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一个通灵者真实儿时经历,真实鬼灵事件(续)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红色记忆343 时间:2018-10-21 19:33
    今天起,开始记述一些儿时的特殊经历,这里的故事,是自己另一部帖子《一个通灵者真实儿时经历,真实儿时经历》的续,把第一部里未曾写下的故事在这里得以复原。 人打赏 9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红色记忆343 时间:2018-10-21 19:34
    记得,奶奶是在一个冬日的早晨去世的,也许是秋天,时间太久远,记不太清了。下葬后的当晚,老爸做了一个梦,梦中奶奶告诉父亲,说三日后有灾,会破财,让他注意点。
    老爸是村里的医生,对那些鬼神之类的传言从来不信,自然对这个梦也是一笑了之。
    三日后的这天上午,隔壁村来了一个病人,抱着一个三岁多的小孩子,说是感冒了。父亲就给孩子打了一针。当时的针筒还是玻璃的,针头是那种不锈钢制成的,用过要用高压锅消毒后重复使用,不像现在都是一次性的。
    打完针妇女抱着孩子就走了,但走到半道就回来了,因为孩子死了!
    这事当时在我们村闹得沸沸扬扬的,卫生局也下来人进行调查,老爸的诊室每天都挤满了人。最后法医结果,孩子是女人不小心捂死的,窒息而亡,但孩子家属就是闹,没办法,卫生局为了息事宁人,让我爸赔偿了两千元。在八十年代,两千元的概念是什么我还真搞不明白,不过当时一元钱,凭粮票,可以买二十个包子,现在一个包子几乎都是一元左右吧。
    就因为这事,让我爸这个无神论者,开始思索一些他一直不了解也不愿去了解的事情,也因此,我才有机缘拜了师,这个师父叫刘益明,在当时的农村地区,是一个喜欢背着手帮人看风水、看八字、捉鬼捉妖的奇人。
    还有就是一直被我爸诟病的二叔,二叔因为小儿麻痹落了个双腿残疾,平时靠帮人看八字占卜啥的挣点小钱。老爸一直都不愿意我多接触这个另类的二叔,但那件事过后,他便不再反对,甚至还说,我可以没事找二叔学点本事。
    拜完刘师父的当天中午,老爸和师父喝酒聊天,说起奶奶托梦这事。师父说我奶奶肯定是要去饿鬼道的。
    “饿鬼?人死了不都是要做鬼吗?”
    面对老爸的提问,师父一笑,就普及了一下六道轮回的知识,我那时也是第一次接触到什么叫六道轮回,很新奇,但也很震惊,原来人死了不是真的什么都没了,还是会继续走下去的。
    “人死前特别抠门的,死后一般都会进饿鬼道,这鬼道的人,因为生前抠门,不喜欢帮助救济别人,死后变成鬼,没吃没喝,很是受苦的。”
    老爸就问师父怎么就知道我奶奶要进饿鬼道呢?师父转身指了指八仙桌上还没收起的奶奶的遗像,说看面相就知道了。
    我老爸当时也笑了,说我这奶奶苦日子过怕了,抠门也确实有,平时有点好吃的东西,连孙子都不给吃的。
    “刘师父,听说哈,可以把死了的人叫上来,还能说说话,这是真的?”
    “像你娘这样还没投胎的,能叫上来。另外吧,在鬼道的,也能叫上来。要是已经投胎去了别的道,那就不行了。”
    我老爸很好奇,就说能不能把我奶奶喊上来,说几句话。
    | | 1楼 | | | |
    作者:红色记忆343 时间:2018-10-21 19:36
    “我看你是不太信这个,也想看看我做冉娃子的师父有没有真本事吧?”
    老爸听师父这样说就开始乐,说他也确实不太信这个,要是八字和风水嘛,那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还能让人相信,这鬼……
    师父当时就答应了,说请鬼不难,得起坛才行,让老爸吃过饭按照他的要求准备一些东西。
    我比老爸更好奇,也想看看我这师父究竟有多大的能耐。于是就跑前跑后的去买师父要的东西。
    要说东西也简单,一些冥纸,香烛,半碗米饭,毛笔和墨水之类的吧,反正还都好找到。
    话说这就到了晚上晚饭以后了,师父专门在奶奶生前住的房间摆好了桌子,点上了香烛,又在香烛前摆上了那半碗米饭。
    我和老爸还有爷爷就在一边看着,老妈和我姐都害怕,早躲一边去了。
    师父把画好的几张符都烧了,又开始烧冥纸,弄得屋里烟雾缭绕的。
    他开始念咒的时候,屋里变得有点冷了,我当时都有点打颤,所以就走出屋,觉得外边还暖和一点。
    师父后来就没音了,我还纳闷,探头往里看,见师父身子跟筛糠似的正在抖,爷爷可没见过这阵势,吓坏了,问是不是有啥事了?
