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五帝钱 摄魂术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五叶神0018 时间:2018-12-05 10:11
    我叫李霖,今年十九,我家是做香的,在鬼街开了家香铺。所谓鬼街,就是县城里的丧葬用品一条街,专做死人买卖。平常人嫌晦气,不爱到这儿来,所以生意很冷清。
    爷爷说我四柱属阳,八字重,做咱们这一行就要个能镇得住地。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和死人打的交道多了,半夜难免遇鬼,所以给我留下了几条规矩。我照着他的吩咐,生意倒也做的顺遂,直到有一天晚上。
    冬天里天黑得快,我早早关了店,准备做晚饭。
    叮铃铃,突然来了电话。
    “喂,你好,李记香铺。哦,光叔啊,有事?”
    打来电话的是陈光,他是这一行的前辈。陈光家的门面比我大多了,就在医院对门,地段佳,生意好,同行们客气,都称呼他一声光叔。
    “小李啊,有没有镇魂香,我这边急着用。”电话那头他的语气有些急,还传来吵嚷声音,“我这边遇到了点事,有些棘手,最好是你爷爷留下的香,我出双倍价钱。”
    看来光叔是真急了,我家的香本来就比别家贵,他还肯出双倍。
    我刚想答应,就犹豫了。爷爷说过,不能接二手单。死人好处理,也不好处理,碰到寿终正寝地,大家都欢喜。要是碰上那种含恨含怨地,走的不太平,很可能生出什么变故,我也不清楚光叔这一单里头有没有什么玄虚。
    “小李啊,算是老哥哥请你帮个忙,我记着这个人情。”
    我想了想,能让光叔欠我一个人情,可不容易。再说,我现在手头紧,能有一笔送上门的买卖,何必不做?
    “成,先说好,我只是送香过去,其它一概不管。”
    “好嘞,我这就让人去接你。” 人打赏 14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五叶神0018 时间:2018-12-05 10:12
    很快就有一辆奔驰停到铺子前,来的是个小年青,叫做王禽,是光叔铺子里的学徒。我拿了香,跟着他直奔医院。
    这时候是七点多,外面早就黑沉沉地,医院里倒是亮堂堂地,人来人往,只是透着一股让人压抑的死沉气氛。王禽领我到住院部十层,这里人就少得多,居然是高级病房。看来光叔接了个大单子啊,事主应该是个大款。
    一个穿着大羽绒服,抹着浓妆的四十多女人蹲在病房前头,看到我过来,急忙叫道:“小李,你总算来了,快,快点。”
    这个女人是光叔老婆,在医院里做护工,别看人打扮老土,护理手段可是一流,送走的人超过一百。听说连县委一把手的老娘住院,都是她亲手护理地。光叔生意能做的这么大,也有他老婆的功劳。
    我看她左脸被抓花了,就知道这回事情不顺。
    果然,病房里有些吵嚷,有几个打扮光鲜华丽的中年男女,脸上带着怒气,光叔正满头大汗地解释着什么。
    “别急,我保证,马上就好。”
    “什么马上就好?这都折腾半个小时了,怎么还没完。陈光,我跟你说,我爸要是走的不安稳,那都是你的错,我让你在罗城待不下去。”
    “是,是,韩先生,您消消火,”光叔也算是有头脸的人物,在这个男人面前,像个孙子一样老实。
    他看到我,如同看到救星,“小李,你总算来了,快,快。”
    有个长满青春痘,一脸桀骜的黄毛跳出来,“老东西,你耍我们呢?你说的高人呢,就这么个毛都没长齐的东西。” | | 1楼 | | | |
    作者:五叶神0018 时间:2018-12-05 10:12
    我脸上带笑,心里嗤了声。豪门的生意难做,有钱人难伺候,什么都不懂,还偏偏喜欢到处插一手。要是碰到那种有钱无德,教养跟不上地,那就更难办了。要是我,就冲这家人的表现,绝不会接这单买卖。
    有个打扮雍容的女人说道:“小武,别闹。那个谁,你来看看,老东西不行,小年青头脑好,办成了我们不会亏待你。”
    我笑笑,“别,我就是给光叔跑跑腿,这儿还是他主事。”
    光叔感激地看着我,女人生气哼了声,“就是给料理死人地,真把自己当个玩意儿了,不识抬举。”好像我刚才说的话拂了韩家的面子,不仅是她,其它几个人都面色不善地看着我。
    我也有些不开心了,瞥了眼韩家人,顿时眼皮直跳。
