻之间开始冷战。后来就着沈国舅家乱七八糟的家务事的由头,顾廷烨和明兰谈心。

    顾廷烨默了会儿,缓缓道:“公孙先生与我说,你是他生平仅见的明白女子。”——现实往往就是这么丑陋和无奈。

    明兰苦涩道:“有些事情越是明白,心头便越是荒凉。”

    顾廷烨看了她一会儿,道:“旁人的事说完了,现下来说说我们的事罢。”

    明兰漠然道:“好。不知侯爷打算从何说起。”

    “就从齐国公府那日的寿宴说起。”

    明兰按捺下心慌,只听顾廷烨道,“那日回来后,我时常不快。你一直猜测,以为是因着齐家那两个孩儿的名字罢?”

    对上男人黝黑深沉的眸子,明兰无可抵赖的点点头。

    “你素来聪明,遇事不乱,在这件事上为何会如此?”顾廷烨静静道,“心虚而已。”

    明兰辩无可辩,垂首坐着。

    顾廷烨道,“你甚至没有多问小禄子几句,你可知后来怎样?那日,我在门房等的不耐烦,便往里多走了几步,听见了你和齐衡说的话。”

    明兰心头一阵乱跳,张口欲辩,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顾廷烨细细梭巡她的神情,淡淡道:“瞧,你又心虚了。童年伙伴,就是说上两句又如何,况且……”他笑了笑,“也不是什么好话。”

    “那你究竟在气我什么?”

    这句话明兰纳闷了许久,既不是因为名字,也不是因为她和齐衡说话,那么,这个男人到底在发什么神经。

    “你从不曾用那般口气与我说过话。”顾廷烨平静道,“你端庄守礼,便是对着太夫人也不曾失过半分礼数。除了齐衡,你从来不曾跟任何人那种口气说过话。”

    明兰犹记得自己骂了齐衡两句很不好听的,难道这个男人在嫉妒这个?她不禁错愕道,脱口而出,“为何不能?我,我又不靠他过日子……”

    “因为你需要靠我过日子,所以才对我礼敬有嘉么?”

    明兰慌道,“不,不是……”急得涨红了脸,“侯爷这是断章取义!”

    顾廷烨满目深沉,倏然站起身子,高大的身躯在屋里走了一圈,停在明兰面前,“齐衡那小子对你的心意,我早就知道。便是他真为孩儿取了你的名字,那又如何?旁人心里怎么想,与我们有什么相干?我在乎的,是你心里怎么想。你……是否……”

    下面的话,他自己也难以启齿。可笑他勇悍半生,竟此时怯了阵。

    “没有。我知道侯爷想问什么,这句话我已问过自己许多遍了。”明兰抬头看了会儿窗外,似是凝神思索了片刻,又道,“……没有,我从来未对齐衡有过男女之情。”

    “这般肯定?”过了片刻,顾廷烨才道。

    明兰淡然道:“很早之前,我就知道我与齐衡绝难成姻缘,既然如此,何必还啰嗦许多。我不是话本子里的那柔情多意的小姐,我断不会叫不该之事发生的。”

    顾廷烨冷笑道:“夫人倒明智。枉费齐衡一番痴心,倘叫他听见这番话……”

    “我之前对他说过更难听的话。”明兰直截了当。

    顾廷烨怒目过去,明兰坦白直视,两人对视片刻,顾廷烨挪开目光,

    明兰昂首道:“就因为有人喜欢我,我就一定要喜欢他么?哼!天下哪有那么简单的事!”这番话她闷在肚里十几年,此时也顾不得什么,索性都说了出来。

    “我六岁没了生母,家中姊妹,太太宠爱五姐姐,父亲喜欢四姐姐,若非祖母垂怜,我还不知会怎样。似我这样的,何尝能有半点行差踏错!”

    明兰越说越气,霍然站起,直立在窗前,“平宁郡主连盛家嫡出的女儿都看不上,何况我!齐衡明知如此,还想要我如何?与他花前月下互诉衷情,还是私相授受?等到他日他另娶名门淑女,而我暗自伤怀,感痛一生?!”

    ——别做梦了!她绝不会为了不值得的缘分和人伤心的!

