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暮雨寻鉴录{开放式世界多角色群像戏,希望大家用过日子的方式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darkillison2018 时间:2018-11-25 18:06
    第一章 周氏之难
    九曲宛转的永嘉江边烟火连天,本地豪族世家周家今日迎来灭顶之灾,家主周正全全门一百三十九口人在主院天井处引首待戮。“:一会干的快一点,所有的人首级都要用竹笼装盛,还有待会下刀干脆点,不要让血污染了脸,血迹干了遮住面庞,如果引苍蝇就不好验明身份了,这次周家犯的是天字要案!我们必须小心谨慎!”领头官军北军镇抚司总旗长王军起吆喝着士兵们做行刑准备,被众军挟持的人犯们毫无生机地任由众军其摆弄,梗咽啜泣声此起彼伏,“:军爷我等实在无罪啊!我父亲在朝为官四十载,素来不与众家交恶,大哥甚至为了他们萧家丢去了性命啊!我等实属无辜,若要因此治罪,恐怕众人不服啊~~”

    周家次子周平齐,哭嚎着向前挣扎,拼尽全力想要挣脱束缚,却被王军起一脚踢倒。“:妈的!死鬼话真多!”他朝周平齐吐了口唾沫,转身沉着脸走到首犯周正全面前,亲自替他解开重枷,将倒好的酒递到他的面前,“周老,请喝了这酒上路吧,您官声很棒,归乡后也照顾一方百姓,本可安度晚年享受太平天伦之乐。但是为什么已在八旬年纪之时,上书去抚上头的逆鳞啊?我真替您感到惋惜啊!“白发苍苍的周正全,睁开紧闭的双眼,细细打量了眼前的中级军官,虬髯紫面,粗眉大眼,健壮双手紧握着酒碗,表情中透着诚恳,老人心中不禁展现一丝好感,“难得将军有此意,老夫待罪将死之身就不再拒绝了。”说罢,一头没入碗中,豪饮而尽。“将军请为老夫亲自操刀吧,顺便带话给上都那群高高在上的阀门权贵老爷们,老夫不后悔!即使全家共殁,老夫也要上达天听,以宣关西四大门阀的罪恶!”说完闭眼不语引首待戮。

    “哎!~!~”房顶西北角传来一声叹息,天井众人齐目眺望,只见一女子,端坐在房梁之上,远看其人头戴金色宝蝉发束带,将头发向上扎起,盘起的发束间摆动着一串小铃铛。身披宝蓝色紧身丝袍,腰间盘着红铜兽面皮扎带,修长双腿穿着蓝犀月角长靴,慵懒侧坐身姿体现着曼妙身材,仔细看来此人面容极其秀丽,高粱挑鼻,眼睛微微地半开着,左眼边点着一枚红痣旁边俏皮地画着一面飞翼,淡紫色眼影浓淡相宜彰显着魅力。上唇薄犀,下唇饱满,润透粉红唇彩通透着个性。可是就在这美丽的脸庞的右脸上,戴着一小面飞翼状古怪眼罩。她漫不经心地打眼观扫全场,在腰间取下小刀独自把玩起来,“:真没劲,又是个无聊的差事。”她一边嘟囔着,一边把玩手中的小刀,只见其刀在手指间不断盘旋,高抛低接上下翻飞,技艺高超让众人看着愕然无语。

    “:奶奶的,看什么看!一个个都吃了耗子药了?死楞死楞的,你们知道你们是来干啥的不?”王军起首先回过神来,愤怒地对手下人喝到,众军士收回眼神,警惕地各自拿起兵器对梁上人对峙着。“:小姑娘不错啊,胆子挺肥啊!看到这么多军爷要杀人也不慌,我看不是官道上的吧!”王军起大喝道,语带挑衅。“:官爷们做事小女子不想插手,只是上峰有令要取走这老头的首级,我等军爷们动手后,直接问军爷您这里买如何,省的一场厮杀,蘸了血,清洗衣服好烦的哦!”姑娘俏皮地回答着,却语带戏谑。“:哼,话说的漂亮,双眼却没有离开过周老,你在探,探我挡的下你这一刀么?”王军起不敢怠慢,知道眼前女子绝非等闲之辈,手中长剑握的更紧。“:军爷不要戏耍小女子了,这种小伎俩怎么入得了正堂啊!”姑娘嘴上这么说,手中短刀却如同雷电般被她疾甩而出朝周正全飞去。

