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风车女孩(小良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langlangname 时间:2017-12-13 14:04
    第1章:十几年之前的相遇
    “我真想和你永远这样玩闹嬉戏下去。”这是小良十几年前曾经萌生的想法。具体是什么时间小良已经记不清了。不知不觉十几年过去了,今天已经是2017年12月8日了。小良在经历了太多的人,事,物之后,又重新回想起了十几年前的风车女孩。
    小良想回到曾经邂逅风车女孩的高中再去看看。在这里他曾经度过了生命中应该是最为幸福的一天。遇到了生命当中最开始产生情感悸动的小女孩。应该比那时候还是十岁的小良还要小。
    小良现在已经31周岁了,还没有结婚,虽然性格很好,但却还是很孤独,他的记忆仿佛又回到了十几年前,还是很清晰,即便因为间隔的时间实在是太过于长,而且当中又夹杂了太多的零碎。但至少他还没有遗忘。
    他想起了曾经跟这个小女孩在空闲的小教室里乱涂乱画,小良虽然很喜欢画画,当然也自认为画得可以。曾经为小女孩画过一幅肖像,但事实上确实是够烂,简直就是惨不忍睹的程度。但小女孩却并不是很嫌弃,甚至还看得有些入迷。
    “哥哥,你画得真好”小女孩说道。
    如果这句话是出自他人之口,小良也许会像对待一个陌生人的评价那样不以为然。
    “小妹妹,虽然我知道我确实是画得还不够好,但我还是愿意相信你”小良说道。
    小良觉得小女孩的眼神非常清澈,通常有着清澈眼神的人应该都是好人。小良还是愿意去这样相信的,即便会被陌生人笑话他太过于轻信。他还是想这样去坚持,一直到现在已经过了十多年,还是没有丝毫的改变和动摇。
    小良跟小女孩的相遇确实应该算是命中注定的缘分。小良的父亲是一位高中数学资深教师,因为要去一个中学监考。而小良的母亲又恰恰不在,他的父亲出于关心,考虑过后就决定带小良一起前去。
    那个时候的小良性格还十分内向,在他看来,也许只不过是像去一个另类的游乐园那样。但他私底下却还是感到挺坎坷不安的。可能会遇到许多陌生的人,该如何去交流都成了问题。就这样伴随着焦虑和不安,小良跟随着父亲,也许正是因为这种焦虑太过于占据,时间也在不知觉中流逝地很快。
    不知不觉中小良就来到了那高校的门口。有很多等待着考试的学生驻足。毕竟也算是高中部的会考。虽然重要性不如高考,但对于那些直升的学生来说,也可以称作为是一个最后的证明机会。当然那个时候的小良还不是非常地清楚这所谓的重要性到底能够达到什么样的程度。但至少他已经在不知觉中被那种严肃的气氛所感染和触动。有一种非常窒息的感觉。
    小良稍稍地感到头有一些泛晕,同时突然瞥到校园里那不起眼的花坛。他突然能感受到那里的清新或许能够让他缓和过来。在还没有知会他父亲的前提下小良向那花坛狂奔。
    人一旦焦虑了,就会犯错。当然,如果没有这次犯错,小良也不会遇到这个小女孩。
    小良撞倒了小女孩,小女孩手上那紧攥的风车也在小良的冲撞下被飞撒了。当时小良第一个反应就是先扶起小女孩,并以一个大哥哥的姿态来审视女孩身上是否有伤。当然,小良的运气还算好。小女孩没事,无恙。小女孩是天真和好奇的。
    小女孩问小良:“大哥哥,这么着急地奔跑可是会摔跤的,以后可得小心了哦”。
    当时小良的第一反应就是感觉她年纪虽然小,但却很有涵养和礼貌,至少不娇气。小良个人比较反感娇气的小女孩。直到现在依旧如此。小良那个时候还很年幼无知,现在再回想应该说是好感吧。
    小良问小女孩“小妹妹,你的父亲也是老师么?我们一起去玩吧!”