    顾廷烨默了半响,才道:“早先,我就听说齐衡与郡主为婚娶之事吵过许多次了。”

    “那又如何?”明兰尖利的反问,“在登州时,老太太带我去乡间避暑,我见过用来沉塘的笼子,见过被族里祠堂关起来的女子。齐衡若真有本事,就别叫我担惊受怕,顺当的把我娶过去。倘若不成,他还非把事情闹出来,一个‘私相授受’就能要了我的命!”

    说到后来,她一抹面颊,竟湿了一片。

    顾廷烨被她眼中深深的沉痛惊住了。

    明兰哀伤的望着他:“忽见陌上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若是我,只要夫妻俩平平淡淡的过日子,便心满意足了。现在,没了邹夫人,沈国舅难道快活的很么?”

    顾廷烨怔怔的看着对面的女子:“我……不是有意怪你,只是每回提起齐衡,你总是莫名心虚……”

    明兰仿佛被触及心底最深处的地方,心中隐匿的那一处轰然塌方,被掩藏住的丑陋无处躲藏。她一手撑着桌子,哀戚道:“……我心虚,是因为,当一个人待我真心真意时,我却只想着自己。”

    顾廷烨倏然抬头。

    明兰泫然欲泣:“他待我很好,不计较得失脸面,没因我是庶出就瞧不起我,只是想待我好。并真心想娶我,为此辗转耗力。可我……我只顾着自保。只要自己能安安稳稳的,我从不曾顾惜过他半分。”

    大颗的泪水滚下精致的面庞,她泣不成声,“你疑我的没错。这辈子,我从来只爱自己。”

    顾廷烨看进她悲伤的大眼中,恍惚间,竟不知她说的是对齐衡的歉意,还是对自己的。

    他站起身,抬手想抹去她脸上的泪水,却忽然踉跄一步。

    心头一片沁凉。

    明兰抬起头,满面泪水,哀哀道:“我对不住你待我的好。我确是个没有心肝之人。”
    是呀,她就是这样的人。他能有什么办法。

    这一段情节是顾廷烨和明兰感情由表面上的相敬如宾演变到后面真正心心相印相濡以沫中的一个小高潮。顾廷烨和明兰婚后的情感的变化大致如下
    -新婚燕尔,双方虽然算不上真情实感,但双方相敬如宾,情感尚好
    -约一年后,有一次明兰和华兰谈心,明兰开始思考自己和顾廷烨的感情,检验自己是否对顾廷烨不够真心。顾廷烨也隐隐觉得明兰对自己不够真心。
    -明兰让齐衡改孩子改名的谈话被顾廷烨听见,顾廷烨心生芥蒂
    -夫妻冷战,顾廷烨搬到书房去住
    -明兰和顾廷烨交流,坦诚自己对齐衡没有男女之情
    -顾廷烨与明兰和解,搬回去和明兰同住,但顾廷烨的心结并没有彻底打开。明兰也没有真正爱上顾廷烨。
    -几经周折后明兰生下长子,曼娘和小秦氏在明兰生产的当天试图对明兰下毒手。明兰对顾廷烨处理曼娘的方法不甚满意但没有发作,选择埋在心里。顾廷烨也觉得就这样过下去吧,为什么一定要追求什么真心实意呢
    -因为盛家祖母被下毒事件,明兰不顾一切地为了祖母出头,顾廷烨到了盛家给明兰撑腰,顾廷烨开始了解明兰真实想法,理解了他处理和对待曼娘的方式让明兰觉得不够真心,夫妻之间开始换位思考,感情日渐和谐,互相了解,慢慢的开始心心相印。

    在这一段情节里齐衡是作为推动明兰与顾廷烨感情发展的一个背景元素出现的,明兰在这里将她对齐衡的感情清晰的剖析给顾廷烨听,为自己的行为辩护,也为自己对齐衡的歉意而愧疚。