    “:啐!早知道你会这样了!”王军起起身挺剑飞刺,剑挑短刀,正自得意之际,在飞起的身形下坠之时,却见一人影翩然旋空而来,左足点在剑尖,右手接住抛空的短刀,须臾间回身使用短刀在王军起颈脖处一滑,伴随着他的惨叫与颈部喷洒的鲜血,只见那女子踏尸垂落地间,身形却不沾一滴血,杀人手段令人咋舌!众军士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震住了,在踢飞刺死几个回过神的官兵后,女子甩刃回鞘,“今天已经死太多人了,姐姐我玩腻了,诸位军哥哥如果想挑战下活腻的人生,可以上来试试我的手段?”她轻启红唇徐徐道来,动人声音中饱含杀机!余下众军士一哄而散,向周府门外四处逃散而去。她转过头来看着余下众犯,浅笑到“:恭喜诸位重获新生,除了周老先生,其他人从后门而出,在西北口渡口有一艘渡船,会带你们去南婆州边境,有人接应你们出关,三十年内周家不许再踏入中土神州,否则灭门之祸,不会有二次神机,再助你们脱难!”众人闻言,纷纷叩谢。

    “谢谢恩人,可是我父亲他~”周家二子平齐在人群中紧张地问道。“:我不是恩人,我和你们谈一笔生意,你们老爷交给我,生死我定,你们可以换得生机,我只说这么多,如谁还有过度要求,就请问我腰间短刃!”说完姑娘短刀横握,缓缓拔出,闪烁寒光,周正全喝道“:齐儿不要再说了,既然女侠有要求,老夫就答应这桩买卖,你带着你娘与众人逃生去吧,老夫就用这条老命换你们此生平安!”“爹!~老爷~!”众家人哭天抢地,再三拜别后相互搀扶离去。“:老先生的果决令晚辈拜服!”女子抱拳称赞道。“无需多言,女侠下一步想怎么做,老夫言听计从。”周正全垂手,不再多言,“:那好吧,我带你去吧。得罪了。”女子言毕,将腰中离魂鞭抽出,甩在老人身上盘了几圈捆了扎实,只见她双手轻提老者,足下生风带着人破空而去。

    入夜之时,周家散落的残垣下,北镇抚司官军正在废墟中寻找遇难者的尸体,此处半个时辰前刚被大火夷为平地,镇抚司总军长官,骁骑将军卢宣宗看着手下刚呈递过来的在籍军官名单,不禁大发雷霆“:我北镇抚司二十名旗长,没有王君起这个人,但是就在三个时辰前,这混蛋拿着老子的调兵符带着两百个蠢货来周家执行死刑?结果你们还和老子说他和几个心腹被杀了,尸体就在天井中,现在周家房子烧倒了,周家要犯,假冒旗长也他妈的全都消失了?老子该怎么向萧家交代!他们可是要我押解周家全家上京问罪的啊!现在全完了!全他妈的完了!!你们这群废物!!!”卢将军气极怒吼道,忍不住挥舞手中的马鞭,将手下的旗长抽打的半死。而在街角不远的缘鑫楼,十几双眼睛正看着周家门前的闹剧,不住插科打诨。

    “死人”王军起正不断擦拭这颈脖的血迹,大骂身边的副手“:你小子血包放太多血了,喷洒量太大,还有这血几天了,怎么这么臭,老子在地板上装死,差点没被这个鬼东西熏死!”武靖豪无奈地回答道“:老大别抱怨了啊,兄弟们都是用这种剩了两天的猪血!哥几个差点也被熏吐啊,没办法,翼主要求我们配合时间那么短!不容易搞这些道具啊!”王军起给了他一个头槌,笑骂到“:武靖豪,老子告诉你,咱们出任务,就要对自己好一点,该花的钱就要花!!被这玩意熏吐了,万一穿帮你负的了这个责任么?”“:是的老大!“武靖豪坏笑般做了个鬼脸,接着神色一震,低声道”大哥,既然各堂翼主都已现身,十年之期将近,机会难得,大哥您是不是也可以更进一步啊?!”“:更进一步?呵呵!饮魂组日子过得这么潇洒,我为什么要争。我们这个组织,越往高级越没有朋友,你看我们翼主,这个年纪的姑娘哪个不是无忧无虑地,花枝招展地展现自己的美丽,而她纵使艳绝天下,还不是带着那个难看的面具打打杀杀,有一天没一天地苟活着!我啊,只想要叼着烟袋,在月光下欣赏着翼主坐在房顶上沉思的动人情景,就够了,可惜这个好日子不长了!不长了,葬魂组十三翼,十三个行动组的翼主们又要掀起一轮血雨腥风啊!希望我们翼主能顺利度过这个难关!~~”王军起不再多言,与众人观瞧窗外~~~。