    小妹妹开心地点了点头,略带害羞地说“嗯”。然后就牵住了小良的手。
    小良现在再回想起这些情境,他至少能猜到小女孩对他也是有好感的。即便他知道小女孩那时还并不能够完全理解什么叫好感。至少他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跟小女孩在一起玩,让小良似乎完全忘记了整个世界的存在,当然也包括他父亲在内。
    时间又切换到小良和小女孩在小教室里乱涂乱画的时候。因为小女孩的称赞,一时兴起的小良拿起了讲台内被闲置的白纸,画了些小鸡和很多可爱的小动物。
    小女孩在小良的身旁看着小良画,时不时就在小良的身旁呵呵地笑着。
    等到小良画完后将纸交给小女孩,小女孩就好像突然之间收到了非常大的馈赠一般。她把白纸小心翼翼地折叠后才收起,放进了自己连衣裙的小口袋中。
    在她旁边的小良,一边默默注视,一边幻想。很有可能,等到十年后,又或者是他的有生之年。他还能够再见到这曾经馈赠给小女孩的白纸。它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因为各种外界的刺激而逐渐地变皱变黄,甚至是被小女孩所丢弃。但,小良还是愿意去相信小女孩会一直珍藏着它直到他和小女孩能够再次相逢。
    即便是要耗费十几年,几十年这么久,又或者仅仅只是小良的一厢情愿。
    一个人,在快乐的状态下最容易让时之沙漏悄悄地溜走。和小女孩玩捉迷藏,饿了,想起他父亲留给他的饭票,拉着小女孩像个小大人那样去食堂吃饭。现在想想,那个时候小良已经很有绅士风度了,必然是要男生买单了。
    吃完了午饭,像两只小猫一样躺在那暖洋洋的草地上,什么都不想也不做。所谓的童年,也许就幸福在这一点。
    天色有点渐晚,考生们伴随着小良的父亲离开考场。而小良,也必须跟小女孩说再见了。他的父亲拉着小良的手离开校园,走向校门。小良不时回头看着小女孩,看着小女孩那随风转动的风车。只可惜,现在的小良只有不断回望的份了吧。
    不管是小时候还是现在的小良都想,他是绝对不会也不可能忘记她的。那小女孩呢?她也会同样记得并想起小良么?
    小良事后也总结过,这可能根本就无法称作为是爱,但,为什么直到现在他扪心自问他自己,他却还是都念念不忘呢?已经十几年了,那曾经天真烂漫的小女孩也已经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
    有时候遗忘很简单,但事实上你却永远也无法学会并尝试摆脱遗忘。痛苦只会结为伤疤,而小女孩那明媚的笑容会幻化成小良心中那永远的小太阳,而且是永远无法抹去的。在消极和疲惫的时候,小良的脑海中会浮现出她。虽然那个时候的小良也仅仅只有10岁,还只能算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年纪。也许连喜欢和爱之间的差别都无法分辨得清。
    但,现在的小良终于明白了。他是喜欢她的。 人打赏 3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langlangname 时间:2017-12-13 14:06
    第2章:小良的父亲,母亲,姐姐,姐夫
    小良的父亲是1966年的上海师范大学数学系的统招本科,那个时候能够考入大学,尤其是本科的学生确实可以被称作为是“天之骄子”了。小良的母亲学历不高,最多也就是初中的学历,可能只有小学的文凭,长相也非常一般。
    小良的父母亲都各自经历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小良父亲离婚的原因是性格实在太差,很难与人相处,经常要跟熟人或陌生人发生口角,而且从不留情面。他的前妻实在是无法忍受。
    她曾经对小良的父亲说过:“虽然你这人品质不差,但我们的性格实在是不合适,我们还是早点离婚吧。”
    小良的父亲虽然一度尝试,想极力挽回和弥补,但到最后还是不得不被迫放弃了这一段曾经非常纯美的大学校园恋。
    小良父亲的前妻在办理好离婚的事后,还曾经公然宣称“我终于重获自由了。”由此可见小良父亲和她前妻的这段婚姻是多么的不堪。
    小良的母亲性格也不算太好,但优点是人非常老实和本分,品质很好。她的前夫学历也很高,头脑很聪明,人也很帅,在银行里上班,好像还是个银行的小领导。
    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有很多的优点,必然也会有很多的缺点。虽然这两者并不是完全相关,但至少是互有联系。
