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长篇连载——《大明传令使》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刀光映月霜 时间:2018-08-19 07:12
    作品简介:

    这部书犹如一扇时光门!
    进门吧??——汝将会发现
    ——始于大明崇祯年间——
    大明、北元、东虏……别样的风景。数潮卷人物!云起风涌、波澜壮阔般的一场场战争画幕!一名疯子特务,起始的大明路。

    那年那月主要势力:
    大明:指中国历史中的大明王朝。
    北元:是对大明建立后,退到北方的蒙古势力的泛称。
    东虏:大明官方对努尔哈赤及后继势力的通称。
    流民军:指农民军。一字之差,不言而喻。

    下面言归正传!
    人打赏 19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刀光映月霜 时间:2018-08-19 07:14
    第一章 疯子

    五月末的辽东,正是盛夏季节。
    山海关与宁远卫城间,宽阔、起伏的关宁之路,婉转延绵,掩映在郁郁青青的丘陵间。
    这条路,是联结关内外的重要通道,常年中,往来的商客络绎不绝。尤其近年来,随着大明与大金的争战,大量由内地转运的物资,经由它,被源源不断地送达宁远、锦州等地。它是明庭维系辽东局势的生命之路。
    这一日,日上三竿时。在山海关以东,约十余里的关宁之路上,却几乎寻不见一个人影。
    这个时节,此间的天气时常又闷又热,常常使赶路之人,如同罩了个蒸笼般。今日更胜以往,尤其这个时辰,别说行路,人就是在大路上矗一小会儿,都会汗如雨柱。
    此刻,路人几乎都躲进了两旁的林子里。
    林子里避暑的人们,大多席地而坐,依靠结实的树干。一个个张大着嘴,肚腹如青蛙般,一鼓一鼓的。这闷热的天气,使人们不愿意多说话,连牛、马等牲畜,也都静悄悄的。
    林子内外,除了没完没了蝉鸣,一片宁静。

    “嘶……”
    蓦的,一声长而高亢的马嘶,划破了这片安宁。
    “嘶。”“嘶。”接着又传来两下短促的马鸣。
    发生什么事了? 林子里,涌起一涟骚动。
    辽东多年的战乱,使得这里的人们,警惕性分外高。
    不少人被突如其来的马鸣声吸引。路旁老树下避暑的人们,纷纷寻声望去,只见西面的高坡上,显出一名骑马的军士,头戴宽沿红笠帽,身穿红白色的战袍……马上的人一身明军装束。见此,许多人收回目光。
    这年头,骑马的军士随处可见,没什么稀罕的。

    有闲的无聊的,继续观望,只见:那名骑军在高坡上小驻片刻,缓缓带马下来。下了一段路,骑军忽然驻住,转回头去。他身后的高坡之上,晃晃悠悠的,冒出来一个人影。
    那人影远远瞧着,好似一团火。竟一颠一颠地,向下跑来。
    骑军这时转回身,放马而下。

    “有意思!”
    “什么情况?”
    “那旗军够坏的,像在遛人。他也不嫌燥得慌。”
    “哇!”路人议论纷纷中。突然,有人尖叫。
    “哇!哇!哇……”关宁之路两旁很快染起一片惊叫。
    惊叫声里,不少人盯着那一团火似的人影发呆。前面的骑军在奔驰,淡淡的尘烟里,那一团火影,好似飘飘忽忽的,与骑军愈来愈近。
    一个人怎么可以跑这么快呢?
    更多人由吃惊变为痴呆了。痴痴的、呆呆的,盯着那团像火一样的人影。

    “嘶……”
    一通狂奔,骑军冲下关宁之路,至林边,猛然间勒住缰绳。众人仿佛眼前一花,那一团火似的人影紧接而至。片刻后,路人发出一片惊叹。有人注意到,那一团火似的人,背上还驮着一个人。
    这究竟是什么人啊!竟然能在这样的天跑路? 竟然还跑得那样快!竟然还背一人!
    在路人的惊奇、疑惑中,骑军下了马,走到一棵老桦树下,一边气喘吁吁,一边道:
    “疯子,晚膳加饭。”
    “哈哈哈……”一身火似的人,放浪大笑。

