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朱之文兄弟揭开红楼梦后半部分内容,众多媒体无人接招!

  • 首页
  • 上一页
  • 3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文龙晓星 时间:2019-05-16 06:18
    第五回开生面梦演红楼梦 立新场情传幻境情
    【此书山重水复,柳暗花明,故读者如坠迷雾,不知所云,今稍加点拨,以返迷途,方不入歧道也。自此回起至十五回,写宁府之淫乱。先写宁府之乱,方能映照荣府之盛。此十一回书中藏书,事里有事,诸人所言行皆有深意,另藏故事,须以眼观之,以心思之,方能领悟。至繁难处,评者亦有点化。】
    【俟十六回再评。】 来自 | | 810楼 | | | |
    作者:文龙晓星 时间:2019-05-16 11:55
    却说薛家母子在荣府内寄居等事略已表明,此回则暂不能写矣。
    如今且说林黛玉自在荣府以来,贾母万般怜爱,寝食起居,一如宝玉,迎春,探春,惜春三个亲孙女倒且靠后,便是宝玉和黛玉二人之亲密友爱处,亦自较别个不同,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息同止,真是言和意顺,略无参商。【万般烦恼皆从此而起。】不想如今忽然来了一个薛宝钗,年岁虽大不多,然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人多谓黛玉所不及。而且宝钗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便是那些小丫头子们,亦多喜与宝钗去顽。因此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郁不忿之意,宝钗却浑然不觉。那宝玉亦在孩提之间,况自天性所禀来的一片愚拙偏僻,视姊妹弟兄皆出一意,并无亲疏远近之别。其中因与黛玉同随贾母一处坐卧,故略比别个姊妹熟惯些。既熟惯,则更觉亲密;既亲密,则不免一时有求全之毁,不虞之隙。【一番话使人心碎神伤,一生心结难解正为此也。】这日不知为何,他二人言语有些不合起来,黛玉又气的独在房中垂泪,宝玉又自悔言语冒撞,前去俯就,那黛玉方渐渐的回转来。 来自 | | 813楼 | | | |
    作者:文龙晓星 时间:2019-05-16 12:13
    因东边宁府中花园内梅花盛开,【寒极生艳,冷中生色。始写宁府,以梅开寒冬作引线,对应“嫩寒锁梦因春冷”一句。】贾珍之妻尤氏乃治酒,请贾母、邢夫人、王夫人等赏花。【此处凤姐偏偏不去,让宝玉先去,亦让阅者随去,一窥宁府神秘,好似先锋先行,主将压阵也。】是日先携了贾蓉之妻,二人来面请。【毁家灭族之人却是如此出场。】贾母等于早饭后过来,就在会芳园【细观后事,方知应叫“会媳园”,有趣之极。一笑。】游顽,先茶后酒,不过皆是宁荣二府女眷家宴小集,并无别样新文趣事可记。
    一时宝玉倦怠,欲睡中觉,贾母命人好生哄着,歇一回再来。【此一句有趣之极!宜作“神游一回,再返人间”之语。】贾蓉之妻秦氏便忙笑回道:“我们这里有给宝叔收拾下的屋子,老祖宗放心,只管交与我就是了。”又向宝玉的奶娘丫鬟等道:“嬷嬷、姐姐们,请宝叔随我这里来。”贾母素知秦氏是个极妥当的人,生的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见他去安置宝玉,自是安稳的。【卧峰崖之下而不知其将倾也!叹!叹!叹!】 来自 | | 814楼 | | | |
    作者:文龙晓星 时间:2019-05-16 13:39
    当下秦氏引了一簇人来至上房内间。宝玉抬头看见一幅画贴在上面,画的人物固好,其故事乃是《燃藜图》,【鸦鸨之巢挂此图,“读书”二字其意可知。】也不看系何人所画,心中便有些不快。又有一幅对联,写的是: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此联乃通篇咽喉。为人一世不明世事,不知利害,不察言观色,岂是博学之人?与人交往不懂附势趋炎,不会结党营私,不做淫乱苟且之举,焉得一生之趣?故贾珍有学问,懂文章,乃尘世中大丈夫也!又观宝玉湘莲妙玉之辈,于国家无望,于世道无功,真废人蠢货耳!此联悬于宁府,妥当之极。】
    及看了这两句,纵然室宇精美,铺陈华丽,亦断断不肯在这里了,忙说:“快出去!快出去!”【蠢材!蠢材!】秦氏听了笑道:“这里还不好,可往那里去呢?不然往我屋里去吧。”宝玉点头微笑。有一个嬷嬷说道:“那里有个叔叔往侄儿房里睡觉的理?”秦氏笑道:“嗳哟哟,不怕他恼。他能多大呢,就忌讳这些个!上月你没看见我那个兄弟来了,虽然与宝叔同年,两个人若站在一处,只怕那个还高些呢。”宝玉道:“我怎么没见过?你带他来我瞧瞧。”众人笑道:“隔着二三十里,往那里带去,见的日子有呢。”说着大家来至秦氏房中。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而来。【甜香袭人,即便知学问,懂文章之人恐难安坐耳,何况太祖之辈。】宝玉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此画有意思,玄宗赏儿媳。】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
    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实写蓉儿之无能,可儿之冷清。故无能生惭,惭极生恶,恶极害人;冷极生艳,艳极而淫,淫极毁家。】 来自 | | 815楼 | | | |
    作者:文龙晓星 时间:2019-05-16 19:11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怀于尼庵而不知其父为谁,可卿苦矣!】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初生而遭弃于野,可卿苦矣!】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嫁夫君而公爹伺顾,可卿苦矣!】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处屋檐下而故作妖娆,可卿苦矣!】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公爹疼爱而寿不长,可卿苦矣!】宝玉含笑连说:“这里好!”秦氏笑道:“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说着亲自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美人多祸水。】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丫鬟多害主。】于是众奶母伏侍宝玉卧好,款款散了,只留袭人,媚人、晴雯、廊檐下看着猫儿狗儿打架。【此一句有趣之极,令人忍俊不禁,不知猫儿狗儿哪个为公?哪个为母?哪个为长?哪个为幼?本非同类,如何打架?若能打架,便违伦理!】 来自 | | 816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3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文龙晓星
    • 来自:天涯-娱乐八卦 前往来源
    • 【活跃51天 / 跨度181天】
    • 开贴:2018-12-06 09:49
    • 更新:2019-06-06 06:17
    • 阅读:85936 回复:1575 楼主:400
    • 字数:约167千字
    • 图片:1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