    这段情节算是这本书中的一个小高潮,也是顾廷烨和明兰深度情感交流的一个起点。明兰作为一个穿越者,看透了封建社会女性地位的本质,所以对生活的态度通透理性,有时候可能给读者的观感是有些过于自保,不够感性,缺乏共情。但如果带入明兰的角色,站在明兰的角度思考问题,这一切都是可以预期可以理解的,除了老太太和小桃丹橘之外,明兰对待周围的人,包括齐衡在内,都基本上是从一个冷静的傍观者的态度出发,观众对明兰对待别人的态度没有意见,但不少人对明兰处理和齐衡的方式多有不满,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因为齐衡是一个惊天动地的大帅哥吧。话说回来,也就是明兰这样的穿越背景的女人在面对那样一个貌若潘安的大帅哥的时候能控制荷尔蒙的分泌。

    齐衡倾国倾城,上进乖巧但却爱而不得,这简直是一个标准的男二号人设,想来一定会让不少女性观众母性大发,雌性荷尔蒙大量分泌,从而获得大量大姑娘小媳妇中年妇女和老太太们的拥趸,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 193楼 | | | |
    作者:干卿底事涅 时间:2018-11-11 17:12
    番外六 锁香檀 里面关于齐衡与明兰情感的描述。

    这篇番外的主人公是盛长柏的一个孙女,这个女孩排行第六,是个庶女,生母是个由通房丫头升上来的姨娘,另一个盛小六,就让我们叫她盛小六吧。
    到番外里面齐衡和长柏都已经是老人了。盛长柏当时已入封名臣阁的两朝元老,四次入阁,三度拜相,履及六部十三省,门生故吏遍布天下。老国公齐衡虽不如盛长柏在朝堂上强势,却也所差不多,还有个世袭罔替的爵位。老国公的母亲平宁郡主几乎把大半个襄阳侯的财帛给了儿子,老国公齐衡的父亲做了十几年的盐道,老国公自己又放了十几年的外任,这还没算国公府几代的积累。
    齐衡一生总共娶过三个妻子,头一位是嘉成县主,新婚不久即死于‘申辰之乱’,据说死法极不光彩;第二位是晋南申氏大族的嫡女,家中屡出大员,曾生有一对龙凤胎,可惜那年随老公爷赴任闽南,恰逢时疫爆发,母子三人一齐殒命;第三位是庆宁大长公主的嫡孙女,婚后不久即夫妻俩即承袭国公府爵位,新夫人生下二子后过世,时年不满三十。第二年,平宁郡主夫妇也过世了,此后齐衡便不再续弦,只留两个老姨娘服侍日常起居,亲自抚养两个儿子长大。齐衡的两个儿子共生了三个孙子,番外女主的丈夫是齐衡的第二个嫡孙,另一个齐小二。
    番外女主十岁那年,齐国公齐衡结束十几年的外放生涯,奉旨返京入六部为阁臣,因和长柏是自小的朋友,同窗,同年,外加同僚,情同兄弟。那年元宵,因齐家的儿孙和媳妇们都还未从外地回来,齐衡就到盛府与一起过节,长柏便叫阖府的儿孙来给老公爷磕头行礼。
    盛小六一张肉团团的小脸,穿着喜庆的大红袄子,裹得跟个肉粽子般,胸前是所有姊妹都有的金锁,头上梳着两个圆圆胖胖的鬏鬏,用红珊瑚珠串简单地缠着,在一大堆花红柳绿的盛家女眷中毫不起眼。她挤在兄弟姊妹中给齐国公行过礼,看着上头祖父盛长柏和老公爷正拎着几个堂兄说学问,开始犯困,慢慢地,不动声色地往不起眼的角落处挪。“那大红衣裳的胖丫头,过来我瞧瞧。”
    自那以后,齐衡注意到这个盛小六,长柏和齐衡考察了她很久,十三岁那年齐府来提亲聘她为国公府次孙为期。盛小六及笄后的第二年,彻底抽条长个,浑身肥肉消失无踪,成了个娇媚可爱的少女,齐盛两家很低调地办了婚事。
    ***********以下是原文节选*****************************************************
    挑开大红盖头,看见了新婚夫婿,是个清俊严肃的少年,喝过合卺酒,他一动不动地坐在床边,我想,他可能是嫌弃我配不上他。

    看着龙凤烛泣血般地滴泪,我委屈地想哭。这桩婚事又不是我求来的,人家早准备好要当有钱人家的老板娘或秀才娘子的,你既不喜欢我,干嘛还要乖乖成婚呢。

    我低声道:“…你,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婿僵硬地扭转脖子,习惯性地点点头,我顿时泪成滂沱,他立刻慌了手脚,忙不迭地摇头又点头:“不不不,我是说我喜欢你,不是不喜欢……”

