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四十岁,被女人撩,凌乱中

  • 首页
  • 上一页
  • 2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雪压枯松 时间:2019-01-11 17:40
    这里我不会再来了,各位请自便 | 1275楼 | | | |
    作者:雪压枯松 时间:2019-01-12 10:34
    钟离霸刚开始默默地听,一会儿便频频点头,若依这刘芒所说,他这个办法可行啊!可是举贤,万一举了个登徒子怎么办?

    刘芒看出了钟离霸的顾忌之处,说道:“若是万一举贤不贤,解释权是归侯爷的,你说不行就不行,无需顾虑!你只要名帖上写明,凡年满十五岁以上,五十岁以下,品行端良,才学卓识者,皆能应举即可!”

    “父亲,万万不可呀!你将国主置于何地?来的人鱼龙混杂,良莠不齐,你让国主与这些人一起察举,有失国主尊严啊父亲!”想起国主那日暗示自己,想纳琉烟为嫔妃时,自己满口应承,而今,搞出个举贤择婿的说法,这叫自己如何与国主交代。

    “小侯爷,那我问你,金银珠宝贵重值钱么?”刘芒侧首,望向钟离欣问道。
    “那还用你说?傻子也知道。”钟离欣一脸的不屑道。
    刘芒淡然一笑,反问道:“假如我们四人,在荒无人烟的小岛上,也无法逃出去,你拿着一堆珠宝,我拿着水与食物,试问小侯爷,你说哪个值钱?”
    钟离欣闻言一愣,支吾道:“这个啊…,我还是要水与食物,要不会死掉,要钱有何用!”

    “这就对了,物品的价值不在于物品的本身,而在于需要的人身上,珠宝的价值不在于本身的价值,而在于这些追捧他的人,同理,小姐的价值,如同珠宝,你随便将她送给别人,他也不知道值钱啊,因为没有比较,自然也就不会珍惜,你得将她放在台面上,让众多的人知道她,她才有价值,价值才会凸显出来,你就这样与国主和亲,如同明珠暗投啊!”刘芒诚恳的望向钟离霸,躬身说道。

    钟离霸一听此言,仔细端详着眼前的这个小伙子,看来那日郗由说这个刘芒是个人才,所言非虚。
    刚开始听郗由说这个人,自己还以为不过是他的一个狐朋狗友,郗由这人阳奉阴违,看来,找到这么个人,却是功劳一件。
    “一派胡言!”钟离欣一时语塞,恼羞成怒,大声呵斥道:“你不过是我家一个家丁,竟然敢在这高谈阔论,大言不惭!”

    “欣儿!不得无礼!”钟离霸赶忙制止,忙上前将刘芒扶起,道:“先生果然是大才,全听先生所言就是,看来,我钟离家以后少不得要麻烦你了!”言语之间颇多尊重,态度恳切。

    成功了!刘芒心内一阵狂喜,看来,这个老侯爷却也是明事理的人,嘴里忙回道:“哪里哪里,学生只是雕虫小技,在侯爷面前班门弄斧罢了!”

    “欣儿!快来拜见师傅!若你能拜先生为师,日后成就一份事业,指日可待!”钟离霸叫了一声钟离欣,示意要他过来,接着弯腰向刘芒行礼道:“先生,小儿愚钝,才不堪用,还望先生收下小儿这个学生,小老儿感激不尽!”

    突然来这一手,可是刘芒万万没想到,不能啊!若是以后学堂教他们两个,我还怎么和琉烟打情骂俏,心下慌乱起来,忙道:“小侯爷天资异禀,学识非凡,我实是教不了啊,万万不可!万万不可!”
    “父亲!你真是老糊涂了,叫我拜一个家丁为师,传出去我钟离家脸面何存?这小厮不过伶牙俐齿,巧舌如簧罢了,有何大才?父亲看人太过眼拙,否则,当年若是信任钟离元那狗贼,今日会落得这步田地?”说毕,气愤不已,甩袖而去!

