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嘘,有胆子的话,就来听听我入行时接的第一单恐怖生意吧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xiwangyj 时间:2018-09-29 20:52
    都说人老成精,其实有些上了年岁的古董,也是可能‘成精’。

    比方说玉镯子,佛像,刀剑等等。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家里怪事不断,每到半夜客厅厨房还会闹出点什么动静,或许就是你收藏的某个古董在捣鬼!

    我们这一行,把这种成了精的古董称之为:阴物。

    这些阴物搁在不会用的人手里,往往会倒霉连连,甚至丢掉小命。

    但如果善加利用,却可以改官运,促姻缘,所以无论达官贵人,名门望族,对阴物都有需求。

    有需求就有市场,于是就诞生了阴物商人这一行。 人打赏 2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xiwangyj 时间:2018-09-29 20:53
    我们张家三代,都是做这个的。

    据传,爷爷曾把一只河童的眼睛挖出来,卖给了袁世凯,袁世凯从此由军阀变成了皇帝。

    父亲将伍子胥自杀用的宝剑卖给了某赵姓相声演员,该相声演员很快就火遍了全国,还上了春晚。

    到我这一辈,阴物的市场更加庞大,我接触过的各种二三线名人,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接下来我要说的,是关于我的故事。

    2000年的时候,我从父亲手中接下了祖传的古董店。

    这家店的店面很小,位于古董一条街里最不起眼的角落。

    因为刚刚上手没什么经验,所以生意在我手里一直不温不火,甚至有段时间还食不果腹。

    第一次接触阴物,就是在我食不果腹的那段时间。

    烫一壶老酒,切一斤牛肉,坐在我的小店里,望着空荡荡的大街,我已经有点享受这种感受了。

    我们家不光做的生意特别,开店的方式也很特别,太阳落山之后才营业,规矩已经持续了三代。所以我们家在古董一条街很受尊重,因为从不跟人抢生意。

    这时候,李麻子鬼鬼祟祟的来了,怀里还揣着一个黑色的包袱。

    李麻子是同行,店铺在西边街尾。

    “哟,张家小哥,吃酒呢。”李麻子看见我,神情忽然放松下来,毫不客气的在我旁边坐下。

    我跟父亲学得一手察言观色的好手段,从李麻子那简单的几个动作,就知道他肯定是遇到了大麻烦。

    否则不可能进来的时候很紧张,看见我之后又放松了下去。

    别的本事没有,装清冷高人的本事我还是有的。 | | 1楼 | | | |
    作者:xiwangyj 时间:2018-09-29 20:53
    我淡淡的说道:“李麻子,找我有事吧?有事儿直说。”

    李麻子忽然再次紧张起来,偷偷的跑到门口,探头探脑的看了看外边,确认没人了之后,这才神秘兮兮的关上门。

    走到我跟前,将包袱放在我面前:“张家小哥,我好像收了一件阴物。”

    阴物!

    这两个字刺激到了我的神经,我严肃的看着那个黑色的包袱,伸手就准备打开。

    李麻子却立刻拦住我:“张家小哥,这玩意邪的很,最好别碰。我家里都开始出事了,就是因为碰了这东西……”

    我也有些紧张起来,李麻子是附近出了名的大胆,能把他吓成这样,肯定不是平常的东西。

    我正色道:“你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儿?给我原原本本说一遍。”

    李麻子叹口气,这才跟我道出了这阴物的来历。

    原来李麻子常年在全国各地淘宝,见到农村就会停下来,看看能不能收到一两件值钱的古董。

    这不,从老家回来的时候,半道上顺便做了几笔生意,其中就包括我们面前的这件阴物:一只绣花鞋。

    那只鞋子一看就有点历史了,是满清时期的样式。

    因为店铺还没开张,所以李麻子暂时就将绣花鞋搁在家里。

    而怪事,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当天晚上,李麻子跟几个哥们喝完酒回家,就发现绣花鞋不见了,把客厅上上下下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

    他还以为是自己酒劲儿大,忘记绣花鞋搁哪了,就没当回事。

    不过到了下半夜,李麻子朦朦胧胧的听见客厅里有人在走动,便从床-上爬起来,到客厅查看。

    客厅没开灯,清冷的月光照进来,显得有点萧索。

    借着月光,他看见一个人影,正在客厅里打扫卫生,洗衣服洗碗。

    李麻子上前一看,发现竟然是自己的儿子,睁着双眼,眼皮一眨都不眨,表情有点吓人。

    李麻子的老婆死的早,就和儿子相依为命。看见儿子这么懂事,李麻子很欣慰,当下夸奖了一句。 | | 2楼 | | | |
    作者:xiwangyj 时间:2018-09-29 20:54
    不过儿子却和没听见一样,无动于衷,依旧是在洗着手中的碗筷。神经大条的李麻子还以为是儿子生气自己喝酒,也就没多管,继续回去睡觉了。

    可没想到,接下来几天,每到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儿子都会机械般的洗碟子洗碗,打扫卫生。

    地面明明已经很干净了,碗也很干净,可他就是一遍一遍的扫,一遍遍的刷!