    我破涕而笑。

    后来夫婿才告诉我,成婚前老国公曾威胁过孙子,一定要好好待我,不然要收拾他;夫婿坐在床边是太紧张了,苦思冥想如何才能让老国公满意。

    夫婿是端庄稳重的人,不知如何才算闺房之乐,更不知怎样讨女孩高兴,我偏偏喜欢顽皮地逗他,两人倒也相得益彰,日子久了,他越来越爱在人前严肃,人后和我嬉闹。
    进了齐府后,我才知道老国公立过一条奇怪的规矩,婆母不许插手儿媳的事,具体表现为不许给儿子房里塞人,纳妾开脸是人家小夫妻自己的事。
    “公爹这辈子,也算是坎坷了。”婆母叹气道,拉着我开聊。

    “大伯和老爷都对公爹敬重极了,也孝顺极了,从不敢有半分违背,实在公爹是真不容易呀,又要顾里头,又要顾外头,又当爹又当娘。”婆母喟叹着。

    “其实我在娘家时曾听人说过,公爹那年赴任闽南时,所有人都叫申氏夫人不要随行,且别说那儿瘴气湿热,北方人水土不服,两个孩子也都还小呢…唉,谁知那位申夫人死活非要跟着去,一时一刻也不肯离开公爹,后来酿成惨事,申家人也无甚可埋怨…”

    “哦,大约是和祖父太过情深意重了罢。”我对八卦不感兴趣,但婆母明显很感兴趣,所以很热情地迎合着。

    婆母神秘地摇摇头:“我看不见得。”

    我心里很感激老公爷,若无他的慈爱厚意,我怎有如今的幸福日子,我决意全心地孝顺他,可偏又不知如何孝顺起。

    老公爷的日常生活极简单清淡,常爱在池塘边垂钓,一坐就是大半天,钓不钓的上鱼却全不在意,闲来无事不是看书,就是听我那小丫头朗声读书。

    老人家远远坐在窗边,侧头撑手望过来,微微而笑,神态慈祥和蔼,目中却有一抹很淡很淡的清郁,淡得像一层薄纱蒙在雾霭中,很远,又很近。

    他仿佛永远是这样的神情,和气温柔,待人如春风拂面,连我祖父都有好几个政敌,老公爷却似是人人都赞好的。

    只有一次,我见过他变过脸色。

    那年,生得最肖似老公爷的三弟该婚配了,却闹出事端来。

    大伯母为三弟定了一门韩家姑娘,三弟不喜欢,他喜欢的是一位裘家姑娘,可惜裘家家世平凡,于三弟没有半分助力。

    事情闹到老公爷跟前。“叫他自己定吧。”老人家只这么轻描淡写了一句。

    那几日,大伯母不住地跟三弟哭诉恳求,她说什么,我基本也猜得到。

    大伯父身子孱弱,连同大哥也身子不大好,且至今无子,大房只有三弟一人可依靠。

    而我们二房的父子俩不但年富力强不说,还官运亨通,仕途顺遂,膝下更是子孙繁茂,将来若有个万一……当初老公爷也是二房之子呀。

    最后,三弟被说服了,神色萎靡的到老公爷跟前,亲口说‘我愿娶韩家姑娘’。
    老公爷面上没有半分波动,微笑道:“好,祖父请人给你去提亲。”

    众人鱼贯离开,我落在最后一个,想把在隔壁熟睡的小丫头抱走,临出门前,我清楚的听见一声低低的苦笑,极轻极轻的叹息——“又是这样…还是这样呀…”

