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征集】你听过的那些怪、惊、恐、异的故事,不求有结论,记录世间离奇事

  • 首页
  • 上一页
  • 3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海角半生缘 时间:2018-12-07 16:27
    众人都微微有些醉了,又有人问阿牛:听说状元大人在家乡,还遇到匪患追杀?如今还有这么猖獗的匪患?

    阿牛这才明白,前些日子发生的种种事情,已经被知县传到这来,这一个个没完没了的套话呢。
    伸手夹了口菜,故作醉意,拍着胸脯就开始说:这匪徒不一般啊,你看,他能搞到巡抚衙门的文书,我看了,这印章,这字迹,都跟真的一样啊。把我骗出了城,那黑压压的几百人啊,都拿着刀要杀我,你说我冤不冤,近日无仇、往日无怨的,我招谁惹谁了,追着我砍,幸亏我功夫不错,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一双我砍一双。

    阿牛这话说的舌头都有点大,众人听着起哄,笑着。
    又喝了几杯,这巡抚大人明显喝的有点多了,不顾身份的抱着阿牛扯一些有的没的,说阿牛是他的希望,能跟阿牛一起治理政务那是自己的幸运,也是本省百姓之福,抱着阿牛称兄道弟。

    末了,其他官员一个个都倒下了,巡抚也晕乎乎的,下人们一个个进来架着其他官员走了,阿牛慢慢发现,周边怎么没人了,看看眼前趴着喊难受的巡抚,阿牛站起身,把巡抚架在自己的肩上,慢慢朝院内走去。
    奇怪,这院里,怎么一个人都没有?下人们都跑哪去了? | | 312楼 | | | |
    作者:海角半生缘 时间:2018-12-07 16:27
    阿牛叫喊着,可就是没人出来应,阿牛头有些晕,但还算清楚,他刻意控制着自己,不能喝醉,但还是故意步履蹒跚的摇晃着架着巡抚,把巡抚送到他的房间,放在床上,脱了外衣服和鞋,慢慢让巡抚躺好,就起身要出门,出门一瞬间,猛然发现,这巡抚大人的房间,有个书架,只有半拉,这书架上放着一个瓷瓶,这瓷瓶跟那知县书房里那个一模一样。
    难道这巡抚大人的房间里,也有暗格?
    阿牛只顿住看了半秒,然后熄了灯,关上门离开了,阿牛离开了一会,一道黑影从巡抚的床上坐起身来,月关透过窗洒进来,只照亮了身子,脸埋在黑暗里,这黑影站起身,稳稳的走到桌前给自己倒上一杯水。。。

    已是深夜,阿牛看自己母亲的屋已经熄了灯,就回到自己房间,也不点灯,脱了衣物就躺在床上,回想着今日的事,看来这巡抚大人是起了疑心了,今日是要确定我的心,到底归属哪一边,这样下去,我很难获取他的信任,自己和母亲也处于危险的境地中,得想想对策。
    从今日衙门内起了争执来看,这湘军内部,也不一定就是铁板一块。
    看这大小官员齐备且忙碌的架势,这一定已经在准备着行动了,不行,必须要加快调查,摸清楚具体的部署。
    想到这些,阿牛起身,找出纸笔,借着月光写了封短信,写好之后收到了自己的腰间,回到床上睡觉。 | | 313楼 | | | |
    作者:海角半生缘 时间:2018-12-07 16:28
    第二天一大早,阿牛被母亲叫了起来,母亲亲手烙了烙饼,阿牛好久没吃的母亲做的东西,狼吞虎咽的吃完,母亲对阿牛说:你还是去看看小姐吧,她从昨晚就没有吃过任何东西,到现在,人家对你的一片心意,你还不明白吗? 去安慰安慰吧。

    阿牛来到小姐闺房门外,正想敲门,只见门开了,丫鬟从里面走了出来,这丫鬟白了阿牛一眼,然后又把门关上了,阿牛默不作声,叹了口气,然后转身,回到院长当中,那把筝还在桌上放着呢,阿牛坐下就弹了起来,弹的正是与小姐初次见面那日所奏之曲。
    一曲弹闭,丫鬟端着吃的过来,斜眼瞧着阿牛,把东西放下说:去,给小姐送去,你惹的。。
    阿牛笑笑,端着吃的去敲门,只见小姐缓缓开门,有些生怯的把东西接了进去,然后又关上了门。