    她的前夫有一个致命缺陷,那就是风流成性,在银行里跟女同事打情骂俏。
    没事就会色眯眯地乱叫:“小丽,今天你的打扮很漂亮嘛,本来身材就这么好了”等等的话。跟很多女同事都发生了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小良在听母亲讲述她前夫的这些情事时,有时候会忍不住想,为什么很多女孩和女人明明已经非常清楚她们面前的某个男人其实就是一个衣冠禽兽,但却还是无法抗拒这个坏男人身上所散发的种种魅力,而最终处女的失身,已婚的发生婚外情。
    如果意外怀孕还得自掏腰包去人工流产。不论是身与心都受到了非常严重的摧残。而这所有一切的罪魁祸首却还是继续在风流快活,乐得逍遥。
    小良母亲的前夫在银行里跟同事搞,出了银行花钱找小姐,有些小姐跟他睡了之后,觉得很过瘾,竟然还愿意以后就算是免费还是愿意与他发生关系。寡妇,服装店老板娘等等,只要是有点姿色这个男人就会起色心。
    而且还不知羞耻地在小良的母亲面前多次大胆承认:“你不知道我最近又搞了好几个女孩和女人。她们怎么都这么贱啊。怎么样,我很有魅力吧。”
    因为深爱着这个外表英俊,其实内在早已经彻底腐化变质的情感败类,小良的母亲只能选择一次又一次地容忍和默默承受。
    但这个男人非但不感恩涕零,反而更加变本加厉。
    小良母亲的妹妹本来一直在江苏无锡生活,因为学历也不是很高,但又很想到上海来发展,就算是想来看看都行。小良母亲心软,就让她来了。其实小良母亲的妹妹长相也是很一般的,绝对不算是漂亮的类型。仅仅也就是年轻一点,还是个小姑娘。
    这个男人在看到这个小姑娘之后,又再次起了色心。
    没事就会跟这个小姑娘套套近乎:“小妹,你今天工作找得怎么样哇?”,“小妹,今天你看上去比平时都秀气得多嘛。”等等的一堆话。
    然后在取得了小姑娘的基本信任之后,就开始对小姑娘说要帮她介绍工作。姑娘家嘛,毕竟都是涉世未深的,更何况还每天要面对这样一个英俊姐夫的嘘寒问暖。慢慢地被感动,到最后就和这个男人多次发生了关系。
    这件事情最后还是纸里包不住火,最终被小良的母亲得知。
    当然很多本地人也都清楚,都在外面议论纷纷:“真是一对奸夫淫妇啊。”
    然后小良母亲的妹妹在奉贤实在是待不下去了。实在是人言可畏,回到无锡老家后没过多久就找了个老实的男人结了婚。
    后来曾经有公安局特地到无锡去调查取证,询问小良母亲的妹妹到底是属于通奸还是被强奸的。这个女人最开始也是不承认通奸的,硬说是被诱奸的。但后来公安局说要知会她丈夫彻底查清此事。
    出于脸面,也同时想保全这份来之不易的婚姻,这个女人最终还是承认了通奸的事实。
    小良母亲的妹妹和这个一直被蒙在鼓里的老实男人生了一男一女。
    男的也就是小良的表弟,有先天性的心脏病。没想到被小良母亲的前夫搞过之后,这女人连遗传基因都连带着被搞坏了。
    但小良的表弟头脑很聪明,小学,中学,高中一直都是非常成绩优异的。南京理工大学的本科毕业后,因为学分绩确实是非常好,最后直接硕博连读。现在在江苏江阴的一家大型外企里担任工程师的职位。
    单位里因为他学历高,送了他一套房,当然也同时因为自身心脏病的缺陷,小良的表弟稍微有点自卑。在读博士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比较老实本分的三本女孩。
    这个女孩确实是老实本分,老实到竟然连普通的扑克几乎都不会玩,头脑也很差。因为小良的表弟是博士生,这个女孩因为仰慕而喜欢,而且这种喜欢是绝对真诚和真挚的。
    小良的表弟最后见了这个女孩的父母,可能是出于生理和心理的部分自卑吧。小良的表弟竟然直接地向女孩的父母表达了自己没钱没房的这种最直接的想法。
    女孩的父母也并没有很反感和排斥,因为不反对,然后小良的表弟最后就跟这个老实女孩结婚了。
    小良很多时候也会因为这一连串的种种事情而独自思考:“为什么我身边这么多的亲戚到最后都找了老实人当伴侣,怎么会是这样。”
    因为小良母亲前夫和她妹妹做的这件丑事,最终导致小良母亲和这个劣迹斑斑的男人的婚姻破裂。
    潜意识里小良是非常鄙视这个男人的,但在内心深处小良却非常羡慕这个男人,这也就为之后的一些小良所做的坏事埋下了伏笔。
    小良心里非常清楚其实他母亲最爱的还是她的前夫,不管这个男人曾经做过多少重伤过她的坏事,她却还是那样的执着。