    苍鹰空中盘旋,在繁复翠绿崇山峻岭之间,一道长长的山间小径从中穿行,险峻石崖此起彼伏,这是以险著称的神州九峰之一的傲骨嵘山,在依山而设,盘旋宛转的飞骨桥上,中段垂立桥上的啸风亭,乃是山间绝景,阴冷的山风呼啸起伏,风力之大,让人在厅内只听得到瓦片震动的回音,手抚栅栏,只感觉的到颤抖亭阁的险峻,令人不寒而栗,周正全伸展被捆绑已久身体,姑娘满脸堆笑地看着他,一切缘由将由此开始!

    第二章 奇书之祸

    周正全松缓了身子环顾四周,若有所思地对女子笑道“:姑娘,出自哪家门阀?”女子不由一楞,平淡道“:哦~?周老您为何有此一问?”“嗯~!此处偏僻安静是个好地方~!老朽只是好奇要死在哪家门阀手里而已!”女子淡淡一笑,取出白手帕替老人擦去额头的沾染的灰尘,“:关于我的身份,周老您无需知道,我只问您一个问题,关于百世通鉴您知道多少?”老人听闻此书名不禁冷笑道“:原来是暮影霜天阁的人,老夫看小姑娘身手,属于哪个刑堂的?我确实看过少量百世通鉴,了解一些世家阀门的秘密。不然老夫为何要上表参奏,建议圣上处理关西四家。”姑娘娇笑道“:老先生离开庙堂已久,您不应该再参与这等高风险之事。为了您老的晚年的平安,有关五年前从组织中流露出的残卷,能不能交出来。”

    “:哈哈哈~~~!”周正全闻言狂笑,面色涨红,额头青筋暴起,双手不断颤抖道,“:此残卷是我宝贝儿子平京潜伏天霜阁五年用命换来的,但是四阀为了得到它竟然将我儿四肢打断,酷刑逼供,可怜我周家一门世代为狼狗一般的萧家服务,最后竟然获得白发人送黑发人,儿子死无全尸的下场!”由于过度激动,周老数度梗咽,言语凄苦,片刻之后,他渐渐地恢复情绪平静神色淡然道“:老夫死不足惜,如果姑娘是替关西四阀办事的,老夫不会说一个字!请给老夫一个痛快的死法!”看着眼前的苍颜老者,女子竟然有些同情,她左手轻轻抚摸这老者颤抖的双手,右手轻揉老人的脊背,让老人冷静下来后,才轻启朱唇道“:周老熄怒,请您想一下,如果我是萧家的那群混蛋,怎么会用这种手段,估计现在早就卸去您的琵琶骨让您知道酷刑的手段了,不过我既然敢冒着开罪他们的风险帮您,自然也有不怕他们的资本,元洲东岭关隆步家这几个字够不够分量?”说完左手无名指像老者伸去,拇指滑动无名指上的戒指,掀开一小孔内藏小篆步字,她速度奇快,只在须臾间就恢复原态,让人以为她只是在擦拭老者脸庞。周正全一脸惊讶旋即会心一笑,“宗家印玺,如果没看百世通鉴,老夫怎会知道你们这些门阀世家的传信标志,有心计的姑娘啊,我在试探你,也在试探老夫!也罢,既然是步家,就请姑娘答应老夫一个条件,杀萧竟焕为我儿报仇。”

