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说说我在扎纸铺打工经历过的事情

  • 首页
  • 上一页
  • 1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小张无忍 时间:2018-11-08 09:39
    我这句话把开车的瘦子给逗乐了,他回头说了一句,你别说,这还真有可能。五色尸跟普通的僵尸可不一样,这东西聪明着呢。
    我想起太行山的两段尸,被我拔出了阴气之后,知道不是我的对手,毅然放弃了自己的下半身,然后跳进河里遁走。
    又想起黑旋风曾经逛过人间鬼市,好像还从里面交易了不少好东西。
    这两具僵尸虽然比不上尸王或者尸魔这种千年老尸,可表现出来的智慧却让人惊叹。是谁说僵尸不能有智商的?这两具僵尸如此聪明,如果抓住了这东西,一定要剖开他们的脑袋看看,是不是真的有脑浆。
    帝铭上校说,我曾经联系过大渡河畔的走阴镖师,专门了解了一下无头尸的传说。只不过现在的走阴镖师早已经没落了。
    说起来,走阴镖师在民国初年的时候,还是很强势的一个流派。跟川东的御灵手和川西的青城山都不逞多让。
    只是后来无头尸失控,连续死了几个厉害的镖师。没有了无头尸,走阴镖师的日子就难过了起来。
    传承到现在,就只剩下了两个没有后代的老光棍,其中一个老光棍在泸定县开了家快递公司,过的还算可以,而且从他的口中,知道了另一个师兄,从十几年前就一直住在了大凉山一带。
    帝铭上校凭借特案处的资源,专门找到大渡河的走阴镖师联系方法,问了问关于无头尸的情况。 | | 828楼 | | | |
    作者:小张无忍 时间:2018-11-08 10:39
    但那位改行做快递公司的走阴镖师知道的其实并不多。
    他只知道前辈们的确是供奉过一具无头尸,也就是因为这具无头尸,让走阴镖师着实辉煌了一阵子。
    只不过民国时期,四个前辈带着无头尸接了一趟活,后来四个人只活着回来了一个人,不但无头尸不知所踪,自己身上还中了蛊,全身上下一直在往外钻虫子,没过多久就死了。
    从那以后,走阴镖师就开始走下坡路了,先是几个拿得出来的镖师死在了押镖的路上,后来八年抗战,剩下的几个镖师全都进了川军团,一场战争下来,活下来的寥寥无几。
    快递公司的老板其实早就不干这一行了,毕竟干这一行太伤身体,以至于到现在都生不出儿子来。他从电话里说,您要是想知道的更多,就得去大凉山一带找我那位师兄。他在大凉山一住几十年,其实就是想找回无头尸。
    因为师兄弟二人二十多年没联系了,所以快递公司老板也不知道具体联系方法。不过他们走阴镖师有自己的一套辨别方法,既然帝铭上校问起来,快递公司的老板就一股脑的全都告诉了他。
    帝铭上校问了很多东西,除了那位不知道还活没活着的师兄之外,还有关于无头尸的一些传说。他把无头尸的资料整理了一下,还真分析出了一点东西。
    走阴镖师们供奉的那个人头,八成就是五色尸的第三具。 | | 831楼 | | | |
    作者:小张无忍 时间:2018-11-08 11:39

    五色尸一共有五具,我见过了两段黑尸,又见过了湖北的青尸,剩下的红,黄,白,三具尸体却从没见过。却不知道无头尸到底是这三个颜色中的哪一个。
    我有点乐,真要如此,岂不是说我们一下子能抓到两个尸体?帝铭上校可是说过的,一具尸体十万块。这样二十万妥妥的就到手了。
    帝铭上校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说,别高兴的太早。你忘了大胡子镖师和客栈老板是怎么死的吗?
    我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无头尸虽然厉害,可咱们也不是吃干饭的。
    帝铭上校微微笑了一下,看他的样子似乎想说什么,不过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靠近西昌的时候,让人烦躁的大雨终于停了下来。只不过下了高速之后,吉普车并没有进入西昌市区,而是顺着307省道一直往前,到了梅雨镇稍稍休息了一下后,就拐进了木里藏族自治县的方向。
    无头客栈,就在木里藏族自治县境内。
    一路上磕磕绊绊,抵达木里藏族自治县的时候正好下午。
    木里藏族自治县虽然名为县城,可是跟内地比起来,也就是一个小镇子一样。帝铭上校没急着去找旅店住,而是开着车在县城里面转了一圈。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帝铭上校在县城边缘的地带,找到了一个独门独户的砖瓦房,砖瓦房可能有些年代了,破破烂烂的斑驳不堪。 | | 832楼 | | | |
    作者:小张无忍 时间:2018-11-09 09:30

