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一个简短的故事,都说养古曼童可以增加财运,但你知道是怎么增加的么?

  • 首页
  • 上一页
  • 1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外面那棵树 时间:2019-01-10 15:28
    终于发完了之前的故事,在天涯上面做原创不易啊,动不动被抽楼。对于自己来说,不论写得好不好,都是我努力的结果。还有那些看过,给予支持的朋友,都是难得的财富。

    不多矫情,书接上文。
    小C二回红楼,这一次在梨木衣柜里看到一个硕大的三角鎏金香炉,香火蔓绕其状似鬼。网约车大叔离开,走前交代小C,勿要再去,自己护身佛牌也无端毁坏。

    小C回到表姐家,今天表姐在家,小C一进家门。表姐就问道:“你去XX寺了?怎么一身香火味。”
    小C人还在恍惚之后,也没打理表姐,只是打算脱掉外套,但一搜荷包。之前在房间里拿的小姐姐的手机不见了。
    小C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在意那个小姐姐了,把衣服脱下来,翻遍荷包也没有找点电话。因为是冬天的衣服,小C的荷包是有打扣的,按理来说,是不可能掉的。但怀着万一的心,还是给网约车大叔打去了电话。
    在一旁听着小C电话的大表姐,在小C打完电话后,面色不善的盯着小C说道:“我不是叫你不要再去那个鬼地方了么!你的租金和押金我退给你。小姨家就你一个独生女,我不希望你出什么意外。你知道了么。”
    小C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很难过。也没吃完饭,就把衣服脱了甩进洗衣机里。洗完澡,跑回房里捂着被子大哭。
    第二天,大表姐帮小C请了一个假。领着小C又找上了箐箐。
    箐箐看着大表姐上门,当然是120个欢迎啊。但听完小C的话,心里真是100个不开心。
    但没办法呀,不看僧面看佛面。 | | 163楼 | | | |
    作者:外面那棵树 时间:2019-01-10 16:08
    “之后呢?”故事正精彩,胖哥我喜欢听故事,每次在外面工作,到处找人聊天,让别人讲一些奇闻轶事。
    “不是还没开始么。”箐箐说道。
    这可把大家的性子吊起来了,原来说了半天,这件事情还没结束。
    因为人着实不少,每次还有一些朋友的朋友过来一起聊,所以等吃完晚饭,大家分开后。我,胖子。阿哲、箐箐、刘弯弯(弯弯省灵性学派的)、刘北京(梅花易数)、李宅(风水师)、黄梅仙(香港黄大仙)、嘉嘉(仙家)。一行快乐8人组,驱车杀向红楼。
    到了小区,从下车起,刘弯弯就开始不停看手表。弯弯的手表不一样,别人戴3块手表,都是按地域来分。弯弯的手表中有一块,很所有时间不同的。当然,这个也算是别人学派里的规矩,别人不讲,我们也不深究。
    走到小红楼楼下,大家都止住了步伐。
    除了胖爷,大家都开始往外掏东西了。
    其中,李宅,掏出一把尺子,往楼道走去。
    在一旁死盯着表的刘弯弯,激动的叫住了李宅:“李大师,之前箐箐和胖子都说了这里面很邪。我们这个时间不要进去,等我挑一个时间再一起进去。”
    李宅听见刘弯弯这样说,也没停住脚步。依旧往落到走去,但没走进,而是在楼道口停住了。
    随后李宅就拿着尺子开始量了,刚量完李宅想说什么,刘弯弯就说道:“就是这个时间,大家进去。快点。”
    大家就一股脑跑进了楼道 | | 164楼 | | | |
    作者:外面那棵树 时间:2019-01-10 16:44
    “李哥,刚才你想说啥子来着。”也许是人多,所以大家也没什么害怕的情绪,再加上这么多“小佬”,估计一般的邪祟也不会这么嚣张的现行吧。
    在这里,胖子说一下,当时我们的顺序,因为楼道不大。所以都是一字竖着排开的。阿哲打头,后面是黄梅仙、箐箐、嘉嘉、刘北京、弯弯、我,李宅殿后。
    其实是个人都喜欢炫耀,只是一些大师在外人面前要么装得清高点,要么就是你什么都不懂,给你炫耀没成就感。
    但在一圈懂行里面,偶尔能那么炫耀一下,大家也都是抓得很紧的。我既然都给搭好台子了,左右现在还没有到上演灵异大战的时候,李宅李大师也正好赶紧炫耀一波。
    “此尺是我派传承宝物,长一尺二寸八分,计十大格,分财、失、兴、死、官、义、苦、旺、害、丁。每大格又分四小格...”李宅正在一旁口若悬河呢。
    前面的刘北京不给面子了:“你能不能说直接点。”
    大家都是差不多辈分,而且这个时间上,真去炫耀,也的确有那么不合适。
    “刚才我进来用尺量了楼道的门,横是死绝,竖是死别。你们现在知道我刚才想说的是什么了吧,我们进的就是一个鬼门。不是给人走的,是给鬼走的。而且按照箐箐之前的故事,建这栋楼的人,不会不懂这个,但既然懂。还把生门,建成死门样。那他的心思就很明显了。”李宅说的,虽然我们提前就有猜测,但现在被证实了,感受还是很不好。
    其实箐箐那样说,这个明显有很重的术法在里面了,特别是箐箐之前上来发现入迷境,就代表不论是人为还是天成都不会简单。只是人为的化,在心里更不好受一点。 | | 166楼 | | | |
    作者:外面那棵树 时间:2019-01-12 15:53
    手机码子,难免慢和少,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辛苦遭逢起一经 ,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文天祥慷慨就义,天壁降元,天瑞避难渡琼。
    元朝国祚97年,朱明定都于南京。
    天壁后人怕再遭清算,便分多支散往华夏诸地。