    看着老人语气坚定,女子点了点头,“:好的,我凌筱雨答应您的请求。”老人惊诧地问道”:怎么?你不是步家的人?”女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略带惆怅地回答着“:当然是啊,步家的线人而已,家族成员潜入是有风险的,每个子弟降生,组织都有记录,死胎都有登记,防着就这些阀门子弟潜入,所以就找我们这些从小无依无靠的野鬼进入组织给他们卖命罢了!”听着她说的凄苦,老人不禁又想起惨死的孩儿,看着这年轻的女娃以后可能有相同的下场,不禁用手拍着她的肩。恨声道“:可怜的姑娘啊!想不到竟然与我儿一样,是阀门世家的棋子!为了一本不存在的书,让这么多人丢去了性命!”女子听闻一惊,颤声道“:什么?百世通鉴不存在?”趁她分心之际,却见周正全不言,双掌一翻,袖袍中甩出长剑,向姑娘刺去,姑娘一脸镇定,左手携短刀横劈,将软剑剑锋弹回,右手甩出长鞭,想要将周正全捆绑,却见他斜影一闪,将软鞭接在手中,软剑如盘旋白蛇旋绞在长鞭之上,只听一道清脆的破空之声,长鞭应声碎裂,女子心中惊叹周正全高超剑术,摔去断鞭,握刀抱拳道“:前辈厉害!剑法竟然如此独特精妙!”只见周正全冷然而对,手中白鳞剑在剑气引导下不断颤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华光。

    “:老夫进入庙堂之前依靠一手白练鳞蛇剑独步江湖,姑娘,我看你不擅长使用长鞭和匕首,你在掩饰你的家传功夫,今日如果不亮出来给老夫瞧瞧,老夫手中的白鳞剑,将会在十招内取你性命,你割开那人喉咙喷洒的鲜血有种刺鼻的臭气,用了好几天了吧!这种雕虫小技也想骗老夫!老夫隐忍不言就是为了看你耍什么花样!还有我观你飞刀力道和精准,投掷类外家兵器才是你看门本领,老夫希望你能够使出来,验证老夫多年来的判断。”女子听闻,将短刀插回牛皮小套中,沉身道“:周前辈,不是我不愿意,是因为保证不了你的安全!”周正全怒极反笑“:娃儿,老夫不瞒你,我儿当初收尸之时,他虽然是咬舌自尽而亡,通过对萧家的拷问痕迹的观察,这些也不过是皮肉伤,我儿继承我的衣钵,却在半刻之内被人用快劲点碎全身关节,让他瞬间失去战力,否则他也不会被萧家擒获受尽屈辱而死。老夫今日就和你用真本事痛快来斗一场,如果小儿确实为你所废,今日老夫会送你去见他!以告慰其在天之灵。”姑娘听完,叹了口气,怅然道“既然这样,周老,请您保重!”只见她双手微张,袖中探出十枚金蘸长针,指风气旋,针头不断颤动着,两人在小亭中对峙着,寂静伴随着山风,显得气氛更加紧张,只听一阵山风劲吹,夹杂着破风啸音,裹挟着吹散的树叶,漫亭而来,出手时机到了!

    只见姑娘手指快速张合。十根金针飞刺而起,伴随着旋转飞针引出的气流,裹住大批树叶一起卷向周正全,周正全虚甩长剑,漫天剑影破开树叶,与飞针互相激荡,迸发出阵阵火星,两人身影伴随剑风针影形成两道光球,小亭栏杆被气劲震荡破碎,六根支撑柱充满剑痕针影,在两人相互交错四十招后,小阁琉璃瓦应声而落,整个小亭裂成几块,栽入悬崖,身影一定,只见姑娘衣服上有几处划痕,却没有受伤,老人更是毫发无损,“:好功夫,老夫还有一招,白鳞影探,此招过后,将知道我们的答案!”姑娘点点头,缓缓答道“:我也只剩一招,雨打梨花十八枝,出招必见血,前辈小心了。”只见她飞身起跃,漫天炫影闪出一片金针,如同洒下一片金雨,周正全沉着应招,身形快速盘旋,旋转剑影如虚影一般吸着对冲过来的金针之气,只见一道白光闪出,划破金光,两人极招相碰后,人影闪下,姑娘为剑气所逼,气血不顺,吐了口血,而老人身上关节都刺上金针,细细血液慢慢淌下。

