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80后的婚姻:人生中最艰难的一段路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将离人愁 时间:2018-12-05 17:50
    以前我一直不愿意承认,但现在又不得不承认——婚姻和爱情的关系真的不太大。是,感情是基础,却也只是基础之一。能堆砌起稳固堡垒的,还有各自的性格、家庭和经历。婚姻本身不是感情的归宿,反而是感情的起点。套上婚戒那一刻,故事才刚刚开始。
    可惜,我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对爱情充满想象,对婚姻毫无准备”。幸运的是,有些人在婚姻里得到了成长,明晰了责任,更懂得了真正的感情它本就是一粥一饭、一晨一昏。
    婚姻不是终点,它也不是那只能让你的生活改头换面的圣手。
    满世界都在说剩男、剩女,对单身狗恶意满满,造成的后果就是让人误以为婚姻是能改变现状的捷径。
    人打赏 3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将离人愁 时间:2018-12-05 17:50
    要我说,婚姻这东西,幸福的人拥有它,会变得更幸福。而不幸的人呢,也未必会因为婚姻而变得满心欢喜。说到底,还是看个体。一时的情感冲动维持不了婚姻。为了结婚而结婚,它也不可取。
    如果说“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是我们为人一生所寻找的终极答案,那么在婚姻中,“到底是为了什么而结婚”、“能够维持婚姻的又是什么”亦是我们共同的困顿。是啊,两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他们该如何应对婚姻带来的种种,是越走越近,还是越走越远呢?
    生活与婚姻往往纠葛不清,你总想泾渭分明地去辨别它们,却发现它们早已融为一体。就像你身边的那个人,你常常不明白为何你们距离生活那么近,却距离婚姻那么远。生命可以分成两个部分,内心自我和外在世界,婚姻是前者,生活是后者,而人生就是寻求统一的过程。人生有那么多偶然,婚姻却是其中的必然。成家立业,谁先谁后已不重要,我们因生活而结婚,我们也在婚姻中生活着……
    时代给了我们选择的机会,包括成为怎样的人,去过怎么的人生。如果选择了婚姻,那么,爱情它就不该成为婚姻的负累,婚姻也不该沦为爱情的墓碑。 | 1楼 | | | |
    作者:将离人愁 时间:2018-12-06 08:04
    冇城的夜晚,和昨天的并无区别。
    熙攘市中心,装修一新的冇城百货公司变成了冇城新天地,B 层是迷宫般的大型停车场,B 层是堆砌着琳琅满目商品的大型超市, 层售卖的是国际一二线品牌,多为奢侈品,沿着扶梯往上, 层到 层,服饰、家居等应有尽有, 层和 层没有扶梯直达,是商场的办公区。 层往上,一直到 层,则是娱乐和餐饮。
    这座商场已成为新的城市地标,无数男男女女涌进商场,又拎着大包小包走出。
    商场顶楼的菲斯特餐厅,以冇城夜景和中西合璧的菜色闻名,招牌菜是香煎牛舌和参鸡汤。穿着黑色制服的服务生们,清一色的浅笑,保持着恰到好处的热情和距离感。开业未及三月,如果不提前两天预定,那不好意思,只能欢迎你下次光顾了。
    餐厅最大的包厢里,此刻高朋满座。四面落地玻璃,服务生拉开白纱帘, 度的冇城夜景一览无余。大厨亲手奉上了那道传说中的香煎牛舌,那瓶LesFortsdeLatour也已经醒好。
    二十人的圆形餐桌,主客位置上,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举杯站起,众人纷纷起立,无不恭敬。你来我往的场面话,在餐桌上飞了一阵,这才陆续坐下。
    “那么,开吃?”男人微笑着。
    他拿着刀叉,熟练切割着餐盘里的牛舌。不多时,半条牛舌便被他分成了八块,均匀无比。 | 2楼 | | | |
    作者:将离人愁 时间:2018-12-06 08:24
    看得出来,他是这里的常客。
    当他吃完牛舌,再次起身举杯时,还没来得及说话,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身体就重重往后仰倒。
    “徐总,徐总!”众人疾呼。
    一个穿白衬衫的女人冲了进来,她看了一眼被扶起的徐总,轻轻拉开他的眼皮:“放平他!他这是脑溢血,必须保持头部水平!”
    女人说完,转对愣住一边的服务生:“开窗!马上叫救护车!还有,餐厅的专用电梯在救护车来之前,停止运转!对了,把包厢里的客人都请到外边去!保持空气流通!”