    “原来是个疯子啊!”
    “怪不得跑那么快呢。”
    “一般的疯子可跑不了这么快,再说了,这是什么天。”
    在路人的议论声中,“哈哈哈。”一身火红的疯子,一边大笑,一边蹲下。他背上的人滑下后,紧忙从腰间取下水囊,递了过去,说道:“疯哥哥,快喝吧。”
    “咕咚。咕咚。咕咚。”疯子一通牛饮。

    趁这段功夫,路人打量清了。这疯子五官端正,身材修长,虽然稍显单薄,但竟有几分秀气之色。一片啧啧称奇声中,有细心之人,一边端详,一边念叨:“可惜啦!”“可惜了!”
    原来,在疯子的双眸之中,除了有寻常人的纯纯之色外,还有几许浑浑之彩,整个人儿,透着浑沉。
    这疯子身上罩了件赤褐色宽袍。怪不得跑起来像一团火呢。
    疯子身边所背之人,身形瘦小,一对眸子清亮,身上同样也罩了一件赤褐色长袍。这种长袍,在这年月的关宁之路中,寻常可见。有人猜出了他二人的身份,眼里露出了鄙夷的目光。

    “咕咚。”“咕咚。”
    疯子又仰脖喝下两大口水,低头向一旁道:
    “小八带,在这里等着哥哥。”
    “蒽蒽。”身形瘦小的人应道。
    疯子说完,哈哈一笑,大步向方才的高坡奔去。望着他的背影,身形瘦弱的小八带嘟了嘟嘴,嘟囔叨:“死疯子,臭鱼嘴,人家不是小八带,人家是秀才。”
    “还真是个疯子啊……”
    林边的路人,议论纷纷。只见:
    疯子又在烈日下狂奔,奔上高坡,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疯子的身影又在坡顶冒了出来。紧接着一颠一颠地,向下奔来。
    少时,高坡上又冒出一名一团火似的人影,也跟着向下跑来。
    又过了一会儿,高坡之上,现出一名军士,那名军士驻了片刻,向下行来。

    “有意思!”
    “这是什么情况。”
    “今日怎么了,这天气,这些人都疯了吗!”
    “那些穿赤袍的人发疯还情有可原,那个军士怎么也跟着发飙呢!”
    在林边路人的议论声里,疯子很快跑下来,奔到秀才身前。
    疯子又背了一个人。他弯腰,把背上之人,放倒在地。
    “疯哥哥,庸医怎么了?”秀才焦急道。
    倒地的庸医四脚朝天,闭着眼一动不动。
    “小八带,哥哥还要去背其它人。”
    疯子说着,用袖子胡乱摸了两把脸,转身狂奔而去。
    秀才一时无语,疯子并没有回他的话。他心知:跟那疯子无法较真。
    “庸医怎么了?”这时,先前骑马的军士走过来道。
    “王小旗,秀才不知。”

    “快瞧!”
    “下来一老头。”
    “喝,瞧人家那身板。”
    在路人的议论声里,穿着一身赤褐色长袍的老者,赶至王小旗、秀才身边,从腰间取下水囊,大口喝了起来。
    “瞧人家,别看一把年纪,这一趟下来竟然面不改色。”
    “老葛,快看看庸医。”王小旗道。

    一盏茶的时间后。
    高坡之上,疯子的身影又现了出来。紧接着向下跑来。
    有人叹道:老天爷是公平的,让一个人发疯,必然也会让这人有过人之处。
    “好!”有人叫了一声,紧接着一片叫好声。
    “哈哈哈。”面对众人喝彩,疯子大笑。
    他跑到林边,此时,庸医已经醒了过来。王小旗与刚下来的军士、秀才、老葛,都坐在一旁,默默无语,显得无精打采。见他过来,王小旗紧忙问道:“那几人怎样?”
    “都装鳖呢。”疯子一面应答,一边放下身背之人。
    下来之人哼哼了两声,显得有些虚弱。他身上也罩了一件赤褐色长袍。
    “疯哥哥。”秀才一边叫,一边递上水囊。
    “小八带,留着自己喝。”
    疯子说着,从刚背之人身上解下水囊,“咕咚”“咕咚”地大口喝起来。
    “守成兄。”秀才把水囊递向看上去有些虚弱之人。
    “多谢贤弟。”叫守成的人接过水囊道。
    “嗯。”“嗯。”疯子重重地哼了两声,扔下水囊,又向高坡跑去。

