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80后的婚姻:人生中最艰难的一段路

  • 首页
  • 上一页
  • 7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将离人愁 时间:2019-01-13 12:49
    结果吧,人家在冇城已经有女朋友了,只是没有告诉他们!别的事都能由着他,婚姻大事却不是儿戏!如果他要娶一个离了婚的女人,他们倒宁愿他一直单着!
    打了电话给儿子,软硬皆施,儿子才承认了这事,说自己确实有个女朋友。对方是否离过婚,老两口没有问,怕这么一问,儿子跳脚,往下更不好收场。正没主意呢,刘母提出,不如去冇城看看,那女人到底怎么样,见了便知。
    二老忐忑,安汶和刘易斯亦是各怀心事。一顿饭下来,大家几乎没什么交流。刘母一看这样可不行啊,要安汶陪自己逛逛街。安汶心下不愿意,也是怕言多必失。既然逛街,两个女人总不能不说话吧。她想拒绝,最终却难敌刘母的热情。老太太那架势,就差强拉着她去了。
    和刘易斯的恋爱,安汶一开始想得很简单。别说走向婚姻了,就是这场恋爱能走多远还是未知数。前夫徐子文的亡故,更让安汶觉得“哀莫大于心死”,心里空了一大块。之后和刘易斯因为各种理由,分分合合(光是分手,她就提了不下五六回)。可是刘易斯呢,却始终对她不离不弃。她喜欢他,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她也很感动,只是……她心里空掉的那一块,谁也不能填补。就算真的暂时拿他来填补,对他也是极大的不公平。
    安汶和刘母逛冇城新天地去了,刘易斯呢,则带着刘父,两人沿着冇江散步。 | 1389楼 | | | |
    作者:将离人愁 时间:2019-01-22 10:17
    夏夜的江边,随处可见纳凉的人群,嘈杂声里,父子俩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绕来绕去的,刘父自然问起安汶的事。刘易斯呢,像模像样编起了故事,告诉刘父,安汶只是差点跟人结婚,没有领证没有摆酒席,那些闲话都是旁人臆想出来的,是断章取义。
    “我怎么听说,安汶还有个孩子呢?”刘父双手背在身后,表情严肃,俨然一枚老干部。
    “孩子?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安汶怎么可能有孩子嘛。”
    “儿子啊……”刘父看着江上的一艘游船,“离婚不离婚的,你妈比较介意,我倒无所谓……毕竟,日子是你自己过嘛……”
    刘易斯可不敢接话,只是一笑。要换作五年前,他早就扬长而去,把罗里吧嗦的老爸一个人撂江边了。可这些年,每当看到发际线都快脱到后脑勺的老爸,他总有些不落忍。再者,要真的只是想和安汶谈一段无疾而终的恋爱,他倒不用煞费苦心了。权衡再三,他必须先把安汶和父母都给稳住了。安汶那边,继续情感攻势,希望有天她能答应和自己结婚。父母这边,先让他们接受安汶。想想还真是两全其美呢。
    刘父拍拍刘易斯的肩膀:“要是安汶离婚没孩子,我能接受,你妈那边呢,我也会去做工作……可她要是有孩子……儿子,后爹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看来老爸是打算采取怀柔政策了,刘易斯抿嘴笑:“爸,你说什么呢,安汶没结过婚,没孩子,人家跟我一样,都是大龄未婚青年!”
    刘父刚想说什么,刘易斯的手机响了,是安汶打来的。
    手机那头,安汶声嘶力竭:“刘易斯,快来医院,你妈晕过去了!” | 1478楼 | | | |
    作者:将离人愁 时间:2019-01-23 08:54
    医院病房外,安汶和刘易斯垂手站着,四目相对。
    病房内,刘父正陪着刘母,两人小声说着什么。刘易斯探头去听,不一会儿,刘父走到门口,把门给关上了。
    “怎么会闹成这样?”刘易斯搓着手,看着安汶。
    是啊,天知道怎么会闹成这样……
    刘母不比刘父,她是个不太能沉得住气的人。安汶到底有没有离过婚,这个谜呢,她自从知道儿子和安汶在交往后就迫切想要解开。忍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来到冇城,见到安汶真人了,去而苦于没有突破口——这女人不言不语的,看起来滴水不漏啊。饭后,她终于争取到了和安汶独处的机会,再也忍不住了,决定单刀直入。
    “小安,你和刘易斯也都老大不小的了,是不是该考虑往前走一步了?”刘母拎着件衣服,往自己身上比划着。
    “好看。就要这件了。”安汶对导购。
    “什么就要这件了!我不要……我就是试试看……”
    “那我叫他们带您去试衣间。”
    “不用!”刘母放下衣服,气呼呼离开,冲进下一个专柜。
    安汶笑着跟过去。
    这一回,刘母看起来就没那么客气了:“小安,我问你,你和刘易斯的事,你到底是怎么考虑的!”
    “阿姨,我再带您去别处转转。”
    “不要转移话题,小安,你是不是觉得我和刘易斯的爸爸,我们俩不在冇城,对你,对你和他的事,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啊。” | 1511楼 | | | |
    作者:将离人愁 时间:2019-01-23 09:54

    “阿姨,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行,我就问你一句,你有过婚史……这事是真的吗?”
    安汶愣住了,她以为刘家二老过来就是逼婚的,没想到在这憋着大招呢。离异的事,她本就没有瞒着任何人,未告诉刘家二老,完全是刘易斯自作主张。既然刘母问了,自己也没必要遮遮掩掩的。
    “是,我确实有过婚史。”
    刘母的表情看起来比安汶之前的更懵,她的嘴唇微微颤抖:“那么说,你和你前夫有个儿子,也是真的?”
    “对,这也不假。我儿子现在跟着他爷爷奶奶还有……还有他继母,不过,这都是暂时的。”
    “你是二婚头!我家刘易斯可是初婚!”
    “阿姨,我压根就没想过要和刘易斯结婚。不对,确切地说,我压根就没想过要再婚、二婚,不管和谁。”
    “说半天,你就是想玩弄刘易斯的感情,你这是在耽误他!我劝你一句,你啊,还是趁早离开他,放他一条生路吧!”
    安汶听了这话,也来气了:“我和刘易斯的感情接下来要怎么处理,那是我和他的私事!再说了,分手的事,我也不是没跟他提过。”
    “你什么意思,哦,难不成还是我儿子赖着你?”
    安汶哭笑不得:“我的意思是,我也不想耽误他。”
    “你要真的不想耽误他,当初就不该招惹他!他也是的,他看上你什么了啊?你这种离了婚的女人,能是什么好东西!”
    “不是,阿姨,请你把话说清楚,离了婚的女人到底怎么了,要被您这么嫌弃!”安汶气急。 | 1516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7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将离人愁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96天 / 跨度106天】
    • 开贴:2018-12-05 17:50
    • 更新:2019-03-22 14:15
    • 阅读:295975 回复:2278 楼主:759
    • 字数:约51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