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前路无悲》(原创自传体小说)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巴特老爷 时间:2018-12-20 13:53
    思考了几天,还是重新开一个帖子吧,既然是回忆,有些还是割舍掉为好,感谢在《广西二十年》里顶帖的兄弟姐妹,一起把帖子顶过2000楼。搬到这里,是打算更好的把这本书写完,希望各位理解。
    原帖地址
    天涯依旧在,顶帖有心人。

    《前路无悲》(原名:广西二十年)
    作者:巴特老爷
    作品大纲:
    20年前,主人公巴特只身一人由内蒙古辗转到广西,经过多年拼搏,小有成就。但一连串的投资失败,让他身陷泥潭之中。挣扎了一轮后幡然悔悟,用自己特长在网上撰写文章,用洞悉人性、犀利的笔锋与命运抗争。巴特又恢复到当初的网络写手以及自由撰稿人的生活,平淡而又充实。
    全书分四卷
    第一卷:2013年-2018年 致良知
    第二卷:2008年-2012年 江湖行
    第三卷:2003年-2007年 陌生人
    第四卷:1998年-2002年 天涯路
    全文约150万字,每卷35万字。
    预计写作时间:1年。
    人打赏 4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巴特老爷 时间:2018-12-20 13:57
    本帖逢38/88楼,均有红包发放,666楼有大红包发放。规则:最后两位或三位数。 | 1楼 | | | |
    作者:巴特老爷 时间:2018-12-20 13:58
    《前路无悲》第一卷 致良知
    引子
    半夜,巴特醒了,不是被吵醒也不是被饿醒,是疼醒的,国庆节的时候脚扭伤,挺了几天,实在受不了去医院拍了个片子才发现是骨裂。医生说,不比年轻的时候了,要静养,也要补钙。心里是接受了医生的建议,可是一身烂污事情要处理,那里静的下来。
    摸索着打开台灯,静谧中“哒”的一声很是刺耳,没有像往常一样先摸眼镜,而是模模糊糊的先找到药盒,抠出一粒止疼药,又摸索着找到水杯,模糊中感觉水杯里只有不到一杯底的水,将就着把药吞下。
    摸索着找到眼镜,眼前顿时明亮起来,发现水杯壁上有一只死虫子,一顿恶心,心里想“这些年经历的事情比这个虫子还恶心,你也不是忍过去了”。干呕了几声后感觉舒服了一些。
    点着一支烟,斜靠在枕头上,狠狠的吸了两口烟后把烟在烟灰缸里捻灭,看着烟灰缸里还有半截的烟,想起了当年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一个大队干部对自己说的话:“老弟,抽烟抽一半就捻灭了,太奢侈了,要是困难时期你这样会饿死的。”
    淡淡的苦笑了下,感觉当年的老哥说的不错,奢侈是与生俱来的,不是后天培养出来的。
    从床头把手机拿起来,发现有十几个未接电话,看看时间已经凌晨3点了。又打开微信,看了几个不咸不淡的留言,回信息的欲望都没有。尿意却有了。
    一瘸一拐的来到卫生间,释放的感觉畅快淋漓。这时候脑子里想起了一句话:人最舒畅的是事情不是拥有天下财富美色,不是快意恩仇,而是读懂了一本书和憋足了尿把它撒出去。
    感觉自己真他妈有成为哲人的潜质。自我陶醉一番,还要面对现实,瘸个腿走到床上都是麻烦。
    忍者剧痛,踉跄着回到床上斜躺着开始迷迷糊糊,脑子里想着一些事情,感觉有两个小人在打架。
    一个说:这帮王八蛋这么搞你,你也要搞回他们。
    另一个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一个冷颤自己清醒了,你们两个说的我都不听,我要按我的想法去活下去。清醒的活下去。

    半睡半醒中听到楼下有开门声,心里想:应该是小胖来了。
    巴特穿好衣服,慢慢的挪下楼,自家的狗阿才听见声音,窜到楼梯口围着巴特求安慰。一人一狗踉踉跄跄的走到楼下。
    “老哥,帮你带了小笼包,在茶桌上”
    “嗯”
    “今天我要去县城里修下眼镜,要配送的菜我都联系好了”
    “嗯”
    “那我走了”
    “好”
    巴特挪到茶桌坐下,烧上水,等水“滋滋”的响的时候,洗了茶具,水也就开了,用开水烫了下茶具,泡上茶,一边喝茶,一边吃着小笼包。
    看着阿才在茶桌边转来转去,摇着尾巴侧着头看,巴特捉了一只小笼包丢在地上,阿才闻了闻,衔起来到屋外的草地上吃起来。