    刚才没注意,这一细看,韩家人是怎么回事啊?虽然穿戴不俗,但是各个印堂发黑,头笼黑纱,这是有祸事的征兆啊。印堂位于眉眼间,懂玄学的人察言观色,从这儿能看出一个人最近的气运。我跟爷爷学了十几年,这点本事还是有地。
    先前跟光叔说话的中年人看来很有威望,他一挥手,“让他来。”
    光叔拉我过去,病床上躺着个老人,瘦的皮包骨头,眼睛怒睁,嘴巴张开,硬邦邦地早就断了气。
    光叔跟我说,这是韩家的老爷子,骆县里数一数二的大企业盛然制造的当家人。半个月前检查出身体不适送了进来,前几天,医生还说身体指标一切都好,谁知道今天下午突然就断了气。
    之前是光婶照料韩老爷子,这么大的一笔买卖自然要给自家人。光叔带着两个学徒,亲自动手,给韩老爷子擦身子换寿服,整理仪容,谁知道老爷子嘴巴不合眼睛不闭,明显是死的有冤情。 | | 2楼 | | | |
    作者:五叶神0018 时间:2018-12-05 10:12
    “这些有钱人怕死,舍不得富贵,怕是不肯走,你给我点上一根镇魂香,好让我送他上路。”
    我点点头,让学徒把门窗紧闭,请韩家人先出去等着。雍容女人一脸不快,“我爹死了,我们几个做儿女的还不能看?你们别耍花招啊。”
    “也行,那你们别说话。”
    我走到老爷子跟前,双手合十,道:“老爷子,生死别离,人之常情,莫要祸害了子孙后辈。黄泉路远,送您一程。”
    我剪下老爷子一束头发,触碰他的皮肤时,只觉得他的身体滑腻腻地,像是摸着一坨烂肉让人恶心,不像是一般人死后身体由绵软变得僵硬的过程。
    光叔早就准备了香炉,我将头发投进去,然后郑重地取出一束黑香,拜了两拜,将黑香给引燃插上。
    一缕香烟,袅袅而起,飘渺迷蒙,散发着一股幽幽香气。屋内顿时变得沉寂,清净,让人心神陶醉,忘记了世间烦忧。
    光叔带着两个学徒,利落地给韩老爷子擦身子。
    这位老爷子身前应该是养尊处优,死相却十分凄惨,浑身皮包骨头,仿佛个骷颅架子,偏偏肚皮鼓起如七八月的孕妇,像是里头装了东西。
    光叔手段老练,拿着毛巾从头到脚擦拭过去,头发,脸部,脖子,胸膛,擦到胯下时,我眼皮一跳。韩老爷浑身惨白,偏偏大腿以下透着不正常的艳红,像是起了斑斑点点。
    上身清理干净了,然后是后背,比起韩家人避之不及,光叔脸色如常,比起韩家子女孝顺多了。 | | 3楼 | | | |
    作者:五叶神0018 时间:2018-12-05 10:13
    换上寿衣后,光叔开始给韩老爷整理仪容,他手有些抖,拂过老爷子的眼皮和嘴巴。
    “合上了,老东西总算闭眼了。”痞气的黄毛叫了一声,被雍容妇女瞪了眼,拉到了身后。韩家人松了口气,面上甚至带了笑。
    屋内嗤啦一声,忽地陷入黑暗,居然跳闸了。
    一片漆黑中,韩家人发出惊慌的叫声。本来空调吹的暖暖的病房,忽地气温骤降十几度,冻得人哆嗦,一缕阴风卷起,吹的人背脊寒凉。
    “爸,爸,你好好走,别来祸害我们啊。”
    阴冷中,唯有一缕香气沉浮飘荡,凝而不散。
    我迅速退到墙角,看向韩老爷子的尸身,一缕白气冒出来,隐约像是个人形,却十分不稳定。香气飘荡,将白气一裹,变得镇定平稳。
    韩老爷子?
    白气人形朝我点点头,抬手指了指床下,然后又指向了他的大儿子。他嘴皮子动动,仿佛想要说什么。最终一声喟叹,消失在空气里。
    嗤啦,病房里变得亮堂起来,韩老爷子面目安详,总算是上路了。韩老爷子上路了,后事就好办了。
    光叔给老人家换上新衣,整理仪容,韩老爷子眉目安详。仿佛寿终正寝。光婶领着四个青年从楼梯上来,韩家人急忙躲开,因为这四个人抬着一口棺材上来了。
    几人摊开鹤飞西天的布帛,将老人家尸身裹好。抬起放进棺材里。
    寿材早就备下,是上好的檀木棺材,里头刻着红色花纹。我心里奇怪,哪里在棺材上雕花地?光叔悄悄告诉我。东西都是他店里地,不过韩家人事先拖走了,在家里供了一个星期,说是让韩老爷子庇护后人。 | | 4楼 | | | |
    作者:五叶神0018 时间:2018-12-05 10:13
    就连那块裹尸布,正面是仙鹤西飞的吉祥寓意,反面是红色花纹,诡异妖戾,倒像是镇鬼伏魔的咒文。韩老爷子可不是喜丧,怎么还用上了红布?这可是忌讳。
    光叔苦着脸摇头,他也没法子。反正入土为安,韩老爷子被一根镇魂香送走,等到尸体火化,往地里一埋,还能诈尸不成?
