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回来了,你还在吗?(重新排版、继续更新。P47起)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集成临江 时间:2009-08-11 09:58

    飞机降落。随飞机降落。这座城市对这驾机器而言,不知道是不是家。但对我,是!我回家了,在离开三年之后。
    去了德国.留学。
    没有行李,就一个小背包,带回来的不过是一些重要证件,还有现在已经变为废纸,十四小时前还小小昂贵的机票。想想当人真划不来,麻雀在天空翱翔就不用付钱。
    我跟袁霞说不用接,没行李。今天她刚好出差。广州。一去10天。用她的话说,我们真他妈相克。
    相克,这词很熟。我妈就说我跟她相克。话说我老爸老妈今天也刚好出门,东南亚一月游。打电话通知回家的消息时老爸叹气对老妈说我们真没选好时间,要不下次再去。老妈说是她没选好时间,你让她下次再回。我坚决抗议说我现在回来是因为我对你们一片情深我归心似箭!再说,我还哪有什么下次啊,我从德国彻底回来了,我以后住家里了,没有下次了!老妈说听到没,我们以后一年见她365次,旅游一年才一次!
    于是,我回来了,他们走了。我有时觉得我妈不太像个好人。

    袁霞坚持一定得有个人接,说不是行李的问题,有人接才像回家。
    我听这话很感动。
    出口处很多人,那些张望的眼神极其温暖。
    我妈说只要记得把重要的证件带回来就行了,特别是德文的,以证明你真的是只海龟。她说我不是想跟别人显摆,凭你我也显摆不了什么,我就是想证明我花了二十万为德国的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我说现在德国受金融风暴影响,经济没怎么发展。我妈说没我的二十万,它的经济更加完蛋!
    北京奥运会后中国人的民族自信心增强了,我妈的是膨胀了,她觉得她的二十万人民币对小小德国而言就该举足轻重。我说妈,我给你带点礼物吧。我妈说那还不是我的钱,把剩下给我带回来!中国现在也受金融风暴影响,我们得为自己的国家尽自己的小小力量,要买在国内买,拉动内需!不许带多余的东西,带了半路也得丢!
    老妈的话做女儿的是该听的,关键她怎么就去了新加坡,为别人的经济发展做贡献了呢?


    作者:集成临江 时间:2009-08-11 10:00
    人群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把我拉了一把,我就直接穿过了人墙.
    "亲爱的,欢迎回国,欢迎回家!"袁霞说.
    我喜欢这句话,我现在就是唐僧终于取到了经的心情.我扑上去抱住她,饿虎扑食般.
    她的手在我的背后使了下力,在我耳边喊了起来,"你终于死回来了啊!"
    我立即附和,"我都回来了你还没死啊!"
    旁边有个人冲我们笑了下,我们一看是个帅哥,立马抬头挺胸站端正。
    我冲帅哥说,"你别误会,我绝对不是同性恋.不过她我就不敢保证了!"
    袁霞也不甘示弱,"三年前我敢保证她不是,现在就不知道了!"
    估计象我们这种无聊的人无聊的对话,他也见多了.帅哥很礼貌地点了点头,盯着出口.
    谁,值得你这么翘首以盼?

    袁霞东张西望,"你真没拐个老外回来?"
    我假装叹气说,"哎,老里老外都没人要我!"
    她翻白眼,"你曾经也是有人要的。"
    这话挺意味深长的.我抬头望天花板说,"对哈."
    曾经是个残酷的词.曾经不是现在.我明显感到自己的心哗哗哗地在往下沉.可我好不容易回来,怎么也得兴高采烈欢天喜地吧?我深呼吸,试图把那颗心提回原位,功亏一篑,只好转移注意力,"你不是出差吗?"
    "哎呀是啊!"袁霞跳起来,"就要登机了!"
    我推着她走,"赶紧的,我送你过去."
    她仰头喷血状,"你神经病啊!我接你可不是让你送我!"
    我晃晃脑袋说,"有人送才像离家出走。"
    袁霞切了一声,"我爱情甜蜜,婚姻幸福,怎么会离家出走?"
    "是啊是啊是啊是啊!在我面前这两成语很骄傲吧!"我突然讨厌这太过匆忙的决定,我跟袁霞,我们不该是这样匆忙的重逢,我们应该有足够的时间拥抱,有足够的时间从机场一路到家,回忆和述说所有曾经共同经历过曾经分享过,和还没来得及分享的一切。

    作者:集成临江 时间:2009-08-11 10:02
    我回家了。终于回家了.老爸留了字条,说冰箱里什么都有,要记得吃。我打开冰箱,西瓜,葡萄,芒果,冰激凌。。。。。。
    老爸还说出院子往左拐街道有家叫丁丁餐点的早餐好吃,旁边的那家叫聚福楼的饭馆炒菜很好,如果不想出门吃饭,打某个电话能点到盒饭.
    当我从幼儿园回家吗?