    几杯热茶、一袋包子下肚,内膛暖烘烘的了,感觉人精神恢复了很多。望着屋外的细雨,拿起了手机,打开了《刺激战场》游戏,每天起来打一局游戏、喝一壶茶是必做的功课。打游戏喝茶都是消磨时间的事情,人也就不感觉寂寞了。
    小胖是吉林人,在南宁一个三流大学读的书,大学里外地学生少本地学生多,久而久之也受本地学生的影响学会将几句南普,字正腔圆的东北腔夹杂几句南普,也颇会让人忍俊不止。他本名不叫小胖,因为人长得敦实胖乎乎的大家都叫他小胖,人也敦厚随性,也就默认了这个叫法。
    2015年大学毕业后,小胖的老师在村里水边搞了一个养蛇场,他就来到这里。从一砖一瓦的建设养蛇场,从见到蛇就头皮发麻,到把蛇放在手里随意把玩,也是颇受了一些磨难。
    因为为人耿直,见不惯的事情总是介怀,一起来的本地同学就开始排斥他,久了年轻人的性子起来,辞去工作一个人跑到深圳富士康工作了一段时间。
    养蛇场在内耗中已经人心涣散,经常一个月不喂蛇,蛇一批批的死掉,几个师兄弟看没什么油水捞了,就都溜了,老师就又把他叫回来。
    一个人守着诺大个蛇场也是寂寞,就迷上了钓鱼,闲暇时拎个鱼竿四处钓鱼,即消磨时间也能改善下伙食。
    去年有两个东北老乡到村里要做民宿,经常过巴特这里,久了巴特看出来两个人觊觎巴特这里的风水宝地,还和镇里、县里的一些人攻击巴特,想把这块地拿到手。巴特感觉他们有些不地道,慢慢的不搭理他们了。
    其中有个叫小黑的人喜欢钓鱼,带小胖来巴特这里钓了几次鱼,大家也渐渐熟络起来。巴特觉得小胖像自己年轻的时候朝气蓬勃的,小胖也觉得巴特的知识面比较广,讲的一些道理入心,两人就成了忘年交。
    在等着匹配队友的时候,想想前段时间与小胖合作做的那家团聚餐厅,开业刚几天,因为黑社会勒索不成而被报复砸烂大门就停业了。小胖辛辛苦苦的装修了几个月,被搞得没了念想,平时聊天也颇有些微词。
    “您已进入刺激战场”手机响起游戏提示音。
    巴特摇摇头,把注意力放在游戏上了。经过半个小时的鏖战,屏幕上弹出来一行字: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今天运气不错,第一局就吃鸡”,一边啊Q式的安慰自己,一边放下手机,喝了杯冷茶。闭上眼睛。
    其实人这一辈子和这局游戏没什么区别,你跳P城还是军事基地,落地都要找枪杠枪,一轮厮杀,你能活着出来杀入决赛圈,遇到个老阴B在草丛里突突死你,你也就结束了。你跳到野地打野,苟到决赛圈也是难保能吃鸡。运气好跳到天命圈,苟到最后或许能吃鸡。游戏人生,变数太多,又不能开挂,只有老老实实的拼杀,各种战术、手段,穷其脑汁的去拼搏,你才能吃到鸡。
    “要是人生像游戏一样,输了可以重新来一局多好?”
    巴特被自己幼稚逗笑了,靠在椅子上迷糊起来。迷糊之中,巴特回想自己这几年到底做了些什么,竟落得如此田地,窝在一个小村子旁边苟且偷生。
    | 2楼 | | | |
    作者:巴特老爷 时间:2018-12-20 13:58
    《前路无悲》第一卷 致良知
    引子
    半夜,巴特醒了,不是被吵醒也不是被饿醒,是疼醒的,国庆节的时候脚扭伤,挺了几天,实在受不了去医院拍了个片子才发现是骨裂。医生说,不比年轻的时候了,要静养,也要补钙。心里是接受了医生的建议,可是一身烂污事情要处理,那里静的下来。
    摸索着打开台灯,静谧中“哒”的一声很是刺耳,没有像往常一样先摸眼镜,而是模模糊糊的先找到药盒,抠出一粒止疼药,又摸索着找到水杯,模糊中感觉水杯里只有不到一杯底的水,将就着把药吞下。
    摸索着找到眼镜,眼前顿时明亮起来,发现水杯壁上有一只死虫子,一顿恶心,心里想“这些年经历的事情比这个虫子还恶心,你也不是忍过去了”。干呕了几声后感觉舒服了一些。
    点着一支烟,斜靠在枕头上,狠狠的吸了两口烟后把烟在烟灰缸里捻灭,看着烟灰缸里还有半截的烟,想起了当年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一个大队干部对自己说的话:“老弟,抽烟抽一半就捻灭了,太奢侈了,要是困难时期你这样会饿死的。”
    淡淡的苦笑了下,感觉当年的老哥说的不错,奢侈是与生俱来的,不是后天培养出来的。
    从床头把手机拿起来,发现有十几个未接电话,看看时间已经凌晨3点了。又打开微信,看了几个不咸不淡的留言,回信息的欲望都没有。尿意却有了。
    一瘸一拐的来到卫生间,释放的感觉畅快淋漓。这时候脑子里想起了一句话:人最舒畅的是事情不是拥有天下财富美色,不是快意恩仇,而是读懂了一本书和憋足了尿把它撒出去。
    感觉自己真他妈有成为哲人的潜质。自我陶醉一番,还要面对现实,瘸个腿走到床上都是麻烦。
