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嫁入豪门对普通人来说究竟是什么体验?

  • 首页
  • 上一页
  • 40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一湖深水 时间:2019-03-16 13:50

    苏湘听过一些关于俞可兰的事,在知道傅正南为争夺傅家要娶卓雅时,她果断离开,又跟祁海鹏有过这样的谈判,而且还是在几十年前,她的那份勇气跟胸襟,还有远见,不是一般女人能有的,也是个奇女子了。
    祁海鹏道:“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就是娶了她。”
    他转头再度的看向祁令扬,脸色缓了缓,带了些歉意:“我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事,就是不该在她走后,对你漠不关心。”
    过去所有的那些趔趄,在如今这惨淡光景下,都烟消云散了。
    祁令扬笑了笑道:“父亲,你现在,依然是我的父亲。”
    母亲说,希望他给他一个家,他做到了,没有让他流落在外,在祁家也依然享有祁二公子的名头。
    其实,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了。
    苏湘看着真正冰释前嫌的父子,笑了笑道:“不是还有珍珠吗?有珍珠在,祁家的血脉还能延续下去的。”
    珍珠听到苏湘提到了她的名字,睁着大眼睛往这边瞧了瞧,她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就傻呵呵的笑了起来。
    “过来。”苏湘对她招招手,小丫头踩在软软的草坪上,跌跌撞撞的跑过来,祁海鹏就说慢点儿。
    傍晚,吃过晚饭以后,苏湘抱着珍珠坐在客厅看动画片。
    苏湘有些心神不定,琢磨着一会儿怎么跟祁令扬说,她要回湘园去住。
    她现在的这个身份,是不可能住在祁家老宅的,谁知道一会儿祁老爷子过来,把他们都赶了回去,连珍珠也不愿留下。 | 3721楼 | | | |
    作者:一湖深水 时间:2019-03-16 14:30

    “你们过来陪着我这个老头子一下午,我心里已经舒服多了。反正湘园离这不远,明早过来就是了。”
    “我年少的时候,就有人跟我算命,说我是克亲命。以前我从来都不相信,但一个个都走了,现在我身边就你们这几个苗儿,还是算了算了……”
    老爷子摆摆手,让下人送客。
    到了祁家老宅的大门口,苏湘一回头,就见老爷子背过身去的孤独背影。
    老爷子从没说过这句话,难怪他对珍珠那么不舍,也忍着不舍让孩子住在外面。
    苏湘抿了下唇瓣有些不忍,祁令扬把珍珠交给她道:“你带着珍珠回湘园吧。我今晚还是留在这儿。”
    说完,他便将苏湘推上车,吩咐她明天早些过来,又让她开车小心。
    苏湘点头答应了,今明两晚对老爷子来说最是难熬,祁令扬还是不放心他的。
    目送苏湘的车离开后,祁令扬又回到了祁家老宅。
    祁海鹏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偌大的屋子只觉空冷,再加上摆放的一些纸钱祭品之类的东西,看上去还有些阴凉。
    祁海鹏一个人对着那些纸钱东西发呆,祁令扬走过去叫了一声:“父亲。”
    祁海鹏一回头,看到祁令扬眉头就皱了起来:“叫你回去,怎么又回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忘记了?”
    祁令扬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即便是机器传出来的声音,这空荡荡的屋子便有了生气。 | 3723楼 | | | |
    作者:一湖深水 时间:2019-03-16 15:10

    他笑了下,坐下来道:“来的时候就两手空空,能有什么忘记。”
    祁海鹏看他意思,不赞同的道:“我不用你陪,回去。”
    祁令扬没理他,从茶几底下的抽屉里拿出来他的药,说道:“你嘴上说不要留我们住,刚才我去卧室看过,里面什么都准备好了。”
    “……”祁海鹏没了声音。
    人越老越怕孤独,他又不是唯一的那个例外。
    祁令扬把倒出来的药片递给他:“大哥出事,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没放下。这两年过去了,三年四年,总会慢慢过去的。但你一天都没放下,这心里病就不会好。”
    “你把珍珠托给了我跟苏湘,难道就真的不管她了吗?”
    “我只答应替你把公司看管到珍珠长大成人,她还是要回到这里来的。你不在了,让她一个人在这吗?”
    “再怎么样,也总要替她看着我们。万一你不在了,不怕我丢下她不管了吗?”
    “就像我母亲当年那样,她一走,你就不管我了。”
    “臭小子,不是说不记仇了,还记着。”祁海鹏瞪了他一眼,就着水把药吃了。
    他道:“我听说你搬出了湘园,怎么回事?让你们准备结婚,苏湘不肯?”
    祁令扬双肘撑着膝盖沉默不语,祁海鹏看他一眼,更觉有事。
    “说说看。”祁海鹏去拿烟盒,才拿在手里,就被祁令扬拦了下来。
    他盯着前面的电视,但什么都没看入眼底,神色也更冷了一些,他道:“傅寒川用了手段,恢复了跟苏湘的婚姻。” | 3724楼 | | | |
    作者:一湖深水 时间:2019-03-16 15:51

    “嗯?”祁海鹏眉头拧了起来,“什么时候的事情?”
    “三年前,苏湘离开北城的时候。”
    “哼,傅寒川当年为了跟你争夺傅家继承权,连老婆都不要了,我还以为他跟傅正南一个德行。他这又把人强要回去,是几个意思!”
    祁海鹏自然不希望本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又多出个傅寒川来横插一杠子。
    珍珠要一个完整的家,可不能就这么被拆了。
    他看着祁令扬,沉着脸道:“我不问,你就一直不说了?”
    祁令扬看老爷子怒气起来了,说道:“父亲,这事儿我会处理。”
    他顿了下再道:“父亲,还是请你只当不知道这件事,也不要去为难苏湘,不然,她会很难做。”
    苏湘现在申请强制离婚,等到跟傅寒川的婚姻关系结束还需要两年时间。
    这两年里,祁海鹏如果过问起他们的婚事,这件事他早晚也会知道。
    所以祁令扬认为与其瞒着,不如让他先知晓,也不要当着苏湘的面去为难她。
    祁海鹏瞥了他一眼,笑了下道:“你倒是什么都为她考虑周全了。”
    祁令扬苦笑:“她身上背负的太多,受过的罪也太多。我只是希望她嫁给我的时候,是完整的,没有阴郁的。”
    三年前崩溃了的苏湘,他记得很清楚。直到现在,她都没有完全的摆脱那些阴影。
    如果他硬要跟傅寒川争,逼着她去做些什么,他怕那个时候的苏湘,又会回到三年前,只是一个碎片拼凑出来的人,没有了灵魂,只是一具行尸走肉。 | 3725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40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一湖深水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82天 / 跨度192天】
    • 开贴:2018-09-29 10:44
    • 更新:2019-04-09 18:06
    • 阅读:551694 回复:4375 楼主:2006
    • 字数:约132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