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人死不能复生,你见过死人又回来的吗?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爱吃鱼的小黄猫 时间:2018-12-26 11:33

    我叫程和,今年二十四岁,是一家公司的普通职员,月薪一千五,但没有干满一个星期。

    我试图在这绿灯繁华的都市挤出自己的天地,但可惜的是,离职后的几天里,我没有再找下一份合适的工作,就选择回老家。

    之所以回老家,是因为村里的教书先生去世了,于是村长耗费巨资,以月薪1600请我回去代课。毕竟我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按往里的规矩,我起码是个状元,我能在这找到我人生的颠峰不是吗?。

    而我的老家是湖南某偏选县城,一个名叫茅山村的小村落。

    茅山村群山环绕,拥有数百年的历史,民风淳朴,但地势偏僻,隶处山沟之中。我辗转了各种交通工具,倒腾了一天多的时间,在晚上十点的样子,到了村外的大山上。而事情,就从我踏上回家路的这一刻发生。

    我到的时候,天已经麻黑麻黑,山顶的天气湿漉漉的,我知道事情不秒,要下雨了,于是赶紧往山下赶。可还没跑上几步,倾盆大雨便从天而落。

    晚上下山本身比较危险,如今雨大路滑,我只能选择改道,尽管这条道我是死活不愿意走,甚至不敢走,可事到如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总不能在山上淋着大雨过夜吧?!

    我说的这条道,是位于两山口之间的幽静小道,那里种满了竹子,右侧依着另一座山的悬壁,道路平整,非常安全,好走。只是……那个地方是个乱葬岗,竹里,悬崖洞里葬满了村里的各种前辈。据我爷爷说,茅山村有两种下葬,一种是石葬,也就是将棺材放在山崖上的洞穴里,还有一种就是流传中华几千年的土葬,虽然改革开放要求火化,可这股风吹不到偏僻的茅山村来,村里依然保留传统。所以在大竹林里埋了一个又一个土包,年久失修,有些土包已经裂开…

    竹林里异常空荡,漆黑,雾气渐浓,雨水落势虽比外面小,但体积要大上许多,周围是横七竖八的坟碑,还有大小不一的坟头,每次路过这里总是感觉冷意袭人,那漆黑有深不见底的竹林更是将乱葬岗弄的阴森寂宁。一个人走在里面,耳听八方,眼观四路,随时防备着有什么东西从周围的土包里蹦出来。好在的是,似乎没有什么情况。

    风一吹,我感觉凉飕飕的,突然,身侧一声怪响,我几乎下意识的扭过头去。

    什么都没有。

    草,吓老子一跳。

    不过不管有没有东西,我特么就像被惊吓的兔子一样,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迈着双腿直直往山下赶去。诺大的山里顿时只有我一个人匆匆的脚步声在回荡,停下脚步,偶尔能听见远处村里的狗吠声。

    可跑着跑着,我不由的紧张起来。我总感觉,在这漆黑的深山里,从乱葬岗后,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可我股起勇气回过头,却分明什么都没有。

    “刷,刷,刷!”

    在村前的一大片草里,我终于愣住了,手心不停的冒汗。不是错觉,也不是自己吓自己,而是真的有个东西一直跟随着我自己,我浑身僵硬,脑子也处于空白状况。

    但身后的东西,也因为我停下,而停了下来,没有发出声音,甚至,连呼吸的喘声都没有。

    “谁,谁……”我也不知道我脑子犯了什么病,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很显然,身后根本没人回答。

    我壮着胆子,艰难的往前走了一步。

    “刷!”

    那东西居然也跟着我走了一步。

    我草,难道我在乱葬岗遇上什么脏东西了?!爷爷从小就叮嘱我,叫我晚上不要去乱葬岗附近走动,我曾经没当回事,还跟村里的伙伴打赌,胆大的虎娃为了嬴我们的糖,趁大人不注意,悄悄去了次乱葬岗,可打那以后,虎娃就傻了,谁叫也不理,只是望着你,那眼神,非常空洞。

    村里人说虎娃撞了不干净的东西,或者看见了,所以吓傻了。我听爷爷的话,再没来过这附近走动,没想到这一次,我却走了上来还给撞上了。该不会我跟虎娃一样,也要遭遇同样的后果?

    越想越害怕,我摇了摇头,不能这样下去,否则我真的会尿裤子的。我股足勇气,拔腿就跑。我能感觉到身后那东西也在跟着我跑,而且一路上紧紧相随。

    远远的,我能看见村口大木门上的灯笼亮着光,可在这月色之下,竟然多出几分诡异,就像……就像地府的灯似的。

    “二娃子,你跑甚呢?!”就在我跑的快喘不上气的时候,前方传来一阵声音,我停下,放眼望去。夜色太深,我只能看到个人影,肩上抗着个锄头。

    他朝我走过来,笑道:“你爷孙俩这大爷的,都干啥呢?一前一后,追啥呢?!”