    周正全甩剑投掷在地上,爽朗笑道“: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换旧人,老夫输了!不过令我欣慰的是,你不是害死我儿的凶手,看你的身法应该是瀛南天织贡品世家段家家传,那人应该是研究过你的手法,以指力代替金针将我儿废掉,你和我缠斗太久,而凶手只用了三招就将我儿击垮!好歹毒的心,娃儿你今天来救我,估计也是个圈套!天下间能和你用相同路数的外门功夫,估计只有才情闻名天下的李风逡了,此女是萧竟焕的妻子,娃儿,答应我一件事情,如果有机会试试她的套路。老夫在定州福勤盛典典当行存了一个璇玑扣,用一百两黄金赎出,如果收到此扣遇到打开难题,想到此生无憾四个字即可迎刃而解。”姑娘见他一脸痛苦,额头上散发冲天白气,知道他已经出现散功极限,油尽灯枯之像,快步扶助老人,关心地问道,“:前辈,您为什么要散功啊,这会死的。”周正全脸色惨白,怅然缓言道“:哈哈!老夫今年八旬有四了,此躯早就不堪重用,最后一招,必须用上全部气劲才可以施展,而代价就是把老命交待了,老夫已尽天命之年!哈哈!想不到最后还结识到你这个优秀晚辈,令老夫此生无憾,此剑名为霜语白鳞剑,质地柔软,便于隐藏,乃当世七绝奇器之一,现在老夫已用不着了,送给姑娘你做个纪念吧,以老夫判断,你幕后的主使和我的仇人有巨大渊源!此人目的不简单,请务必小心,我死后,将我胸前的怀配取下,挂于墓碑前,前路漫漫,保重啊!”说罢白气散尽,气绝而亡。姑娘温柔地抚摸老者肩头,柔声道“:老前辈放心,筱雨一定不辱使命!”

    一夜过去,断崖树下一座新坟孤立,简陋墓碑上刻着铭文,筱雨将怀配放在碑头,叩拜再三,旋身而去,隐秘山林之间,片刻后,一队人服装隐秘地来到小亭上,看着交手留下的痕迹,其中一人叹道“:两人交手大概有四十招左右,石柱上剑痕为白鳞剑所划,地上密集坑洞像是气劲所为,至于何种武器,卑职观察应该是金蘸圣手所为。领头的男子颓然道”:看来我们来晚了!地上有散气痕迹,有人应该是败亡了,去四周寻找遗体。也许我们可以知道是谁干的?周世伯年岁已大,如他遭不测,我如何对得起那惨死的周大哥啊!”

    半晌过后,一行人寻找到坟墓,将尸体取出检验以后为首之人颓然道,“:难道真的是她,金蘸圣手,段锦怡?!”他失落地手抚墓碑,不经意间碰到怀配,只见怀配掉落在地上,一段颤抖金属片震动之后,飘出一段语音,“:前辈放心,筱雨一定不辱使命!”“:筱雨?谁是筱雨?”为首人不解问道。只见身边一人施礼之后快速答道“:属下之见,此人应该是暮影天霜阁葬魂组十三翼翼主之一的闪翼黑羽灵燕凌筱雨!”为首的男人,拾起怀配,沉思片刻后,沉声道“:诸位请回到定州后暗中探查此人,不管她是敌是友,一定要弄清楚,顺便段家财阀使团的行踪务必把握在手,我要确定段锦怡和此事有没有关系!另外取上好夀材,将周伯遗体迁去周氏陵园,如有官军问起,叫他们找我北方萧家说话!”一行人散去,留下山风不停,带起一片残叶!

    第三章 豪府拜帖

    中土神州的北方大地上,在占有帝国制造业的核心地位的重镇定州,北方边塞带来的寒意已经席卷而来。这个地处鼎和平原之上特大城市被水流充足的璃河,昀江相互交错贯穿而过,水脉繁杂的河流供养了肥沃的土地,繁盛的广阔的平原提供了畜牧业需要的优良草场,大宗军民畜力交易,边塞皮毛生意,矿产资源交易,大型器械买卖,通过水运兴起的大宗货物的物流业使这一带商业充满活力。繁荣的商业,造就了定州四通八达的交通,宽广的驰道,奔跑来自各地的商队。城市周边,一支规模千人的军队绕城巡逻,城门隘口众军紧锣密鼓地检查来往人员的关凭。

    定州城今日正街御道净水泼街,香料洒满全城,一年一度的北境商业大赏如期火热举办中,盛会期间各方商贾云集城中,定州八门全开,来往人流交错纵横,人声鼎沸。来自全国各地的奇珍异兽,古玩珍宝,华丽盛服,精巧奇货充满商街,让人目不暇接。站在定州城东门口凌筱雨也被眼前的繁华盛景吸引住了眼球,进城的脚步放慢了许多,城中众人无不衣着华丽,激烈的面子竞争映衬着大家复杂的心态,来自北方各大氏族的贵胄,富甲一方的各大商家,名满一时的才子佳人,各显风流,与精美夺目的货品相互映衬,风景一时无限美好。

