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当鸭的那些年里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selinaunderworld 时间:2012-10-30 16:05

    我当鸭的那些年里,真正交上的朋友只有一个,而她,却是个鸡。

    说起这个行当,大家应该有所了解的吧,不了解?别开玩笑了,这是什么时代,这是个富婆遍地跑的年代,不了解鸭子?会被人笑掉大牙的呀。

    我还年轻的那会儿,刚从学校出来,打死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步入这个行业,可是从今日的成绩看起来,我还干的蛮不错。

    从学校出来之后,我到了一家工厂,本来满怀激情和信心,可是干了没俩月,发现他x的赤裸裸的富士康,我便收拾东西走人了。

    之后干过各种行当,时间都不长,因为大家本质都一样,清一色富士康。

    对于出卖我肉体的行为,刚开始我是抗拒的。

    刚开始,我只是花钱买别人的肉体,这里的别人,指的是女人。

    从那家工厂卷铺盖走人的时候,我同时卷走了一些产品,摆在过街天桥上贱卖,一个下午卖光,赚的一万多块。

    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心想,妈的,早知道这么好卖,就多拿点出来了。

    当天晚上,我住在城里最贵的五星级酒店,盘算来盘算去,回工厂拿产品的念头打消了,少了产品,他们肯定已经发现了,我又何必去自投罗网。

    以后怎么办,我就只有一万多块,能活多久呢。

    那时候还小,充满幻想,觉得什么都不是事儿,到时候再说。

    睡了一觉起来,时间接近午夜。

    我拉开落地窗的帘子,饱览这荒淫都市的夜光奇景。

    房间里的电话突然响起,吓我一跳,他x的,谁这么晚打电话,还打进我房间里,接起来,装的很礼貌,喂,你好。

    对方比我还礼貌,声音婉转好听。

    你好先生,需要客房服务吗?

    作者:selinaunderworld 时间:2012-10-31 22:19
    我说好,你过来吧。

    不到十分钟,敲门声传来。

    从猫眼里往外望,是个打扮娇艳的姑娘。

    开了门,细细看,才发现姑娘好似很年轻,未成年的样子。

    我把她让进来,关上了身后的门。

    姑娘在房间里绕了一圈,连卫生间都看过了。

    “你找什么呢?”

    “看你们是不是还有其他人,有些客人很无良的,经常只付一个人的钱,可半路却杀出来好多人。”

    我笑,难道是传说中的n p?

    我说,那完事儿了你可以问他们要嘛。

    她说,无良的人,会给你吗?你要什么服务?

    我问,你有什么服务?

    一次四百,包夜一千,其他花样另加钱。

    说的挺顺,跟顺口溜似的,职业性非常明显。

    我说,,,那我,,,包,,,包个夜吧。

    好,那我去洗澡。

    说完她就进了卫生间,不多时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水汽弥漫开来,透过透明的玻璃罩,我隐约看到她玲珑的身姿,不禁怦然心动。

    这是我第一次买春经历。

    当晚那个仪式进行了几遍,我已经忘记,只记得对她的身体特别的依恋,只想咬着她吮个不停。

    大概是太久没碰女人了,自从上一个女朋友分手,到现在已经三年,三年的时光不算短,对一个曾经知道女人滋味的男人,更是像刀割一样漫长。

    第二天一大早,我付了她一千块,她给我留了号码,说下次还找她哟。

    我掂着手机问她,你叫什么,我应该存个什么名字。

    她说,叫我小芳就可以了。

    小芳走了,我在房间里又睡了一觉,醒来已经快到退房的时间。


    作者:selinaunderworld 时间:2012-11-04 22:30
    旁边的人真讨厌,一直依依呀呀说个不停,还时不时的哇塞,天哪,我草你老母。。。

    3

    一万块并不能花好久,如果你不是一个省钱的人。

    买了块手机,住了好几次五星级,很快没钱。

    那天我从宾馆出来,鉴于我穿的衣服比较光鲜亮丽,前台小姐对我态度蛮好,其实我兜里都没十块钱了,心虚的离开。

    站在空荡荡冷清清的大街上,肚子饿,头疼,而且这么冷的天,我竟然只穿着夏装,想必那前台小姐认为我之所以穿这么薄,是因为我有开车吧,其实我有个屁,我现在连街边的麦当劳都吃不起。

    拿着新买的手机,什么手机?你猜对了,我是一个大俗人,我买了个苹果。

    翻动通信录,能联系的人没有几个,从前的同学,同事都被我无情的打入冷宫,家人就更不必联系了,或者说我生性乖僻,他们都理解不了我,我也不用他们理解。

    翻着翻着,翻到了小芳的号码,那晚的激情过后,我留下了她的电话号码。

    我现在身无分文,不知道在她那里还能享受到什么服务。

    “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声音甜美,正如那天在电话里问先生您要不要客房服务那样。

    “你不知道我是谁?”

    “先生不好意思,请问您是?”

    我心里凉了大半截,难道传说中的婊子无情说的就是这样的。

    “你那天问我要不要客房服务。”

    “草,我一天到晚都在问人家需不需要客房服务,你哪个啊?”