    李麻子感觉很奇怪,心想儿子以前也没有梦游的毛病啊,这几天是怎么了?见过梦游的,可没见过天天梦游的。

    李麻子认真起来,他仔细的打量着儿子,这才惊骇的发现,儿子的脚上竟然穿着一只绣花鞋。

    那分明就是自己前几天在农村收回来的绣花鞋啊!

    一个男孩子,穿着绣花鞋,大半夜的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做着奇怪的事情,看的李麻子毛骨悚然。

    他当即就意识到,那只绣花鞋肯定有问题。

    于是第二天,他毫不犹豫的就把绣花鞋给丢的远远的。

    可没想到事情并没有结束,到了晚上,李麻子就听见儿子的房间里传来一阵阵女人唱戏的声音。

    李麻子当即就冲进房间,他惊恐的发现,那双被丢掉的绣花鞋,竟然又找上门来了,而且就穿在儿子的脚上。

    儿子还翘起兰花指,有模有样的在唱着越剧《沉香扇》。

    那声音,俨然就是一个女人。

    儿子看见李麻子之后,还翘起嘴角诡异的冲他笑了笑。

    李麻子大惊失色,当即就把儿子给叫醒。可儿子醒来以后,却说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更不知道那只绣花鞋是从哪儿来的。

    李麻子吓坏了,干脆直接把绣花鞋丢到了屋外的水井里。

    可没想到,到了第二天晚上,李麻子被一阵强烈的窒息感给憋醒。当他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儿子浑身上下湿漉漉的,正掐着他的脖子。

    一边掐,嘴里还骂骂咧咧:“为什么要淹死我?为什么要淹死我?”

    那力气非常大,完全不像是一个小孩子的。

    要不是李麻子从旁边抓了一个酒瓶子,砸在儿子脑袋上,怕是就被活活掐断气了。

    李麻子清醒了之后,恍恍惚惚的发现,儿子浑身是水,一只脚上还穿着那只同样湿淋淋的绣花鞋。

    他顿时意识到一个恐怖的事实,儿子竟然爬到水井下边,把绣花鞋给捞出来了……

    可是水井很深,而且根本没有攀爬的地方,儿子究竟是如何下去的?想到这一点,李麻子就浑身发抖。

    这个儿子可是他的命根子,如果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李麻子活着也没啥意思了。李麻子知道肯定是绣花鞋在捣鬼,倒卖过多年古董的他,也意识到这只绣花鞋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阴物’,当即就把儿子脚上的绣花鞋给脱了下来。 | | 3楼 | | | |
    作者:xiwangyj 时间:2018-09-29 20:54
    脱下来之后,儿子就醒过来了,同之前一样,所有的记忆都没有了。

    李麻子很害怕,安抚好儿子之后,就赶紧带着绣花鞋来找我了。

    因为但凡古董一条街的人都知道,只有我们家才收这种不祥之物。

    听李麻子这么一说,我心里边也开始突突起来。

    以前看父亲收阴物,基本上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啊!大多数都是害主人家常丢东西,鸡犬不宁之类的,那种阴物,随随便便一套小手段,就能给制服。

    像李麻子所说的这种情况,应该就属于‘大凶之物’了吧?

    我有点头大,没想到第一次开张,就这么棘手。

    做我们这一行,有“三不收”,分别是伤人性命者不收,乱人气运者不收,吸人精血者不收,这是最基本的原则,同时也是我们自保的手段。

    所以收这件阴物之前,必须得先弄清楚这东西究竟凶到了什么程度?有没有违背这一行的规矩。

    李麻子当场点头答应。

    我用生石灰涂抹在手上,这是避免沾染晦气的法子。

    黑色的包袱打开,一只沾着水的绣花鞋,就展现在我的眼前。

    不得不说,绣花鞋上的图案,十分精巧,针眼细腻,大红色的图案,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洗礼,竟然没有丝毫的褪色。反倒是被水一打湿,显得更加的鲜艳,发红,在昏暗灯光下,看起来就好像是一抹血。

    我皱了一下眉头,盯着李麻子问道:“怎么就一只鞋,另一只呢?”

