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叫红颜,但不薄命 --被丈夫抛弃的全职太太

  • 首页
  • 上一页
  • 51
  • 页码:
  • 作者:蓝叶1 时间:2015-02-05 20:30
    我笑了,如果沈正扬真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我可能也不会跟他走到一起,我不能被那样的男人抛弃后,又再去找一个那样的男人,那陆红颜真是吃一堑,也没长一智,傻到家了。
    我去的时候,秦成风已经坐在那里了。
    我有很久没见到他了,那年春节他回来演了那场戏后,我就没再见到过他了。
    我的前夫,秦成风,依然帅气俊朗,难怪人说,男人三十,正是一枝花,而女人三十,已经接近枯萎。
    穿着代表他身份的Burberry,这是新款吧,我记忆里还是他妻子时,没有见过这件标识着Burberry经典格子的外套。
    看见我进来,他很殷情的为我拉开椅子,无事献殷情,肯定是有事求我,我太了解他了。
    我坐下,他把茶也给我斟好了,我斜眼看着他,满脸堆笑,我更加确认,他有事求我。
    “听筝儿说,你又怀上小宝宝啦?”他呷了口茶。
    我怀孕三个月,是看不出来的,筝儿竟然把我怀孕的消息告诉了他,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是的。”我回答得很干脆。
    “恭喜, 恭喜!”前夫对我表示恭喜,有点可笑。
    “说吧,现在面也见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你不是爱拐变抹角的人。”后面那句“说什么都是直截了当的。”我没有说出来,给咽回肚子里去了,他跟我说离婚的时候,就是那样的,连弯都没想过要拐,就直接抛给我了,
    他可能也听出了我话中的意思,略微有些尴尬,人家毕竟是老总,很快就恢复了常态,脸上又挂起了拉近距离的微笑,可这对我没用,他也找错对象了,陆红颜不吃他这一套。
    “我主要是想跟你说说筝儿的事。”他终于说正题了,而我也猜得很准确,我跟他,恩断义绝,唯一还有牵连的,只有筝儿。
    我马上设好防线,他千万不要跟我说筝儿抚养权的事,我不可能答应的。
    可他偏偏就是说的这个事,甚至放下颜面,向我哀求,我本来想好争锋相对的措辞,可是他的软言细语,让我没有发挥余地。
    他说莫雪菲上次被筝儿撞流产后,后来几次怀孕都流了,医生说是习惯性流产,现在她要生孩子的几率,几乎为零。
    他请求我,把筝儿给他。
    这就是报应,他们伤害了我,老天爷都看在眼里呢。
    他说是因为筝儿撞了莫雪菲之后才会导致她习惯性流产,我深表怀疑,孩子力气又不大,那么一撞就流产了,说明她本身体质就有问题,没准在筝儿撞她前,就已经得了习惯性流产的病,就算筝儿那一撞,也是有可能流产的。
    作为女人,我同情她,女人不能生育,确实可怜,可是因为这个原由,就要带走筝儿,我万万不会同意。
    “红颜,你还会做妈妈,就把筝儿给我吧,我真的需要她,求求你。”秦成风低声下气的对我说。
    “不,不,我不能把筝儿给你们,莫雪菲不喜欢她,说不定心里还恨着她,我怎么能把女儿送到她手上,不行。”我断然拒绝。
    “红颜,雪菲不是你想的那样,她喜欢筝儿,她是真心喜欢筝儿的,这次让我来求你,也是她的意思,她说只要你能答应,让我们做什么都可以,你要补偿,我们都可以给你。”
    这句话,灼伤了我,他们什么意思,让我卖女儿吗?补偿,他们想用多少钱来买我的筝儿?
    我血往上涌,呼吸也不畅通了,我不想再坐在这里,跟他谈卖女儿的交易。
    “对不起,筝儿我不会给你们的,当初你狠心的抛弃我们,就应该想到这样的结局,现在想要女儿了,晚了。”
    我起身,准备离去。
    “红颜,等等,你再考虑一下,好吗?什么条件我们都可以答应,我是爱筝儿的,你知道的呀。”他也站了起来。
    “你爱她,就不会狠心的离开了。”我悲愤的望着他。
    “那是两回事,我当初想要她的。”他还在狡辩,是的,他当初是想要他,他要抛弃的不过是我,但后来他并没有坚持要她,难道不是莫雪菲的意思吗?现在不能生孩子了,就想拿我的筝儿去填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已经晚了。
    “当初你有绝对的优势可以要到她的抚养权,是你自己最后放弃了,现在你又要来争,你不觉得很无耻吗?”