    阿牛退下台阶,看看天,时候已不早,赶紧换上官服到了前厅,前厅侧面一间议事厅,一些人正在那忙碌着,阿牛细看,自己的随从也在其中,便径直走了过去。
    看到阿牛过来,随从们拱手请安:大人,巡抚大人吩咐此厅为赈灾理事所用,我等正在收拾准备,各地灾祸调查文书已送来。
    阿牛看着眼前的一切,心想:这巡抚还真是不想让我踏入衙门半步啊,也不嫌弃这难民会扰了他的清净。

    看一干人等还在收拾,就招呼2个随从,让他们陪自己出门城里到处看看。 | | 314楼 | | | |
    作者:海角半生缘 时间:2018-12-07 16:28
    出了巡抚府,转过2个街口,一个随从低声对阿牛说:大人,有人跟踪我们,从出衙门口就已经跟上了。
    阿牛轻轻点头,带着随从进了一个药铺,一个随从在药铺门口外守着,一个随从跟着阿牛,阿牛一边看药材,一边悄悄把腰间写好的信拿出来,交给随从,吩咐道:你我今后行踪会被监控,只能小心行事,安排兄弟,晚间照此信,出城调查,如有查实之情,不用汇报于我,自行画了部署图,悄悄送给两江总督大人。
    随从打开来仔细一看:大人,为何要调查漕运、河道?
    阿牛:不必多问,仔细去查,必有收获。查到线索务必顺藤摸瓜,牵扯到底。
    随从点头领命,阿牛随意买了些补气血的药材,又出来街上继续逛着,看到好看的发簪,也买了一个,又随意买了几样东西,就回巡抚府了。

    回到府内,先吩咐人去熬药,给母亲送去,自己又拿着发簪交给丫鬟,说是给小姐赔罪。
    阿牛转身去查阅赈灾的资料去了,这丫鬟高兴的拿着发簪去找小姐,小姐看了也是面露喜色。
    丫鬟:小姐,我看这状元心里还是有你的,你也别不高兴了,这不是住在府上了吗?时间长着呐,好生相处,我就不信他不对小姐动心。
    听得丫鬟这般说,小姐轻轻抚摸着这发簪,偷偷的会心一笑。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这段日子,巡抚好似住在衙门了一般,很少回府,要么就是深夜,阿牛也是一直偷偷观察着,阿牛行动受限,这么一来,日子倒是过的轻松了,每天白天处理赈灾事物,分发审批救灾物资,这巡抚已经全权授意给阿牛,钱、物完全不需经过他,阿牛自己就可以做主分配下去。阿牛连见巡抚的借口都比较难找到。而到了晚上,就跟母亲和小姐一起坐着聊聊天,弹弹琴,这日子很真实、很实在,也很平静,但阿牛的心中却始终担心着这暴风雨的到来。 | | 315楼 | | | |
    作者:海角半生缘 时间:2018-12-07 16:28
    这一日,阿牛正被难民围在议事厅,一个个听取和安抚难民们,议事厅闹哄哄的,这时,随从的领头神情紧张的悄悄走进来,点头示意阿牛,然后就扑通跪下:大人,小人母亲重病,家中需要人照顾,特来告假,望大人您准允。

