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采药师》-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弘扬传统文化,提升素质教育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李亮童话 时间:2018-09-12 15:03
    开篇——

    在很久很久以前,这故事大概要追溯到三皇五帝时期,那个时代,世界上有一个最大的恶魔,叫做“维”,维与众生相伴而生,千百万年来,生活在东土大陆上的人类与“维”的战斗从来没有停止。“维”成了人们眼中最大的恶魔。

    而唯一可以与维对抗的只采药师。采药师继承了女娲娘娘的辉光,分为五大城邦,统治着东土大陆,这五大城邦分别是西南的萤火城,北方的雪城,东方的水都,西方的沙漠城以及南方的百业城。今天的故事就先从西方的沙漠城厚街讲起吧。

    厚街是西野家族在沙漠城经营的中草药交易场所,这里汇聚了来自全世界的药材经营商。从小被人欺负又天生不会发光的15岁少年陈香正是厚街雪老山中草药铺的药童。 人打赏 7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李亮童话 时间:2018-09-12 15:05
    “师父,采药师的职责是什么?”
    “救人。”
    “如果那人是坏人,该不该救?”
    “坏人自有法度定论,采药师的职责是救人。”
    “如果那坏人又是仇人,该不该救?” | 1楼 | | | |
    作者:李亮童话 时间:2018-09-12 15:05
    第一章:入学考试邀请函
    东土大陆是一片被采药师统治的世界,在这里,采药师拥有至高无上的荣誉和权利。所有少年都梦想成为采药师。但是要想成为采药师首先得能够发出辉光,只有发光才能拿到来自云霄学院的入学考试邀请函,拿到了邀请函,才有机会考入云霄学院,成为一名真正的采药师。
    ——题记

    1,没有实力替人出头
    厚街是西野家族在沙漠城经营的中草药交易场所,在这里汇聚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药材商。厚街有一对母女,母亲是一个寡妇,女儿名字叫阮小玉。
    阮小玉从小瘦弱,个子不高,为了减轻妈妈的压力,替妈妈送药材,不管风里雨里,她都会骑着那台比她还高的玲珑车去送药。
    有一次下雨,路面太滑,由于她脚短,脚本来够不着地又被长长的雨衣绊住,玲珑车突然打滑,侧翻,放在后备箱的麝香[开窍醒神]、橘皮[理气]和何首乌[补血]全部甩落在大雨倾盆的马路上。她顾不着自己有没有摔伤,跪在被大雨浸泡着的药材面前,伤心哭泣。
    厚街的药童陈香与阮小玉青梅竹马,情同兄妹。这天,他正好送完了一批药材,从那座养牛场出来看见跪在雨中哭泣的小玉,走上前,帮她扶起玲珑车,说道:“没关系的小玉,我们再来送一次就好了。”
    没想到小玉哭得更厉害,说道:“陈香哥哥,没用的,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原来这些药材正是送往城北高利贷公司。小玉妈妈之前借了高利贷,但是一年前就还清了,可在半年前,高利贷公司找到小玉妈妈,让小玉妈妈每天按照配方为他们送药材。
    小玉妈妈死活不答应,因为西野家族明文规定,一旦发现有人偷偷将药材卖给高利贷公司就被视为走私行为,将被终身拉入黑名单,并永久不能踏入沙漠城。
    高利贷公司老大邓贤士拿出之前与小玉妈妈签订的借款合同,说道,但你也别忘了,西野家族还规定,凡是做药材生意的,如果被发现有向高利贷公司借款的行为,也要被拉入黑名单,并永久不能再踏入沙漠城。
    “求你放了我吧。”小玉妈妈跪在地上哀求。
    “只要你按照我的配方,每天准时为我送药一年,我保证会把这张之前的借款合同烧毁。”
    小玉妈妈实在没办法,答应了邓贤士。
    陈香极为愤怒,怒骂邓贤士卑鄙。
    “陈香哥哥,现在该怎么办?”小玉越哭越伤心。
    陈香将跪在大雨下的小玉拉起来,说道:“跟我走。”
    小玉跟在陈香后面,问道:“去哪里?”