    是王二麻子叔,村里做豆腐的。听到他的话,我猛然回头,心中的大石瞬间落了下来,身后,不是什么脏东西,而是我的爷爷。

    麻子叔叔摇摇头:“行了,不管你爷俩了,二娃子,我走了,我还得回去磨豆腐呢。”

    “麻子叔您慢走!”

    “恩,二娃子,你也别跟你爷爷赛跑了,大晚上的,也不怕把你爷爷摔着哪啊。”

    大麻子叔一边说着,一边那矮矮的身影往村子里头走去。我回头望了下爷爷,无奈一笑:“爷爷,你跟着我你也不出声,都快吓死我了,我还以为……”

    爷爷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我很奇怪,爷爷从小疼爱我,他文化水平不高,可个性绝对开朗,平常有说有笑的,怎么这么久没见,突然变得沉默寡言了?!

    不过,我觉得爷爷应该跟我一样,多年没见,多少还是有些性格上的腼腆。我没有想那么多,拉着爷爷的手就往村里走去。爷爷的手冰的让我觉得心凉,不过,我也好不了哪里去,这夜晚的山里总是发凉。

    我和爷爷回了家,刚到门口,我便感觉有些不对劲,大门的门方子上有不少的白纸屑粘在上头,院子里有一股很淡的烧纸味和香蜡味,最奇怪的是院坝之中还有很多白石灰画的圆圈,里面有烧过纸屑的痕迹。

    “爸……”我正想喊,爷爷却冲我摇摇头,示意我不要说话,我看了看爸妈房间,已经黑了灯。农村休息的早,一般晚上九点就熄等睡觉了。

    可家里毕竟出了丧事,于是我眉头一皱,不甘的问道:“爷爷,咱家里办丧事了?!”

    可爷爷好象没听见似的,只留下一个背影给我。难道是奶奶去世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理解爷爷一改常态的沉默寡言了,想想倒也是,下午爷爷应该是去乱葬岗拜我奶奶,结果跟我遇上了雨,然后一起回家吧。

    只是,奶奶什么时候去世的,为什么家里都没有通知我呢?!怀着这个疑问,我跟在爷爷屁股后面,想问清楚,可哪知道他一进屋就钻进了屋里的炕上,然后盖着被子,侧着身子,面向墙壁,不知道是睡觉还是发呆。

    我有些着急,不过,看爷爷这样,我也不好意思打扰他,估计爷爷跟着我从半山腰一路跑下来,我都累坏了,更何况已经一把年纪的他。我简单的收拾了下自己,接着也钻进了炕上。

    我上了床,尽管被子是棉絮的,不过,身体依然有些发冷,只是,我没有时间去想那么多,周转了一天路程的我,也实在累的够呛,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渐渐感觉冷的有些刺骨,睁开眼的时候,外面已经麻亮,厨房里传出阵阵的声音。在农村,一般都起得比较早,我家五点钟我妈就起来做饭了,我爸吃过就得出门下田干活。我皱了皱眉头,爷爷闭着眼在我身旁睡觉呢,不过,我怎么觉得他身上很冷?!虽然我们爷孙彼此都是裹着衣服睡的,彼此也不靠的太近,但我总觉得一股寒气从他衣服里飘出来。

    “不管了,先填饱肚子再说!”

    一个鲤鱼打挺,我下床出屋往院子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厨房里,我妈正在将做好的稀饭乘进碗里。稀饭酸菜,这就是农村基本上的早餐。

    “妈!”我叫了一声,我妈回过头,愣了片刻,显然因为我的出现而惊喜交加,过了好久,我妈才回过神,几步走到我身前,眼里含着泪不停的打量着我。

    “二娃子!”妈终于露了个会心的笑脸,我知道,她很想我。

    “妈!”

    我妈高兴的点点头,然后就大声的喊我爸快过来,二娃子回来了,二娃子回来了。我爸正屋里穿衣服呢,听到这喊声,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就跑了出来,虽然没有像我妈那样掉眼泪,但看见他慌张着急的样子,我心里便温暖不已。

    我爸这是紧张我,衣服裤子都懒得穿好就赶紧冲了出来。

    这四年来,自大一以后,我几乎没有怎么回过家。三年不见,我妈老了许多,我爸也没有以前那么壮实,脸上皱纹又多了好多。

    我们三个人在厨房的桌子上坐了下来,彼此互相望着彼此,一时间画面还挺感人的。最后,老爸嘿嘿一笑打破僵局:“我说你这孩子,回来也不给家里通知一声,一大早的,看把你妈吓得!”

    “我,我昨天回来的时候你们都睡了,我就先睡了。”我满不在乎的回答着,说着,夹了口菜准备往嘴里放。“对了,妈,是不是家里办了丧事?!”