    小良母亲的前夫后来混得很差。勾搭了太多的银行女同事。最后又跟银行领导闹翻。最终被银行除名,被记入求职黑名单。最后实在是找不到工作只好吃低保。后来又找了个外地女人,生了三个儿子。可能是遗传的基因不好吧。三个儿子都没有学好。吸毒的吸毒,赌博的赌博。没有一个正派人。
    小良现在的姐姐就是小良母亲和她前夫的女儿。小良母亲的前夫最开始是不要小良的姐姐的,认为是个拖油瓶。但后来听说他的这个女儿被保送上了师范大学,有了前途之后。一度想来认回。但小良的母亲一直都拒绝,不让。
    小良的姐姐也非常排斥这个男人。然后就这样一直作罢。
    小良的姐姐继承了她父亲几乎全部的优点,头脑,外表,但很万幸的是,小良的姐姐是一个很保守的女孩,不像她父亲那样的滥情。
    不知不觉,小良开始联想起他的姐姐和姐夫的爱情。小时候,小良一直觉得他姐姐很优秀,长得很漂亮,有气质,头脑好,曾经是高中时期的县三好学生,后来也没有通过高考,直接保送进了上海师范大学的英语系。
    但就是这样一个接近于完美的,小良曾经的偶像,在毕业后,却拒绝了很多非常优秀的男孩。
    小良的姐姐相亲的时候认识过一个非常优秀的男孩,听说是公安局局长的儿子,家里有多套房,有权有势,男孩自己也是名牌大学毕业,有着很好,很稳定的工作。
    但小良的姐姐相过亲之后,硬对小良的母亲说:“他有斗鸡眼啊。我无法接受。”
    小良的母亲也见过这个男孩,她觉得这个男孩长得还是可以的,至少还算是一般。然后小良的母亲就一直为这件事而感到惋惜。男女之间的情感,很多时候确实是命中注定的。
    小良的姐姐最后竟然找了一个几乎没有学历,不知道是中专还是高中的文化程度,长相也非常一般,甚至应该说算是丑,身高也爱,裸身高比小良的姐姐还矮,也就只有一套七八十平米的小房,当然也不是全款,贷款的,一个来自福建农村的木材商。
    小良的姐姐瞒着她的母亲,悄悄地和这个几乎没有什么特色的外地男人把结婚证给领了,到最后就算知道了真相,小良的母亲也已经无法去反对和阻止,只有默认。
    那个时候的小良想:“这应该算是绝对的真爱了吧。”
    有可能确实是因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个关键性的因素所导致。小良一直很反感她姐姐和那个他几乎从未交过姐夫的男人的品德。有很长一段时间小良,他姐姐,她姐夫一度陷入冷战中。
    小良的姐夫姓翁,他们结婚十几年了,小良从未叫过他姐夫,仅仅只是用翁哥来代替。
    小良的母亲曾经有一次去小良姐姐的家里玩,待了几天,因为一件小事跟小良姐姐爆发口角。吵架了不愉快的结果自然就是离开一段时间,互相冷静。然后这个翁哥就把车停在十字路口,在小良的姐姐在场的情况下数落了小良母亲半个多小时后才继续开车。小良在知道这件事之后开始对这对夫妻产生了芥蒂。
    2013年4月小良的父亲死前和死后,又是这对夫妻所表现出的种种。让小良一度对亲情感到失望,变得越来越冷漠,很难真正意义上地去信任和相信一个人,即便那个人确实是足够的真诚以至于能够去交心。小良的姐姐好像每次只有跟那个男人吵架之后,才会想到还有这个家,会回来住几天,气消了再回去。
    这对夫妻之间的矛盾,在2017年的某一段时间变得愈发地尖锐起来。小良的姐姐和那个男人在结婚了几年之后,把那套七十多平的房置换成了一套138平的复合式,有三层。2017年的时候这套房子被挂牌卖了,得了差不多有1100万,然后又再买了一套三居和一套两居。
    那个男人原来是福建的农村户口,不知不觉结婚已经十几年了,也终于转上了上海市的户口。然后,从结婚最开始对小良的姐姐言听计从的男人,慢慢地开始转变。
    这个男人在上海的木材生意也陷入了危机,为求生存,他转而去江苏省寻求发展,但好像也不怎么样,基本上也没什么进账,处于一个半失业的状态。
    小良的姐姐反而在学校里越做越好,靠着自己的努力做到了学校的中层干部,收入和地位都提高了。当然也正因为她的头脑和勤奋,趁业余时间又进修了个教育学的硕士。本来可能就并不合适的两人,差距开始变得越来越大。
    那个男人从今年开始一个礼拜就回上海一天,基本上和小良的姐姐见面不是冷战就是争吵。2017年11月的某一天,小良在听音乐,莫名奇妙地听到了轻微的敲门声,然后开门就看到了小良姐姐那憔悴的脸。
    小良虽然猜到了什么,但还是没有很明显地表现出来,他问他姐姐:“姐,你怎么会这么晚到家里来。发生了什么事么。”
    小良的姐姐沉默了一会儿,在沙发上玩了一会儿手机,问:“妈哪儿去了?”
