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死亡探险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高伶俜 时间:2018-12-20 15:41
    “一,二,三......”

    “九十八,九十九......一百!”

    一百个俯卧撑做完,我站起来拍了拍手,稍作休息之后又开始了击打木人桩,手臂就像是蛇头一样,摆动起来十分流畅有力。

    一直打了有三分多钟,直到我把身体活动开了这才停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我叫林焱,这个名字倒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寓意,只因为我那身为算命先生的三叔,用我生辰算出我五行严重缺火,这才从名字上下了功夫。

    开始的时候我三叔找了很多寓意带火的名字,例如林赤赤、林彤彤、林阳阳,按照他的话说,那就是越简单的名字越有福,越女性化的名字越好养活。

    最后还是我爸大笔一挥,直接给我起名“林焱”。两木三火,合起来就是森林大火,这下子可完全不缺火了,我三叔也只能讪讪地收起了他的那些名字。

    当初听我妈说起这些过往,真让我郁闷了很久。一直以来我都在庆幸,幸亏没听我三叔的,不然一辈子顶着这些女性化的名字,我真就有些没脸见人了......

    房间的窗户一直开着,这时候外面突然起风,吹进了房间,吹开了我书桌上一本古老的黄皮手札。

    我走到窗边吹了吹风,一直到感觉有些凉意之后这才关上窗户,坐在了书桌前,顺手拿起了那本黄皮手札,随意看了起来。

    说起这本手札,就不得不说一下我的职业了,我是“火狼”探险队的队长,接受雇主和委托人的单子,出行探险任务的。

    这个职业,很有趣,收入也很高,但同时也非常的危险,探险过程中经常会遇到一些离奇诡异的事情,让人不寒而栗。

    而我则会在任务结束之后,有选择性的把一些任务过程记录在这本手札上。

    手札被风吹开的那页,记录的是昆仑山死亡谷的遭遇。

    昆仑死亡谷,又称“地狱之门”,磁场奇特,雷电频繁,而且还经常发生古怪恐怖的事情。

    例如曾有一群马因为贪食进入了死亡谷,某位牧民不放心,进去寻找,但一连几天过后,马群出现,牧民却消失了。后来他的尸体在一座小山上被发现,衣服破碎,光着双脚,怒目圆瞪,嘴巴张大,猎枪还握在手中,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最让人费解的是,他的身上没有发现任何的伤痕或被袭击的痕迹!

    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很多,危险性极高,开始的时候我们还有些抵触,但委托人却不惜花费重金请我们出马,跟随他的团队一起进谷,美其名曰考察,事实上就是在找刺激。

    而结果,十分不乐观,帐篷被雷电劈毁了两顶,团队中足有三人离奇失踪,就连委托人都有两次掉进了融化的冻土层里面,要不是我们手快拉住了他,估计他也得出事了。
    人打赏 6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高伶俜 时间:2018-12-20 15:41
    出师不利,连续受挫,委托人终于也知道怕了,没有走完全程就赶忙原路返回了。就在即将走出死亡谷的时候,谷口那里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尊棺材。我觉得事情不简单,硬着头皮打开来看了看,却发现里面正躺着委托人失踪的一名团队成员,面色苍白,身体扭曲,衣服破碎,死状十分吓人!

    想到这里,我也有些头皮发麻,那名成员到底是怎么失踪的,又是怎么死的,到现在我都想不明白。

    摇了摇头,把这些疑问抛到脑后,我又随意向后翻了几页。这一页记录的,是北新桥锁龙井的事情。

    神话传说中,姚广孝把孽龙锁在北京北新桥的海眼里,承诺等桥旧了,并且修起桥翅儿来,就是龙公的出头之日。打那时起,这座桥就被起名为北新桥,而且从来都没有修过桥翅儿。

    当然,这只是神话传说,龙这种生物究竟存在与否,说真的,我也不敢确定。

    曾经就有雇主打起了北新桥的主意,想要见见神话传说中的龙公,但是怕出意外,所以聘请了我们一起探究。 | | 1楼 | | | |
    作者:高伶俜 时间:2018-12-20 15:42
    在没人的时候,我们拉起锁链,一直拉动了有数百米,接近上千米的时候,锁龙井里的井水突然间翻滚了起来,并且传出了阵阵腥味,而在腥味中偏偏又夹杂着井水的陈香味。等这一系列的景象出现一段后,锁龙井里面竟然还传出了牛鸣一样的声音。

    这声音开始的时候十分低沉,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低沉的声音却也越发响亮起来。与此同时,我也有了一股浓浓的危险感觉,心跳加速,而且胸闷的厉害,不得已只能劝说雇主放弃继续探索,把锁链全部顺回了锁龙井,这一系列的异象才全部消失不见。

    经历过了这种事情,我疑惑了很久,锁龙井里面是真的锁着龙吗?还是说本身就是因为锁龙井的设计,自带这种效果? | | 2楼 | | | |
    作者:高伶俜 时间:2018-12-20 15:42
    连续看过这两段的内容之后,我也不想再继续看下去了,随手就把手札合上,露出了手札封面上“探险手记”这四个毛笔大字。

    不管做什么,都应该有个目标,而我作为火狼探险队的队长,目标,也可以说是理想,就在这本探险手记上,我想要用我自己的探险经历,补充完这整本手札!

