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今天你真走运,居然也发现了改运的秘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13705075549 时间:2018-10-14 08:08

    第一章 是她躲不过的厄运

    今天下午我在公司和几个朋友泡茶,喝茶的期间大家就聊到了一个古老话题,那就是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我们当中有谁或者身边有没有亲人朋友见到过,在这样的问题上,我一向是笑而不语的。
    我是天9,熟悉我的朋友都叫我天9哥。我的这个名字,是五年前我的一个道家师父在临行前给我起的,他告诉我,从那天起,我的本名除了一些迫不得已的场合以外就不要再用了,同时他还送了我一块鸽子蛋那么大的深黑色原石,原石的表面有一个一个的极小的孔,原石被穿了绳子做成了吊坠,绳子不知道是用什么线织的,黑色里缠绕着红色的线,线很凉很有弹性,挂在脖子上以后顿时觉得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我的师父和我说这块石头叫八煞五原引龙石,石头表面仔细看好似有很多条很小的龙在飞舞,但是线条画的太细,所以数不清有多少。而那个穿石头的绳子也不是绳子,是一种只存在于深山里的蜥蜴筋做成的,这种蜥蜴只会在子夜最寒冷的地下水源的附近出现,数量极其稀少,所以得之不易。师傅让我戴着这块石头5年,从分别的那个夜晚开始,一天都不许摘下,哪怕洗澡也要带着,但是当我问他这是做什么的,他却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戴着它,过了这五年我会告诉你原因”,然后就飘然离去了。
    这块石头我一直戴着,从未离身,即使是在ML的时候,我的女朋友问我这是什么,我也只是说那是我的护身符。
    我从小就可以看到很多别人眼里看不到的东西。但是我极少和别人提起。因为我看到的那些东西并不来伤害我。我小的时候就是和他们对视,大了以后就看他们在远处飘过,而后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于他们的存在也就越来越不关注了。因为就好像你天天在街上见到很多陌生的路人,你会总是操心他们在什么吗?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听我的爷爷给我讲过一些关于他身边发生过的古古怪怪的事情,但是由于那个时候我还很小,所以就也当作神话故事听,当时很兴奋但过后很快就忘记了。
    我的爷爷是当地一个很出名的老中医,他住在郊区的一个四合院里。他养了很多很多的花,奇怪的是不论什么品种的花都会开得很大,我在外面任何花卉市场都没有见过比它们开得更大的,而花的颜色都很柔和,看着很舒服。
    这些花都种在很多装了大半缸水的大缸里,大缸外面画的图案后来我懂了,是八卦里的阴阳鱼,而大缸里还养着各种各样的鱼,都不大,差不多都一巴掌大,我基本上都叫不出它们的名字,但是它们全都只有两种颜色:黑色和红色。黑色鱼黑的发亮,红色鱼红的刺眼。我从来没有见它们游上水面,只在水下。
    我的爷爷经常在黄昏时练一种很慢很慢的功,手臂和腰的扭动角度我觉得就要断了,但是爷爷依然练的有章有度。有一次我和爷爷说,“爷爷你练的功能打人吗?”爷爷说:“爷爷不打人,那不好。爷爷练功是要要抓很奇怪的东西。”我就说:“爷爷,爷爷,那我能看看那些很奇怪的东西吗?”爷爷说我还小,大了自然就看到了。当时我不明白爷爷的话,后来才知道爷爷早已知道我可以看到那些,只是他没说。
    后来我的爷爷腿疼就不能下床走动了,所以他的那些花和鱼也就让我的叔叔来照顾。而我就在爷爷的床前陪他说话,爷爷在和我聊天的结束,经常会说到一句话:“孩子,你信的就是你该知道的。其他人的命运,有一天你会去帮他们选择。”然后就不理我静静地睡着了。
    那一年夏天,天气异常的热,我来到爷爷的院子里,我还没有进屋,就在大缸边上逗那些鱼,奇怪的是那些鱼都游到了水面上,红色的缠着黑色,吐着很大的水泡。我从未见过这个情况,就赶紧跑到屋里找爷爷。
    当我跑进房间,看见爷爷穿着整齐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我就过去摇爷爷的手,但是没有反应,他的手很冰。我就喊叔叔。叔叔进来以后一看,把手搭到爷爷的手腕上,差不多过了一分钟,叔叔对我说:“我们出来吧,爷爷睡着了。”我就和叔叔走出房间,叔叔在门口喊了一声“家里的都出来吧。”紧接着从旁边的房间里就走出我家里的其他亲戚,他们的表情都很严肃,随后我就被叫过来的妈妈带回家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爷爷走了。家里的大人是这么说的。说爷爷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出远门,具体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在爷爷走了以后的第三天,家里的那些花和那些鱼却都在下午太阳落山以后死了。我也是后来听妈妈说的,叔叔对此没有说什么,只是说:“走吧,都走吧,在一起还热闹。”