    忍者剧痛,踉跄着回到床上斜躺着开始迷迷糊糊,脑子里想着一些事情,感觉有两个小人在打架。
    一个说:这帮王八蛋这么搞你,你也要搞回他们。
    另一个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一个冷颤自己清醒了,你们两个说的我都不听,我要按我的想法去活下去。清醒的活下去。

    半睡半醒中听到楼下有开门声,心里想:应该是小胖来了。
    巴特穿好衣服,慢慢的挪下楼,自家的狗阿才听见声音,窜到楼梯口围着巴特求安慰。一人一狗踉踉跄跄的走到楼下。
    “老哥,帮你带了小笼包,在茶桌上”
    “嗯”
    “今天我要去县城里修下眼镜,要配送的菜我都联系好了”
    “嗯”
    “那我走了”
    “好”
    巴特挪到茶桌坐下,烧上水,等水“滋滋”的响的时候,洗了茶具,水也就开了,用开水烫了下茶具,泡上茶,一边喝茶,一边吃着小笼包。
    看着阿才在茶桌边转来转去,摇着尾巴侧着头看,巴特捉了一只小笼包丢在地上,阿才闻了闻,衔起来到屋外的草地上吃起来。
    几杯热茶、一袋包子下肚,内膛暖烘烘的了,感觉人精神恢复了很多。望着屋外的细雨,拿起了手机,打开了《刺激战场》游戏,每天起来打一局游戏、喝一壶茶是必做的功课。打游戏喝茶都是消磨时间的事情,人也就不感觉寂寞了。
    小胖是吉林人,在南宁一个三流大学读的书,大学里外地学生少本地学生多,久而久之也受本地学生的影响学会将几句南普,字正腔圆的东北腔夹杂几句南普,也颇会让人忍俊不止。他本名不叫小胖,因为人长得敦实胖乎乎的大家都叫他小胖,人也敦厚随性,也就默认了这个叫法。
    2015年大学毕业后,小胖的老师在村里水边搞了一个养蛇场,他就来到这里。从一砖一瓦的建设养蛇场,从见到蛇就头皮发麻,到把蛇放在手里随意把玩,也是颇受了一些磨难。
    因为为人耿直,见不惯的事情总是介怀,一起来的本地同学就开始排斥他,久了年轻人的性子起来,辞去工作一个人跑到深圳富士康工作了一段时间。
    养蛇场在内耗中已经人心涣散,经常一个月不喂蛇,蛇一批批的死掉,几个师兄弟看没什么油水捞了,就都溜了,老师就又把他叫回来。
    一个人守着诺大个蛇场也是寂寞,就迷上了钓鱼,闲暇时拎个鱼竿四处钓鱼,即消磨时间也能改善下伙食。
    去年有两个东北老乡到村里要做民宿,经常过巴特这里,久了巴特看出来两个人觊觎巴特这里的风水宝地,还和镇里、县里的一些人攻击巴特,想把这块地拿到手。巴特感觉他们有些不地道,慢慢的不搭理他们了。
    其中有个叫小黑的人喜欢钓鱼,带小胖来巴特这里钓了几次鱼,大家也渐渐熟络起来。巴特觉得小胖像自己年轻的时候朝气蓬勃的,小胖也觉得巴特的知识面比较广,讲的一些道理入心,两人就成了忘年交。
    在等着匹配队友的时候,想想前段时间与小胖合作做的那家团聚餐厅,开业刚几天,因为黑社会勒索不成而被报复砸烂大门就停业了。小胖辛辛苦苦的装修了几个月,被搞得没了念想,平时聊天也颇有些微词。
    “您已进入刺激战场”手机响起游戏提示音。
    巴特摇摇头,把注意力放在游戏上了。经过半个小时的鏖战,屏幕上弹出来一行字: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今天运气不错,第一局就吃鸡”,一边啊Q式的安慰自己,一边放下手机,喝了杯冷茶。闭上眼睛。
    其实人这一辈子和这局游戏没什么区别,你跳P城还是军事基地,落地都要找枪杠枪,一轮厮杀,你能活着出来杀入决赛圈,遇到个老阴B在草丛里突突死你,你也就结束了。你跳到野地打野,苟到决赛圈也是难保能吃鸡。运气好跳到天命圈,苟到最后或许能吃鸡。游戏人生,变数太多,又不能开挂,只有老老实实的拼杀,各种战术、手段,穷其脑汁的去拼搏,你才能吃到鸡。
    “要是人生像游戏一样,输了可以重新来一局多好?”
    巴特被自己幼稚逗笑了,靠在椅子上迷糊起来。迷糊之中,巴特回想自己这几年到底做了些什么,竟落得如此田地,窝在一个小村子旁边苟且偷生。
    | 4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巴特老爷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59天 / 跨度81天】
    • 开贴:2018-12-20 13:53
    • 更新:2019-03-11 18:28
    • 阅读:35032 回复:7725 楼主:674
    • 字数:约186千字
    • 图片:13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