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人死不能复生,你见过死人又回来的吗?

  • 首页
  • 上一页
  • 4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爱吃鱼的小黄猫 时间:2019-01-12 15:48





    我连鞋也没有脱,就这么径直的躺在床上,吐出烟圈,望着天花板出神。山里的鬼为什么要缠上马爷爷呢?在庙里可是有神光的,什么样的鬼能够闯破外围那层神光禁制去害人?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二娃,赶紧出来帮忙,快点。”在我想的入神的时候,我爸突然在外着急的喊起我来,我不做多想,一个翻身赶紧冲了出去。

    我冲出院子,定眼一看,当时就傻了。我还以为我爸出什么事了,结果他站在院子中央,两手提着那只鸭子,焦急的直转角。

    “爸,怎么了?”

    “来,你来帮我忙,去拿点柴点个火,我把鸭子身上的毛给烧掉。”

    我应了一声,赶紧去那柴,架火。我一边架火一边道:“怎么了,爸?”

    “刚才烫鸭子的水太热,所以这里面的绒毛拔不掉了,只能用火烧!”我爸一边说一边鸭子放在火上开始烤。因为鸭子死后,尸体保持原始温度并慢慢下降,这时候,皮肤的毛孔都呈现正常大小。

    而人为要拔掉外面的毛需要非很大的劲,所以这时候要用开水来泡鸭子的尸体,使其温度上升,毛孔张开,那么拔毛就非常好拔。不过,鸭子外层的羽毛以外,还有覆在皮肤上的层层绒毛。

    而要去掉这层绒毛,就看开水的温度了,如果过低,绒毛去不掉,如果过高,鸭子的皮都被烫烂了,绒毛没了,皮也没了。

    我爸这个老实的农村人当然舍不得皮了,所以,架起火开始烤,绒毛嘛,火一烧就没有了,虽然有小血管在毛孔里卡着,可是农村人,谁在乎呢?!

    用我们的话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我爸用火烤着鸭子,我在一旁看着,鸭子身上有些地方已经被我爸不小心拔毛的时候给搞没了皮,露出了里面的红肉。

    火焰跳动,带着丝丝的焰红。

    红……

    我突然想到,马大爷最后的身体被烧的发烫,好象就是眼前的这只鸭子似的,坟墓里埋的那个人被人剥了皮,两件事情会不会有什么牵连?!想到这,我起身就往外跑,我要去找老不死的。

    刚出门,我和老不死的撞了个满怀。

    “干什么呢,慌慌张张的,走路不带眼的?”老不死的拍着身上的泥土,不满的看着我。

    “师父,我觉得马大爷好象也是要被人把他的皮给弄除掉,他应该跟坟墓那个男的尸体有关系。”我断言道。

    老不死闻言,脸色一正:“你的意思是,马大爷杀了那个男的,然后那个男的变成了鬼,现在找马大爷报仇?!”

    “应该不是啊,之前是陈三叔在那啊,马大爷根本没有去过啊。所以时间上不合,而且就算假设真是如此,那关陈三什么事?!”

    老不死的点点头。

    哎,刚想到的一点线索,转眼又没有了,我有些懊恼的甩甩头,苦恼问道:“那怎么办?马大爷快不行了。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鬼在我们面前做怪吧?”

    “我也没有办法。等马大爷醒吧,醒了之后,我再问下那鬼,到底想干嘛。”

    “恩。”我重重点头。

    “你爸搞什么呢?在屋里玩火?”

    “没,烧鸭毛呢,晚上做鸭子汤,你晚上在我们家吃吧?”

    “嘿嘿,老子就是过来找吃的。老村长家今天晚上吃面,老子不爱。”说完,这老不死的理也不理我,直接钻进了我家大门,片刻,我就听到院子里这家伙就用贱招,跟我爸谈的风声水起了。

    我懒得理这老不死的,回我房看起书来。

    老不死的晚上和我爸喝的可爽了,不知道是聊高兴了还是怎么,两个人喝得半夜十一点,甚至一路来还唱起了歌,搞的邻居们不少都以为我们家吵架了。看到是我爸请老不死的喝酒,大家也就放心了。

    不过,我注意到他们看我和老不死的眼神很怪,很怪……

    我一大早就出门了。可是,我越走却越发没有信心。因为这一路来,不停的有人对我指指点点,甚至还有的看着我偷笑,我很奇怪的望向他们,可他们马上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现,但是……他们这群渣渣永远得明白,他们是渣渣,不是影帝,装的可算是烂透了。

    摇摇头,没理他们,我要去看马大爷,才没功夫跟他们瞎闹腾呢。

    因为雨天,水湮两个原因,大伙都没活干,有的窝在家里看电视,有的则三五成群的在村里找个地方坐着聊天。

    所以,一路走来,我遇到很多人。

    终于,我停下了脚步。

    “够了吧?你们能给我说说,你们到底什么意思不?”我怒吼了一句,眼神扫过在周围的每一个人。可是……可是他们都憋红了脸。

    不是生气,而是忍笑忍得憋红!!

    “二娃啊,我没想到你爸还挺开放的嘛,居然同意你们的事?”

