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大明北伐

  • 首页
  • 上一页
  • 35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飞翔明2018 时间:2020-03-25 22:56
    452.

    冯宗异和杨璟微笑不语。
    那骑士杜荣则继续报告:“三位大人,孟良寨前是李英佥事与鞑子血战之地,又有鞑子白锁住与我军百户长杨兴、唐贺拼杀,鞑子的火炮全都打哑了,强弩硬弓也打废了,最后是双方白刃战。”
    他指着东边悬崖说:“李佥事的苗兵攀岩而上,不少堕崖捐躯。”
    汤和打马于崖边,探头望去,不禁唏嘘:“苗兵皆是英雄汉!壮烈!”
    冯宗异说:“此等勇士都是我大明英烈,必须厚恤其家!”
    杨璟又一次叹息道:“寨前两三里之地,竟然战死军士多到无法计数!”
    杜荣又说:“可是,我军毕竟拿下孟良寨了!那鞑子头目卢道兴参政也被我百户长林遇春和苗兵生捉了!”
    冯宗异惊喜道:“哦?卢道兴那厮也拿下了?”
    “正是!”
    “好!好!好!快带路,我们一起去孟良寨看看这个卢参政究竟是何许人也!”

    原来,双方爆发白刃战时,大明水军左卫百户长林遇春满脑子都是找卢道兴报仇雪恨的怒火,一双鹰眼四处搜索混战中的卢道兴。结果,被他发现了:卢道兴正在被三名苗兵围攻,位置就在孟良寨内的水井旁边。
    林遇春飞奔而去。卢道兴那一刀,把他赶下孟良寨墙,他摔下时,幸好有战友垫着,否则,直挺挺地摔在岩石枯草从中,不死也残废了。现在他满眼喷火,却不声张,突然出现在卢道兴后面,“呼”一刀劈去——

    “参政小心!”
    一名元军小兵急呼,卢道兴哪里提防林遇春这一招?听见小兵提醒,急忙闪避,脑袋是避开了,可是手臂闪不开,虽有战甲防护,但林遇春那道力确实不轻,“哎呀”一声,右臂几乎断裂,卢道兴惨叫着,晕倒在地。
    “休要伤他性命,他是我们孟良寨主卢道兴参政大人!”
    那小兵大叫道。
    林遇春本想再加一刀,取卢道兴的性命,听小兵之言,便喝令苗兵:“捆了!”
    明军赏令:杀敌一级,赏银十两,生捉敌一人,赏银十二两。
    何况,这是元军的大头目?
    林遇春凭此战功,终于得到主帅的赏识了!皇帝朱元璋下令,让他的子孙世袭百户长。
    日后,洪武十八年,平凉侯费聚甚至把他用为前部先锋,征讨广西的叛乱,此乃后话,略过不提。

    卢道兴悠悠醒来,手臂火灼般痛楚,双眼无力地张开,发现自己被捆绑在水井旁边的枯树下,头盔早没了,蓬头垢面的。隔壁都是伤残的军士,有他的部下,也有明军的士卒,寨内烟火腾空,一片狼藉。定睛细看时,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伤员的嗷嗷呻吟,甚至哭泣悲鸣。
    “起来!我家冯都督要见你!”
    就有两名刀斧手扯住他拖着就走。
    卢道兴强忍痛苦,大喝一声:“死则死矣,岂能受辱!”
    说着猛地撞开左边的刀斧手,向水井跑去,前脚刚到井边,嘴里大叫:“皇上!微臣尽力了!”说着,一头扎进井里!
    只听见“哗啦”一声,井边还溅出水珠,那井水显然满满的。

    那两名刀斧手始料不及,见卢道兴如此自杀,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忽听:“快把他打捞上来,不要伤他性命!”
    众人连忙上前,见卢道兴的半颗脑袋还露出水面,一名刀斧手叫道:“想死?没那么容易!”一把揪住他的头发,喝一声,便把卢道兴扯出了水井。
    那把声音又传过来了:“把他带过来。”
    众人看去,原来,正是冯都督。
    他一边说,一边走向卢道兴,他的左右还有汤和、杨璟跟着。