    给夏天打个电话。
    电话那边的声音很微弱,"Hey,girl."
    "Hey,man,生病啦?"我听这声音实在不正常。
    "生病的是你吧?到了啊?"音调很高,掩盖不住沙哑和无力。
    "恩。"
    "那就好,其实我跟你说到了给我个电话只是客套,你不用真打。再说你打电话也得选个时间啊。"十几个小时前他泪眼汪汪地跟我说,你到了一定要给我打个电话啊,你别回了中国就忘了我啊。现在反倒是我在自做多情了。
    "选什么时间,该吃中饭了!"我没好气地说。
    那边狂吼起来,"你回国了就不管这边死活了,时差!时差!还记得吧。我这边早上5点,你扰我清梦!"我第一次冲他喊你扰我清梦的时候夏天说,什么?那四个字是什么?什么什么梦?你梦到谁了?我当时在电话这头就直接昏睡了过去,在昏睡的前一秒我发誓不要再跟他说成语.现在的夏天,已经能运用自如了,当然,能正确使用的成语数量还是相当有限.
    我习惯了在德国算中国的时间,突然回来了却忘了在中国也得算算德国的时间。我笑着倒在沙发上,"不好意思,您先睡着,下次我会算准时间给您打电话。"
    他嘟噜了半天说,"哎,你走了,我其实有点不开心."
    我带着复杂的情绪从汉堡回国再回家,那些枝枝叶叶还没来得及理清楚,夏天的这句话让这情绪节外又生枝,多了些许失落.离开夏天,离开汉堡,离开我的留学三年,似乎不是坐个飞机那么简单.
    "我也是。"
    夏天是我在德国的第一个朋友.也是最后送走我的人。

    作者:集成临江 时间:2009-08-11 10:05
    以前我问易续,你毕业了会是什么样? 易续说我会成为IT行业的人,你呢毕业了可能还在得在ET家族里转悠个几年.
    我又来到了这里.

    隔着一排树,一条马路,就是他公司大楼的大门.我来过这.那个时候就在这,易续搂着我,指着这栋楼说,我的第一个愿望就是毕业后进这家公司,这是长沙最好的软件公司.
    我说那第二个愿望呢?他说第二个愿望是尽快挣个房子的首付.我说你要买房子啊,房子好贵的!他说废话,不买个房子我们一辈子租房啊!我尖叫着跳起来,你说什么?我们?你要给我们买房子?你要娶我啊?四五个行人侧目而过,易续急忙捂住我的嘴说,你给我小声点!我拨开他的爪子厚着脸皮说你要娶我得先打声招呼啊,不能直接就买了房子啊!他嘴硬说谁说要娶你了?我傻笑了长长的几十秒说你不娶我还给我们买房子?你要跟我同居啊! 易续皱了下眉头转身骂我色女.
    我花枝乱颤从后面拽住他的胳膊继续问他,那你有没有第三个愿望?他说买台车吧!我问那你最喜欢什么车.他说法拉利.我说我最喜欢拖拉机!他说我就算有钱也不会买法拉力,太招摇.我说我就算有钱也不会买拖拉机,太招摇!
    我握着他搭在我肩上的手问为什么要买车啊? 他说有了车,可以带你......我心花怒放,想我就是易续不可分割的未来啊!结果他的手臂在我肩上一使力,说,"可以带你去撞车!"

    作者:集成临江 时间:2009-08-11 10:08
    作者:ruiyinggy 回复日期:2009-08-11 10:04:43
    觉得你的文笔很细腻,很欣赏你嘿嘿
    我现在又发现了一个不错的论坛,很单纯的情感论坛,没有营利和目的,你有兴趣的话,欢迎到上面注册一下,谢谢你的故事。
    我们那里也是一个大家庭,欢迎你的加入。
    武汉情感论坛,到百度搜一下就知道了。