    那些花和鱼死了以后,我的叔叔就把那些大缸都送人了,说是它们既然不愿意留下,那么就彻底忘了它们。后来我再也没有去过爷爷住过的地方。
    再说回我,我记忆最深的是我在13岁时我邻居家孩子发生的一件让我至今都难忘的事情。
    我住的那个城市是一个煤城,生产很多很多的煤,家里的很多亲戚和朋友都在矿上上班,那个时候我们去学校上学,会经过一个矿工上班的车站,每天很早他们就坐班车出发去矿上了。而由于这个矿离我的家不是很远,所以一年中的绝大多数天气里天空都是灰蒙蒙的,因为天上飘着煤面儿。当我走到学校的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在教室门口跳一跳,抖一抖,去掉头上和身上的煤面儿。
    我有一个好朋友,是一个女孩,姓王,她上面还有一个姐姐,比我们大一年级。这两个姐妹的学习都很好,经常被评为三好学生,在那时这是很光荣的一件事,她们的妈妈总是在和我妈妈打麻将的时候拿出奖状炫耀,而我妈妈就一声不吭的胡了她,让她大呼小叫,看来输钱这个事比奖励要来得真实的多。
    而相比较之下,我的成绩在班里只能称之为还好。我后来一直在想什么我时候才能超过她俩,然而她姐姐的学习比她妹妹还要好的多,所以我一直以来都认为超越她们只不过是我闲暇时一个人的主观想象罢了。
    那年夏天,天气实在热,所以我们就去离家大概三公里的一个水塘去玩水。我们以前去过好几次,但是由于这个水塘的附近没有人家,有些偏,所以家长们不允许我们去玩。不过那个夏天实在太热,所以我们一行六个小孩在一个周六的下午就偷偷跑到了那个水塘。
    在我们去水塘的路上会经过一条铁道,那时的铁道主要是运输煤炭的,偶尔也有一些绿色铁皮车哐哧哐哧地开过,这条铁道每天把挖出来的煤炭从我们运送到周边的城市和省份。一天里会通过十几趟满载煤炭的列车。每当列车经过,我们就会躲得远远的,因为家长说过,列车经过时会刮起大风然后把离它最近的小孩卷到车底下。我们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什么大风刮走了谁,但是依然相信这个情况的危险性,所以一旦有火车驶近,我们就会躲到铁道两侧的大树后,等车开走了再出来。
    但是那天,在一列火车快速驶过的时候,一枚不知道是哪个小孩故意放在铁轨上的长铁钉被车轮轧起迸溅到了我同学姐姐藏身的那棵树上,就扎在她的眼前,离她的眼睛也就两三个厘米,而当时她正侧着脑袋数火车,那个铁钉就电光火石般嗖的一下就飞到她的眼前,当时把我们都吓了一跳。好在她没事,否则真就麻烦了。
    在短暂的停留和几句脏话之后我们就又出发了。
    本来那个下午天空很晴朗,天气也很热,但是当我们到了那个水塘的时候,天却阴了下来,水面静静地,以前可以隐约看到的小鱼儿一条都看不到。我们顿时觉得有些冷,这种感觉说来也真奇怪,所以当时有一个小孩说我们不要下水了,怕会感冒,到时候家长就又会给我们开批斗大会了。但是最终四票对两票,大家还是下水了。
    因为我们以前来过,所以还是比较熟悉哪个地方水浅,水清,选好地方以后男孩子就先下去了,那个姓王的姐妹最后下水,妹妹拉着姐姐的手,才走了没几步,突然姐姐就冲着水面大叫“放开我,放开我”,喊声突起,吓了我们一跳。因为我站得离她们比较近,所以我就赶紧跑了几步过去拉她俩上去。但是她的姐姐的脚好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了,拉不动,我就赶忙又喊其他几个男孩子来帮忙,最终我们是把她拉上来了。她吓坏了,坐在地下都快哭了。
    这时我们再看她的脚腕,发现她的左脚的脚腕上有一道很深的紫色的圆箍印,很宽,但是我们知道她们下水的地方是个小浅坡,水很浅也很清,根本没有水草之类的东西,所以是什么拉住了她我们都不清楚。
    后来她姐姐还是哭了,我们也就不敢玩水了,就一起回家去,回去以后第二天我们都没有见到她姐姐,听妹妹说她姐姐被家长狠狠的骂了一顿,不过估计家长也是被那个圆箍印吓怕了,所以也没有打她。那天也没有见她出来玩。