    我连忙转头去看,只见老公爷一手执卷于窗前,眼睛却看着窗外景致,素来平静的面上忽现出一份悲伤,好像失去了什么再也追不回来的美好。

    又过了许多年,连我的长子都能议亲了,连四位姑祖母,两位叔祖父,还有祖母也纷纷离世,祖父终于过世了。

    盛家的擎天梁柱倒塌了,老公爷在灵堂中站了很久很久,神情寂寥,却不见如何悲伤,仿佛悼念的不是一位好友,而是他最初的青春年少。

    因祖父功勋卓著,圣上命两位皇子扶棺送丧,真可谓荣宠一时。

    隆重的丧礼耗尽了全家人的力气,我回娘家去探望卧病的嫡母,我俩照例无甚可说。

    正当我想告辞时,嫡母忽然开口:“你知道么?其实那年元宵节,齐老公爷一见你就想聘你做孙媳妇的,是老太爷不肯,说若女孩子不好误了挚友一家怎办。后来那几年,老太爷一直暗中瞧你,觉着你秉性敦厚,才最终允了婚事。”

    我心中一惊。

    在回家路上,我头一回认真思索这个问题。

    当初,老公爷到底是为什么那么喜欢我呢?有些隐隐明白,又有些想不通,百思不得其解。算了,那就别思了,想太多,容易吃不下饭。

    好友去世后,老公爷也渐渐老去,到次年年底,太医直言相告:“可准备后事了。”

    丧事完毕后,丁老姨娘捧着一个小匣交到我手中,哀戚的微笑:“这是老公爷吩咐我给二奶奶的,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权当是个念想。”

    她顿了顿,忍不住加了一句,含泪道:“老公爷当初送出去的,可惜被退了回来。”说完这话,她自知多言,连忙告退了。

    这是一个木雕的小匣子,古旧的铜片小锁,精致的螺钿,寸木寸金的紫檀香木,即使隔了以一个甲子多的岁月,依旧散发着明亮的光彩,还有淡淡的香气。

    我慢慢打开,里面是一对泥娃娃。

    这东西我并不陌生,无锡的大阿福泥娃娃,幼时我也有过几个,不过制作没这两个精致,穿戴模样都像是特意定做的。

    一个男娃娃,一个女娃娃,穿着喜庆的大红衣裳,胖嘟嘟的憨厚可掬,可惜年代已久,当初鲜丽的釉色已脱落大半,又似常被握在掌心轻轻摩挲,面目体态都模糊了。把玩间,我翻过两个娃娃,在底部发现隐隐的字迹,女娃娃底部写着‘小六’,男娃娃底部写着‘小二’。

    墨迹灰淡,应是几十年前写的,依稀可见字迹清隽秀丽。

    我心中隐隐发痛,想着,当初收到这两个泥娃娃的人,是否曾看见过这四个字?

    我把泥娃娃放回匣子,然后静静走到书房,从背后抱住夫婿,用脸颊轻蹭他的后颈;夫婿放下手中的卷宗,反手抱我坐在怀里,含笑道:“怎么了,又想要小猴儿了。”

    我怔怔看了他许久,忽道:“喂,齐小二。”

    夫婿愣了愣,失笑道:“你又来胡闹。”

    这是他们夫妻新婚时玩笑的昵称,他顽心顿起,点着妻子的翘鼻子,“喂,盛小六。”

    我忽觉一阵悲伤,泪水涌上眼眶,我紧紧抱住丈夫,轻轻应了一声嗯。

    齐小二和盛小六,这辈子,永永远远都在一起。

    ===============================

    【关大的结束语】

    这个故事,起始于一位盛六姑娘,也结束于一位盛六姑娘,最后她们都很幸福;

    所有的情感纷扰,起始于一个齐姓少年掀帘而入的一个下午,也结束于这个少年的过世,他最后是否幸福,谁也不知道;

