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参赛】-言情-红颜飘,黄叶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29 13:38
    1
    高跟鞋敲着石子路面的声音响了过来。晓明心里一阵发紧,想跑,脚下却生了根似的,半步也挪动不得。
    “谁?!”孙老师远远地站住,喝问一声。
    “我……”一个声音地底里钻出似的,幽闷而低沉。晓明不相信这就是自己的声音。
    孙老师站在月亮地里,虽然穿着棉衣,却仍显得婀娜苗条,那白皙的面庞,映在如水的月光里,越发娇柔美丽。他突然不敢看了,急忙把头低下。
    “晓明,你干啥呢?”孙老师终于看清了屋檐下站的是她的学生,遂款款走过来,身上显然没有了刚才那股紧张劲。
    “老师,我,……我用英语写了篇作文……”待她走到身边,他急促地说,话说完了,汗也出来了,手里早捏了叠成方块的那张纸,递到她面前。
    “哦?能用英语写作文了?!不错。”孙老师接过纸块,甜甜一笑,“都半夜了,要注意休息,下去吧。”
    “嗯……”晓明点一点头,拧身走了,走出几步,又一回头,见她正掏钥匙,赶紧一溜烟跑了。
    次日英语课上。孙老师依旧讲得娓娓动听。同学们都听得目不斜视、全神贯注,晓明却不敢抬头看她的脸,只觉心里慌得厉害。
    “晓明,你出来一下吧。”不知什么时候,孙老师已站在了他身边,轻声说。
    “嗯。”他抬起头来,见她满面含笑,心里便不怎么慌了,就跟她到了教室外面。
    “那篇作文我看了,”孙老师想了想说,“你的英语水平还不错,有一定功底,千万不要荒废了。”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29 13:39
    晓明怯怯地抬起头来,见她脸上依旧悬着笑,眼泡却有些肿胀,似乎曾经哭过。“老师……”他刚说出两个字,便被孙老师打断了:“我译出来了……另外,我也写了一篇文章,想考考你,看你能不能译出来?”她从衣袋里掏出一张叠成鸽子状的纸条,放进他的手心。
    晓明的目光落在她的手指上,她的手指纤长而白腻。她的手指缩了回去,他做了贼似的红了脸。
    晓明看过那张纸条后,不由得想哭。纸条上用汉文和英文各写了一段话,内容都是:
    “晓明同学:
    我佩服你的勇敢,但是用错了地方。我希望你把所有的工夫和心思都用到学习上,别胡思乱想了。记住,我永远是你的老师。
    孙文娴 x年x月x日”
    一吃毕饭,他就去找孙老师。
    “那篇文章我看懂了,可我没译。”
    “只要你看懂了就好。”孙老师笑笑,“还有事没?没事了去午休吧。我也想睡了……”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29 13:40
    “老师,文章我懂了,有些事却又不明白……”晓明的声音渐渐低下去。
    孙老师迟疑半晌,方说:“晓明,我让你看一样东西。”
    “嗯?”他抬起头来,却见她脸上依然满含笑意。
    孙老师取出来的是一本相册。她一页页翻开,他一页页看。相册里总共只插了十多张照片,多半是她自己,另有四五张是一个男的。她合上相册,不再说啥,却意味深长的一笑。
    “老师,我,我不明白……”晓明摇了摇头,声音有些悲切。
    “其实,你很像我的弟弟。”孙老师瞅他半日,缓缓地说,“我曾经有过一个弟弟的,我一直很怀念他。第一眼见你,就觉得像他。……我,我就认你做个弟弟,好吗?”
    “老师……”
    “个子都比我高半头了,还抹眼泪,也不害臊?”孙老师笑笑,掏出手绢来,抬手为他擦去眼角的泪水。手绢真香。那一刻,她的脸离他的眼睛很近,他便看见了她脸上细密密嫩黄的汗毛,接着又看见了她白腻的脖子里也有细密密嫩黄的汗毛。最后,他的眼睛停在了她的胸前,突然就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轻轻摸她一下。可他到底没敢。
    “以后,没人时你就叫我姐姐吧……”
    “嗯……”晓明点一点头,泪水却越发流个不住。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29 13:41
    2
    没有不透风的墙,没过多久,孙老师跟晓明认了姐弟的事,全校的老师都知道了。
    晓明以前就爱去孙老师房子,跟她认了姐弟后,就去得更勤了,除了请教学习上的事外,也帮她扫扫地、打打水,少不了也要聊聊天。聊天时,晓明常常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惊人之语。有次聊天时,孙老师便说:“你以前挺老实、挺傻的,想不到现在越来越顽皮了。真是男大十八变,越变越混蛋。”
    晓明问:“以前怎么傻了?”