    冯宗异问:“你就是卢道兴卢参政大人么?”
    卢道兴几乎呼吸不过来,一连打了几个呛,鼻子、咽喉、耳朵直喷水,头发也水淋淋的,浑身湿漉漉,他不吭声。
    “我家冯都督问你呢?”刀斧手一推搡他。
    “冯都督”三个字进入卢道兴耳朵时,他的眼光穿过乱七八糟、湿漉漉遮住眼睛的头发,看见对面的明军大员,正微笑相向。
    卢道兴转面骂刀斧手:“要杀要砍,随你便!推什么推!”
    冯宗异又问道:“卢道兴大人,打了败仗,想投井自杀么?”
    卢道兴此时一仰头,把眼前的头发甩开,他直面冯宗异,叫道:“你就是冯都督冯宗异么?来吧,要杀要剐,悉随尊便,我卢道兴皱眉的不是好汉!”
    汤和听了,跨步上前,张口想骂。冯宗异伸手拦住他,他对卢道兴说:“卢大人,就凭你这句话,你已经是条好汉了!哈哈哈!”
    一边说,冯宗异就一边替卢道兴松绑。

    卢道兴却把头一甩,眼睛朝天。
    冯宗异把他松绑后,吩咐:“来,把干的战袍拿来!”
    亲随从战马行囊里找来战袍,冯宗异接过,把它披在卢道兴身上,说:“卢大人,北风寒冷,休要着凉了。这是我圣上御赐于我的战袍,暂且给你御寒吧。”
    说着,还一边用战袍擦拭卢道兴身上的井水。
    卢道兴问:“你不杀我?”
    冯宗异笑了:“为什么要杀你?不要说卢参政你,就是太原城里的扩廓帖木儿,我冯宗异也不会杀他。”
    卢道兴眼睁睁地看着他,没说什么。
    冯宗异说:“我大明圣主谕令:凡蒙古色目人等,与我华夏族同生天地之间,若能知礼义,愿为臣民者,皆我中华良民,皆我大明好百姓!卢大人,能战则战,不能战则守,不能守则走,不能走则死,不能死则降,能归顺中国,乃顺天应命之举。卢大人岂不知天道乎?”
    “我生为大蒙古臣民,岂能降尔!”卢道兴说。
    冯宗异道:“自古帝王之兴,必有贤能舍命相助,自古帝王之亡,也有忠臣肝脑涂地。卢大人力屈被缚,已经为大蒙古尽忠了。今元朝已经灭亡,尔君惶恐远窜塞外,我大明圣朝开张,英才济世于海内,国民新生矣!卢大人轻生以就义,岂非抱残守旧,自绝于天,独不念四海苍生乎?我冯宗异听闻,当日卢参政治理绛州,为百姓拥戴,号称良吏。归我大明吧,卢大人!绛州百姓仍归你管。”
    卢道兴哈哈笑道:“纵然你不杀我,我却也不降你。”
    冯宗异却不恼怒,他说:“做个元朝的遗老遗少也行,让卢大人看看,我大明天下是如何蓬勃兴旺的!”
    他转头对亲兵说:“带卢参政去换衣服,好生服侍。”

    卢道兴被带走后,汤和颇有微词:“老冯,你看,你如此待他,卢鞑子居然不领情!”
    杨璟也说:“为严将军头。那西蜀的严颜与刘先主的张翼德火拼多时,被张翼德拿了,那时也破口大骂,只求速死,张翼德亲自把他松绑,劝他一通,严将军也肯归顺。如今老冯你做足张翼德的角色,这个卢道兴居然丝毫不为所动。我也认为老冯你不值得如此对待此人。”
    “你们不知道,只要他肯归顺,半个山西都是我们的了!我说不服他,有人能说服他。”冯宗异笑道。
    “谁?”
    “李英。” | 3490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35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飞翔明2018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475天 / 跨度624天】
    • 开贴:2018-07-17 21:46
    • 更新:2020-04-01 22:52
    • 阅读:1335890 回复:4501 楼主:863
    • 字数:约1318千字
    • 图片:25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