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亲历者——98年云南保山“鬼挖眼”事件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云南盗 时间:2018-10-29 12:29
    事情已经过去整整20年。作为当年为数不多的亲历者之一,这20年来我有无数次机会可以将之公之于众,但每每临到提笔,我都黯然放弃,原因有二,第一,由于事件的特殊性质,我不得不考虑公开后带来的负面效应,第二,也是最重要一点,就是当年我跟一个人的约定,我答应过他,在他有生之年不得对外公开此事,至于为何作此承诺,下文我将交代。
    不过说实话,把一个如此沉重的东西藏在心里,的确不是一件很好受的事情,不过为了那个承诺这20年来我不得不三缄其口,就因为这点,我自己都感觉自己已经憋出了毛病,特别是这几年,我不得不往返于各种医院之间,吃了很多药,但都无济于事。
    直到一星期前,我去了一趟重庆,在“九龙广场”附近参加了一个秘密葬礼,当晚我就收到一封书信,里面是那位逝者临死前给我写的一个纸条,内容短短几句,而最后一句清晰无比:“本人既死,当年承诺失效,君可自便。”
    回到昆明,我思考了整整两天,决定公开此事,之后我详细研究了一下网络发文的各种禁忌,特做以下声明:“本帖内容,俱为虚构。” 人打赏 14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云南盗 时间:2018-10-29 14:55
    @桥小蓝 2018-10-29 12:58:45
    居然是第一个,有奖励吗
    -----------------------------
    之前发了一个帖子,属于试水帖,目的是让以后的回复能置顶,其中人物时间以及故事内容跟事实不符,已停止。谢谢关注。 | | 4楼 | | | |
    作者:云南盗 时间:2018-10-29 15:25
    1998年7月某天,我从云南保山市第X监狱服完刑出来,第一时间给宋建国打了一个电话,问他昆明那边的情况。
    宋建国是我老乡,我们都是云南文山州富宁县人,96年时候他跟几个同乡组了个建筑队,他是队长,其中也包括我,一起跑到保山市某工地打工,本来干的好好的,当年年底因为一次聚众械斗事件,我砍伤了人,被捕入狱,判了两年,之前在监狱时候他托我表姐捎来话,说他没在保山做了,现在在昆明“南窑客运站”开了个门面做货运生意,叫我出去后就去找他,他一定安排好。
    电话里他听说我出来了,也很高兴,说来昆明没问题,不过要等两天,叫我接个人。
    我就问接谁,宋建国说是他一个朋友的朋友,姓周,外号叫“周结巴”,跟我一样也在保山蹲牢房,不过在另外一座,保山第X监狱,据说是后天释放,到时候我去接一下人,一起回昆明。
    我就问,为什么非要接,他自己有腿不会坐车?
    宋建国说,一个是周结巴到昆明后,多半也会在他手下干,再一个,他以前欠那位朋友一个人情,这次你们一起过来,车票食宿你小关就一起“招待”了,算帮他还情,到时候再补给你。
    我说,宋哥,别说补钱那些见外的话,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于是在保山呆了两天,第三天下午跑到保山第X监狱,接到了那个人,此人30岁出头,戴眼镜,灰白脸,浑身瘦的皮包骨头。
    简单寒暄几句,坐车到了客运站,买了两张到昆明的票,上车时候已经傍晚七点过了,望着窗外余晖,想着蹲了两年终于要离开保山这个鬼地方开始新生活,心头一阵发热,做梦也没想到也就几小时后会出这么大的事儿。


    | | 5楼 | | | |
    作者:云南盗 时间:2018-10-29 15:54
    那天客车是8点钟出站的,在城区饶了一圈,又接了五六个人,出城时候已经9点,天已经大黑。
    我们坐的是一个卧铺车,那时候还没修“楚大高速”,路很难走,到昆明一般要颠簸个七八个小时。
    说一说当时我们的情况,我买的是最后一排的床位,跟前面的“上下铺”不一样,是一个类似“通铺”的大床,并排睡四个人,我跟周结巴睡左边,我靠窗户,他挨着我,说实话当时客车的条件非常差,铺盖跟枕头全是一股子霉臭,加上柴油臭味,又是盛夏,周围的乘客又基本上是当地的山民,背着背篓,背篓里还有鸡,时不时有墨绿色的鸡屎尿浸出来,不是我歧视他们,先别说他们的体臭,就是那一股子鸡屎臭放在现在,我绝对无法忍受。
    不过那时候一个年轻,再一个才关了大牢出来,没这么多讲究,当时车驾驶室跟中央各挂了一台小电视,在播放一个“东方斯卡拉”的表演节目,带一点黄色,也很搞笑,尽管人声嘈杂听不清楚,也没其他事做,那时候也没手机玩儿,就盯着电视看。
    看了一阵,总觉得右边周结巴行为有点异常,就瞟了他一眼,发现他正直勾勾的,盯着前方一名乘客。