    “找他们做个了结。”
    他们来到城北高利贷公司的时候,大胡子邓贤士带着他手下的人正在公司研究人参。见门口来了两个小不点,由于雨天光线不好加上他俩穿着雨衣,大胡子邓贤士吓了一跳,以为来了两只鬼。尔后才看清楚原来是厚街的药童陈香和阮小玉,大笑道:“怎么了,小鬼,我的药材送来没有?”
    邓贤士将手中的人参放下,看一眼戴在手腕上的手表,皱起眉头,说道:“12:39,不好意思,”邓贤士看着小玉,说道:“小鬼,你迟到了9分钟。按照约定,我——”
    “闭嘴——”陈香将拎在手中被雨水浸泡过的药材全部扔在邓贤士面前,邓贤士“哎哟哟”四处乱跳,生怕那些脏兮兮带着油渍的水溅在他那条刚刚从南方买回来的昂贵西裤上。
    马仔们上前搀扶邓贤士。邓贤士定了定神,恶狠狠地看着陈香,骂道:“你这个小杂碎,疯了吧你。”
    “今天我带小玉过来,只是警告你,从此以后,你的药材,老子不送。”
    邓贤士看着这个胆大包天的小鬼,笑道:“小鬼,你懂什么,这药材是你说不送就不送的吗?如果我把那份合同交给西野平川,你知道后果吗?”
    “你可以拿那份合同吓唬小玉和她妈妈,但是吓唬不了我,只要我一口咬定这份合同是你伪造,并揭发你走私药材的事实,你认为西野家族会站在谁一边?”
    邓贤士得脸色突然变得非常难看,走到陈香面前,说道:“你刚说什么?”
    陈香从不畏惧邓贤士黑势力背景,说道:“放了小玉和她妈妈,否则我告发你走——”
    邓贤士不等陈香把“私”字说完,反手一巴掌打在陈香脸上,这一巴掌实在太重,将陈香扇倒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
    “陈香哥哥。”小玉跑到陈香面前,见陈香脸上留下的大嘴巴子以及嘴角上的血,心疼的眼泪流不停。陈香擦了擦嘴角鲜红的血,看着小玉,笑道:“没什么,我说过,一定会为你和你妈妈讨回公道。”
    他从大理石地板上站起来,笑对着邓贤士,说道:“姓邓的,别人怕你,我可从没怕过你。”
    没想到这小子也是个硬骨头,邓贤士恶狠狠走向陈香,说道:“既然你这么有骨气,那就让我看看你有多经打。”
    邓贤士又是一个勾拳狠狠得砸在陈香的肚子上,将他打飞,陈香感觉肚子都快要爆了,痛得连叫喊的声音都没有了,从半空中掉下来,落在冰冷坚硬的大理石地板上。
    “陈香哥哥。”小玉跪在地上,抱起了晕在地板上的陈香。
    邓贤士收起了拳头,看着小玉,说道:“好了,小玉,拉他走吧,在14:00之前再送一份,这事就算完了,懂吗?”
    小玉哭着正要抱起陈香离开这里,没想到陈香的身体突然变热,从大理石地板上站起来,狠狠地盯着邓贤士。邓贤士以及众马仔目瞪口呆,刚刚不是被打趴在地上都快死了吗,怎么还能站起来?这小子到底有多经打?
    “我说过的,从此以后你的药材,老子不送。”
    陈香握紧拳头打向邓贤士,邓贤士早已看出陈香强弩之末,故作顽强。一脚从天而降,把陈香踩在大理石地板上。陈香还想再做抵抗,可是挣扎了几秒,再也动弹不得了。
    “小子,不要说什么告发不告发,我想你比我还明白,在这片崇尚强者的大陆,你只有成为采药师,才能替小玉出头,才能对我制裁。而现在,你只是一只弱鸡。”
    陈香趴在地上什么也没说。邓贤士将脚从陈香身上移开,看着小玉,说道:“小玉,你带着这个傻小子回去吧,从今天开始,我答应他,再也不会找你们麻烦了。”
    小玉背着受伤的陈香哥哥,一步一步离开了公司,走在雨中,走在回厚街的路上。 | 2楼 | | | |
    作者:李亮童话 时间:2018-09-12 15:06
    2,危机四伏
    经过多日照顾,陈香的伤渐渐好转,小玉却在收拾自己的行囊,陈香从床上坐起来,望着小玉的背影,问道:“小玉,你——”
    小玉什么都没说,将行囊整理好,背在身上,就在她要跨出房门的时候,陈香不顾身体的疼痛,从床上跳下来,光着脚,追了上去,紧紧抓住小玉的手,问道:“小玉,你要去哪里?”