    说到这,我爸妈脸上的笑容化成了浓浓的阴霾,自家里出事,他们一直闷闷不乐,方才因为我回来的喜悦转眼消失。我爸愁了半天,点点头,算是默认了。

    我有点不甘,这种事为什么不通知我?

    我妈摇摇头:“你爸想你又是毕业,又要找工作,所以不想影响你,再说,茅山村的条件你也知道,打个电话要到镇上去,这一来二去得浪费一天多的时间,所以,没有通知你。”

    还有一个原因是,暴毙,等家里通知我,我再赶回来,这前后都得花去五六天的时间,回来尸体都腐烂了,还瞧什么最后一眼?!

    我理解的点点头:“可,可始终是我奶奶啊,她从小把我养到大,我连她的葬礼都没参加上,我……”我心里实在有所不甘。

    “什么你奶奶?!”我爸疑惑的道。

    我被我爸这话问的有点蒙,可还没缓过神的时候,我奶奶披着件大袄子就站在我身后,阴阳怪气的道:“二娃子,你奶奶不就人老了,腿脚不利索,听到你妈喊你回来我慢了点,你就这么咒你奶奶啊?!”

    我没有理我奶奶,因为我大脑有些消化不了,那是谁死了?!

    “算了算了,不想了,我叫爷爷起来吃饭!”

    “你叫谁?”

    “我叫爷爷啊!”

    “你小子糊涂了吧?你杂叫你爷爷?!!”

    “屋里叫啊。”

    “屋里?你小子大早上的没睡醒吧?你爷爷根本就不在,哪去叫?”

    “我起来的时候他还在床上呢,杂就不在了。”

    “你说啥?”

    “我说爷爷就在屋里睡觉啊,我刚才起来他还在睡呢!”

    “啪!”

    我妈手里的碗掉在地上,摔得粉碎,里面的稀饭也流了一地。

    “你小子疯了吧?!”我爸脸都绿了。“你爷爷早死了!” 人打赏 7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爱吃鱼的小黄猫 时间:2018-12-26 11:35
    感谢版主给我发帖子的机会,接下来开始讲故事 | | 1楼 | | | |
    作者:爱吃鱼的小黄猫 时间:2018-12-26 11:36
    我傻傻的愣在原地,这意思是说?家里去世的是我爷爷?

    我们四个人赶忙赶回了爷爷的屋子里,一进屋,他们三个脸色便铁青。我叫了几声爷爷,没有反映,爸爸赶紧跑过去将爷爷翻过来,顿时,我只感觉头晕目炫。

    爷爷整个身上已经出现巨人观,双眼突兀,五官挤在一起,从外翻的嘴里吐出一种不明的恶心液体,根本看不清楚样子。

    我居然和高度腐烂的尸体睡了一晚上……这……

    我冲出门外吐了一地,我爸则赶紧跑出去喊人了。

    没过多久,老村长来了,看着爷爷的尸体不仅没有惧怕反而坐在床边骂,说老程啊,人该走就走,不要留恋,你这样跑回来吓坏孙子了杂办。老村长骂累了,爸爸给他倒了杯水,我们几个人围着桌子上,等着老村长给个意见。

    “你们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我们家在村里虽然不算富裕家庭,但爷爷性格开朗,我爸也是老实巴交的人,这是村里出了名的,乡里乡亲跟我们关系都不错,能得罪谁啊。而且即便得罪,顶多也是嘴角摩擦,用不着刨我爷爷的坟,挖个尸体回来这么恶毒吧?!

    老村长将烟袋敲灭:“难道老程心里有事,要回来见二娃子?我听老程生前说过,说等到二娃子二十四岁的时候,告诉他茅山村这个名字的由来,难不成他这是没放下事。”

    我奶奶一听,顿时就扑到我爷爷尸体前痛哭起来,唠叨着叮嘱我爷爷走了就走了,别回来瞎这些事。

    之后,我们给爷爷烧了些纸钱,说了些通冥保佑的话,然后老村长找了两个村里的壮士,和着我父亲,趁着早上天色还有些偏黑的时候,火速的抬回乱葬岗,准备埋了。

    大清早的乱葬岗依然阴森黑暗,尽管没有吹风,但依然冷的让人骨子里发凉。我们进入乱葬岗的时候,惊起竹林里一大片大黑鸟,叫的非常难听,好像哭丧似的,我们那边叫这种鸟叫尸鸟,他要是停哪家歇着,就代表哪家有人要去世了。

    我们一行人往深处走去,可刚走几步,老村长就停下了脚步,我们顺眼望去,一时间也呆了。

    爷爷的坟被人抛了个大坑,棺材也翻出来,而且开着盖子。
    | | 2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爱吃鱼的小黄猫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7天 / 跨度29天】
    • 开贴:2018-12-26 11:33
    • 更新:2019-01-24 17:13
    • 阅读:110692 回复:3792 楼主:193
    • 字数:约260千字
    • 图片:1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