    | | 9楼 | | | |
    作者:云南盗 时间:2018-10-29 16:30
    我就起了警惕,因为之前我就注意到周结巴至少有三四次,眼角余光有意无意的往那个人身上瞟。
    我就特意观察了一下那位乘客,他睡在中间的一个上铺,离我们有两个铺位远,是个男的,从身后看不见脸,戴一副金丝眼镜,感觉有50多岁,正半躺着看电视,他明显身体不大好,大热天的上身居然穿着一件“泥巴黄”颜色的厚毛衣,有一件深色西服,脱了盖在肚子上,双手笼在西服里面。
    这时我注意到西服中间鼓鼓囊囊凸起一大坨,明显里面有一个包之类的东西。
    我心头就有点纳闷:此人就是一个普通乘客,又不是美女,怎么周结巴老盯着人家看,莫非是他熟人?
    就瞟了周结巴一眼,跟他目光对上,他满不在乎移开视线,把夹在右耳朵上的烟取下来,放在“人中”的位置,忽忽忽的嗅。
    毕竟跟他才认识,我也懒得问,就接着看电视,看着看着就睡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被惊醒,睁眼一看,车子不知什么时候停在路边一个什么什么饭庄的门口,几个乘客正往下走,原来是停车方便,外加司机换班。
    外面依然漆黑,我抬起手表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3点过了,这时才发现右边是空的,转头一看,床铺上只剩下铺盖,周结巴不见了。
    我也没在意,想的是他也下车方便去了,也不想起来,就闭眼接着睡。
    过了大致5分钟,下去的人陆陆续续回到床位上,司机也坐到驾驶室,大吼了几声“上车上车!”
    我就感觉不对,睁眼一看,右边床上仍是空的,周结巴没回来。

    | | 15楼 | | | |
    作者:云南盗 时间:2018-10-29 17:11
    这时候车子一抖,发动了,但没开,黑暗中一个人拿着电筒缓缓从车头处走过来,东照西照,我认出是之前开车的那位司机,他在清查人数。
    他很快走过来,电筒在“通铺”上一晃,厉声问,这个人呢?
    周围几个乘客都在睡觉,只有我睁着眼,我就回答,说,可能拉尿去了。
    司机明显不满,骂了句“鸡X”,回头朝他同事吼,说,等一下,还有一个。
    他同事就是换班司机,闻言,“滴滴叭叭”猛按喇叭,声音刺耳无比,在夜空中传得老远,顿时把好几个乘客惊醒了。
    我也觉得不对劲,就坐起来,拉开玻璃窗往厕所方向张望,那头却黑沉沉的没有一个人。
    驾驶室那头,喇叭声停了几下,又开始猛响,同时那个拿电筒的司机也跑下去,朝厕所跑去,不一会儿他跑回来,气喘吁吁说,怪了,里头没人。
    我一下就愣住了,心想这怎么回事,莫非他拉屎不小心掉茅坑里去了?
    这时周围好几个乘客都在骂,都是保山本地骂人的方言,大意都差不多,都在问候周结巴他母亲。
    我正犹豫该不该起来寻找他,拿电筒的司机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抓住周结巴的铺盖,来回猛抖了几下,丢在一边,又蹲下去,电筒打开,对准床铺下面的空间来回照,照了几下,抬头,鼓着双眼问我,一起的?
    我懂他的意思,是问我跟周结巴是不是一起结伴坐车的。
    我当时也不知怎么回事,可能有某种神秘预感吧,迟疑了一下,摇头说,不是。
    他的行李呢?司机继续问。
    我一下想起周结巴之前身上一直提着一个绿色的布口袋,就是那种大爷大妈买菜时候提的那种口袋,从监狱出来就一直提着,里面应该是随身物件,我记得他上车后就一直塞在床板下面。
    我就努努嘴巴,说,好像在底下,是个绿颜色的袋子。
    司机埋下头,电筒在床底晃了一大圈,抬头说,没有呢。
    我心头莫名一紧,只好说,没有?那我就不知道了。
    司机站起身,皱眉,像想起什么,突然朝车内大吼,说,大家不要睡了,检查一下自己有没有东西被偷。