    就在这个节骨眼,师父就开口说话了,张嘴就是一句:“法儿!”
    一点不撒谎哈,当时他声音绝对不是自己发出来的,而且听到这个,我爷爷和我老爸都吓坏了。后来我是才知道,“法儿”是我老爸的小名,知道的人很少,反正我是那次才知道的。
    我老爸直接就吓跑了,爷爷倒是胆大点,问了一句:“你知道我小名不?”
    “老东西,粪叉子!”
    爷爷听到这句扭头就走,脸都变了色,我喊了两句,爷爷根本不理我,直接出了院门没影了。
    | | 2楼 | | | |
    作者:红色记忆343 时间:2018-10-21 19:37
    我当时也害怕,就站在门口冲里边喊了一句:“师父!”
    师父这时似乎恢复了,让我赶紧去端水,要拉井里的凉水。我赶忙就去弄水,师父一口气喝了两碗,喝完后打了个饱嗝,问我:“冉娃,你爷和你爹呢?”
    “吓跑了!”
    “你咋没跑?”
    “师父,我小名叫啥?”
    “你小名我哪知道!”师父就开始让我收拾东西。
    好吧,从那次开始,爷爷见了我师父就躲着走,老爸则是毕恭毕敬,我倒是没啥,就觉得师父挺厉害的,竟然连我爷爷的小名都给整出来了。粪叉子!我觉得这小名真不怎么好听。
    从那以后,师父就经常来我家,偶尔住上几天。我周末的时候,还会带我去看看风水或者处理一些灵异的事情。
    一次,我跟随师父去看风水,返回的时候,经过了一座寺院。当时已经是日暮时分,师父走到寺院门前时,突然就打了几个喷嚏,打完后就转身看着我骂道:“快滚!”
    “师父,你让我滚哪啊?”
    “我不是让你滚。”他说着往我身后看了看,还瞪了一眼。
    我往身后看了看,没人!师父弄这个太吓人了,我“噌”一下跑到了师父前面。
    “你跑我前面干啥?”
    “那你往我后边看啥?吓死人了。”
    师父没理我,继续往前走。等过了寺院后,师父往后又看了看,才说道:“寺院门前冤鬼多,刚才有个很凶的,就跟在你后边。”
    我差点蹦起来挂在师父脖子上去,他说的太吓人了,关键是还带表情,我一个小屁孩哪经得住这么吓唬,都快哭了。
    “别怕别怕,已经被我骂跑了!你那会儿没觉得身上冷?”
    “没,这会儿被你说的可是有点冷,师父,你是故意吓唬人。”
    师父气得把嘴一噘,说冤死鬼喜欢待在寺院门口是想被超度去投胎的。
    | | 3楼 | | | |
    作者:红色记忆343 时间:2018-10-21 19:37
    “那他们咋不进去?”
    “进得去吗?韦陀菩萨还有四大天王那眼瞪得大大的。”
    “为啥不放他们进去?”
    “冤有头债有主,各人因果个人了,都来找佛菩萨,还不乱套了?”
    我想了想,师父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又好像没有道理。
    “不是说有事就求观音菩萨吗?菩萨为啥不能帮帮这些冤死鬼呢?”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杀了人就去喊冤,你说管不管?”
    “可他们是冤死鬼,有冤,为啥不管呀?”
    “你个傻小子,哪有无缘无故的冤?这辈子被人杀,那是上辈子杀了人,这辈子穷光蛋,那是上辈子太抠门,啥事都有来去理。”
    师父这样说,我还是能明白一点的。我指着师父的头说:“师父我知道了,你这辈子头顶没头发,上辈子肯定是个剃头的。”
    师父摸了摸自己的头,然后眼一瞪,抬手就想揍我,我早料到了,撒丫子就跑。
    | | 4楼 | | | |
    作者:红色记忆343 时间:2018-10-21 19:38
    很多人都听说过狐狸修仙的故事,但更多只是传言。真正见过的恐怕少之又少,而我和刘师父学习的时候,好多次遇到狐狸仙家,其中有尚未修成人形的,还有已经得了人身的。
    记得第一次遇到这种修仙的狐狸时,师父正在家里做法事超度一个婴灵,我当时坐在一边打盹。正迷迷糊糊时,就听师父喊了一声:“小偷!”
    我一下就醒了,站起来慌忙四下看,屋里除了我和师父没别人呀!师父弯着腰在桌子下边搜寻着什么,我也弯下腰往桌下看,一边问师父:“小偷钻下边了?”
    师父“嗯嗯”了两声,就让我去拿竹竿进来。我急忙跑出去找竹竿,师娘问我找竹竿干吗,我说有人钻桌子下边去了,是个小偷!
