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凌晨四点,城市被一个遗弃的装尸盒惊醒

  • 首页
  • 上一页
  • 2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装龙做雅 时间:2018-11-09 17:30
    @开元通宝2009 2018-11-09 14:10:02
    名字取的太吊
    孟嫣 -- 梦魇
    朱立国 -- 猪立国
    胡晓丽--小狐狸
    吴德--无德
    蒋舒--将输
    贾欣欣--假惺惺
    实际上猪立国对于底层来说就是梦魇
    -----------------------------
    厉害 | | 594楼 | | | |
    作者:装龙做雅 时间:2018-11-09 21:31
    @开元通宝2009 2018-11-09 14:10:02
    名字取的太吊
    孟嫣 -- 梦魇
    朱立国 -- 猪立国
    胡晓丽--小狐狸
    吴德--无德
    蒋舒--将输
    贾欣欣--假惺惺
    实际上猪立国对于底层来说就是梦魇
    -----------------------------
    @装龙做雅 2018-11-09 17:30:53
    厉害
    -----------------------------
    知音,看懂了名字就看懂了作品 | | 606楼 | | | |
    作者:装龙做雅 时间:2018-11-10 09:05
    老太太没有并没有亲身经历过精神病院里的一切,但是从她的眼神里流露出来的全都是恐惧,连朱立国听到这些,都不免心惊胆战,孟嫣所遭受的那些非人的折磨就可想而知了。
    听完老太太的讲述,朱立国的心情变得异常沉重,屋子里的气氛也变得十分压抑和悲凉。为了缓解这种让人难受的气氛,朱立国站起身,强迫自己笑了笑,说道:“我去帮你摘摘菜,这都快中午了,你们也该饿了吧,我给你们炒两个。”
    朱立国一边摘着菜一边满心狐疑地想:‘他和老太太在外面聊了半天,孟嫣的房间里却一点动静都没有,整个房间就那么大,她们聊天的地方离孟嫣的卧室直线距离不超过三米,她不可能一点都听不到呀,怎么像跟自己无关似的充耳不闻呢?。’
    “哎,家里没什么菜,你要不嫌弃就一起在这对付一口。”看起来,老太太的心情似乎也似乎放松了一些,笑着礼让道。
    朱立国此时还不想走,因为他还没找到机会和孟嫣面对面地聊一聊,从她嘴里得到的信息将会更有价值,这正是一个机会。
    在狭窄的厨房里,老太太再一次叮嘱朱立国:“你别看孟嫣好像是好好的,其实她的病并没有好,她是得的是间歇性精神病,只是现在发病的时候症状没有严重的时候那么明显,她刚从医院出来那会儿,病的严重,疯疯癫癫,一会哭一会笑,还打人,但是就算病的再严重我也不会把她再送回去了,那简直 就是个魔窟,再也不让她回去了。” | | 610楼 | | | |
    作者:装龙做雅 时间:2018-11-10 10:05

    “她没病,你怎么不找医院领导说清楚呢?没有家属同意怎么可以随便把人关进精神病院呢?”朱立国没话找话地问道,其实他很清楚,‘被精神病’在中国并不是什么新闻,有人想把你关进去,有的是办法。
    “平时都是您做饭么?她不做?”朱立国疑惑地问道。
    “她也做,她心情好的时候会主动帮我做饭收拾屋子啥地,心情不好,我也不会要求她做什么,这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一个人关在屋子里,到现在也没出来,你来的时候没和她说什么吧?”老太太不安地问道。
    “没有,没说两句话就把我推出来了,没让我进门。”
    “你说你是警察了吧,她一看到警察就紧张的不行。”
    “我说我是派出所的来家访的,没提别的。”
    “哦,那还行,一会吃饭的时候注意点,别刺激到她。”老太太再一次叮嘱道。
    在饭桌上朱立国故意表现得与老太太很亲近,一口一个孟婶叫着,像个熟悉的晚辈一样,这也让孟嫣很快放松了警惕。
    朱立国慢慢地吃着菜,没话找话地与孟嫣东拉西扯说些没用的话题故意分散她的注意力,在聊天中朱立国发现孟嫣并没有什么异常,表现的与正常人无异,他甚至有些怀疑这个孟嫣现在到底有没有病。
    但是很快朱立国就发现了异样,他假装漏嘴有意提了一下二中,发现孟嫣竟然毫无反应,眼神异常平静,好像和自己无关一样,二中是她女儿坠楼的地点,作为一个母亲,这两个字一定会深深地刻在她的心里,正常人一定会有所反应,眼神中哪怕有一丝一毫的变化都不会逃过朱立国有备而来的观察,但是,没有,她的眼神没有一丝变化。 | | 614楼 | | | |
    作者:装龙做雅 时间:2018-11-10 11:06