    等到了星期一中午放学了,我们都在楼下玩,一边玩一边等着家长叫吃饭。她姐姐也在,看样子应该是没事了。大约到了12:30,她爸爸叫她们回家吃饭,她们姐妹俩和我们说再见以后就往家走,她俩一起走,但是走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就看到她姐姐好像迎面撞到了什么,然后一头后扬了回去,人就摔倒了,巧不巧的后脑勺直接就撞在了地上的一块石头上,我都没有注意什么时候地下有石头,只是当她姐姐摔倒的时候,我感觉身边有一阵风吹过,我当时也顾不上乱想了,就赶紧过去帮她妹妹去扶她,在扶着她头的时候我就看到她开始翻白眼了,嘴唇紧闭着,紫紫的,而且嘴角也很快溢出了好像肥皂泡的泡沫,这时她爸爸在楼上看到了,也已经跑了下来,一把抱起她就往家跑。我当时被吓懵了,在原地呆了一会儿才回家。
    我回去后把这个事情告诉了我妈妈,我妈妈听后脸色一变,说:“小孩子别多管事,好好吃饭。”然后就匆匆走出去了。在我下午上学前妈妈才回来,安顿我上学,什么都没有说。我也没有敢问,就去学校了。
    在这个事情发生了两天后,也就是周四的晚上,在妈妈做饭的时候,我才问妈妈知不知道她姐姐怎么样了。妈妈也是想了半天才和我说,她说:“她姐在摔倒之后就被她爸爸抱回家了,然后她就开始抽搐,吐白沫,和楼下的二狗家的小孩前年抽羊羔疯时一样,她爸爸就赶紧抱她去医院了。她在医院住了两天,但是一直抽搐吐白沫,把她妈妈吓坏了,医院的检查结果却都正常,用了好多药也没有用,所以医生也没有办法,只说要不转院吧,住到昨天晚上,那孩子的气是越来越弱,进的气少,出的气多,眼看是不行了,她爸爸就把她抱出来,坐车去了离咱们这里很远的一个县城找一个神婆去了,据说那个神婆可以救她,但是现在她们还没有回来“。说完以后还叮嘱我让我这几天放学就赶紧回家,没事不要在楼下玩。
    我半信半疑的答应了。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没敢下楼玩,放学回家后就不敢出门了,那几天妈妈都在,在看着我,怕我出去,当然我也更不敢约人去水塘玩了。
    眨眼到了事发后第二个星期的星期二,我在楼下远远地看到了她姐姐,但是她的脸上好像灰蒙蒙的,眼神也直勾勾的,不知道在看谁,而且人也瘦了,原来的小圆脸变成了三角脸,她爸爸拉着她,我也没敢多看就赶紧回家了,吃饭的时候我和妈妈说起,妈妈说,小孩子不要问,好好吃饭,”我就很纳闷,好像我每天唯一的任务就是回家吃饭一样,难道我不该关心一下邻居吗?
    当天晚上我在写作业的时候,我听到妈妈和爸爸在小声的说着她姐姐的事情,没有完全听清,但是大致就是找到了神婆,神婆让她住了下来,给她喝了些很奇怪的东西,似乎说是那段时间她走衰运,所以肩头的三把火很弱,撞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喝完后那个姐姐就开始吐,吐很臭的黑水,一股一股的,我心里想估计这也是别人乱说的,然后神婆让他爸爸去了一个地方买了一把用银子做的锁,很奇怪样子的锁,把锁拿回来以后给她姐姐锁在了她穿的裤子的裤环上,当时她姐姐就不翻白眼吐白沫了,然后她又在神婆那里住了一天才回来,但是神婆让她爸爸回去后马上搬家,说是如果不搬,这把锁也坚持不了多久,所以她们一回来就匆匆的搬走了。
    她们搬家的时候我在上学,回来了就看不到她家人了,而她妹妹也是放学后立刻就被接走了,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她们的消息。而妈妈那里也再未和我提起,只是有时和爸爸聊天说到她们家时,会叹口气,说都造了什么孽啊。
    从那以后,我经常会想,为什么那几天会有那么多奇怪的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她躲过了夺命的铁钉,逃过了拉她进水里的圆箍,但却还是没有躲过大中午发生的厄运,原因难道真的是她那段时间走衰运吗?
    人们肩头的三把火我没有见过,但是以前也听我的爷爷偶尔说起过。后来,我也仅把这一切当作一个童年轶事来看待,往后的生活也很忙碌,所以很快就把它抛到了记忆的深处。
    然而世间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五年前我在整理爷爷的库房时找到了一本旧书以后,我的人生似乎被冥冥中的安排给改换到了另一个车道上。而我也在后面和我师父的学习中明白了原来那一切都是她命里注定要遇到的,她的八字里早已写着的。只是,我们当时没有人看得懂。
    想着想着,茶都凉了,直到我的朋友推了我一把,我才从回忆中回转过来。
    人打赏 9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13705075549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07天 / 跨度128天】
    • 开贴:2018-10-14 08:08
    • 更新:2019-02-19 22:09
    • 阅读:69924 回复:2479 楼主:368
    • 字数:约407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