    钟离霸气得鼻脸歪斜,又无可奈何,叫了两声钟离欣,见叫不住,一屁股坐在太师椅上,仰天长叹道:“家门不幸!出此逆子啊!”
    良久,望着眼前的琉烟,幽幽道:“你哥此人,刚愎自用,不足成事,日后你当虚心向老师学习,不奢望你有所成,但求你为自己日后,寻个好归宿。”
    琉烟看着自己的父亲,这几年来,老了很多,面色沧桑,神情憔悴,心内生出了痛彻心扉的怜惜,一个曾经的国主,转眼间,沦为一个寄人篱下的人,为了复国,每日忧心如焚,而自己的哥哥,又是这样不争气,父亲的心中,该是有多么的不甘!想劝慰几句父亲,却又不知说什么。



















    | 1284楼 | | | |
    作者:雪压枯松 时间:2019-01-12 16:18
    二人出来时,外面的天空又黑彤彤起来,沿途的树上,院子里的花草,残雪尚未消融,不时,有残雪从树枝上,扑簌簌的掉落下来,沾染到琉烟的衣服上。
    琉烟一边拍打着身上的残雪,一边对在前边走的刘芒问道:“父亲这是答应了我们么?”

    “嗯,答应了!这下就看你的眼光了,好好选上一位如意郎君!”刘芒逗趣道。
    “你参加么?”
    “我啊!就算了,我只是一刘芒,不是贤人。”刘芒答道。
    “啊……”琉烟惊讶的张着嘴,半晌说不出话来,神情顿时萎靡,好久,方才自语道:“你不去参加,我选谁?”若是刘芒不在里面,能够选谁呢?
    回到学堂,米季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这些天,刘芒嘱咐米季,多盯紧点郗由,看郗由除了跟南米国国主的人又勾连外,是否还会与钟离元的人有来往。只要他跟钟离元的人来往,抓住了实据,南米国国主米真,断然会不再信任他,自然是在侯爷府留不住的。
    米季见刘芒回来,赶忙从火炉边椅子上,站了起来,说道:“大哥!我这段时间观察,发现郗由除了跟王府人有些来往,并没发现与钟离国的人来往。”

    “哦!”刘芒沉吟半晌,不应该呀,作为流亡国主的大管家,自己最大的潜在威胁,钟离元应该会万分注意,哪会对钟离霸不管不问,应该会结交郗由啊!只是?难道是钟离元不太熟悉郗由,不知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没有结交他?

    “既然没有线索,不如你找一个能说会道的人,假装钟离国的人,送他金银宝物,拉他上船。”刘芒对米季吩咐道。只是,送什么呢?这个人肯定得有点气场,堂堂钟离国的探子,不可以太过显得猥琐,而且,这个礼物,得好好思量一番。

    米季问道:“我那还有五百金,就送金子给他可以么?”
    “不可以,送金子太过平常,最好是送钟离国才有的宝物。”刘芒回道。可是,到哪去找这样一个宝物,又贵重,又彰显钟离国的出处。
    琉烟听闻,忙道:“不如我将那件‘笼烟紫玉觥’拿来,送与他。上面有我钟离国的铭文,王室一直珍藏,我父亲送给我的陪嫁之物。”

    米季忙道:“不行不行,这么贵重的物品,哪能送给他呢?”
    若能将这样的东西,送出去,由不得郗由不信,宝物嘛,总得让它起作用,让郗由出府,总得下点血本,刘芒就笑着问琉烟道:“你舍得么?”
    “舍得,哪能不舍得,只要对复国有利,一件宝物算得了什么。”说完就飞一般,跑了出去取东西了。
    一会儿工夫,琉烟取了东西回来,将这件‘笼烟紫玉觥’交到刘芒手上,只见这件古玉器,浑身翠绿,筒体通透,形状像一只酒杯,上面饰有各种纹饰,玉环镂空,坠于其中,实在是件稀世珍品。
    便宜那郗由那小子,将这么一件宝物送与他,刘芒心里很是心疼,不舍的将它交给米季,道:“找个伶俐可靠的人去办,千万别把东西被人吞没了,事情没办成。”
    也是,一件这样的稀世珍宝,万一办事的人,起了贪心,拿着宝物跑了,根本就不见郗由,那该怎么办?
    “放心,我会找个贴心的朋友去办的,一定拿到证据!”说完小心的将宝物笼入袖中,出门而去。

    说是舍得,琉烟还是不舍的望着米季,听着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方才收起目光,望向刘芒,小声道:“这件东西真的可以赶走郗由么?”