    小玉依然头也没回,背对着陈香,脸上都是落寞。
    “留在这里吧,我一定会成为最强采药师,一定能保护你的。”
    没想到这句话强烈刺痛了小玉的内心,小玉使劲甩开了陈香的手,啜泣着跑出了房间,跑出了厚街,离开了沙漠城。
    望着渐渐远去的小玉,陈香内心悲凉。

    东土大陆最西侧的沙漠城,那是靠地脉黑暗之地最近的地方。城墙上挂满了沙蚕图腾的黄沙颜色旗帜。城内有一条街道,叫做厚街,这是西野家族在沙漠城最大的中草药交易场所。全世界中草药商人都汇聚在这里。
    陈香正是厚街的小小药童,从小到大,他一直跟着其中一家药铺的老板雪老山,替雪老山送药。
    这天下午,他送完了最后一趟药并没有急着回去,而是调转黄色玲珑车的方向,前往西城。他想在今天,去做那件一年前答应了小玉的事情。

    在这片被采药师统治的东土大陆,没有什么比成为采药师更荣耀的事情。但是要想成为采药师首先得拿到来自云霄学院的入学考试邀请函。
    每逢初夏时分,云霄学院便会通知各城城主派人前往百业城请回入学考试邀请函。只有请回邀请函,所在城市的孩子们才能统一考试。
    沙漠城城主西野平川本想自己亲自前往百业城请邀请函,但是恰逢这段时间城内出现了一批神秘分子。他不知道这些神秘分子最终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以他多年的经验来看,一定与马上到来的邀请函资格考试息息相关。
    为了确保即将到来的考试顺利进行,他只能留守府内,每天待在书房盯着那幅庞大的沙漠城全城地图,点点画画,布置安防,确保考生平安无事。因为这些考生才是东土大陆的未来和希望,他绝对不允许这群神秘分子伤害到孩子们。
    西野府邸正在西城。府内,三公主西野惊鸿见父亲忙得额头冒满,从旁座起身,倒上一杯茶,走到父亲面前,说道:“父亲喝杯茶休息一下吧。”
    西野平川摇摇头,未曾看一眼自己的女儿,继续盯着地图,生怕哪个地方的防备有漏洞。
    西野惊鸿生得俊俏,眉宇开阔,目光犀锐,今年15岁,恰是考试的年纪。前几天由于姐姐西野望蜀前往云霄学院请入学考试邀请函去了,让原本捉襟见肘的人手显得更稀少。
    每天看着父亲彻夜难眠,茶饭不思,更为即将到来的考试担忧。惊鸿疼在心里,想来自己也大了,自告奋勇要为父亲排忧解难,说道:“父亲,请让我去调查这个案子吧。”
    父亲大跌眼镜,看着这个黄毛丫头,说道:“惊鸿,你还小,保护好自己就够了,这是大人的事情。”
    “父亲,我已经15岁了,就让我担起西野家族的责任吧。”
    这句话让身为父亲的西野平川很震撼,没想到年纪轻轻的惊鸿似乎早已明白什么是责任。可是这个案件不是儿戏,怕是对惊鸿很不利。父亲终归不敢答应。
    但是惊鸿执拗,父亲很无奈,于是给了她一个端茶倒水的打杂工作,让她协助自己整理材料。但惊鸿丝毫不敢怠慢,只要能为父亲缓解压力,做什么她都愿意。
    “报——”府外传来一连串急促的马蹄声,西野平川放下手中的笔,来者正是北门太守。北门太守双手抱拳,半跪在城主面前,说道:“我们在城北外发现一具采药师的尸体,他的辉光被吸干,只剩下一具干尸。”
    “谁这么大胆?”西野平川如坐针毡,立刻跳起来,焦急地问道。
    “猫头鹰。”
    “可是去年不是已经剿灭了吗?怎么又死灰复燃?”
