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自古红颜多薄命,唯有白发哀长生

  • 首页
  • 上一页
  • 6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一枝杏香兔儿风 时间:2019-03-16 13:59

    “不急,楼兄,我听维萍说……”
    沈之书正想问陆莫柔的事,不想以为宾客已走光的陆莫柔缓缓走进厅内。沈之书别有深意地笑道:“想必这位就是维萍口中的五姨太吧,果真是貌美如花。”
    陆莫柔第一次见到沈之书,所以并不清楚他的身份,只是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不太有礼貌的中年男子。
    “沈兄见笑了。柔儿,这是维萍的父亲,沈老爷。”
    陆莫柔带笑着微微一点头道:“见过沈老爷。”
    “楼兄宝刀未老啊。楼夫人还未入土为安,看来你娶五姨太的事情只能暂且搁在一边了。”
    楼以光摆摆手道:“这么大年纪了,大摆宴席的娶五姨太怕是要遭人笑话,直接给个名分就完了。”
    见楼以光早已想好了对策,沈之书难掩不悦地道:“楼兄,本来这事你的家事,我不该多嘴,但是这关系到我女儿维萍和女婿乾南,所以我就不得不多嘴了。维萍和乾南都无法接受你娶五姨太,所以我劝你还是三思而行。”
    沈之书堂而皇之地插手自己的家事并且打着楼乾南的名头,楼以光很是不悦,沉着脸质问楼乾南:“乾南,是你和你岳父说的,你不同意?”
    楼乾南吓得一个激灵,不知该怎么回答。沈维萍偷偷地踹了楼乾南一脚,楼乾南终是怯怯地开口道:“爹,娘刚死,您还是不要娶她了,更何况娘是因她而死的,您总不希望娘在九泉之下也无法安息吧。”
    楼以光红着眼怒视着沈之书,却对他无可奈何。
    陆莫柔拍拍楼以光的背示意他平静下来,自己则笑容可掬地走到沈之书面前,心平气和地道:“沈老爷,容我这个妇道人家说两句。老爷要娶我做五姨太,按理说小辈们是无权插嘴的,不光是乾南没有权利,维萍就更没有权利了,哪有儿媳妇管公公纳不纳妾的。男人有个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沈老爷家中应该也有好几房姨太太吧?现在楼家的一家之主还是老爷呢,乾南和维萍这么快就要干涉老爷的事情,这恐怕有点儿不合规矩吧。沈老爷如此在意我们家老爷娶不娶妾,不会是担心楼家的家产落不到乾南和维萍手上吧?按理说这楼家的家产给谁都是我们楼家的家事,沈老爷这么早就来插手,有些不合适吧,更何况我们老爷还年轻得很呢。”
    被陆莫柔戳中心事,沈之书一时竟无言以对。
    有了陆莫柔的一番话,楼以光也有了底气:“贱内失言,还请沈兄见谅,不过我们楼家的家事,就不劳沈兄操心了,沈兄还是早些回去吧。”
    被公然的下了逐客令,沈之书脸色十分难看,俩人一度陷入了僵局。
    108
    大家看的舒服麻烦给楼主点个赞,今天先更新到这里了,大家可以关注微信【天涯文学】继续阅读,回复90545,从“第一百零九章 捍卫尊严3”开始阅读 | 981楼 | | | |
    作者:一枝杏香兔儿风 时间:2019-03-17 09:54
    送走了沈之书,沈维萍开始唱起了红脸:“爹,我为我爹所说的话向您道歉,我不知道他会和您说这些,我只是随口跟我爹提了一下乾南的想法。”
    “无妨,你是他女儿,他为你着想也是可以理解的。”楼以光情绪淡淡的,“你没有这样的想法,我的亲儿子倒是有这种想法!你跪在你娘灵前好好反省反省!”
    陆莫柔看了一眼苦哈哈的楼乾南,什么话都没说,跟着楼以光回房了。
    “都怪你,说什么是我的意思,你看我爹又要罚我了!”楼乾南垮着脸埋怨沈维萍。
    “哎呀,好了嘛,我也是为了我们的将来着想嘛!”沈维萍一脸讨好地向楼乾南撒娇,“我要是不提前做点儿准备,到时你爹要是把大权交给了你哥,我看你到时候怎么哭!”
    “给我哥就给我哥呗,我们俩是亲兄弟,给谁都一样,他还能不管我?到时候不用管事就有现成的钱花,我乐得清闲。”
    沈维萍恨铁不成钢地戳了一下楼乾南的脑门:“我说你是真笨啊,你们是亲兄弟不假,但你们不是从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你把人家当亲兄弟,你怎么知道人家也把你当亲兄弟呢?你想想,你在家中养尊处优,他却在广州受了那么多年的苦,他心中一定恨死你了,有朝一日他若翻身了,如何能容得下你,你还想着他接管楼家家业之后能够养你,真是异想天开。” | 993楼 | | | |
    作者:一枝杏香兔儿风 时间:2019-03-17 11:25

