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都市新传说·猫咪夜话

  • 首页
  • 上一页
  • 124
  • 页码:
  • 作者:骑鲸揽月 时间:2019-11-26 17:10
    糟糕,被人瓮中捉鳖了!

    这是我的第一反应。至于是谁盖上锅盖的,答案不言而喻。我还是小瞧了那个老太婆。

    片刻的慌乱过后我恢复了镇定。那个老太婆肯定是知道了什么,想把我闷死在锅里,但我有火鼠皮在身,这口汤锅没法奈何我,况且我有不死之身。

    老鼠是游泳高手,以后脚划水,以前脚操控方向,尾巴也充当某种方向舵,耐力惊人,能连续踩水3天,潜水功夫也是一流,能在水下闭气3分钟,能够跳出身长四五倍的长度。这是我出发前做的功课。

    算了,先把杂念放一边,探求到真相再说。

    我奋力在浑浊不清的肉汤里游着,这滋味真是难言,扑鼻都是馋人的肉香味,但我得极力控制住自己不能张开嘴。

    那些牛骨架在变成老鼠的我眼前显得巨大无比,像是恐龙骨架。我游在不断滚动的骨架山中,避免自己受伤的同时,还得分辨这些是不是都是牛骨架。

    这个过程不知道花费了多久,我每潜一两分钟都得游到牛肉汤汤面上,喘息几口,换换气。

    就在我即将筋疲力尽的时候,几根硬硬的骨头忽然扎到了我的屁股,让我忍不住窜了起来。

    然后,等我回头看的时候,我整个人呆住了。

    扎着我屁股的是几根白色的骨节,由三段组成,分明是人类的指骨。

    十根手指骨像是簸箕般撑开,像是徒劳无功的要抓住什么东西。在长期的煮炖下,指骨上的肉和筋膜已经剥离的干干净净。

    我顺着指骨朝上望去,是两条手臂骨。

    用力揉了揉眼睛,又拼命摆动身体,漂浮在我身边的油花暂时散开,我总算看到了锅底的情形。

    一具人类骷髅端坐在汤锅底部。骷髅的上半身完好无损,下半身的小腿骨处有着累累伤痕,腿骨断裂,不时还有细碎的骨渣从骷髅身上剥离开来。

    这个汤锅里,果然有人。

    也就是说,大家喝的百年老汤,其实是人肉汤。还是个被熬煮了100年的人。难怪,如此美味。

    就在我想继续查看的时候,锅盖忽然又被打开了,然后,一只大勺子伸了进来。

    那个槐木大勺在汤锅里搅来搅去,似乎在寻找什么。

    我大吃一惊,想竭力躲避勺子,奈何那勺子实在太大,划拉了没几下,我就被舀到了勺子里,然后勺子急速上升。

    我感觉到自己被勺子捞出了汤锅,陡然变幻的光线让我头晕眼花,睁不开眼。

    “咦?”一声惊讶的声音在寂静的老店里传出。不用看我也知道是那老太婆发出的声音。

    我勉力睁开眼,正好对上她疑惑的目光。

    “这个耗子这么耐煮?这样还不死?”老太婆疑惑的揪着我的尾巴,拎着我进了里屋。

    里屋除了简单的床铺外,最显眼的就是个神龛。

    神龛里面,供奉着一尊佛像。但这佛像眉心有个竖眼,也不像寻常庙里的佛像那样盘膝而坐,而是两手捧在嘴前,模样颇似一个饿死鬼。

    在佛像手里,还有块鲜血淋漓的牛肉。

    那个老太婆喃喃念了几句,佛像竖眼中忽然射出一道光芒,照到我身上。我顿时感觉到像是在油锅里被火烧火燎。

    “啪”,一声闷响,一枝柳条又抽到了我身上。

    柳条打在我身上后,我的身体顿时小了几寸。

    “柳条打鬼,打一下矮三寸,我看你能承受的了几下!”老太婆抡圆了胳膊。她虽然老,力气却着实不小。

    今晚的情况实在诡异,再这么下去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我当机立断,去脱火鼠皮。

    不知道是不是被佛像照射的原因,平时穿戴自如的火鼠皮现在就像胶水一样沾在我身上,而且有越沾越紧的趋势。

    我忍着浑身像是被扒皮的疼痛,把火鼠皮脱了下来,就地一滚,恢复了人身。

    “原来是人?哪个不开眼的闯到我这儿?”老太婆厉声喝道。

    什么情况?她这几天不是经常见我吗,今天白天还看到我带了几只猫,不应该没有印象啊?

    难道她有夜盲症,晚上看不清楚?

    我思索的当口,老太婆又开口了。“看着我的眼!”

    不对啊,听这话她看的挺清楚啊。

    “你到底什么来头?”我忍不住和她摊牌。反正有不死之身在,我也不怕她。

    听了我的声音,她似乎楞了下,缓缓开口道,“今天带猫来喝汤的先生?”

    嗯?

    怎么刚才不知道我是谁,听了我的声音就知道我是谁了?

    我大惑不解,难道她是靠声音来认人的?可是她的眼睛没毛病啊?

    就在这时,一件似乎不相干的事儿浮现在我心头。

    这两天喝汤的时候,对于出入的男女,男的她统一称呼为“靓仔”,女的统一称呼为“靓女”。本来我也见怪不怪,因为我去广州的时候当地人好像确实有这个传统。

    不过让我在意的是,第一天我去喝汤的时候,她对着一个三角眼,秃头,龅牙的老头喊“靓仔”,周围的人都发出低低的笑声,那个老头的脸也涨的通红。

    想来他也有自知之明,被人称呼靓仔,有种公开羞辱的感觉。

    我当时就有点奇怪,这个店主看起来挺精明的,为什么会犯这种错误,但当时看她好像浑然未觉。

    今天我再去的时候,正好那个老头和我前后脚又进店。

    老太婆依旧对着他喊道,“来啦,靓仔!”

    然后我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老头脸黑成了锅底,甩手走了。

    当时急着喝汤,这事儿虽然我看到了,没有深想,但此刻想起来,别有一番感受。

    难道眼前这个老太婆有脸盲症?

    我曾经看过一个电视剧,男主就是严重的脸盲症患者,周围所有的人对于他来说长相都是一样的,他只能通过声音来辨别谁是谁。

    这老太婆难道也是这样?

    但很快,我就知道自己是错的。

    在那老太婆的瞳孔里,我看到了恐怖的一幕。

    她的两只眼珠中,呈现着我的倒影,但这个倒影,等我看清楚后,忍不住叫了一声。 | | 6317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24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骑鲸揽月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31天 / 跨度376天】
    • 开贴:2018-11-15 14:52
    • 更新:2019-11-26 17:10
    • 阅读:15341431 回复:33909 楼主:730
    • 字数:约590千字
    • 图片:1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