    “好一个疯子!”
    林边的路人不停地叫好。越来越多的人,议论疯子与他那一伙人。一盏茶的时间后,众目注视之下,高坡之上,消失的疯子又现出身来。立时又激起一片吆喝叫好声。
    这时,坡地下方,稍远处的林边一角。一名文士妆扮的人念叨:
    “巴适,巴适,那个疯子有意思。”
    “东主,要不然……”文士身边的一名文人打扮的人道。
    “西庐,等待日后……”文士道。

    高坡之上,疯子现身之后,就驻住了。过了好一会儿,坡上又现出两名军士的身影。几人在上面停留了一会儿,向下行来。疯子没有再狂奔,一柱香后,一身汗淋淋的赶到秀才等人身旁。
    “水。”疯子急促道,弯腰放下身背之人。
    王小旗、一名军士、秀才等人,纷纷递过水囊。
    “咕咚咕咚。”“咕咚咕咚。”疯子一通牛饮。
    不久,两名军士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地赶了过来。
    “什么情况?”王小旗问道。
    “禀王小旗,还好。”两名刚到的军士分别道。
    “王小旗,大家都到了。该讲讲发生啥事了吧。”老葛道。
    “对,究竟为什么啊?”守成接着道。
    面对二人询问以及他人疑问的目光,王小旗眉头一皱,道:“这要先问庸医。”

    | 1楼 | | | |
    作者:刀光映月霜 时间:2018-08-19 07:15
    第二章 庸医

    众人一时都望向庸医。他年约二十六、七,个头不高,身形瘦弱,长得平平淡淡,颌下蓄着三寸余长的黑须。这会儿,他气色比先前好了许多,只是脸色有些煞白。
    在众人瞩目之下,庸医呆呆得,默默无语。
    “庸医,快讲讲事情的来龙去脉。”一名军士催促道。
    “庸医,汝是不是给小娘子吃错药了。”老葛道。
    “庸医……”
    “庸医……”
    庸医一直默默无语,突然,他神情激动,嚷嚷道:“吾不是庸医,吾叫庞庸,吾的一生梦想是作一名下医,吾的师祖是李时珍,吾不能给师祖丢人。”
    “咋,李啥么珍。别净讲这没用的。”老葛一脸不善道。
    “有屁快放,到底怎么回事?”那名军士道。
    “痛快点,别墨迹了。”王小旗道。
    在几人的催促下。庸医长叹一声,道:“汝等知道,吾是热心肠。”
    “甭往脸上贴金,汝就是一个庸医。”一名军士道。
    “汝见了小媳妇,恐怕生了花花肠子。”老葛哼道。
    “腥货,干八带。”疯子粗声语。
    “疯子,又说脏话了。”秀才说着,手指挠了下小鼻头。
    “哈哈哈。”疯子大笑。
    诸人在这蒸笼天,仓惶赶路遭了一番罪,这一时,火气、怨气,一通喷射。
    不过一柱香后,这里的气氛安宁下来,庸医说道:
    “午时里,吾等进入林子时,听到了哭声。吾是热心肠,就顺着声音过去,发现有一个婆婆在哭,地上还躺着个小媳妇,闭着眼,一动不动。”
    “吾是热心肠。一看就猜到,那小媳妇是病了。就对那个婆婆讲,吾是一名大夫,能给小媳妇医病。之后的事,汝等都看见了。”
    后来发生的,众人确实看见了。
    那个婆婆说什么都不肯让庸医瞧病,她还不住地打量众人,似乎猜出了众人的身份。不久后,两名家仆带了一名大夫赶来。那名大夫给小媳妇瞧了一阵后,只是摇头。
    庸医一脸悲切道:“吾是热脸贴上了冷屁股,这吾能忍。但吾不能容忍的是,那两名家仆竟然说吾是庸医。”庸医神情激动,叫道:
    “吾不是庸医,吾叫庞庸,吾的一生梦想是作一名下医。吾的祖上是师祖的开山弟子庞鹿门。吾知道吾的医术不及师祖万一,但吾真的不是庸医,吾恨别人叫吾庸医,吾就是被别人诬为庸医,才被判了流刑。”
    “呜呜呜……”庸医说着说着,哽咽起来。
    “庞庸,启亮相信汝是一名良医。”
    “庞庸,守成看好汝。”
    “庸大哥,秀才也相信汝。”
    几人的可心话,使庸医精神一振。只片刻后,他续道:
    “吾激愤之下,欲证明自己不是庸医。可那婆婆不让吾瞧病,于是吾报出了祖师的名号。原本想,那婆婆一定会被震惊。可哪曾想,她个老东西竟然不识祖师的大名。吾正无奈之时,请来的大夫却被震惊了,竟然代吾向那婆婆说情,那老东西才答应让吾瞧病。”
    “后来的情形,汝等看到了……”庸医继续道。