    孙文娴便笑:“还记不记得?第一次到我房子时,叫你坐,你不敢坐;叫你吃苹果,你不敢吃;说话也不敢大声,好像怕人看到牙似的。”
    晓明便把脸红了,直望着她傻笑,半日后说:“你说我顽皮,我还有更顽皮的呢!”孙老师白他一眼,说声:“避!”就自顾歪在床上看书,不再理他了。晓明便也趴在桌子上看书,半日过去了,才看了不到半页。他的眼睛早跑到孙老师身上去了,从她的脸上一寸寸直看到脚上,又从脚上一寸寸直看到脸上。她的衣裳很瘦,身子被箍得很紧,胸前便小山似的耸起,看得他有些呆了。他很想过去紧紧地搂住她,却又担心她以后不再理他了,就不敢轻举妄动。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29 13:41
    孙老师看的是一本小说,她大概已经进入故事情节,看着看着,就情不自禁地笑了,……后来,又情不自禁地皱起眉头,牙齿咬得“咯叭叭”响。
    晓明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到十点半了。以前的这个时候,孙老师早已洗漱过了。他便提醒说:“姐,你该洗脚了。”
    “嗯。”孙老师点点头,歪在床上未动,仍一行一行极快地看着书。
    晓明瞧她半日,脸上乐滋滋地说:“……我给你端洗脚水去?”
    孙老师又“嗯”了一声,还在看书。
    晓明端回来少半盆凉水,又往进掺了些热水,用手试了试,冷热刚合适,便说:“你快洗吧,要不,等一会水就凉了。”
    孙老师仍在看书,兀自笑着没动,也没吱声。
    晓明便又说:“那……,我给你洗吧。”
    “嗯。”孙老师随口应了声,眼睛仍没有离开书。
    晓明便开始给她脱袜子。一只已脱下来了,正脱另一只时,孙老师突然抬起头来,很吃惊地问:“你干啥?!”
    “你让我给你洗脚的。”晓明瞧着她的眼睛,平静地说。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29 13:41
    孙老师不由得把脸红了,骂一句:“你混账!我自己有手!”忙扔下书本,就来脱另一只袜子。晓明却突然将她的两只手连同那条小腿一下子全抱住了,说:“不行!你不能说话不讲信用!你总是要我做一个说话算话、言而有信的人,你自己都说话不算话了,又凭啥要求我?”
    孙老师一时语塞。她明知他是在狡辩,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他,正搜肠刮肚地构思驳斥他的话时,冷不防,那只袜子已经被他脱下了,几乎同时,她那小巧柔滑的双脚已被他拉着按进了水盆里。孙老师又好气又好笑,想挣扎呢,脚却被他按得死紧,一点儿也动弹不得,就想:“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满足一下他男子汉的自尊。”于是,狠狠瞪他一眼,一句话也没说,又拾起书来看了。
    这是她长成大人后,第一次让一个男的给她洗脚,那感觉跟她自己洗就是不一样。她说不上来那是啥感觉,只是突然间很渴望他能够给她多洗一会儿,甚至希望他以后能够天天给她洗脚。她的脸颊一点点地变红了,心也咚咚狂跳起来。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29 13:42
    突然,她的脚上腾起了一丝温热的异痒,她知道,那是晓明的鼻息。她的脸益发烫得厉害,差点儿能点着火;她的心也越发跳得厉害,差点蹦出胸膛外。她想呵斥他,竟半日也说不出一个字来。她的眼睛虽然仍在书上,却半句话也没有看进去……她放任心中的小鹿奔跑,那小鹿就像一匹无拘无束的野马,从校园里跑到镇街上,又跑到镇前的河里,跑累了,就躺倒在松软的沙滩上……
    那异样从她脚上一点一点往上升,升到小腿梁处,停住了,却又变得很绵很软很湿。她知道他在干啥,一时竟乱了方寸,一个自己要他立即停止,另一个自己又渴望他继续。……很久很久之后,她终于无力地说:“你该下去了吧!夜已经深了……”
    晓明走时,孙老师头也没抬一下,只顾目不转睛地看自己的书。随着门“砰”一声关上,他的脚步声渐渐去远时,她竟不由自主地抬起头来,瞅着门口直发呆。半日后她想,当初跟他认姐弟,也许是个错误。睡下后她又想,以后再也不能让他来宿舍了。……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29 13:42
    第二日下晚自习后,晓明来敲门时,她真的就不给他开门了,隔着窗子跟他说:“晓明,你走吧!以后,咱们还是少来往。权当老师说话是放屁,从来没有跟你认过姐弟。”
    晓明呆了半日后,低声说:“那我走了。”
    他的脚步声越去越远,……终于消失了。孙老师忽觉心中有些空落,不由自主地踱到门口,把手搁在了门锁上。停了半晌后,她打开门,抬头向远远的那排男生宿舍张望过去,望了半日后,轻轻叹口气,又折身回屋。正待关门时,晓明挤了进来。她不由得一阵惊喜,忙问:“你没走啊?”晓明笑笑说:“我一直在你窗口下蹲着,故意弄出响声骗你呢!”孙老师细看他的脸,显然是哭过,脸上泪痕还未干,不由得又叹了口气,默默走到床前坐下,说一句:“你自己看书吧,声明一点,今晚上不许胡闹。要不,我以后真不理你了!”就不再睬他,拾起放在床头刚织了没几圈的毛衣,慢慢织起来,织了半日后,她突然问:“晓明,你说这毛线的颜色,男的穿上好看不好看?”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29 13:43
    晓明说:“好看。”
    她便又说:“这是给我男朋友织的。他呀,正在上研究生。他对我可好啦!……”一边说,一边偷看他的脸。当看到他的脸一点一点地忧伤下去时,她很满足地笑了。
    这一晚,晓明真的一直很规矩,一直纹丝不动地坐着,一直没说一句多余的话。坐了不到半小时,他便走了。
    连续三五个晚上,晓明都是在她房子只坐半个来钟头就走人,除了问问课堂上没听懂的问题外,再没有别的话……
    孙老师不由得满心惆怅,竟很希望他再次提出给她洗脚,甚至还希望他能再次亲吻她的小腿……这日晚,当他起身告辞时,她突然叫住了他,淡淡地问:“你是不是家里相下媳妇了?”