    筱雨今日身披紫金皮裘,头戴芙蓉面纱巾,团红绸缎花纹丝袍勾勒出诱人曲线,香气盈盈在人群中游走,虽然面容有纱巾掩饰,却也吸引不少双渴求一睹真颜饱含欣赏的之意的眼球。“:哎,就是不该穿回常服!”筱雨心中一丝懊恼,为自己不谨慎感到一丝后悔。有所掩饰的容颜,美好身段配合恰到好处的装扮所带来的神秘气质,确实吸引人。凌筱雨讨厌被人注视的感觉,心中不禁泛起一丝烦躁,就在此时,一双大手拍在肩头,同时传来熟悉而且讨厌的声音,“:看什么看,瞧你们一个个贱兮兮色像,没见过俺家的姑娘?”

    只见王军起蘸着长长络腮胡,一身土豪管家的装扮,对着周围围观的人呼喝道,看着他朝自己挤眉弄眼,筱雨心头一动,戏谑之心上涌,只见她单手揪住王军起的耳朵,扬眉娇喝道“:你这个混蛋,说第一次来定州做生意,要先来踩盘子,我让你提前三天来,今天竟然敢不出城门接本姑娘,说!你这两天去了哪了?你寻花问柳潇洒快乐我不管,但是延误我段家的正事,你担当的起么?本姑娘换个管事家仆还是很方便的!!”说罢拦腰一摔,放倒王军起坐在其身上锤了几拳,众人见其刁蛮,一时不敢再多观瞻就此散开,一霎那她拉着王军起向里街走去,偏僻里巷深处,王军起整理好衣装走在筱雨身边,“:翼主,你来真的?这几下锤的好疼啊。”看着他咧着嘴抱怨,筱雨嘴角露出微笑“:找人发泄而已,你知道我很讨厌被人盯着,像动物一样被围观。如果我不打你,这些人的会更加肆无忌惮地探究,毕竟现在各大商贾,权势者云集,你一个不知道哪来的管事家仆,可不能保住我这个娇滴滴的小姐啊!但是他们如果发现我是刁蛮的猛虎,他们自己还是要掂量能否驾驭得住。”“:哈哈,翼主你真调皮,确实,我这个身份在这个时段的定州用不上,反而容易成为累赘。”筱雨没有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低声道“:说正经的,璇玑扣下落查的如何?”王军起皱起眉头,面露难色的说道“:福勤盛典一百两黄金确实赎回了一个盒子,但是盒子开关上装有震动片,应该是个口令密函,如果您没有得到正确唇典,强开此盒,盒盖内藏的的强酸就会喷洒进盒内,导致内部文件损毁。”

    筱雨却显得神色平常,好像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周正全果然耍了心眼,我就知道璇玑扣的事情没这么简单。唇典事情过段时间到了集合点,我会想办法解决的,现在我们要去去看看这几年在北境扩张很快,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的萧氏宗武会,今年商展上位展区独占三席!看来会打破原来定州地方的商业势力的平衡。”王军起正容道,“:最近组织似乎对萧家极为忌惮,毕竟潜伏五年的叛徒到底给萧家搜集了多少信息,确实令上头很为难。”筱雨一脸冷漠地讪笑道“:哼,行动部门选拔人员,管的那么严,结果其他部门却漏洞百出,真不知道上头在怕什么。说句心里话,每十年的自相残杀,确实有点腻了!”王军起尴尬地摇头道“:翼主,十年期将到,现在说这种话不合适,在三个月集会以后,我们是敌是友都不好说啊!”两人沉静良久,筱雨打破沉默缓缓说道“:三个月后的事情过完这三个月再说,我们看看这次能从北境萧家获得什么信息。尽早把任务完成才是正事!”两人言罢转身出小巷向大街迈去。