    是的,离婚时我处于弱势,我没有工作,如果为了筝儿的抚养权,我们对簿公堂,我输的可能性很大。
    作者:蓝叶1 时间:2015-02-05 20:30
    我要感谢莫雪菲,是她,给了我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筝儿抚养权的机会。但我不想“报答”她,此番她怂恿秦成风来要筝儿的用意非常明显,她不能生孩子了,又不想秦成风嫌弃她,要回筝儿,给秦成风一个完整的家庭,就把他给拴住了。
    可是,我并不确信,就算把筝儿给了他们,她又能把秦成风拴多久?
    我不会为了她的私心,把我的筝儿拱手相让。
    不管秦成风在后面怎么叫我,我都没再回头,决然的离去。
    我回家把这事告诉了余伟,他脸色铁青,“亏他说得出口,他把筝儿当什么了,想扔的时候就扔一边,现在生不出孩子了,又厚着脸皮来要,这种人就不要理他,再打电话,就直接挂了,别跟他费话,浪费口舌。”
    他的反应居然比我还激烈,筝儿已经成了他的心头肉,秦成风想要带走她,简直就是剜他的心。
    这事我们要瞞着筝儿,毕竟大人间的争执让孩子知道了不好。
    可是秦成风之后,就是爷爷奶奶的上门,他们也是来当说客的,如果是秦成风,我会不客气的不让他进门,但是对老年人,我还是保持起码的尊重。
    他们说的,也无非是那些,我佯称不舒服,借口回屋了,把战场留给我妈和王叔,四个老年人慢慢去磨吧,我妈也代表了我的立场,在筝儿抚养权上,决不松口。
    说了整整一个下午,连周末加班的余伟都回来了,他们还没走。
    我想不通,他们都是怎么啦,当初那么不喜欢筝儿,现在居然会为了她,在这里磨了几个小时。
    结果可想而知,我们这边已是联盟,没有谁会松口的。
    他们最后悻悻而归。
    所有软施都用完了后,秦成风来硬的了,他请了律师,诉诸法庭。
    我很难过,无论怎样,我都不愿跟他对簿公堂,可是他这么做了,我只有应诉。
    余伟也请了最好的律师,一场旷持日久的官司拉开了帷幕。
    打官司很累,我怀着孩子,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最后在法庭上晕倒,后来余伟不让我出庭了,就由他和律师全权处理。
    最后秦成风输了,在我与他的感情纠葛中,他首次成了输家。
    后记:
    我和余伟的孩子在秋天降生,是个男孩,最高兴的是筝儿,她说终于有耍伴了。我笑道,筝儿,可别把弟弟当玩具玩呀。她说才不会呢,弟弟是宝宝,姐姐要爱宝宝,还要教他做很多事呢。
    我们都笑了,终于有个比她小的人,可以让她领导了。
    陈东也选在国庆节结婚,那个长得像潇潇的女孩,彻底征服了他。
    我那部停滞了很久的小说,在我休产假的三个月里,重新拾笔完成,《我叫红颜,但不薄命》,从32岁到35岁,我,陆红颜在经历了那么多挫折后,终于可以自豪的说,只要不放弃,红颜永不薄命??????



    作者:蓝叶1 时间:2015-02-05 20:30
    完结!
    作者:蓝叶1 时间:2015-02-05 20:33
    至此,全部完结,终于有始有终。最后再次感谢当年的网友们一路相随,愿你们在新的一年事事顺心,万事如意!
  • 首页
  • 上一页
  • 51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蓝叶12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109天 / 跨度1926天】
    • 开贴:2009-10-28 19:39
    • 更新:2015-02-05 20:33
    • 阅读:4626384 回复:8225 楼主:648
    • 字数:约234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