    众人静静的听:
    庸医给小媳妇瞧病后,一时也无良策。可他已经打出祖师的名号,不能轻易罢手。他向来崇拜祖师,决不允许祖师的名誉受损。他想到了身上的百草丸,这百草丸是师门的一种珍稀药丸,是庞鹿门这一支的压箱药方之一。它可解常人难解之疾,他身上带有两粒。
    百草丸名不虚传。小媳妇服丸后,不久,就睁开了双眼。庸医一时间,松了口气,总算没有辱没师门。但接下来的情形,却让他越来越惊异。
    几次把脉后,他判断小媳妇已是奄奄一息。这使他既担惊受怕,又十分疑惑。虽说对百草丸,他也有不解,可从未听说,会置人于非命。
    庸医慌乱之下,将情况禀告给王小旗。王小旗嘱咐他,不要再声张,找个借口,赶快离开。之后众人出了树林,在王小旗的逼迫下,拼命地赶路。

    听到这里,众人有些明白了,可还有些糊涂。纷纷道:
    “何致如此?”
    “为何仓惶而逃呢?”
    “王小旗,这其中还有什么名堂?”
    面对众人疑问,王小旗道:
    “本小旗是担心,若那小媳妇景况不堪,婆婆等人会纠缠不休。”他唏嘘道:“瞧那婆婆与家仆的妆扮,看似与祖家有关,本小旗虽不在乎尔等的生死,但也怕受牵连。”
    在辽东这片土地上,以祖大寿、祖大乐兄弟为首的祖氏一族,声名、权势,显赫一方。那小媳妇若是祖家之人,闹不好众人就会大难临头。
    听王小旗一番话,庸医、守成、老葛等都皱起眉头。
    “庸医,汝小子就是多事。”老葛道。
    “庞庸,汝那百草丸,是不是对症下药。”守成问道。
    “庸医,百草丸究竟是什么药?”王小旗道。
    “百草丸是祖师当年所创,颇为奇妙,可解常人难解之疾,对内外伤有奇效。”庸医徐徐道。
    众人一时议论纷纷,间或言语有些不善。
    毕竟,因为庸医多事,使大多人方才跑得屁滚尿流。
    毕竟,可能招惹上祖家,后果不堪设想。
    庸医渐渐的,显得憔悴,但坚持咬定:
    百草丸,可比灵丹妙药。不但医百病,更对有些病有奇效。

    “哈哈哈。”老葛突然放声长笑,让人觉得有些怪怪的。
    此刻他心里飘飘的,虽然方才一直在匾庸医、质疑百草丸,可他正美美得打小九九,盘算着:那百草丸真是好东西,自个儿正需要,要想方设法弄到手。

    针对眼下情形,王小旗与众人一番简议,诸人渐渐心安。
    毕竟,一来,小媳妇是死是活,还说不准。二来,百草丸是名家秘方。不怕到时候祖氏族人构陷庸医,牵连众人。最不堪,也可死死咬定,是小媳妇自身出了问题。

