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大明北伐

  • 首页
  • 上一页
  • 7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飞翔明2018 时间:2019-01-12 23:03
    128.

    他们不就在元军的后面么?
    其实,王弼还没有入帐请战之前,邓愈获悉扩廓帖木儿连夜前来搦战,就知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了,他要处理薛显事件,同时也没有忘记调兵遣将——
    “着木英、吴复领三千步骑军,候胡虏主力出动时,击其后军。”
    “着黄彬领三千步骑军,候胡虏回军抵抗木英、吴复军时,击其右翼。”

    于是,扩廓帖木儿这两万余蒙古战骑军,就进入了邓愈的埋伏圈——
    前,有张必先用碗口铳炮顶着;
    左,有王弼、王遇成的苗弩骑兵和毛葫芦军顶着;
    后,有木英、吴复的步骑兵顶着;
    右,有黄彬的“后八阵指挥营”顶着。
    果然就是“四两”——四支军队,邓愈就是要用这“四两”拨走扩廓帖木儿那“千斤”——两万蒙古战骑。

    邓愈来这么一招,大家还能说些什么呢?
    有人说他这种打仗方式不是好汉所为,“群殴者,胜之不武”!
    那么,宋襄公之“仁义之师”,想必大家也会嘲笑。
    邓愈与扩廓帖木儿之间的博弈,已经不是一两天了。即便就这场定西之战来说,从三月十八日夜间开始,到如今的三月二十八日夜间,足足十天时间了,彼此间战斗不下十次,平均每天都要战斗一次,有时候,比如三月二十八日这天,一天之内竟然轮番战斗了三次!试想,如此频繁的战斗,都是半斤八两,不分胜负,为了战胜对方,是否要挖空心思,各出奇招呢?扩廓帖木儿想出十三翼骑兵战阵,用骑兵集体的力量碾压敌军。而邓愈则想出个“四两拨千斤”战术——其实就是前后左右围攻敌人,让他们首尾、左右不能相顾,使蒙古军队各翼部队各自为战,从而打散扩廓帖木儿的战阵,最终实现摧毁蒙古骑兵的战斗力的战术。
    ——厉害吧?如今想来,邓愈邓伯颜果然就是一代名将!可惜,那么短命!

    话说吴复领兵从后面掩杀过来,他,安陆卫指挥使,七个月后,洪武皇帝朱元璋赐封他为安陆侯,之所以用安陆作为他的侯爵之名,说起来真是吴复勇猛壮烈之举!
    那一年,1367年,五月,常遇春领兵征服湖广安陆地区,吴王(当时朱元璋自称吴王)朱元璋再派邓愈作为后继部队,协同常遇春解放湖广诸地。二人合兵后,常遇春派邓愈部将吴复为先锋,出击安陆。镇守此地的乃元军大将任亮,听闻吴军来袭,急忙在城外广列排栅,修筑防御工事,严阵以待。吴复当时的军职是振武卫指挥同知,自从担任先锋之日起,就继续发扬他狠打狠斗的战斗作风,他从沔阳驻地出发,“倍道径捣安陆州,元军大溃,生缚(任)亮以归”(刘三吾《安陆侯黔国公威毅吴公(吴复)神道碑》,有关任亮被擒一事,《明太祖实录》先说任亮为常遇春生擒,又说任亮为傅友德生擒,自相矛盾。唯独刘三吾受皇帝朱元璋之命为吴复撰写神道碑文,说任亮是被吴复生擒的。吴复神道碑文由皇帝钦定,不容有错,刘三吾所记为正确,从之)。这一战给朱元璋很深刻的印象,当他决定封赏吴复为侯爵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他的安陆之战的杰出贡献,于是“安陆侯”的侯爵之帽子自自然然就戴在吴复的头上了——这也是吴复生擒任亮的明证,若任亮是其他人所擒,安陆之战由其他人冒领了功劳,吴复还能得到安陆侯之封么!

    神勇吴复指挥使,现年39岁,一旦领兵作战,必定身先士卒!
    你看他,如今又是打冲锋了!
    蒙古战骑虽然一路向前追杀张必先部队,其后军自有战将战士左右前后兼顾着,提防敌人无定向的偷袭。故此,吴复高呼“杀贼”后,蒙古后军很快就知道明军来袭了,于是,拨转马头,抵御敌人。
    ——对了,邓愈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如果攻击蒙古后军,他们就转过来抵抗,如是者,攻击他们的左翼、右翼,蒙古军队就是相应接战,如此一来,扩廓帖木儿组织的战骑阵法也就零散分为四个战斗圈子,这个“拧紧拳头”对付单一兵团的招式也就被破解了!