    “孝子贤孙送老人,”光叔一声吆喝,韩家老大领着众人,磕头送别。
    砰,棺材里忽然传出一声闷响。
    “啊,爸诈尸了,”雍容夫人尖叫道,“我就知道,没这么容易送走啊。”
    韩老大抬手给了她一巴掌,怒道:“胡说什么?陈光,怎么回事?”
    陈光急忙摆手,“没事,没事,小伙子没抬牢。”他咬咬牙,吩咐道,“先封棺,免得到了殡仪馆手忙脚乱。”
    我看着他们将楔子一个个钉进去,陈光拿出来地都是好家伙,楔子是紫檀木地,在神前受过香火,真要有什么不对,也能镇得住。
    到了扶棺的时候,韩家人又不干了,各个都不愿意触碰棺材,仿佛里面地不是自己老子,而是个不相干的死外人。光婶受过气,哼哼道:“韩家人挺不地道地,老头子还没死的时候,他们就在为财产划分吵吵嚷嚷,就差动手打架了。这会儿老头死了,起码先把人送走啊,哼,都不嫌寒碜,丢人哦。“
    病房里气氛有些压抑,空气像是不会流动了,透着沉闷的抑郁。 | | 5楼 | | | |
    作者:五叶神0018 时间:2018-12-05 10:13
    我冲光叔使了个眼色,他也急了,说道:“老人家上路,那就长子长孙来吧,快点,别耽搁了时候。”
    韩家人一番攀扯,终于韩老大揪着一脸不情愿的黄毛出来了,雍容妇人拍着儿子,安慰道:“小武,别生气啊,就一会儿,明儿妈就去给你提车,路虎好不好?”
    黄毛嘴里嘟囔,反正不是好话。
    光叔见棺材总算能上路,喘了口气,“小李,要不然你跟我一起把这单生意做完,报酬八二分,怎么样?我不瞒你,韩家开了这个数。“他冲我比划了一下手指,一百万?
    说不心动是假的,就算是八二分,也能有二十万的进账。光婶扯着他袖子,好像有些不情愿的样子,被他恶声道:“不晓事的婆娘,就知道心疼俩钱,男人说话你别插嘴。”
    被她一打岔,我醒过神,差点就忘了爷爷的嘱托,要是真揽下这活,那就是接二手单了。我急忙推脱,“别,光叔,我就一个后生小辈,没有这样的道理。”
    光叔有些失望,“傻婆娘,还站着干啥,快点给小李把钱结了,对了,这么晚了,把人给送回去啊。”
    光婶对我很感谢,取了两沓厚厚纸币,还包了谢礼,“小李啊,你数数。这次都谢你了,咱们县里就属你爷爷能耐,能做出那种奇妙的香来,搂着个聚宝盆呢。”
    “不用数,光叔的为人我还信不过?” | | 6楼 | | | |
    作者:五叶神0018 时间:2018-12-05 10:14
    我笑笑,跟她道谢离开。
    县里做死人生意的多了去了,做香的更多,但是能叫死者安息,抚慰亡魂的镇魂香只有我家才有。爷爷把这门手艺传给我时,就说过,只要谨守本分,能教我一辈子衣食无忧。光婶不知道的是,爷爷留下的镇魂香统共就剩不多,如今店铺里的香都是我亲手做地,我自问比起爷爷,恐怕是青出于蓝。
    王禽开着奔驰送我回去,这会儿已经是十一点多,按照古代时辰,就是过了子时,鬼街上静悄悄,黑沉沉地不透亮,一家家铺子都关了门。
    按照行话说,子时一过,阴涨阳消,魑魅魍魉都出来活动了,活人就该避退,免得冲撞了鬼神。
    王禽虽然跟着光叔做学徒,却是新入行地,胆子不大,到了鬼街外头,就不敢往里头进了。我只能下车,自己走回铺子,正准备开门时。
    “咦?”
    门上大锁像是被动过了,我心里一哂,这是哪个不懂事的小贼,居然偷到了鬼街?鬼街里的门道多得很,我都摸不清楚,以前也来过几个贼,碰到一些不该碰的东西,结果死的很惨。打那时起,鬼街就没贼敢来了。
    我开锁进去,打着手电筒四下里看看,见没少什么东西,这才放了心。钱我都放在卡里,随身带着,铺子里只有几百块零钱,香火纸钱之类地,活人谁会偷? | | 7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五叶神0018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93天 / 跨度117天】
    • 开贴:2018-12-05 10:11
    • 更新:2019-04-02 01:00
    • 阅读:338437 回复:26109 楼主:7420
    • 字数:约376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