    一个服务生飞快跑出包厢,另一个开始疏散包厢里的客人。
    女人俯蹲,松开了徐总的领带,解开衣扣,检查着他口鼻里的分泌物。
    “你谁啊?别乱动,万一出事了,你承担得起责任吗?”有人叫嚣。
    “餐巾!”女人头也没抬。
    服务生哆哆嗦嗦递过去一块餐巾,女人用餐巾包住徐总的舌头,慢慢将它拉出,这才对刚才那个人缓缓说道:“我是这里的老板,以前……我是护士。”
    急救车很快就到,女人抓过服务生递来的包,飞身钻了进去。
    救护车上,一个秘书模样的男人也陪在一边。
    医生正在问询:“姓名!”
    “我……我姓张!”
    “没问你,病人的姓名!”
    “徐子文。”
    “徐子文?”女人低头看向躺在担架上的男人。 | 3楼 | | | |
    作者:将离人愁 时间:2018-12-06 08:44

    “年龄!”
    “ ……”秘书整个人都在哆嗦,“徐总,您可不能出事啊,咱们公司的A轮融资马上就要到位了,您要出点什么事,我们可怎么办……”
    “病史。”医生并不关心别的。
    “我们徐总没病,就刚才,还吃了半条牛舌呢。”
    “徐子文……”女人轻声问道,“他在冇城一中念过书?”
    秘书顿了顿,有些疑惑地看向女人:“好像是的。”
    女人的声音更轻了:“没想到,回冇城后,第一个见到的老同学是你。”
    见安汶是徐子文的意思,这是他弥留之际用尽气力喊出的名字。
    于是,他的前妻安汶和现妻程虹同时出现在了医院急救病房外。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没什么好脸色。
    “不是我要来的,是他秘书给我打的电话,说要见我,”安汶歪嘴一笑。
    程虹没搭理安汶,只是焦虑地盯着自己的脚尖。
    不远处,穿白衬衣的女人看了安汶一眼,转身离去,眼尖的安汶还是一眼认出了她。
    “柏橙!”安汶扯着尖细的嗓子,像是指甲尖不小心滑到了黑板。
    “你小点声!”程虹擦着眼泪,“正抢救呢。”
    “他死不了!”安汶一边说着,一边朝柏橙跑去。
    柏橙只好转身,微微笑。
    安汶蓬着头,没化妆,卷发有些油腻地耷拉在耳朵两侧,酒红色真丝睡衣外面套了件黑风衣,脚上套着黑裸靴。 | 4楼 | | | |
    作者:将离人愁 时间:2018-12-06 09:04
    柏橙转身后,安汶才发现不该喊她的。然而,不是每次久别重逢都是事先排练好的。谁能想到,前夫病危,匆匆忙忙跑来医院的夜晚,会遇到旧日同窗呢?
    “安汶,好久不见。”柏橙也没怎么化妆,至少,在安汶肉眼可见的范围里,是这么判断的。
    皮肤白皙、身段苗条,那一点半点岁月的痕迹,倒让柏橙更见风韵。果然,美女的保质期总是比一般人要长。安汶有些忿忿。
    她们保持着一点距离,不再是手拉手一起去上洗手间的女高中生。往日的交好,让她们的重聚变得有些尴尬。安汶想告诉柏橙,在柏橙不告而别后,她有过怎样的寻找和思念,可是,此情此景,那些话,真的不太容易说出口。
    “没想到会在这遇到你……”安汶拢拢头发。
    “说来话长,刚才就是我送徐子文来医院的。来医院前,他在我的餐厅吃饭。”
    “你看我,出来得匆忙,跟个鬼似的。”
    “可以理解,谁摊上这事都得急。”
    “你别误会啊,我和他早就没关系了。”
    柏橙一愣:“你们俩……”
    阔别多时,柏橙其实一点都不了解面前这个女人。
    “结了,又离了。那位……”安汶拿手一指,“那位才是他现在的老婆。”
    柏橙有些尴尬,正不知如何应对,安汶又道:“是我要和他离的。”
    “反正……都挺意外的。”
    “哎,你什么时候回冇城的?怎么还开上餐厅了?”
    “有半年了吧。” | 5楼 | | | |
    作者:将离人愁 时间:2018-12-06 09:25

    “你看你,回来了也不跟我们打个招呼。”
    “想过的,想安顿好了再去找你们。”
    “结婚了吗?”