    明将竟敢冲锋打头阵,把他的队伍甩得远远的!
    这不就是找死么?蒙古战士就想放箭射杀他,已经有好几名战士弯弓搭箭了,可是后军第一翼领军李速哥平章和后军第三翼领军区完者拔都平章,二人几乎同时喝止住他们的军士,他俩要会一会这位勇敢的明军将领。
    “他一人来,我们一窝蜂射杀了他,岂不是太欺负他了?”
    宋襄公的思维,即便是他死后的二千多年,蒙古人也有继续效仿的。
    “南家子!休要逞能,来来来,与你家蒙古大爷过过招!”
    李速哥一边说,一边舞刀迎上来。
    吴复的武器很简单,就是一杆铁枪,虽然没有五代后梁王彦章那杆三十斤重那么厉害,可是也有十五斤重了。当年的庐州之战,吴复就是一手执这支铁枪,一手拿盾牌,大呼吼叫,急奔云梯,就在两军阵前,就在目击者张口结舌之际,他完成了攀登云梯、遮挡矢石、跨越城垛、挑刺守兵、横扫战马、生擒敌军骁将楼儿张的一系列动作,就有这杆十五斤重的镔铁枪的功劳!
    敌将扑来,不容细想,吴复大吼一声,手中枪奋力扎刺过去。
    蒙古人李速哥闪身避开,用弯刀沿枪杆削来——
    吴复把枪往外一蹦,把对方的弯刀撞开——
    如此,两马即交错而过——
    李速哥反手一挥弯刀,向吴复背后切来——
    吴复竟然不做反应,只是用铁枪头一戳李速哥的战马臀部——
    他的铁枪较长,李速哥的弯刀较短,几乎同时出招,吴复的武器已经戳着对方的战马,李速哥的弯刀还有一半行程才到达吴复背部——
    就听见李速哥的战马狂嘶乱叫,后蹄哆嗦着跳跃起来——
    当然,吴复的背部也“咣当”一声,被砍了一刀——
    别担心,吴复的布面甲精细得很,都是一环扣一环的软锁子甲,确实挨了一刀,如同被打了一拳——毕竟是反手切来,力度不算大。
    可是,李速哥就不同了,他的战马被捅了一枪,跳跃狂叫时,挣脱了枪头,不料,吴复这杆铁枪的枪头上有个钩——它是勾镰枪,蒙古战马挣脱枪头时,那钩镰枪头,竟把一大块肉扯了出来!
    这还得了!
    李速哥根本不能再出什么招数了,那战马跌跌撞撞,走了歪歪斜斜的步伐!
    他想张弓,他想射杀对方了,急急忙忙地掏弓箭。

    那边的区完者拔都看在眼里,心里着急,情急之下,他来替李速哥完成这个动作——
    只见他挽弓搭箭,瞄准正在拨转马头的明将吴复,喝一声:“着!”
    “嗖”,箭似流星,“叮!”正中吴复头盔!
    这是一顶铜质的圆檐军帽,虽然没有射杀吴复,可是,飞箭带来的那股力度,箭簇狠狠地把吴复震得头晕目眩,上身也晃了两晃!
    李速哥恰好也把弓箭掏出来,可是,还没有拨转马头——
    蒙古人射箭哪用拨转马头的?李速哥一回头,弓已张,箭离弦——
    好一个回马箭!

    岂料,与此同时,他的坐骑,竟然倒在地上——
    “嗖!”那一箭蹦上天去了!
    李速哥重重地摔在地上!
    左边那条大腿,被他的战马压在下面——
    吴复哪肯放过?
    他没有冲上来,只把铁枪横在马鞍上,右手飞快地从腰间掏出一杆手铳——
    瞄着仅仅五六步远的蒙古将军,左手掏出那火引,点燃手铳的引线——
    只是一两秒的时间,“嘣!”
    吴复的手铳喷射而出的铁丸子伶伶俐俐正中蒙古将军李速哥的脖子——
    好家伙,李速哥当场晕死过去!
    ——1967年3月于河北涞源出土的明初洪武十年(1377年)制造的火铳铭文是“河北安陆卫/习学军匠吴玉/洪武十年造/三斤十二(两)”。注意,是安陆卫制造的,吴复就是安陆卫指挥使,他手中的火铳极有可能就是1967年发现的火铳的前身——毕竟定西之战发生在1370年。
    | 1235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7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飞翔明2018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253天 / 跨度335天】
    • 开贴:2018-07-17 21:46
    • 更新:2019-06-18 19:23
    • 阅读:1239767 回复:3287 楼主:508
    • 字数:约750千字
    • 图片:13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