    寝房内,陆莫柔为楼以光倒了一杯热茶宽慰道:“老爷,你也别太生乾南的气了,他肯定是无奈之下才说出那些话的。”
    “无奈之下?我看他就是心里那样想的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楼以光依旧是气愤难安。
    “你自己的儿子,你自己还不了解吗?你看他像有那个胆子吗?所有事情都是那个沈老爷在撺掇,若不是沈老爷凶神恶煞地逼着他,他绝对不敢说出那番话。”
    “哎,当初想着与沈家联姻可以让楼家的生意更上一层楼,不曾想倒是给自己找了个隐患。”楼以光懊悔不已,“这个沈之书,手也伸的太长了!”
    “你怕他做什么,”陆莫柔一脸不屑,“虽说他沈家家业要比我楼家大一些,但是那又如何?他卖他的药,我们卖我们的胭脂水粉,互不相干。他沈之书有权有势,我们楼家也不是浪得虚名的,我们即便不迎合他,他又能奈我们何?维持住表面关系就好了。”
    经陆莫柔一点拨,楼一光才发现这么多年来自己都走入了一个死胡同,这么多年了,因为沈之书有权有势,他便莫名的忌惮沈之书。此刻,楼以光恍然大悟般笑道:“你真是深得我心啊!娶了这么多个,到现在才娶了个对的!”
    “能为你解忧是最好的。”说着说着陆莫柔又是一脸黯然,“我父母死得早,自打父母去世之后,从来没有人像你一样对我好。” | 994楼 | | | |
    作者:一枝杏香兔儿风 时间:2019-03-17 12:55

    楼以光将陆莫柔揽入怀中,轻抚着她的秀发保证道:“你放心,从今往后,只要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依偎在楼以光怀中,那种熟悉温暖的感觉再次袭来,曾几何时,也有另一个男子将她如此揽在怀中,对她极尽宠爱。
    沈府,沈之书气得火冒三丈,他想到回来时没有见到外甥女王美萍,语气极差地问自家二姨太:“美萍呢,今天怎么没见到她人呢?”
    “哦,她吃完晚饭就回房去了,这会儿估计已经睡下了。”
    “她没有再去找那个穷小子吧?”
    “这几天她都待在家中没有出去,大概已经断了念想了。”
    王美萍是沈之书姐夫小妾所生,前几年姐夫家遭了难全部死了,只留下王美萍一人,沈之书就将她接到了自己府上。
    当大家都以为沈美萍在房中睡觉的时候,沈美萍则偷偷跑到了陈南赫家门口,假装布谷鸟叫向陈南赫传暗号。叫了好几声,也不见陈南赫出来,正当王美萍纳闷儿的时候,屋门“吱呀”开了。王美萍还老不及高兴,对面的老妇人便开骂了:“你这个不知羞的女人,我都说了不许再来找我们家南赫,你听不懂吗!我们陈家是书香世家,祖宗是当大官的,我们南赫以后是要出人头地的,我决不容许我们南赫娶一个小妾生的女人做妻子!”
    “小妾生的怎么了,小妾生的就不是人了吗!”王美萍嘟着嘴一脸不服气,“你这个老太太真是顽固,你们已经不是当初的陈家了,都已经落魄成这样子了还要穷讲究,你这样只会害了南赫!”
    “你这个没教养的丫头,你再说一遍!”陈南赫的母亲抄起门边的扫帚就要打王美萍,“今天我就要教教你怎么对长辈说话!”
    “你算什么长辈,出口伤人!”话还说着,王美萍提起裙子转身就跑。
    跑了一会儿,见身后没人追来,王美萍气喘吁吁地停下脚步,看着这漆黑的夜,她蹲xia身伤心地哭了起来。 | 995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6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一枝杏香兔儿风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19天 / 跨度164天】
    • 开贴:2018-11-21 18:21
    • 更新:2019-05-05 16:35
    • 阅读:182440 回复:1339 楼主:372
    • 字数:约241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八卦我的相亲史,绝代芳华,博大家一笑之~ 奔跑的喜鹊2 2010-07-26 12:17 156/123 7/26
    杂谈盗墓人78图 淘博堂主 2019-05-08 01:39 3367/1173 83/645
    其它【真实记录】我跟着盲人先生学习八字的那些事儿17图 经斗院 2019-06-24 15:35 8305/1988 177/509
    煮酒想发财不得不读的一本书:胡雪岩经商的智慧!!(每日保持更新)14图 京城说书匠4 2015-01-24 18:13 540/342 182/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