    我们的怀念,起始于一个家族的即将兴盛,也结束于这个家族的花到荼蘼。

    花开花落,周而复始。

    我们的国家,我们的血脉,我们的文明,都是如此。

    我想描写一个繁华的盛世,有英明的君主,果敢的将军,狡黠的投机者,算有遗策的谋略家,有鲜血,有惨烈,更有辉煌的未来。

    我想描写一个正在走上坡路的家族,有深思熟虑的家长,有光明磊落的男儿,有刚烈妩媚的女儿,有泪水,有伤害,更有苦尽甘来的团圆。

    在《知否》正文中出现过的所有主要人物,无论他们哭过,笑过,欢乐过,悲伤过,无论是强大的,卑微的,善良的,恶毒的,成功的,失败的,他们的故事都已经结束了。

    *************END 原文节选 ******************************

    齐衡这个名字在全文只出现过244次,相比明兰的一万多次和顾廷烨的两千三百多次简直是不可同日而语,但看上去关大却把他当成这本书里一个提纲挈领的人物,始于斯人,终于斯人,想来这个人物在作者心目中还是与众不同的。
    关于这一段番外,有人喜欢,觉得齐小二和盛小六最终可以一辈子永永远远在一起,也算是了结了齐衡心中的那份夙愿。但也有人觉得作者玛丽苏,为了衬托女主,让齐衡花一生的时间缅怀那一段虚无缥缈的初恋。甚至有人认为作者残忍,让齐衡一生爱而不得,何等的凄苦。
    我想对于大部分作者来说,一部作品就像自己的孩子,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作品里的主人公一定倾注了作家的内心的真情实感,她/他也许是作者完全虚构出来的,但更多可能是基于一些真实人物而塑造出来的,女作家写的大女主小说将自身体验或情感或多或少的带入作品的人物中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每个人的生活体验都是人生知识储备的一部分,何况这是作家的第一部作品。我们喜欢这部作品才来看的,不可能有任何作品能让每个读者对作品的方方面面都满意,重点看自己喜欢的部分吧。
    年轻时喜欢看悲剧结尾的故事,大概是中二的我那时觉得悲剧比较感人,比较深刻。而今年纪大了,加上自己当了妈妈,人就愈发心软,见不得那些凄凄惨惨的东西。只觉得所有人平平安安,一家人和和美美才是人生的真谛。不知道关大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多大了,处在什么样的人生阶段,如果她现在来写这部作品,她的处理方式会不会不一样。
    总体来说,这部作品的基调基本上是正面和积极的,以盛家为代表的文官家庭和以顾廷烨,袁文绍为代表的重生的旧贵族顾家袁家是文中上升力量的代表,作为官配的顾廷烨和明兰,还有袁文绍盛华兰,以及盛家的大部分正面人物到最后都基本上事业顺利家庭美满。
    但如果一部作品里面都是大团圆的结局就好像有点太平淡。有升就有降,作为对照,有些旧贵族家庭比如康家,韩家开始走向没落。有些文官家庭如余家也因为没有优秀的继承人而慢慢从官场消失。齐衡作为旧贵族之一也随着家庭受皇权更替影响而往下沉沦,算起来作者还是仁慈的,因为齐衡本身很优秀,虽经过几番潮起潮落,齐衡到底还是儿孙满堂,事业顺利。一个人到底是红玫瑰还是蚊子血,是白月光还是饭粘子,端看她在什么人的人生中出现,在什么时候出现而已。
    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如果还是不忿,想想程灵素,想想公孙绿萼罢。
    关大的这个故事着重描写了盛家的兴盛史,但在结局的时候又为我们在这一片韶华胜极,花团锦簇中埋下来一丝阴影,毕竟已经是“开到荼蘼花事了”。
    | 194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干卿底事涅
    • 来自:天涯-娱乐八卦 前往来源
    • 【活跃16天 / 跨度27天】
    • 开贴:2018-10-24 18:29
    • 更新:2018-11-21 14:41
    • 阅读:16412 回复:344 楼主:69
    • 字数:约66千字
    • 图片:10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经济房价的垄断与金融属性决定:2017年必降1图 胜友如云_1980 2017-03-18 09:59 445/113 42/89
    八卦我家的饺子。。。。(古代牧羊犬的2B生活)53图 hino520 2012-08-25 10:52 379/128 13/233
    杂谈我在深圳工作的岁月599图 时间的价值11 2018-11-20 21:26 -344/1962 404/588
    杂谈南方媳妇在东北农村的生活1438图 小熊12TY 2018-11-21 05:53 3555/2399 459/588
    八卦小小娱记 讲讲我见过的各类明星 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小内幕 明星猪 2010-08-16 09:26 2789/132 8/13
    时尚开扒那些好用热门.冷门的护肤品,不分国家。!419图 Leon720 2017-05-23 20:46 72/538 100/249
    经济经验分享;我如何以2万半年赚的第一个100万11图 罗大明白 2012-10-27 01:05 332/140 28/70
    八卦芭莎公布了捐款名单啦啦啦啦啦20图 jmt568799 2016-10-09 21:59 4206/115 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