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给你个忠告,永远不要调戏做棺材的人

  • 首页
  • 上一页
  • 1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状元不识字 时间:2018-11-08 09:44

    乌云密布的空中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而且不断的有大风从四面八方刮来,同时闪电雷鸣不断,就好像是有万千妖魔在虚空中咆哮一样。
    最后一张符是我撕的,就在我将手抓住那张符的一瞬间,一个很是着急的爆喝声突然在我们的后方想起:“不要,快住手。”
    我下意识的转过头去,就看到一个满脸络腮胡的中年大叔一边大喊一边狼狈不堪的朝着我们这边冲过来,这人我感觉很熟悉,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我突然记了起来,这人,不就是那天在县城拉我回白街的公交司机么?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快住手,千万别撕那最后一张符,把撕下来的全部贴回去。”
    我怔了有大概两秒钟的时间,还在思索着这大叔到底是个啥意思,却突然听到咔擦一声,我转过头一看,王飞洋已经一把按住我的手,将这最后一张符给撕了下来。
    而此时王飞洋就这样一脸诡异的看着我,让我心中一阵发毛,仔细一看,我就看到王飞洋的身后居然站着那穿着红色高领毛衣的女人,正是杨丽,此时她就用自己的身体紧贴着王飞洋的后背,刚才那最后一张符,是她控制了王飞洋,强行撕下来的。
    “完蛋了,你们闯大祸了!”
    那边的公交大叔咆哮了一声,突然就跪在了地上,然后用着一种几近绝望的眼神看着我们这边。 | | 627楼 | | | |
    作者:状元不识字 时间:2018-11-08 11:15

    “怎么回事?,那人是谁。”
    王飞洋像是回过神来,我在看向他的时候,他身后早就没有了杨丽的踪影,我摇了摇头,这才注意到四周的天气此时变得极其恶劣,然后就看向那口大红棺材处。
    只见那原本钉在棺材上面的七颗铆钉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外面挤压出来,就好像是有一块大磁铁,强行将它们从棺材里面吸出来一样。
    与此同时,那棺材开始上下不停地颤动起来,里面还噼里啪啦传来有人拍打棺材盖的声音。
    我和王飞洋都是脸色一变,难不成这具被钉了二十年的尸体,到现在还诈了尸不成?
    “快跑!”
    那边又一次传来了那公交车司机的声音,之后他便大步的朝着我们这边跑了过来,我和王飞洋也意识到情况不对,急忙朝着他那边跑。
    我们刚跑出不到两米,就听到后方的那口棺材传来轰隆一声,紧接着那棺盖便朝天飞出了七八米,一声刺耳的笑声传来。
    我下意识的回头一看,还以为这棺材里面会坐起来一具面目狰狞的僵尸,但是让我奇怪的是,那棺材居然是空的,里面啥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杨丽的尸体根本没再这里面?”
    我还在疑惑之际,那公交车司机突然一把推开了我,然后一边念一边用右手的中指在左手掌心画了一通。
    “天圆地方、律令九张、掌心雷火、万鬼伏藏!”念完也就画完,随即公交司机猛地一掌朝着我后方的虚空中拍了过去!


    。 | | 628楼 | | | |
    作者:状元不识字 时间:2018-11-09 09:05

    公交司机的这一掌明明是拍在空气中,但是我却很清晰的听到了一声炸雷的声音,与此同时,一声惨叫在我耳边响起,紧接着我便看到一道红色的身影凭空出现在刚才那公交司机掌心拍过去的地方,然后又瞬间消失,最后又在我十米开外的地方闪现了一下,在最后一次见到它的时候,它已经出现在了几百米外的山头。
    公交司机大步的追了有大概两三百米,不过那身影移动的速度实在是太快,最后他也只能悻悻而归。
    我和王飞洋傻傻的站在原地,看着那口空荡荡的棺材,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时,公交司机面色难看的走到了我俩面前,眼神里透露着愤怒的精光。
    他抬起手就对准了王飞洋的脸颊,像是要打上去,不过他在思索了半秒之后突然将手掌对准了我,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哐当一巴掌便甩在了我的脸上。
    这一巴掌力道极大,我整个人都踉跄退了两步,半张脸瞬间肿了起来。
    我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从小到大除了我爷爷,老子还真没被其他人打过,我刚要冲上去还击,但是在触碰到公交司机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的时候,我突然感到内心一阵发惊憟,别说是要还击,甚至连看都不敢看他的眼神一眼。
    与此同时,我隐约间感觉到这公交司机的眼神非常的熟悉,像是好久之前就见过一样,但是我可以确定,在那天从陈家寿衣店回来之前,我绝对没见过这人!
    “你是谁?”
    王飞洋却是一点也不害怕这公交司机,面无表情的问道。 | | 635楼 | | | |
    作者:状元不识字 时间:2018-11-09 10:35