    这样毫无逻辑的爆发把我吓了一跳,手机差点掉地上。

    “记得夏威夷酒店吗?”

    “哦,记得记得,你住哪个房间?”

    我说了房间号,她沉吟半天,才慢条斯理的说,

    “我在夏威夷酒店做了好多次了,你是哪个?”

    我愤怒的想把电话挂掉,只是她接着说,

    “怎么着,你又想我了?”

    “没有。”

    “现在需要客房服务?”

    又是娇美的声音,这样的声音温婉动人,让我想到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之类的老古董话。

    “客房服务个屁!没有客房,你们能服务么?”

    “先生你好坏,那样的话会贵点。”

    我假装出很有钱的语气,说,那不是问题。

    我用仅有的零钱,换了三路公交车,才到一个看似繁华的小区。

    小区门口,烫金大字,钟灵毓秀。。。。。。

    这不是金庸用来形容钟灵的么,怎么现在用来形容一个小区,小区是女人么,现在的商家,简直全他x文盲。

    林立的住宅区,指路牌上写,富江国际高档小区。

    我环顾一周,除了小片的绿树和小草,也不错落有致,也没有造型,我看不出来哪里高档。

    到了小芳在电话里讲的楼层,按了房间号。

    “谁呀?”

    我低声道,是我。

    门禁刷的一下开了。

    我奔向五楼,站在501住户的防盗门前。

    她开了门,略显疑惑,随即恍然大悟,

    “是你呀,就那天在夏威夷独自一人住豪华套间的那个?”

    我笑,

    “亏你还记得。”

    “怎么穿这么少,不冷吗,外面现在可是零下的温度呢。”

    我说冷。

    她诧异道,

    “开车出来也不能这样呀,万一冻坏了小弟弟可怎么办。”
    作者:selinaunderworld 时间:2012-11-04 23:02
    4

    我笑而不语,想,既然她以为我那么有钱,就先干了再说。

    本来只是贪图女色,却没想到,这成了我踏上鸭子征程的契机。

    那个白天午后,我和小芳尝尽了各种姿势,每做一个姿势呢,小芳总是娇柔的呻吟道,这个会贵点呀,那个也要加钱的呀。

    我只将她猛烈的按在身下,说那些都不是问题。

    听我这么说,她更是极尽娇柔媚态,一味逢迎,搞得我前前后后死过去几千次。

    很奇怪的是,当我卖力的将她的肉身转化成一阵阵猛烈的战栗和快感时,我并不担心,如果结束了,小芳发现我没钱,该怎么办。

    我一向都是这样,相信事到临头总会有解决的办法。

    到了当晚十点多钟,我累的腰酸背痛,小芳趴在床头,一动不动,身下的床单都湿透了,分不清哪里是汗,哪里是爱液。

    整个房间弥漫着香甜的腥味,让人犯晕,却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你问,那是什么味道,我只能说,如果你过分点,你也会闻到的,哈哈。

    小芳突然起身,裸着身子软着腰肢对我说,

    “付钱,快走吧,我老板快回来了。”

    “你什么?”

    “我老板!”

    “你老板是干嘛的?不会又是一个嫖客吧,你还能行么?”

    “不行也得行,你别管了,快掏钱,五千,我还要洗澡收拾床单呢。”

    这个她成为老板的人,貌似她很害怕他。

    “那正好,我会会你老板吧,看他能不能允许我把你包养了。”

    我继续装出一副财力无穷的样子。

    小芳却吓得抓了床单,捂了嘴角。

    “不行啦,你快走吧。”

    我起身开始穿衣服,

    “那我走了啊。”

    “付钱。”

    “没钱。”

    小芳回头看一眼狼藉一片的床单,咬牙切齿,

    “你说什么?”

    “我说没钱。”

    一般情况下,或者说不管任何情况下,我都是这般,实话实说,在需要的时候,虽然看起来很无耻,也很伤人。

    “没钱你干什么干。”

    “你让我干的呀。”

    “草,我才没让你干!”

    “那早上是谁脱了我的裤子,把我推进了淋浴间。”

    “你个王八蛋!”

    小芳操起桌边的烟灰缸砸过来。

    我轻巧躲过,烟灰缸砸中墙面,摔得粉碎。

    “你今天别想走了。”

    她面带恐吓。

    “那我就不走了。”

    我想的可美,反正出去也是身无分文,没地方住,不如就住她家了。

    “行,有种你就别走!”

    “那你老板来了怎么办?”

    我假装害怕。

    她咬牙切齿的笑,

    “他来了你自然会知道。”

    我一点都不害怕,老板?呵呵,听称呼都是个糟老头,官员?商人?瞒着老婆在外面包二奶,我倒是想看看,是他见不得光,还是一无所有的我。

    小芳飞快的穿好衣服,将湿透的床单撤下,换上崭新的紫色横纹花布。

    然后她就坐在床头,直愣愣的看着我。

    直看的我有些尴尬,我说,

    “你做完不洗个澡吗?会有味道。”

    “有你娘的味道!”