    | | 21楼 | | | |
    作者:云南盗 时间:2018-10-29 18:23
    我顿时明白他意思,他怀疑周结巴是个小偷,偷了哪个乘客的东西溜了。
    没睡觉的几个乘客就开始检查自己的随身物件,那司机转身往车头处走,边走边敲打铁床的栏杆,咚咚作响,同时大声说,都起来都起来,看一下钱包项链有没有被偷。
    车里顿时乱哄哄,很多人都被惊醒,睡眼惺忪坐起来,一脸茫然的去摸自己裤兜跟随身背包,左边背篓里,那只鸡也被惊醒,竟然“哦哦哦”开始打鸣,被人狠狠踢了一脚,“扑棱棱”一阵乱跳。
    这时只听司机“蓬蓬”在敲铁床,同时在对一个人吼,喂,老师傅,起来起来。
    我一看,正是之前那位戴金丝眼镜的乘客,他正蒙头睡觉,那件西服正缓缓从铺盖上往下滑,被司机一把接住。
    司机随手把西服丢在此人身上,又敲了敲铁床,吼:起来看一下起来看一下。
    边吼,他边继续往前,又开始敲栏杆,继续吼。
    我心中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闪过一种很异样的感觉,不由盯住那个人,只见他一动不动,铺盖蒙住整个脸跟身子,因为太短了,露出了下半截腿,两只脚穿着黑袜子,但很奇怪的是他两个脚的脚趾全部并拢,向内弯,让他两个脚掌完成“弓”形,给人感觉就像他正蒙在铺盖里面承受某种痛苦一般。
    我心里开始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立马回忆起之前周结巴盯此人时候那个奇怪的眼神,对了!当时此人怀里应该有一个很鼓的皮包。
    我心头突了一下,不过表面不动任何声色,来回看了此人一眼,他虽然蒙着铺盖,但很明显,里面除了他身体,没有任何鼓出来的东西。
    我又往下铺的床底下看了一眼,塞了两个很大的红白颜色编织袋,之前一直就塞在下面,看体积,又太大了,不应该是此人之前抱着的东西。
    车里依然很混乱,乘客开始七嘴八舌汇报,都说没丢东西。
    车头处,只见两个司机交头接耳了几句,之前那位坐回旁边一张床铺上,接着,眼前一暗,车灯关了,车子一抖,开始发动。
    我一愣,有些急,心想就这么走了,不等周结巴了?
    就想坐起来询问,一转念,忍住了,重新睡回去,黑暗中又看了前方那个乘客一眼,他仍一动不动蒙头大睡。
    我心里咚咚一阵乱跳:周结巴是偷了东西溜了还是怎么,现在不好说,但是感觉,似乎跟前面那个人有关系,现在情况不明,我之前对司机说了我跟周鸡巴不认识,还是不能贸然说话,免得引火烧身。
    我当时这么思考,现在说起来其实有点不地道,但当时我是个刑满人员,关了整整两年才出来,我的确不想再惹麻烦,至于昆明那边,当时就想先回去再说,反正我跟宋建国那位朋友也不认识,到时候叫他们自己想办法。
    于是我重新闭上眼,昏昏沉沉的却始终无法睡着,其间那只公鸡怪叫了一声,突然停止,就像黑暗中伸过来一只大手,捏住了它脖子。

    | | 23楼 | | | |
    作者:云南盗 时间:2018-10-29 20:32
    @吊床达人 2018-10-29 19:25:08
    98年7月全国大洪水,百万解放军抗洪抢险,四处告急,喊出了人在堤在的口号,哪有心情听你在这扯蛋啊
    -----------------------------
    本次事件跟那次大洪水居然有一点关联。兄台高人。 | | 28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云南盗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72天 / 跨度79天】
    • 开贴:2018-10-29 12:29
    • 更新:2019-01-16 22:35
    • 阅读:200251 回复:2857 楼主:777
    • 字数:约452千字
    • 图片:1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