    砖瓦房的大门是那种很老式的栅栏门,栅栏门旁边,还有一面早已经变成了土黄色的小旗子。
    帝铭上校让瘦子把车停下,指着那面小旗子说,这是走阴镖师的镖旗,只有懂行的人才能看得出来。
    顿了顿,他又说,泸定县的那个快递老板,虽然还算是走阴镖师,不过那人早已经金盆洗手了。这里既然还挂着镖旗,说明这个人还在做这一行。
    这恐怕是中国最后一个走阴镖师了。
    国内地大物博,从秦汉时期,就有了阴阳之说。流传到现在,懂得阴阳之道的人也就那么十几个流派了。
    走阴镖师曾经辉煌过,但现在看来仍然敌不过岁月的流逝。这个老光棍一死,走阴镖师怕是就从此没了传承。
    毕竟是一个流派,就算人家本事不大,可地位却摆放在那。所以帝铭上校很郑重的整理了一下军装,然后敲了敲铁栅栏。
    铁栅栏响了好一会儿,屋子里才慢腾腾的走出来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他弓着背,拄着拐杖,抬头看我们的时候,双眼无神,浑浊不堪。
    这人就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帝铭上校伸手拔下了栅栏上的镖旗,说,镖旗既然还在,为何不见领镖的人?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特案处记载了全国十几个驱魔的流派,对走阴镖师的规矩自然也是滚瓜烂熟。他说的这话其实就是委托走阴镖师们接活的行话。 | | 841楼 | | | |
    作者:小张无忍 时间:2018-11-09 11:00

    我看到那个老人双眼骤然闪过一丝精光,但是很快就掩盖下去了。他慢吞吞的走过来,说,先生来自哪里?
    帝铭上校昂然站立,说,北京,特案处!
    老人睁着浑浊的大眼睛看了帝铭上校半天,才说,邓伯川先生还好吗?
    后来我才知道,邓伯川就是特案处的创始人,也是他以一己之力,整合了国内十几个流派,并且记录在册。
    只不过后来邓伯川去了阴阳山寨之后,就一去不复返,但是他创立的特案处却得到了政府的扶持,近年来越发的兴旺。
    这个老镖师既然认识邓伯川,说明他和邓伯川是一个年代的人。
    帝铭上校说,邓处长早已经不理会俗世了。但是大渡河的走阴镖师当年也是十八流派之一,也在北京签署过阴阳协议,既然您是国内最后一位走阴镖师,就有义务配合我们。
    老镖师苍老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潮红,说,原来人们还记得世界上有走阴镖师这个职业啊。各位请进。
    帝铭上校冲着老镖师弯腰行礼,我们站在他身后,纷纷弯腰鞠躬。不管这老爷子本事如何,反正年纪就在那摆着,行一礼也不算吃亏。
    屋子里很狭窄,而且没什么家具,算得上是家徒四壁的那种。联想到内地的驱魔人赚钱赚的盆满钵满,这个没落的流派在我眼中显得特别的凄凉。
    老镖师端起桌子上的暖瓶,又从橱柜里拿出了几个陶瓷大碗,挨个给我们倒上热水。 | | 843楼 | | | |
    作者:小张无忍 时间:2018-11-09 12:30
    一边倒还一边说,你们来这,是不是为了无头尸?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老头子我劝你们还是原路返回吧,不要把命丢在了无头客栈。
    我暗暗惊讶,别看这老头脚步蹒跚,老眼昏花,看起来一副行将就木的样子。没想到心里却跟明镜儿似的,一点都不糊涂。
    不过这也说明我们没来错,他肯定知道无头客栈的具体位置。
    帝铭上校说,1953年,十八个流派在北京跟邓伯川处长签署了阴阳协议,约定好攻守同盟,资源共享。老先生,这个您是知道的?
    老镖师慢悠悠的说,我当然知道了,当初在北京,还是我亲手签下了我的名字。不过小家伙,我告诉你无头客栈的位置,那是我的责任。
    可我劝说你们不要去,是我不想看着你们几个人死。
    帝铭上校微笑着说:“这个就不劳烦老先生操心了,特案处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老镖师用一双浑浊的老眼盯着帝铭上校,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把目光挪开,说:它回来了。你们现在过去的话,会死。
    谁回来了?自然是无头尸!
    帝铭上校还想说话,老镖师却伸出手来示意他不要开口。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解开了身上的衣服,我这才发现,他瘦骨嶙峋的胸口上,有九个筷子粗细的窟窿!
    那九个窟窿里,还在往外渗着浓水,其中两个窟窿里,还爬出来了两条不断扭曲的虫子。虫子刚一离开老镖师的身体,就扑闪着一双透明翅膀想要飞起来。
    我骤然间看到老镖师身上竟然是这副模样,当场就倒吸一口凉气!
    。 | | 845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小张无忍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5天 / 跨度26天】
    • 开贴:2018-10-19 12:11
    • 更新:2018-11-15 11:09
    • 阅读:351569 回复:1014 楼主:139
    • 字数:约76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