    朱立国与老太太对视了一下,老太太瞬间反应过来,故作轻松地解释道:“嫣嫣呐,有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不过这也挺好,最好一辈子别再想起了”。
    “不记得什么了?我什么都记得,怎么不记得?”孟嫣笑着说。“二中不是我上初中时的学校么,除了新盖了一栋楼,还是那样。”
    朱立国在公安大学上学的时候,选修过一些心理学课程,其中也包括精神医学,某些精神病患者在发病期间会出现部分失忆或短暂失忆的现象,部分患者可能会将这种失忆一直持续到痊愈之后,但痊愈之后,如果有人对其进行引导和提示,可以帮助患者记起大部分回忆,这种现象在医学上解释得通。
    对于患者来说,失去那些痛苦的回忆未尝不是好事,这样她才能快乐起来,但是对朱立国来说,这绝对是个坏消息,如果她真的失忆了,那她还会记得谁是孟雨蝶的亲生父亲么?。
    “那你还记得任正是谁么?。”朱立国已经顾不得老太太的那些叮嘱了,直截了当地向孟嫣问道。
    “任正怎么了?我们都离婚好几年了。”孟嫣的语气很自然,听到任正这个名字她甚至流露出一丝幸福的表情。
    朱立国暗中长出了一口气,还好,她不是把什么都忘了。
    “哦,我认识任正,通过一个朋友认识的,他在深圳干的不错,已经是副主编了,文章写的好,很有才气的一个人。” | | 615楼 | | | |
    作者:装龙做雅 时间:2018-11-10 12:06
    我开始编织谎言。
    “哦,是吗?我已经很多年没见着他了,离婚以后就再也没见过。”孟嫣的语气开始变得有些忧伤,又似乎在努力地回忆着什么,眼神暗淡下来,挑起的嘴角渐渐低垂下去。
    老太太见女儿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下来,朝朱立国报以会心的一笑。
    “只是,他还是一个人,挺孤单的,又没有个孩子。”朱立国趁热打铁进一步向他想要的方向进行引导。
    “哦,他这人挺好的,很有才,没准过几年就找个大姑娘结婚了呢,中年成功男人,有的是人追。”孟嫣的表情依旧那么轻松,好像任正与她确实彻底没了关系。
    从孟嫣目前的表现来看,孟雨蝶似乎真的和任正没有关系,但这也仅仅是朱立国单方面的判断,并没有得到孟嫣的证实,他必须要孟嫣亲口说出孟雨蝶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即使孟嫣精神病爆发,他也要坚决地问下去,朱立国暗暗下了决心。
    朱立国先把话题转移到一些无关紧要的生活琐事方面,分散孟嫣的注意力,然后抓住一个机会突然问道:“雨蝶的父亲是谁?”
    此话一出,把老太太吓了一跳,十分不满地瞪了朱立国一眼,然后忐忑地看着孟嫣,盘算着她一旦情绪激动起来自己改怎么办。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孟嫣不仅没有过激的反应,反而露出一丝羞涩而又幸福的微笑,眯着眼睛不无炫耀地随口说道:“简义呀,雨蝶是我和简义生的孩子,现在他们两个都出国了,简义说等雨蝶再大一点,上学了,就接我过去,到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就天天能天天在一起了。” | | 616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装龙做雅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33天 / 跨度33天】
    • 开贴:2018-10-19 15:46
    • 更新:2018-11-21 16:53
    • 阅读:246832 回复:972 楼主:262
    • 字数:约127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