    刘芒看着她那不舍的样子,觉得好笑,用手捏起落在她头上干枯的雪松针,笑道:“好了,小财迷,今天才发现你是一个贪悭的女孩子,形象尽毁啊!”
    “哪啊,这件东西是我父亲当初送给我母亲的,后来回到父亲手上,父亲再送给我的,意义不一样嘛!哪是舍不得。”琉烟轻声回道。
    “哦,原来是这样,知道这样,我就叫你换一件东西就是,何必送出去。”
    “我手里也没什么东西了,当初从钟离国逃出来,只顾逃命,我父亲什么东西都没带。”琉烟回道,她仰望着眼前这个比自己高半头的男人,眼神里充满着仰慕,柔声呢喃道:“你可真是,什么都懂,什么都会…….真好…”
    刘芒一听,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将她的头,轻轻揽到自己怀里,一脸坏笑道:“现在哪里什么都会啊,等哪天,我们洞房花烛夜,你就会明白,我是真的什么…….都会啊……”
    琉烟抬首,一双眼睛扑闪扑闪,望着刘芒那贱贱的淫笑,丈二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说的啥意思。
    沉思了好久,忽而想到了刘芒话语里的含义,赶忙从他怀里,挣脱了开来,满脸羞红,双手去挠刘芒的胳肢窝,嘴里恨恨的骂道:“你真是一个淫虫,狗嘴里吐不出一句象牙,跟我说话,你就不能一本正经的说么?”
    刘芒被她挠的痒痒,双手抓住她的手,笑道:“我若不是淫虫,只怕你会不喜,以后你还会嫌弃我,淫得程度不够深,不够好呢!”
    琉烟双手被他紧紧抓住,想挣脱双手去挠他,却又挣不脱,又羞又恼,只得杏眼圆睁,银牙紧咬道:“你真是一个坏人,坏到透底的人,以后不理你了…”

    口里咬牙切齿的骂,只是双手被刘芒紧紧握住,火热火热地,从脚底涌起一种麻麻酥酥的感觉,直至流至全身,脸儿愈加羞红,霎时连粉嫩的脖颈,也全部红了起来,全身渐渐瘫软起来,再也控制不住,倒向了刘芒的怀里。

    刘芒忙放下她的一双手,将琉烟拥住,一种充实的幸福感,将刘芒的胸膛,瞬间填满,这种感觉,就似一朝拥有,又有何求的满足。
    一缕头发的幽香,夹杂着一种少女难以言状的体香,沁入刘芒的鼻中,冲入他的脑海,让他产生一种莫名的冲动,双手只想紧紧地,紧紧地将怀中的这个人,抱紧些….再抱紧些..。

    透过窗棂,外面下起了大雪,一团一团扯起棉絮般的雪花,纷纷扬扬飘落下来,天地间,一切都显得安静,唯有听到,雪花落在院外地上,树上,花草上的扑簌扑簌声。

    火炉里的火,蹭着旺旺地火苗,毫无掩饰的燃烧着……..
    手又渐渐不安分起来……….
    “别动嘛……别动嘛……”传来一声一声的娇喝………

    | 1287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雪压枯松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28天 / 跨度30天】
    • 开贴:2018-12-16 14:11
    • 更新:2019-01-16 10:59
    • 阅读:330807 回复:2944 楼主:182
    • 字数:约126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时尚用简单的DIY和混搭穿大牌风2618图 yummauri 2009-10-23 20:58 13077/2861 181/203
    情感跟风八一八我跟德国男朋友的恋爱小故事~听说标题要越长越好,这样够长吗14图 看帖也欢乐 2017-03-20 16:31 219/204 59/1556
    情感表妹要把第一次给我,我接受了![已扎口]1图 gaoyi848586 2009-10-13 17:02 1207/115 29/292
    情感简单爱。8图 greentea拿铁 2018-04-30 12:14 3679/997 232/1093
    情感四十岁重生 yannanyizu70 2012-02-29 11:46 2816/551 44/548
    贴图◆【一周图片】2016年11月12日--2016年11月18日61图 横折弯钩 2016-12-06 14:19 432/76 4/16
    八卦看隔壁资深外协打分帖貌似已弃楼。。。245图 clotxgh33 2014-03-05 14:33 517/374 12/13
    八卦来八一下笑点很奇怪的二逼男朋友,求帮忙人参公鸡。。标题要长7图 我男人闹不住姑 2011-11-15 01:04 472/113 14/16
    时尚记录2016胖纸麻麻的哀与愁(穿搭,美食,唠叨…)230图 胖纸麻麻 2017-10-27 16:17 177/151 59/541
    经济四十岁再奋起,两年内争取当一个合格的职业抄手1图 四十岁再奋起 2011-07-09 14:39 1009/861 252/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