    公交司机盯了王飞洋一眼,眼神和他一样冰冷:“我是谁不重要,但是我可以很郑重的告诉你们两个,你们今天闯了大祸,很快就会大祸临头。”
    说完,那公交司机看了一眼被我扔在地上的手机,对我呵斥了一声:“我给你打电话,发了这么多短信,让你不要挖那口棺材,你是聋了还是瞎了?”
    我愣了一下,原来刚才那电话,根本不是左道因打来的,而是这个公交司机,等等!他怎么会知道我的电话号码?
    我还在沉思之际,那公交司机已经朝着山下走去,随即他回头看着我们两个呵斥道:“还不快走,真想死在这里?”
    他的声音透露着一种特殊的威严,让我根本不敢反驳,然后我和王飞洋只能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
    一路上我的脑子一直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疑惑,罗秀让我们来挖棺材,然后找高人来超度杨丽的尸体,平息她的怨气,但是当我们真正这样做之后,却发现那棺材里面根本就没有杨丽的尸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那口红棺的封印痕迹我可以确定,二十年前它被我爷爷他们埋下去之后,中途绝对没被人挖出来过,这就奇怪了,罗秀明明说二十年前爷爷他们活埋了紫薇命格杨丽替我改命,但为啥当年他们埋下去的,却是一口空棺材。
    而且,这空棺材被钉上了棺材钉,同时还被贴了黄符,这些玩意全都是用来镇鬼驱邪用的,难不成当年爷爷他们在棺材里面埋的并不是活人,而是其他东西?
    其他东西这个词太广泛,可以说是包罗万象,可以是鬼、可以是妖同时也可以是一些看不见摸不着的玩意,那到底会是什么?爷爷他们又是出于什么目的。 | | 636楼 | | | |
    作者:状元不识字 时间:2018-11-09 12:06

    我看着前面那公交大叔的背影,总感觉他走起路来很是熟悉,但我依然记不得什么时候和他有过交集,我开始揣测这位公交大叔的身份,他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和左道因一样,一直警告我们不要开棺。
    他的出现就是一个谜,就好像他上次突然出现在陈家寿衣店一样,我和王飞洋都不认识他,说明他绝不是白街的人,但是为什么他又给我一种完全知道这一整件事情来龙去脉的感觉!
    很快,我们三人便来到了山脚一开始停车的地方,那公交大叔二话不说就拉开了那小货车的车门,直接走了上去。
    见我和王飞洋傻傻的楞在原地,他转头瞪了我们一眼,说还不上车?
    于是,我和王飞洋机械式的上了车,车上还弥漫着一股白酒的味道,那公交大叔皱了下眉头,又呵斥了我们一声,说你们喝了酒还敢开车上山,真是嫌命长了是不?
    我和王飞洋都没回答,我是不敢回答,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本能的有些畏惧这公交大叔,不是那种单纯的害怕,而是像是一个晚辈对自家长辈的那种畏惧,王飞洋则是因为他那冷漠的性格,不屑回答。
    我们开着车下山的途中,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三人各怀心思,终于在快到白街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问那公交大叔到底是谁,为啥会突然到这里来,还有为什么要阻止我们开棺,如今棺材开了,又会引来什么样的后果?
    公交大叔什么都没回答,一直都是将车开到最快,之后他并没有在白街停留,而是一路朝着县城的方向开,一直开到了县城里面一处医院的家属区公寓才停了下来。 | | 654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状元不识字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3天 / 跨度25天】
    • 开贴:2018-10-19 14:10
    • 更新:2018-11-14 09:19
    • 阅读:337657 回复:923 楼主:117
    • 字数:约66千字
    • 图片: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