    “还没呢。”柏橙笑笑。
    “没结啊,没结好,我劝你一句,要没结婚,最好还是别结了。”
    柏橙正想说什么,急救室的门开了。
    “谁是病人家属!”医生喊道。
    “我!我是他妻子!”程虹一下站起。
    安汶和柏橙也走了过去。
    “你做好思想准备,病人脑干出血已超过 ml,瞳孔已散大, %的死亡率,就算抢救过来,也有变成植物人的风险。”
    程虹傻眼了,愣了三秒后,大哭起来。
    “哭有什么用!你就这点出息!”安汶推开程虹,看向医生,“管你 %还是 %,救,必须救!”
    “你又是哪位?”医生问。
    “他……”安汶指着急救室,“他是我儿子的爸爸,不能死!”
    “对,对,他不能死,医生,我求求你,求求你救救他!”程虹哭得更厉害了。
    医生拿过一份术前协议:“签字!”
    安汶不由分说,拿过协议。
    医生无奈,指着程虹:“她签!”
    徐子文死于翌日凌晨。
    柏橙清清楚楚记得是凌晨五点,因为每天五点,她的手机闹钟都会准时响起,她有晨跑的习惯。
    欢快又激昂的闹铃声里,急救室站着的那些人哭成了一片。
    不知怎么的,安汶和徐家的那些亲戚们扭打在了一起,而程虹则突然昏厥了。几个西装革履的人正围着张姓秘书,他们中的好几个脸色铁青。
    柏橙匆忙离去。
    天色尚早,医院出来,是灰蒙蒙的大马路。
    昨天还能吞下半根牛舌、喝下半瓶LesFortsdeLatour的 岁的徐子文,就这么死了。尽管有过护士从业经历,本该见惯生死的柏橙,还是感到了内心的震撼。在离开冇城的那些日子里, 班的同学,是她回忆里闪着光芒的细沙。不管怎么过滤,那些细沙总是鲜明、醒目,难以忽略。
    尽管,高中时代,她和徐子文仅有的交集只是因为他是安汶的男朋友,她却还是能想起 岁的徐子文是怎么在篮球场上完败 班的,她甚至还能回忆起场外安汶尖细的呐喊声。
    少年时代的恋人,结婚了,然后,又离婚了。
    少年时代的灌篮高手,成为了年轻有为的老板,然后,猝死了。
    少年时代的闺蜜,重遇了,然后,无话可说。
    柏橙觉得无法想象。
    急促的喇叭声,一辆垃圾车从她身边驶过,她一抬头,是红灯。而她,正茫茫然站在斑马线上。
    路上的车子陆陆续续多了起来,柏橙只是往前走着。
    冇城的清晨,和昨天的并无区别。 | 6楼 | | | |
    作者:将离人愁 时间:2018-12-06 09:45
    周宁静打着鸡蛋,再过三分钟,豆浆就能榨好,蒸锅里的杂粮包也已热透。
    她需要在三分钟内,煎好两个鸡蛋。
    为了精准把控时间,她在厨房里放了个座钟。
    点 分,方致远应该洗漱完毕了。
    周宁静对着厨房门口,柔声喊道:“老公,吃饭!”
    “来了!”方致远抹着嘴边的牙膏沫子,走了进来。
    只有一辆车,而周宁静和方致远上班的地方离家里都不算近。周宁静在市中心的冇城新天地上班,车程半小时,方致远则在城北创业园的一家通讯公司,市中心过去,还要再开半小时。他们必须在 点半之前出门,中间得算上早高峰的堵车,这样才能保证方致远在 点前到公司。
    等买下学区房就好了。三年前,刚生完孩子的周宁静就是这么告诉方致远的。在市中心的高档小区,买套学区房,一是解决孩子的上学问题,再一个,她离商场也近,走着就能到。至于方致远,半小时就能到公司,十分便利。
    对于妻子的深谋远虑,方致远是很欣赏的,他也乐得当个甩手掌柜。这不,今年年初,周宁静说,卖掉手上这套房子,还掉剩下的按揭,加上手里的存款,学区房的首付应该能搞定了。接着,她奔走于各房屋中介,开始疯狂寻找房源,还真让她碰上一合适的。
    “明天就去看房,”周宁静喝了口豆浆,“明天礼拜六,你也去。” | 7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将离人愁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95天 / 跨度105天】
    • 开贴:2018-12-05 17:50
    • 更新:2019-03-21 14:17
    • 阅读:295632 回复:2266 楼主:753
    • 字数:约509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