    面对这样暴躁的女人,我从来是没有办法的,我说,

    “我洗,我洗,你消消气啊。”

    说着进了淋浴间,一整天忙着干,都忽视了浴室里有个大浴缸。

    我哗啦啦一阵阵儿放慢了热水,在水里洒了小芳的香水。

    清香醉人,跳进去,舒服极了。

    透过半透明的毛玻璃,小芳一直坐在床头,好像瞪着浴室的方向,一动也不动,我在想,她的脸上,现在该是怎样一副苦大仇深的可怜模样啊。






    作者:selinaunderworld 时间:2012-11-07 01:28
    5

    我静静的在里头等着,等着那个所谓老板的人来临,看他能拿我怎么样。

    如果小芳是他的女人,那么我睡了他的女人。

    你问我我不怕吗,答案是我一无所有,我无所畏惧。

    在等待的过程中,我试图与小芳聊天,试图向她道歉,倒不是因为害怕,因为在我看来,嫖娼完了不给钱是很可耻的事情,可我真的没钱,没有办法。

    正思考该怎么骗得小芳欢心,以原谅我这么无耻的行为,外面传来门开的声音。

    “怎么屋子里头这么臭!”

    粗狂的男人声音,听起来年纪并不大,但绝对比我大。

    小芳不吭声。

    “你怎么不说话!”

    小芳还是悄无声息。

    “哎,怎么哭了,哭什么啊,瞧你这屋子里多臭,你还哭。”

    我在里头奇怪,臭什么呀,难道他闻到了爱液的味道?

    我听到小芳在外头抽泣着对那男人说,我被人欺负了,他弄完了不给钱。

    那男人说,看来这帮孙子总是吃不够教训哪,他人呢。

    小芳说,就在里面,此时此刻,她的手指头肯定就指着浴室里的我。

    我躺在浴缸里,半点反应都没有。

    浴室的门突然被踹开,声音大的惊人,这也太暴力了吧。

    没等我开口,没等我看清那男人的容貌,他直接拽了我的头发将我拖出浴缸。

    然后闷头就是一拳,我被打的眼冒金星。

    没缓过劲儿来,他拽了我的头发,将我的脑袋按进了马桶。

    我x,那里头有刚才我上厕所未冲掉的尿。。。。。。

    喝了好几口马桶里的谁,就在我快要失去知觉之前,男人将我抬起来。

    “这么猛!?”

    这是起来后的第一句话,男人问,

    “怎么着,还不够。”

    “够了够了。”

    接着我看清楚了这男人的模样,虎背熊腰,肤色浓黑,跟他x非洲土著似的,不过我还没晕,他还是个中国人。

    接着他便教训我,叫我给钱,我说没钱,他就说想办法,反正必须给钱,否则就要我的命。

    从小到大,没人要我的命,因为咱的命不值钱,这突然被要了,还真是受宠若惊。

    我手抓脑袋,装出很苦恼的样子,想了半晌,告诉他们我真的没有办法,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那男人又向我扑过来,简直禽兽嘛,还想再把我按在马桶里怎么着。

    小芳拦住了他。

    “哎你看这小子的长相还算可以,不如让他到店里坐台,做的好,两个晚上就能捞回来,而且,他这不怕死的状态蛮好,那些富婆就喜欢不怕死的,最喜欢不怕被操死的。”

    那男人对着我奸笑,露出一口黄牙,

    “我看行。”

    我草,还是神州行的广告,哥们你卖手机的么,其实明白的人才知道你是卖淫的。

    “就这么办,今天晚上,带他到店里,昨儿不是有个快五十的大娘找年轻小伙吗,她看样子还有几个钱,而且对我们那么高的开价也没有意见,只是咱们给出的小伙儿年龄偏大了,我看这个,正合她的胃口呢。”

    壮汉说完转身就要走,

    “你这也睡不成了,我去小丽那里了。”

    小芳赶忙叫住他,

    “刚哥你先别走,你和我一起带他到店里吧,不然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呀。”

    “不就是个年轻小伙,怎么就对付不了,你敲诈过多少老男人自己都忘了。”

    小芳脸红道,

    “他年轻嘛,力气大。”

    说的口不对心,看她脸红的样子,还蛮好看,本来经过一个下午的操弄,我都对她有些审美疲劳,不过泡了个热水澡,恢复了些精神,况且她这害羞的神态,很少见呢,顿时让我新鲜不少。

    我直接叫那男人,

    “刚哥,不用担心,你忙你的去吧,我跟着芳姐去就是了,你一看就是黑社会,这我懂的,我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放心吧,不会跑的,你刚才说的坐台是那个意思吧,我现在一无所有,正想法子赚钱呢,那个虽然见不得光,不过要是能赚钱,我是极愿意的。”

    哎呀我真贱,什么叫极愿意呢。

    “贱人!”

    小芳在一旁骂,鄙夷的看我。

    草,这女人,要不是她逼着我要几千大洋,我他妈能沦落到坐台的局面吗?

    说我贱人,我看她比我还贱。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selinaunderworld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115天 / 跨度1069天】
    • 开贴:2012-10-30 16:05
    • 更新:2015-10-05 15:19
    • 阅读:1017853 回复:3471 楼主:264
    • 字数:约23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