    未时末,空中吹起了阵阵小风,带来了丝丝凉意。
    避暑的人们开始赶路,关宁之路上,很快热闹起来。
    王小旗决定启程。
    众人排成一列队形,开始不紧不慢地向东而行。打头的是一名军士,之后是启亮,守成,庸医,老葛,秀才,疯子。王小旗骑着一匹枣红色的北元马,在队列一侧,两名军士走在疯子身旁。
    行路不久,老葛道:“庸医,汝是不是还有一粒百草丸。”
    “葛把子,汝想作什么?”
    “送给鹅。”
    “美得汝,凭什么。”
    “凭鹅是老把子,咋么,不服!”
    老葛赤裸裸地言语,令庸医愤慨,他坚定回绝了老葛的野蛮要求。

    风儿越来越爽,空气中的凉意沁人心脾。一行人渐渐走近傍晚。
    “咕咕咕”疯子的肚子不住地叫唤。“秀才,吾饿了。”他粗声道。
    “疯哥哥,汝都说过几回了?”秀才笑呵呵得,食指勾了勾鼻头。
    疯子一口咬住大拇指,发呆道:“七回。”
    “呵呵。”秀才乐道:“说错了,可是没有吃的哦。”
    “哈哈。”一旁的军士笑道:“不止七回,至少六回了。”
    “疯哥哥,至少九回了。”秀才乐呵呵的,从怀中摸出一个馍馍,道:“拿着。”
    一把抢过馍馍,疯子笑哈哈道:“就一个,不是至少九个吗。”
    “想得美。”秀才哼了一声,蹙了蹙鼻头。

    约摸黄昏时分,一行人抵达广宁中前所,入住客栈。
    晚膳时分,“吃膳喽。”“吃膳喽。”疯子笑哈哈手舞足蹈。
    王小旗给疯子加了一份饭。启亮、守成、庸医、秀才等人,也给疯子让出了一小份吃的,虽然众人也吃不饱。
    “稀里哗啦。”“嘁哩喀喳。”疯子把所有吃食如若风卷残云般,吃得干干净净。
    “还真是个大饭桶。”
    王小旗总算想明白了,为什么疯子背人时,只要吃的呢。
    夜色渐渐暗了下来。众人行了一天路,大都在客房里休息。
    “哗哗哗!”“哗哗哗!”
    客栈一角,疯子不停地把一桶桶井水浇在身上。一边冲澡,一边高声唱着乡曲。
    客房里,秀才细听,“咯咯咯。”笑个不停。
    | 2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刀光映月霜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62天 / 跨度92天】
    • 开贴:2018-08-19 07:12
    • 更新:2018-11-19 07:22
    • 阅读:2232 回复:479 楼主:454
    • 字数:约54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舞文《大明靖云传奇》—— 原创长篇连载7图 8清风8明月8 2016-12-20 13:05 253/163 57/470
    煮酒一本书与百年武林史1图 应侯范雎2 2011-09-18 16:54 444/104 51/550
    舞文长篇连载----黑虎山风云录310图 曹玉和 2017-09-11 20:02 14976/3274 371/984
    杂谈黑帮电影——长篇连载2图 我一人跳舞到天亮 2011-10-03 09:01 20363/1700 248/497
    舞文《欢乐牛逼武侠梦》——长篇武侠连载70图 刘绪国 2018-11-09 23:32 27197/1518 353/1475
    舞文《铁桥记》----讲述一段与70后有关的前尘往事(长篇连载)17图 淼垚焱 2017-09-08 21:23 13209/919 322/1278
    舞文长篇小说《高考移民》连载(已完稿 寻出版)7图 宋文涛A 2018-01-02 12:04 8427/451 87/2589
    舞文一束白兰花 (长篇连载)145图 姝男ac2 2014-09-28 17:37 6366/2076 302/908
    舞文《三国大梦》——不一样的三国,不一样的解读(长篇连载,每日更新)28图 河北赵二2 2017-01-05 16:34 7371/754 176/604
    舞文巷战之王:血胆儿女科学抗日 (长篇连载)161图 平哥说 2018-10-28 16:44 -3186/10898 458/1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