    “末将正在加派人手清查。”
    “一有消息马上汇报。”
    “是。”
    看着北门太守骑马远去,西野平川的脸色非常难看,惊鸿问父亲:“父亲,到底发生了什么?”
    父亲原本不想让女儿知道的,但是女儿长大了,就算现在不告诉她,以后她也会找到答案。况且这件事情凶多吉少,告诉女儿也让她有一个防范。说道:“一年前,东土大陆出现了一种专门吸食采药师辉光的动物,这种动物就是猫头鹰。”
    “可是采药师不是东土大陆最强的存在吗,为何猫头鹰敢吸食辉光呢?这不是向全天下采药师宣战吗?”惊鸿问道。
    “也许他们就是想向全天下采药师宣战。”
    “什么?”惊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猫头鹰的出现,让东土大陆所有的采药师陷入危机。为了查清猫头鹰的来龙去脉,去年云霄学院院长陈凌云特别派出了两位非常优秀的采药师前去调查,虽然后来我们摧毁了猫头鹰巢穴但是这两位优秀的采药师却牺牲了。如今吸食辉光的猫头鹰再度出现,实在蹊跷。”
    “那我们怎么办呢?”惊鸿问道。
    父亲还没来得及开口,门外又有来报。
    “报——”
    府外有一阵仓促的马蹄声,来者正是西门守城士兵:“报城主,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
    “有人爬上了萤火塔!!”
    西野平川慌忙跑出西野府邸,望向萤火塔。只见萤火塔上站着一位穿着一身黄色工作服的15岁瘦弱少年。那少年正是厚街雪老山门下的小药童陈香。
    没有一刻安宁,多事之秋啊。西野平川气得想吐血,指着士兵们骂道:“你们到底怎么守的萤火塔?怎么让那小子跑上去的?”
    士兵们跪在地上,不敢说话。都怪人手不够,守卫不严,陈香这小子趁看守萤火塔的士兵没有在意,偷偷爬上了萤火塔。
    陈香见城主居然也在,身边还带了一个丫头,不仅没有紧张,反而兴奋,点燃手中早已握住的柴油火把,西野平川吓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担心什么来什么,紧紧盯着陈香,喊道:“小王八蛋,你在干什么?千万不能点燃火盆啊!!”
    火盆一旦被点燃,沙漠城整座防线的萤火塔都将被点燃,东土大陆随即宣告进入战争防备阶段。烽火戏诸侯,一旦点燃,而发现并无战事,四大城邦要对沙漠城问责,这可是掉脑袋的大事。
    陈香不知轻重,挥舞着火把,向城主喊道:“城主,你在最好了,借这个机会,今天我要向你们宣布一件重大的事情,我一定会成为东土大陆最强采药师。”
    这声音嘹亮,响彻寰宇,震惊黑夜。
    西野平川好气好笑又好急,近乎哀求,说道:“小王八蛋,你赶紧下来,千万别点燃火盆!!!!”
    “哈哈,”陈香并没留意什么火盆,依然沉浸在要成为最强采药师的幻想之中,叉着腰,一边摇晃着柴油火把,说道:“城主,您得对我有信心啊,好歹我也是厚街的药童,我若成了最强采药师,您脸上也有光不是?”
    西野平川的嘴上功夫完全不是陈香的对手,惊鸿见状,正是为父亲排忧解难之机,说道:“父亲,让我来。”
    惊鸿继承了西野家族光荣血统,加上自身天赋和努力,15岁,在这个大多数孩子都还未开化的年龄,她不仅能散发出黄沙颜色的辉光,而且还能娴熟的运用辉光。
    看着三女儿的辉光运用潇洒自如,作为父亲,大为震惊。
    “哇——什么。”刚才三公主散发出来的辉光已经足够让士兵们震撼,没想到三公主居然召唤出了西野家族图腾沙蚕宝宝,士兵们惊爆了眼珠子,刚才只是跪着,现在完全瘫坐在地。
    “三公主15岁就能召唤图腾了,这得强到什么样的存在呀!!!!!!!”