    “我爸同意我们什么事?”我有点奇怪,难……难不成知道了我和李柳的事?不对啊,我和李柳都还没开始呢,我爸有得同意的选择么?!“啥啊。”我纳闷了。

    “唉,都说这读书人啊,有文化,可没想到,唉……”

    “是啊,我之前还准备把我家姑娘嫁给他呢,没想到……没想到他喜欢男的。”旁边的村民小声议论着。

    如果之前我可能听不清楚,可喜欢男的四个字却如同霹雳一般,直接灌溉入耳,我当时就跳起来了:“我哪喜欢男的了。”

    “切,你们白天才在山上……晚上毛道长又去你家见了岳父……我看你爸也挺高兴的。”

    “我去……”我丢下一句话,气得灰溜溜的就走了。实在不想理这帮叼民,对,叼民,他奶奶的……

    “大爷的,让你们说去,我看你们能影响我不?老子就还不信了!”我怪怪的低声骂着,头也不抬的往前走着。

    “程和!”

    “干毛呢!”心情不佳,我抬头就喝。可骂我我就嫣了……“是,是李柳啊,啊哈哈哈……”

    李柳很奇怪的看着一脸赔笑的我:“你,你没事吧?”

    “没,没事,我刚才以为是哪个兔崽子玩我,所以语气……”

    “呵呵,不碍事的,你干嘛去?”

    “我,我想去看看马大爷。”

    “我陪你一起好不好?”

    靠,我会说不好吗?是不是,我他妈就是长个头,我也不会拒绝啊。

    我和李柳先到马大爷家里,她老婆见我们俩了,冲我们微笑。

    “大爷怎么样了?”我关切问道。

    “老样子,从昨天睡到现在,饭也没起来吃一口,我担心鬼没弄死他,他自己先把自己饿死了。”说完,老太婆老眼含泪:“早知道会弄成这个样子,我就是打死也不会让老头子去赚那个钱的,这下好了,人都快没了。”

    李柳连忙坐在老婆婆身边,一边轻拍着她,一边帮她擦眼泪。

    她说的没有错,这样下去,马大爷自己都受不了。他昨天在雨夜里搞了一身泥,受了一身凉,回来还被鬼折,马大爷年纪不小了,这么一鼓捣还长时间没有补充,这可如何是好?!

    我们村里没有吊针,想给他输点葡萄糖都不行。只能在他的嘴上不停的抹水,保持他嘴巴的湿润。

    “李柳,这样下去不行,马大爷他撑不了多久,你去帮我把我师父叫来,好么。”

    “恩,毛师父在哪呢?”

    “应该在村长那,他下山一般都在那借宿!”

    “恩!”

    李柳去找老不死的,而我,则观察起马大爷来。虽然身体进入熟睡,而且也没有那种异常反映,但血液、皮肤已经进入死亡状态,血液已经汇聚并有凝结现场,皮肤开始发青发黑。

    “我和老头子这一辈子没干过什么缺德的事,可哪知道晚年却这样被折磨,老天真是不长眼啊。”旁边,老太婆含泪苦喊。

    “别担心,总会有办法的。”我沉默不语,只能这样安慰。

    不多时,老不死的赶了过来。路上,李柳已经跟他说明情况,他同意我们的决定,开坛再问。

    符文、鸡血、还有大量冥币全部准备好,老不死的以石灰在屋里画八卦图,并封了出口。之后,用毛笔点鸡血,在床沿边上画上。

    最后,他念起咒语,手中米粒撒满整屋。

    “冤有冤伸处,魂有魂归然,太上君师在上,地藏菩萨承接,是为何人,且且念出!起!”

    老不死一声暴喝,紧接着蜡烛无火自燃!

    没有反映?!

    “马氏与你无怨无仇,你若是少了良知,何必害一个无辜之人?你有何冤枉,尽管道来,我们也许能帮得上你,不是吗?!”

    风吹一动,但蜡烛未被熄灭,我知道,这是有机会了。

    “好,既然如此,我以鬼笔为请,您且写下!”

    说完,老不死将一把石灰撒在面前,手中毛笔将毛头拔掉,将笔杆往空中一扔。说也奇怪,那笔杆居然不掉下来。

    “好,鬼有冤,鬼一笔,来!”

    话音一落,笔进入石灰之中,居然开始动了起来。

    我们几个人谁都大气不敢出一下,生怕影响到它。片刻之后,笔竿一倒,石灰上出现一个字。虽然字迹扭曲,但居然是一笔连成。

    “血?”

    难道是要血债血偿?!老太婆一听,当场哭天喊地,骂着马大爷,说马大爷这么大了,不干正事,现在好了,鬼找上门来了吧。



    读的比较快的朋友可以搜索我的公众号:百合书城,回复002,可以一口气看完

    | | 418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4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爱吃鱼的小黄猫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7天 / 跨度29天】
    • 开贴:2018-12-26 11:33
    • 更新:2019-01-24 17:13
    • 阅读:110692 回复:3792 楼主:193
    • 字数:约260千字
    • 图片:1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