    师娘也跟着进来了,把竹竿递给师父,问师父真有人进来偷东西了?师父拿着竹竿在桌下胡乱扫荡着,突然,一个影子“嗖”地一下从师娘胯下蹿了出去,把师娘吓得“妈呀!”惊叫了一声。
    “跑了!就这家伙,偷我的供果吃!”师父望着外边生气地喊道:“再来,我就打断你的腿!”
    师娘稳了稳神,说看着像是黄鼠狼吧?
    师父说:“不是,比黄鼠狼大,这是只小狐狸。”
    我往供桌上看了看,我亲自摆放的苹果,还真少了一个,再往桌子下边看,角落里躺着一个!哎呀,好玩,狐狸偷苹果,我还是第一次听到。
    “师父,狐狸怎么吃苹果?它不是就吃肉吗?”
    “你懂啥,修仙的狐狸啥都吃,还会吃面条呢!”
    “修仙的狐狸?师父师父,你说刚才那只狐狸,是仙家?”我很兴奋地问。
    “不是仙家,会跑我坛桌上偷吃的?这家伙是想吃供果增长法力。”
    “它是男的女的?不对,公的母的?”
    师父转头瞪着我说:“我哪知道,下次它要是再来,你问问,说不定它夜里钻你被窝就跟你说了。”
    我还真就信了师父的话。那时候整天异想天开的,虽然小,可是呢,就想娶个白娘子那样的妖精做老婆了,要是真娶了一个会法术的妖精,我看那些小伙伴谁还敢欺负我,哼!
    又过了一周的周末,我跟着师父从外边看风水回到了师父家,晚上我和师父师娘坐在葡萄架下的桌边吃晚饭。当时是夏末,蛮凉爽的,月亮还特别亮,那时候的空气也没啥污染,吸一口能把你美死,甜丝丝的。现在你不戴口罩使劲吸一口,完了,肯定空气中毒!
    “冉娃,你去给你师父再盛碗粥。”师娘把师父喝完的空碗递给了我。
    “师父,你都喝了两碗了,咋还喝?我都不敢喝这么多,要不做梦老找茅厕。”
    “你个屁孩子,给我盛碗粥这么多屁话呢!快去!”
    老叫我屁孩子,好像我是屁嘣出来的似的,要是放个屁就能出个娃,那火车上肯定得禁止放屁,不然跑不远就满员了。
    我屁颠屁颠跑进了厨房,当时那年代还没电,都点的油灯,厨房里豆大的油灯就能照亮屁大点的地方。我把油灯移到了锅台边,准备盛饭。这时突然就看到灶口旁边有个东西,见我过来,猛一下直起了身子!我仔细一看,狐狸!
    | | 5楼 | | | |
    作者:红色记忆343 时间:2018-10-21 20:20
    它的小眼在灯光下闪着光,眨巴眨巴地看着我,一点都不怕我。
    我的天,又来偷吃的?这要是被我师父看到,还不真打断它的腿啊!
    “嘘,咱俩都别出声,你饿了是吧,我给你盛粥喝,可甜了,师娘还放的白糖呢!”我赶紧盛了碗粥,伸直胳膊递到了它面前。
    它看了看我,低头在碗里添了几下,然后突然转身跑掉了。
    “冉娃,你盛个饭这么慢呢,掉锅里了你?”师父在外边大喊大叫的。
    我噘着嘴,把碗端出去递给了师父,看着他美滋滋地一会儿就把粥喝完了,我挺开心的。
    那晚我做了个梦,梦见那只狐狸变成了一个特别特别美的小姑娘,端着一盘子的水果,说是给我吃的。可是我正在接盘子的时候,狐狸突然变成了师父,瞪着大眼,把我吓得一下惊醒了,幸好是个梦,太吓人了!
    第二天,我和师父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的时候,我告诉师父,说我知道那个狐狸是男是女了,师父懒洋洋地问我咋知道的。
    “它进我梦里了呀,是个可美可美的小姑娘。”
    “你小子少想那只狐狸,它可有神通,你想它,它就会知道,会来找你。”
    “找我干啥?”
    “做你老婆呗!”
    “哦…师父,我师娘是不是也是狐狸变的?”
    “啥?”师父转身疑惑地看着我。
    “你以前就是使劲使劲想她,师娘才嫁给你了。”
    “滚犊子!”师父拿手里的毛巾就扔了过来,被我特别准地接住了,我这也是铁棒磨成针的功夫了,别说扔毛巾,他就是扔尿罐子我也接得住!
    可这只狐狸最后竟然被人杀了!杀它的是师娘最小的弟弟,外号孬三。这家伙那天去娘家混饭吃,师父当时外出不在家。
    | | 8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红色记忆343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88天 / 跨度94天】
    • 开贴:2018-10-21 19:33
    • 更新:2019-01-23 22:29
    • 阅读:1165913 回复:7092 楼主:266
    • 字数:约216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