    西野平川也对女儿这几年的自学自悟能力感到不可思议。
    陈香虽然站得高,却也将西野惊鸿一系列操作看得清清楚楚,没想到比自己还小几个月的三公主惊鸿不仅能够发光还能召唤图腾。这才是真正的采药师吗?
    沙蚕宝宝送惊鸿平稳落到了萤火塔,陈香望着她那冷艳的双眼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西野惊鸿从沙蚕宝宝身上跳下来,站在萤火塔,平视着这个做事不顾后果的小子,骂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害死很多人?萤火塔是战争的讯号,一旦被点亮,多少人将背井离乡,你以为很好玩吗?”
    “喂,”陈香鼓足了底气,用火把指着惊鸿,说道:“别以为你是女孩子大吼大叫我就不敢还嘴。我几时说过要点亮萤火塔的?”
    “那你跑到萤火塔来干什么?”
    “你没听到吗?我只是站在这里向所有人宣布,我一定要成为最强采药师。”
    “那你告诉我,怎样才能成为最强采药师?”
    “谁不知道,只有发光才能成为采药师。”陈香嘴硬。
    “你能不能发光?”
    “我——”
    强如惊鸿,一眼就能看穿陈香不会发光,说道:“你连光都发不出来,怎么能拿到云霄学院的入学考试邀请?怎么成为最强采药师?你还是赶紧回去修炼吧。”
    “我不回去,”对于惊鸿的意见,陈香抗拒,也很绝望,说道:“我站在这里怎么了?我向你们宣誓要成为最强采药师怎么了?谁规定我不能上来的?”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要成为采药师?”
    “你这样的家族,这样的天才,又怎能理解我们这些普通人的痛苦?不管怎么修行怎么努力都发不了光,发不了光就成不了采药师,成不了采药师,这辈子都要被人欺负,保护不了朋友,保护不了任何人。”
    陈香越说越激动,拿着火把的那只手在颤抖,眼泪流不停。
    惊鸿一时心软,语气也平和了很多,问道:“这就是你要成为采药师的理由吗?”
    眼看惊鸿的气势也下来了,陈香的神经没有之前绷得紧,他慢慢放下了指着惊鸿的火把,像个做错了是的孩子,低着头,说道:“去年我还很弱,弱小的我根本保护不了妹妹,后来她因为绝望离开了这里。我望着她离去,悲痛万分。于是告诉她,有一天,我一定会站在沙漠城最高的地方,告诉这个世界我会成为最强采药师。
    “我以为这样做,小玉妹妹就会回来,可是我太天真了,如果不能像你这样成为真正的采药师,就算小玉回来,我还是保护不了她啊。”
    如果爬到萤火塔就能给别人带来希望,那么猴子都比他强。陈香傻笑一声,擦干了眼角模糊的泪水,他笑15岁的自己为什么比猴还要幼稚?要想成为采药师,终归靠实力。爬到萤火塔,不过就是一个笑话。
    也许这也是小玉的绝望吧,小玉对自己已经绝望了,所以她走了。走了也好,不会看到自己的无能。
    惊鸿眼看陈香似乎陷入了过度的悲伤和自责之中,导致站在萤火塔的脚跟有些不稳,身体摇晃。他非常焦急,害怕着小子一不小心没站稳坠入万丈悬崖就要出人命了。伸出手,但又不敢上前,急切地喊道:“陈香。”
    这声呼唤就像划过黑夜的光芒,迷迷糊糊中,陈香抬起头,泪眼模糊,连惊鸿的模样都看不清了。
    惊鸿见陈香上下眼皮打架,糟糕,正要上前拉住他,没想到陈香眼睛一闭,身体失衡,从萤火塔跌入万丈悬崖。
    “陈香——” | 3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李亮童话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63天 / 跨度125天】
    • 开贴:2018-09-12 15:03
    • 更新:2019-01-16 00:08
    • 阅读:10266329 回复:11225 楼主:210
    • 字数:约176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