    你这段话复制粘贴了多少遍?呵呵
    不过我也喜欢自我欺骗,当你真的在夸我了!
    你的地盘我会去逛逛的。

    作者:集成临江 时间:2009-08-11 10:11
    后来易续的爸爸打电话跟他说有时间你去考个驾照吧,爸爸给你买台车,寒暑假回来可以开,以后在哪找工作把车开过去就行.易续说爸爸,我要自己挣钱自己买车,家里如果有富余的钱你就带妈妈出去旅游吧。他爸后来转告他妈的时候他妈感动得中年泪纵横.那段时间逢人就讲故事,故事的名字叫儿子与车。
    我一直是个一无是处的小孩,我想我怎么没让我妈这么感动过呢?于是就给我老爸打了电话,说,爸爸,我以后的学费我自己挣,家里如果有富余的钱你就带妈妈出去旅游。我爸挂电话前我特别提醒了一句,别忘了把我的话转告我妈!两分钟后我妈的手机拨过来了,你挣钱?能自己挣学费的学生根本就不是你这号人!你出去就得被骗到哪个山沟沟里去!别给我想那些歪门邪道!到时候我的整个家底还不够把你赎回来的!
    易续的学费一直都是自己搞定的.奖学金加兼职.他爸妈好象一直都很放心。我把我妈的话一字不漏地背给易续听,批判我妈对自己女儿的不信任。结果他听完后很冷静地问了句,你妈怎么不报警?

    作者:集成临江 时间:2009-08-11 11:34
    袁霞说过他毕业后进了家软件公司.当时挂了电话后我哭了又笑笑了又哭.
    现在,我只想想见到他.隔着这样远远的距离.只是见到,不是遇到,不是碰到.
    他是不是正埋头苦干,桌旁还有一杯绿茶?他是不是还那样充满活力,有时硬气固执有时笑脸盈人?他是不是……
    "喂,喂,你怎么啦?......"有人推我.
    我睁开眼睛,有个女孩正关切地看着我.原来我躺在这长椅上睡着了,在这长沙大冬天的大白天的大户外.
    "啊,我没事."我试着坐起来,支撑在椅面的手臂却突然发软,直接又跌了下去.
    "真的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这个可爱的女孩以为我晕厥路旁.她伸手把我扶了起来.我使劲按了按太阳穴,终于清醒了一点.
    我冲她笑笑,虽然这笑估计比哭还难看,"没事,只是十几个小时没睡觉了,有点累了.谢谢你啊!"
    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我错过什么了吗?肚子正咕咕坏叫.不敢走开,哪怕只是去买个面包。已经快到下班的时间。
    他穿什么衣服,是西装,还是休闲?换发型了吗?他会捧着厚厚的文件冲出来然后消失在街道的人群中,还是跟同事谈笑风生,因为一天完满的工作而满脸笑意?
    结果。
    过尽千帆皆不是。


    正准备掏钥匙开门就听见家里电话响个不停.鞋都来不及脱就直接扑到沙发上。
    "喂."
    "怎么这么晚才回啊?"
    "爸爸。我吃饭去了."
    "晚上出门要小心点."
    "好的,放心啦!你们现在在哪呢?"
    "哦…….新加坡呢?"
    "好玩吗?"
    "好玩.你早点睡啊."
    "我妈呢?"
    "在洗澡呢?她说下次再给你打,让你早点睡."
    "哦,好."
    "有什么事可以找邻居江阿姨帮忙,你也认识的."
    爸爸妈妈也是矛盾的综合体,他们总是希望把我们扔到大大小小的环境中希望能得到锻炼,结果锻炼归来,却还是一如既往操不完的碎心.
    我这三年,白锻炼了?!




    作者:集成临江 时间:2009-08-11 11:37
    身体很累,头脑却出奇的清醒.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数遍后,转战到沙发上一圈一圈自转.
    一夜未眠.
    早上六点,沉沉睡意才袭来.时差!我倒!
    眼皮越来越重,感觉自己飘在软绵绵的棉花上,下坠,下坠,下坠......不行!不能再坠了!冲到浴室狠狠淋了半个钟头。
    隐形眼镜戴上了.水,芒果,面包,饼干,围巾,手套,雨伞,钱包,钥匙.齐了!

    七点,天微微亮.街道的路灯射出浑浊的光,半小时后,它们就会被自然光瞬间吞噬.什么也比不过大自然.
    才七点.街道上已经有匆匆的脚步和匆匆的车轮.丁丁餐点的生意很好.熟人叫唤着熟人一桌坐下,享用美食,谈笑风生.这样热闹的早点,很久很久不见.
    点了碗牛肉面.辛辣美味吃得我精力充沛.老爸的介绍不错。

    第三次来到这里.
    等待,目穿长路,看身形似是面庞非矣。等待,如坐针毡,看食物无存咖啡零滴。等待,回首徘徊,看路灯熄了又再亮起。
    出差了吗?还是根本就不在这上班?
    可是,
    我凭什么这么笃定他在这上班?就因为他手指过这,告诉过我这是他的愿望?他的行为凭什么由我的回忆左右?愿望不实现有什么大不了?谁不能有别的选择另谋出路?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集成临江2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112天 / 跨度538天】
    • 开贴:2009-08-11 09:58
    • 更新:2011-01-31 14:42
    • 阅读:805010 回复:6314 楼主:497
    • 字数:约480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