    晓明摇头:“没有啊。”
    孙老师又问:“我是不是做错了啥,伤了你的自尊?”
    晓明还是摇头:“也没有啊!”
    “那你为啥不搭理我?!”孙老师很有些激动,话一出口,又有些后悔,脸颊便慢慢地红了。晓明瞅着她,心中乐了,却故作若无其事地说:“你不是让我学规矩些,做个老实人么?”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29 13:43
    孙老师不语,却轻轻叹了口气,把正打的毛衣扔到床上,又拾起教案看起来。晓明看她半日后,轻声说:“姐,我再给你洗一会脚吧。”孙老师仍不语,继续看着教案,偶尔还用铅笔在书上做个记号。晓明拎起脸盆出去打水了,孙老师一下子从床边弹了起来,扔下书,拿出口红,对着镜子抹了起来。镜中的那人,脸白得像银盘,唇红得像玫瑰。她满意地笑了。突然,她又认真地想:“我这是干啥呢?怎么会为他打扮起来了呢?……”想着想着,脸就红了。
    晓明的脚步声远远地来了。孙老师便又慌忙在床边坐好,又拾起教案看起来。……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29 15:38
    3
    这一个周末,孙老师打算回家去看看父母亲。偏偏同一宿舍院的几个年轻男教师爱开玩笑,将她的包架到了院中间的那棵柳树上,并说只要随便叫他们当中谁一声“女婿娃儿”,就把包给取下来。孙老师急得直跺脚,皱眉道:“求你们了,我急着呢!等一时儿就没车了。”哪几位男老师都笑,边笑边说:“叫一声,你又不折啥。你啥时不叫,包包就啥时别想下来。”
    孙老师正无计可施时,晓明来了。那些男教师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讪笑着走开了。
    望着晓明猴儿一般窜上了树,她心里暖暖的,欣慰地笑了。他在树上也朝她笑,边笑边说:“姐,过一段时间我教你爬树。”她说:“你别张狂。”话音未落,只听啊呀一声,晓明连人带包随着一根折断了的柳树股子从树上掉了下来。……
    晓明醒来时,却是躺在病床上。孙老师坐在床边,一只纤手隔着被子轻放在他身上。他醒来后的第一句话便是问:“怎么?你没回家?”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29 15:38
    孙老师从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轻声说:“我走了,谁照看你?……你呀!就是不小心!那么粗的树枝子都能揪断了。……还好,你总算醒来了!”
    同病房的那位老汉说:“你这小伙子命好!你媳妇真贤惠,又是给你喂水喂饭,又是给你接尿。我屋那老婆子……唉……”他又指指自己床头柜上那兜水果说:“看,你媳妇还给我买了水果呢!”晓明脸红红的,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来,紧紧抓住孙老师的手,直直地看着她,半日说不话来。
    孙老师也早飞红了脸,羞羞地笑着,眼睛低垂着,不敢看他。
    很久很久之后,晓明问:“我晕了多长时间?”
    “两天左右吧?”孙老师答。
    “你真的给我接尿了?”晓明又问。
    “知道了还问?”孙老师益发羞了,那只手却被他越握越紧。突然,他的手指还在她手心里捻了一下。她隐约明白了他心里在想什么,便使劲抽出手来,眼睛瞅着门口,淡淡地低声说:“别乱想了。我是老师,哪一个学生病了,我都会照料他的。你好好养伤吧,落下的课不要担心,英语我会给你补的,别的课,我也跟那几个老师说好了,他们都答应给你补课。”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zgsxsltsj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294天 / 跨度295天】
    • 开贴:2018-05-29 13:38
    • 更新:2019-03-21 12:50
    • 阅读:49178 回复:7171 楼主:481
    • 字数:约67千字
    • 图片:22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