    看着这四个大字,我又坐了一会儿,随后就把手札珍而重之地放到了抽屉里锁了起来,打算动身去客厅看看新人的考核情况了。
    | | 3楼 | | | |
    作者:高伶俜 时间:2018-12-20 15:42
    可就在这时候,我的心脏却突然疼了起来,疼得我额头和鬓角上直冒冷汗。没办法我只能停下来默默承受这阵疼痛,一直过了大约有半分钟后才停下。

    好在我已经习惯了这种心痛的感觉,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坐在座位上喘了几口粗气罢了。

    要说起我为什么会心痛来,那还得从我的生辰说起。

    我的阳历出生日期比较赶巧,正好是十一月十一号十一时十一分,原本这并没有什么特殊寓意的,但后来我妈发现,我每过一段时间都会狂哭一阵。 | | 4楼 | | | |
    作者:高伶俜 时间:2018-12-20 15:42
    开始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为什么,带我看了好多大夫都查不到原因,担惊受怕中,直到我长大了一些,才勉强表达出是心脏在痛。

    知道了原因之后,父母更是担心,带着我到处求医问药,但所有的大夫都束手无策。没办法,他们最后只能找到了我三叔,请他算一下原因。
    | | 5楼 | | | |
    作者:高伶俜 时间:2018-12-20 15:43
    按照我三叔的说法,干他这一行,对外都是三分靠本事,七分靠忽悠,但因为是给我算命,所以他连那七分的忽悠也全部省略了。当天,我三叔按照紫微斗数和周易八卦给我算了一整晚,第二天的时候我父母找到他,他却叹息着摇了摇头说:“这都是命啊!”
    | | 6楼 | | | |
    作者:高伶俜 时间:2018-12-20 15:43
    按照我三叔的说法,我的体质天生就敏感而虚弱,注定从小多病,每过段时日就会心痛一次,而且遇到危险或者一些特殊的情况时,也会有一些特殊的表现,例如心跳加速、胸闷,严重时也会心痛。

    他说,这不是病,而是命,天生注定的命运,所以吃再多的药也不会有任何效果。
    | | 7楼 | | | |
    作者:高伶俜 时间:2018-12-20 15:43
    我父母听后,自然担心无比,但后来从我三叔那里确认,这种命格不会有生命危险,这才放下心来。

    自小带着这种命运,可以想象我从小的生活,不仅体弱多病,而且时不时就会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受到惊吓。

    我信命,但我不认命,遭受了太多的冷待遇之后,我开始拼了命的锻炼身体,并且还对照着书本练习起了功夫、格斗和拳击,身体素质上逐渐超过常人。而且,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这本《探险手记》,我更是发挥了敏感体质的特长,接触到了探险行业,所以才有了现在的我。 | | 8楼 | | | |
    作者:高伶俜 时间:2018-12-20 15:44
    回忆过了这些,再有过简单的休息,我这才起身走出房间,来到了客厅。

    客厅里,沙发上坐着个大美女,休闲T恤加白色短裤和帆布鞋,窈窕高挑,黛眉弯弯,琼鼻朱唇,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啊眨,格外可爱美丽。

    这个人是我“火狼”探险队的队员之一,名叫赵露露,性格开朗,很讨人喜欢。不过让我不满的是,这姑娘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总是喜欢跟我们抬杠,推翻我们所有的灵异结论,我也拿她没办法。 | | 9楼 | | | |
    作者:高伶俜 时间:2018-12-20 15:44
    现在她手中拿着秒表,一边还看着墙边倒立着的小伙子。

    这个小伙子看样子也就十八岁出头,穿着布鞋,朴素的黑裤,粗布外衣,留着平头,长相一般。现在他因为长时间倒立,脸上通红一片,撅着小嘴,看起来不免有些滑稽。

    我看了他一眼,坐到了赵露露的身旁,询问:“还差多久?”
    | | 10楼 | | | |
    作者:高伶俜 时间:2018-12-20 15:44
    赵露露也不看我,只是盯着秒表说:“快了快了,就差半分钟了,小伙子加油啦!”

    “五、四、三、二、一!完成,恭喜你了小伙子!”在最后半分钟时间结束之后,赵露露打了个响指,笑嘻嘻的祝贺。

    而这个小伙子也的确到了极限了,听到赵露露的声音,立刻就泄了劲,俩胳膊一软就倒在了地板上,好在这小伙子够机灵,没有挫着脖子。
    | | 11楼 | | | |
    作者:高伶俜 时间:2018-12-20 15:44
    他之所以这么苦,其实还是因为我。

    我的敏感体质实在太适合探险,“火狼”探险队成立不过几年时间,成员也只有三人,但已经闻名业内了,曾经就有很多人慕名前来参加。但我一直以为,兵不在多而在精,所以我专门规定了很严格又有些无理取闹的入队条件,几乎挡住了所有来报名的人。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例如眼前这个小伙子,就通过了所有的项目。
    | | 12楼 | | | |
    作者:高伶俜 时间:2018-12-20 15:44
    难得有新队员出现,我的心情也很不错,等小伙子休息了一阵之后我问他:“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小伙子一听,立刻来了劲头,赶紧站了起来说:“我叫张金贵,乡下来的,从小干农活肯吃苦,所以体力上绝对过关!”

    “张金贵?”我念叨了一声,对于他乡下的身份我倒是不在乎,毕竟我老家也在乡下的镇上,只是这个名字,感觉有点老。
    | | 13楼 | | | |
    作者:高伶俜 时间:2018-12-20 15:44
    张金贵好像是生怕我会反悔一样,赶紧又解释说:“昂,我还有个小名,张铁蛋,你们如果觉得‘金贵’太显眼,就叫我铁蛋好了!”

    我点了点头,又问:“你是为什么要加入探险队的?”

    张铁蛋立刻一本正经地说:“为了体验大自然的惊险刺激,挑战各种危险......”

    “说人话!”赵露露听不下去了,在一旁打断。 | | 14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高伶俜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0天 / 跨度40天】
    • 开贴:2018-12-20 15:41
    • 更新:2019-01-29 17:30
    • 阅读:5552 回复:2078 楼主:1845
    • 字数:约360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