    其中有一支。兄弟二人,避难来到了武昌县,于长江以北西边70里的一个小村落。

    虽算于诗书传家,但兄弟二人也并未成为五谷不识,四体不勤只会念叨之乎者也的书呆子。

    当兄弟二人途经这个小村落时,本身亦以天黑,便打算寻村长之家,歇歇脚。

    让兄弟二人万分奇怪的是,虽以日落,家家户户大门紧闭。但并无点灯,也没有传出一丝一毫之声。甚至连犬吠也未曾耳闻。

    年轻人,胆壮。这个道理恒古不变。兄弟两,连续敲了几家门,都没有人应声。哥哥还好,但弟弟却是急了,不顾大哥劝阻,稍微使使力,便打开一户院门。

    这家看得出来,刚做过白事不久,但整户人家却不知道为什么搬离了。兄弟两,对视一眼。又依次破开了几户人家的院子,原来整个村落,已经没一个活人了,而且家家户户都刚死过人。

    兄弟两虽然颇通文略,但这种情形也是第一次看见。只能当做,这里曾发生疫病,人全搬离了。

    两兄弟借宿村长家中的愿望算是破灭了,两人随便对付几口干粮,便于村中最大的一户人家的卧房里睡下。

    弟弟毕竟年轻,很早便睡下,哥哥呢,却总是在那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里一是为之后的避难而忧心不已,另一个则是下榻的这个村子。总是让哥哥感觉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亥时过半,哥哥越琢磨越不对劲。从塌上爬起来,打算去叫醒隔壁屋的弟弟,两人还是连夜离开这个村子较好。 来自 | | | 176楼 | | | |
    作者:外面那棵树 时间:2019-01-13 00:49
    “刘老师,你能感受到什么吗。”虽然李宅的话不是那么讨喜,但来时我们也算是有所预期的,知道这一次过来很可能会遇见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死不死门,对于我们来说,没有那么大的冲击,反倒是箐箐先前说的迷障,让我异常关心。
    刘弯弯没言语,只是摇了摇头。胖子我见状,便问打头的阿哲:阿哲,你那边开天眼能看见什么。
    阿哲从栏杆边探出头,对胖爷我说道:这边真的有阵法结界,我什么都看不见。你们注意了,别着了道。
    看阿哲也失了神通,我对剩下的几位也不存在多少幻想了。不过抱着,有木有兔兔都打一下草的目的,问了一下嘉嘉和黄大师。
    嘉嘉那天脸色出奇的难看,胖子我也没往心里去,只以为一时陷入阵中,失了神通,有点儿不适应罢了。
    倒是黄梅仙给了胖子我惊喜,她是唯一一个在红楼里不受影响的伙伴。
    出马仙儿,查事首推黄大仙。那种修炼有成的,你去找它问个问题儿,给你清清楚楚的掰扯出一二三条,什么时间,你做过啥事儿,都逃不出黄大仙儿的法眼。所以查事儿,真没比黄大仙更好的了。当然,这只是在出马仙的体系中。
    但黄梅仙,虽然是香港黄大仙那一边的,但她的仙家,不是黄大仙,而是常仙,而且是两条常仙。熟知仙家事儿的客观,都知道常仙战力强,治病救人端是了得,而黄梅仙的两条常仙一黑一白,正是管一生法,一死法。黑生白死两条小蛇,在粤地端是有名。
    “你们小心点,仙家感觉到这里极度舒适。这里的生气和死气都被缚于楼内,未曾和外界沟通。”黄梅仙这样一说,我们听得人那是倒吸一口冷气。
    知道气与灵不与外界沟通是什么样的一个概念么。
    就是人死后,灵魂不会去往他界,而且,身体的生气散开,但依旧在楼道里。
    尸体最后一口气未吐,又死后吸了一口生气。加上周遭环境。一个不好,就是僵尸。
    亲,这不是电视剧,僵尸出来,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天雷来收,但我知道,死人,肯定无法避免了。 来自 | | | 178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外面那棵树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4天 / 跨度44天】
    • 开贴:2018-12-10 14:54
    • 更新:2019-01-23 16:53
    • 阅读:11957 回复:495 楼主:87
    • 字数:约98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