    李麻子说道:“只有一只鞋啊。”

    我倒吸一口凉气,冷冷的将鞋子重新盖上:“你拿走吧,有人要害你,我帮不了你!” | | 4楼 | | | |
    作者:xiwangyj 时间:2018-09-29 23:04
    李麻子一听,脸都绿了:“别介啊张家小哥,我知道从你爷爷那辈开始,就专收别人不要的鬼东西,这只鞋就当我送你了成不成?你可一定得帮帮我,你知道儿子对我有多重要。”

    我冷笑道:“你应该很清楚,即便是普通成双成对的古董,分开之后,也会给主人造成精神上的困扰,更别提这双绣花鞋了!除非能找到另一只鞋子,否则我帮不了你。”

    李麻子此刻已经是满头大汗:“可是那户人家告诉我,他家里就只有一只鞋子啊……”

    “不对吧。”我说道:“如果两只鞋子没在一块,为什么那户人家没有闹鬼?”

    听我这么一说,李麻子咕咚一声就给我跪下了:“张家小哥,你可别吓我,什么闹鬼?这他妈就是一只有点邪性的鞋子而已,跟鬼有什么关系。”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过分了。

    的确,做这一行的从不信鬼神之说,发生在李麻子身上的事件,也只是阴物作祟罢了。

    是鞋子的主人生前的念力太强,再加上种种环境促成,这才让这只绣花鞋成了‘阴物’。我连忙给李麻子解释了一遍,李麻子脸色这才有所好转。

    他问我接下来该做什么?

    我说帮你可以,不过若是帮了你,这双鞋子必须免费送我才行。

    这是我的头一单生意,不好推辞,而且万一成功了,对我以后的生意,肯定是有水涨船高的帮助。

    李麻子点头如捣蒜:“别说一双鞋了,连我铺子一块送你都行。”

    接下来,我得判断一下这只鞋子究竟凶到了什么地步?

    光凭李麻子的三言两语,我还真不好下结论。 | | 6楼 | | | |
    作者:xiwangyj 时间:2018-09-29 23:04
    所以我告诉李麻子,让他明天晚上在家里等我,我亲自去一趟。到时候两个大男人坐在客厅里一个晚上不睡觉,看看这只绣花鞋还能不能再搞事!

    小孩子的阳气都很弱,阴物想要影响到小孩子的神智是非常轻松的,但却很难影响到血气方刚的大人,因此小孩子最容易看见鬼,大人除非时运背,否则一辈子都可能看不到鬼怪。

    李麻子弱弱的问我,能不能先把鞋子留下来?

    我当场就拒绝了,因为我他妈心里也害怕啊。

    一整个白天,我都惴惴不安,闭上眼就是绣花鞋的事。

    头一次对上这东西,心里难免紧张。我基本上可以判断,这是一件非常凶的阴物,具体凶到什么程度,还不知道。

    人总是对未知的事情产生恐惧。

    想起爷爷和父亲,一提起年轻时收阴物的遭遇,都感慨万千,可想而知这东西有多厉害。

    我也没心思做生意了,干脆关门歇业一天,抽了两包烟。把老爹传给我的本事,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想着各种应对的法子。

    虽然在我看来,我所制定的计划已经万无一失了,心中却依旧不踏实。

    一直熬到第二天晚上八点,我才来到了李麻子家门口。

    李麻子早就等的不耐烦了,看见我简直比看见亲爹还亲。

    我没工夫跟李麻子寒暄,让他带我熟悉一下他家的环境。这样万一真的遇到什么麻烦,还能随机应变,实在不行就逃命。

    李麻子家是平房,屋外就一扇大铁门,一个小院子,一口水井。

    屋子里两室一厅,因为没女人的缘故,家具什么东倒西歪的,还弥漫着一股怪味。

    我找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然后让李麻子带我去看放绣花鞋的地方。

    那只绣花鞋和其他几件收来的古董,都被李麻子搁在了客厅的一个偏僻角落,并不起眼。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看见这只绣花鞋,我就感觉特别扭,具体为什么又说不上来。

    仔细盯了一会儿,李麻子问我看出门道了吗?

    我摇摇头说没有,李麻子有点失望,不过也没说什么。 | | 7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xiwangyj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34天 / 跨度47天】
    • 开贴:2018-09-29 20:52
    • 更新:2018-11-16 17:55
    • 阅读:167770 回复:872 楼主:317
    • 字数:约17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