    阿牛一看,这一定有要事汇报:怎么回事,你慢慢说,走走走,出去说说。
    拉着随从就出了议事厅,悄悄找一个无人角落。
    这随从见四下无人,便焦急的说:大人,不好了,我们一个兄弟,昨晚出去,就没回来,担心是出事了。
    阿牛大惊:怎么回事?这几日查到些什么?
    随从:查到一些东西,这省内,主要河道,都在运输粮草和兵器。规模非常大,看来这军队人数远超出原来的预计。
    阿牛:仔细说一说,另外这兄弟昨日去查的什么?
    随从:从河道运输来看,物资分几类,分别从西南部几个县域运过来。
    阿牛:哪几个县?
    随从拿出地图,悄悄一指。
    阿牛吃惊:这不正是那些受灾严重的县么?
    随从:真正的灾祸原因,不是天灾,应该是强征人丁导致减产,过度征粮备战所致。
    阿牛被气的满脸通红:为一己私欲不顾黎明百姓生死,人吃人是这巡抚逼出来的。。。 | | 316楼 | | | |
    作者:海角半生缘 时间:2018-12-07 16:28
    随从随后道:这些物资集中后被分发运输到北部和东部,按物资数量评估,这几个地方屯有大量军队。
    说着又在地图上画出一个个的圈。
    阿牛点点头:你们如何查到被运往这些地方?
    随从:我们潜入了几个主要码头,拓印了账簿。
    阿牛:好样的,照画图,按物质规模大概推算军队人数,把部署图和信息,悄悄送出去给两江总督,变装出行,你老家哪里?
    随从:回大人,江苏。
    阿牛:这。。。么巧? 你也是太后的亲自挑选之人??

    随从:是,太后的确与属下长谈过。
    阿牛一愣,很快回神过来:那个兄弟,昨日去查什么了?
    随从左右又看了一看: 大人,他是去查巡抚的银库了。

    阿牛吃惊:你们是如何发现的?
    随从:从河道运输物资当中,有黄金白银,数量庞大,很多银两上印着天国。
    阿牛细细思考着:这湘军,看来当年剿灭了天军,但物资没有上缴国库啊,这是想自己取而代之。。。
    阿牛:这银库在哪呢?
    随从:应该就在这城中某一处,那位兄弟就是去查证地址失踪了。

    阿牛:这库银不能再查,赶紧的,你当下就走,不能等晚上了,我马上立个批文给你。你速速回乡传信。如果到了两江总督那,告诉总督,即刻动手,不必再等。对了,告诉其他弟兄,不必再查什么,小心谨慎行事,在城中寻摸一个安全的落脚点,一旦有事,想法脱身。

    随从领命,一脸悲伤的出了巡抚府,阿牛平复下自己的心绪,慢慢悠悠的回到议事厅,继续跟难民们交流着,拿出纸笔记着什么,还是照平常一样。 | | 317楼 | | | |
    作者:海角半生缘 时间:2018-12-07 17:34
    晌午时分,阿牛跟母亲和小姐正在用餐,听得前庭外吵吵闹闹的,大家正觉得奇怪,一个带刀衙役跑进来:钦差大人,巡抚大人请您前厅大堂议事。
    说完侧身一伸手,请阿牛过去。
    阿牛心理咯噔一下,这巡抚多久没在自己跟前露面了,这是有事。。。提醒下自己时刻谨慎些。
    阿牛放下碗筷,看看母亲和小姐,起身随衙役出去。
    到大堂一看,巡抚坐在正当间,一队官差站成一排,有文有武,他们的前面,用绳子捆着跪着一个人。

    阿牛仔细一看,果然,正是自己失踪那兄弟,这兄弟已经衣裳褴褛,皮开肉绽,眼睛和整张脸都肿了,嘴角挂着血迹,明显已经被严刑拷打过。

    走近了,阿牛拱手给巡抚行礼:大人,您召我来,是有事吩咐?
    巡抚一脸严肃,指着跪者之人:你来看看,你可认识此人? | | 318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3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海角半生缘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4天 / 跨度30天】
    • 开贴:2018-11-08 16:42
    • 更新:2018-12-09 00:56
    • 阅读:8241 回复:518 楼主:241
    • 字数:约155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灵猫逗逗719图 鬼蜮妖姬 2012-03-16 18:58 791/1088 72/666
    鬼话解灵人---现实中的阴阳师笔下的灵异世界(转载) wheatfields2 2010-02-27 16:46 712/397 92/161
    八卦重新开扒女汉子严立婷、篮球员老公张智峰及帅惨了的儿子Willson336图 公子受小女子一拜2 2013-07-12 21:09 378/153 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