    繁华的东灵大街,定州各大商贾总部所在地,各大商号头牌错落有致地排布着,建筑布局有的是精致的林园巧阁,有的是豪华的宴厅华堂,各自有风格不胜枚举。在东街最大宽阔的地上矗立着全街区规模最大,最豪华的萧家宗武会的同华堂,门口摆放两尊高大的白玉狮,透光发亮玲珑精巧,六根巨型楠木设置成门廊作支柱,左右对称地矗立着,镂空金色纹理的朱红重漆大门敞开着。门中堆砌着一面雕工夺目的影壁墙,从门内传来阵阵香气,令人心旷神怡。作为萧家在定州的官方总部,这布局宏伟的建筑展现了萧氏一族的傲视天下的气魄!门口站立着华服持械武者十二人,每个都是的精心挑选的高手。

    凌筱雨携王军起及所带领手下十几人,缓步来到同华堂门口,众卫士见来访众人没有车驾,除了筱雨其他人显得又衣着寒酸,以为是外乡小商,财力不足,都露出一丝鄙视与不屑,为首领班涂横直接出班将众人拦下,语带不敬斜眼道“:站住,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一群没眼力的小贩也想进入萧氏会馆?没有主公的邀请拜帖,一律不准进馆!”王军起挺身向前与涂横对峙,沉声道“:看家忠犬,会不会说人话?要看拜帖你还不够格,收回你刚才的不敬之语,我们段家也不是好欺负的!”随着其他护卫渐渐靠拢,涂横横眉立眼,讥笑道“:哟?狗东西还想闹事?知道这是萧家地界么?天赐九姓弄死你们这种小商户和捏死蚂蚁没什么区别!识相的快点滚,别让弟兄们动手清场!”说罢将手中刀缓缓拔出,却见筱雨懒洋洋地挥舞长袖,从中甩出五根金蘸长针,均匀地激射在刀套之上,并且五根金针连带扎着一封金丝帛书。此书压线处印有萧氏撰文,她的连串动作看似挥洒随意,却力道充足,并且金针排布均匀,展现不凡技艺,门口众侍卫见状,不敢再上前,涂横看着被射穿无法拔出的佩刀,心中一惊,知道来者非是易与之辈,呆呆着看着眼前众人,却见筱雨檀口轻启“:没什么好惊讶的!如果是生死之斗,你的心脏,额头早就被我的金蘸飞刺击穿了,带着拜帖进去告诉萧竟焕,就说瀛南洲盛世织坊段家段锦恬前来拜访!”涂横被她所带杀气慑服,颤抖着带着拜帖快步转身进门通禀。

    众人在等待半刻之后,听见门廊响起一阵阵吵杂的脚步声,一群内府侍卫簇拥着一位华服女子踏出府门,只见此人头戴孔雀扇屏钗,金珠头饰在阳光照射下闪烁这璀璨华光,身披团花红体镶金绸袍,肩披白狐皮坎肩,腰悬镶玉犀皮扣,脚踏无忧锦绣清河履,白色盘丝绣纹罗袜盘在双腿上显得笔挺修长,在裙摆摇曳之间,显得无比诱人。仔细端详此女容貌绮丽,肌肤如雪,修长眉毛向上轻佻着,浓密的睫毛卷曲着,伴随一双凤目展现诱人波光,淡红眼影,淡紫色额头贴花搭配的恰到好处,朱唇半开,显得无比风情。来者不是她人,正式北方萧家当主萧竟焕之妻,以才情风流名盖一时的李风逡!只见她满脸堆笑,却显一丝不甘,对外展现着身为闺蜜的友情,“哎呦!~~来的是锦恬妹妹么?妹妹真是让我们夫妇好生等待啊!来来来,随我进里院,我有好多事情要和妹妹详谈啊。还有这些不开眼的混蛋犬仆,连重要贵宾都认不出来,丢尽我萧家的脸面!事后再找你们算账!还不快向锦怡小姐道歉!”说罢瞥了身边涂横一眼,后者羞愧低下了头,并且不断想筱雨哈腰赔罪着,她不再理这群蠢奴才,转身热情地挽住筱雨的胳膊步入府内。两人笑语嫣然,裙摆摇曳,迷人香风伴随着配饰迸发出来的脆响,没入这深阁内院之中。

    人打赏 7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darkillison2018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27天 / 跨度205天】
    • 开贴:2018-11-25 18:06
    • 更新:2019-06-19 14:35
    • 阅读:3716457 回复:8912 楼主:1528
    • 字数:约658千字
    • 图片: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