    小良回答:“刚刚出去跳广场舞了,我现在去把她找回来。”
    其实小良跟她姐姐从很小的时候就并不亲,有很多时候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就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冷场和尴尬。可能还是为了避免这种所谓的尴尬的发生,小良选择了找些借口主动离开。
    小良在外面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他母亲,感到有些失落的时候,小良去超市里逛了逛。又突然想到他姐姐好像没有吃晚饭,就买了一份正新鸡排。
    回家的路上又恰好遇到了小良的母亲正好在广场的正中央跳广场舞。
    小良跑上前去,拉住母亲的手,说:“妈,你现在跟我回家吧,老姐回来了。”
    小良的母亲也似乎感受到了些什么。跟一起跳广场舞的同事大妈们稍微打了一下招呼,就和小良一起回家了。
    小良的母亲回家后,小良的姐姐开始向她母亲诉苦,说自己实在是顶不下去了,跟她男人有矛盾,孩子又不争气,回家就只想着玩,想趁着自己还没到四十,结束这段婚姻。
    我母亲听了之后,立马反问小良的姐姐:“那你当初为什么还要找他,你到底图他什么?”
    小良的姐姐听了之后就一直沉默不语。
    全程小良没有插过一句话,他心里在想:“曾经不顾一切的真爱,没想到在结婚十几年后变成了这样”。
    这个时候小良又想起了风车女孩,如果他在几年之后又与风车女孩重逢并最终结合。是不是也会在结婚之后的几年,十几年之后暴露出类似于小良姐姐姐夫那样的非常现实的问题。
    小良的思绪又重新回到他父母的方面,小良的父亲和母亲是经过朋友介绍认识的,最开始小良的父亲根本就看不上小良的母亲,虽然他也有过一个女儿,但还是因为小良父亲性格的原因,一直都交恶,连小良父亲去世时都没来过。
    但在了解了一段时间之后,小良父亲觉得这个女人确实非常老实,很本分,就慢慢地心软,开始从内心深处能够接受,没过多久就领了证结了婚,然后在1986年6月的某一天晚上差不多九点多的时候生下了小良。
    从小良能够记事起,就一直觉得小良的父母亲是不合适的。学历上,思想上,性格上都不是很合适。小良的父亲在数学教学上确实是不错的,但因为性格的原因,跟学校里几乎所有老师的关系都很差,老师们对他都是敢怒不敢言,校长对他也完全没有办法,惧他三分。
    小良的父亲对学生当然也很严苛,经常责骂学生,有一次甚至因为一件小事骂了一个学生一个多小时,导致这名学生后来回到原高中本校当了老师后,还因为这件事深恨小良的父亲。
    小良的父亲回家后,没事就会数落小良的母亲,经常会随口就骂:“你这个女人,没有学历,半文盲,又是外地人,我怎么眼瞎了竟然找你了。”
    小良的母亲命也真是够苦的,前面一个男人色,后面一个男人又是凶。小良有时候也会为她母亲的这两段婚姻感到悲哀。但事实上他却完全猜错了后者。
    小良的母亲在受到她这后一个男人的责骂后,大多数情况下还是默默地忍受,但偶尔也会顶撞一下。
    然后小良的父亲脾气立马就上来了,破口大骂:“你这个女人竟然敢顶撞我了。”然后这对二婚夫妻开始爆发激烈争吵。
    小良一直觉得他父母几乎是没有什么真感情的,也不过就是介绍认识的,在一起混混日子罢了。
    直到小良父亲2014年春节的时候突然被查出来肺癌晚期,医生说最多也就两个月的命了。说来也奇怪,平时一直骂骂咧咧的小良父亲,一反常态,从进医院到去世就再没有骂过小良母亲一句。
    在去世的前几天,小良的父亲叫小良回家整理一下他一直用小锁锁起来的抽屉,在抽屉的最深处,小良通过一张还算保存完好的信纸发现了他父亲的秘密。
    小良感叹道:“原来这才是你对我母亲最真实的感情。”
    信纸的这件事小良从未跟他的母亲提及,他只是希望这个已经非常可怜的老女人不要再次伤感。小良其实能感受到,虽然他母亲直到现在都忘不了她的前夫,但她对他父亲也还是有点感情的,不然也不会忍受了他几十年的责骂。
    容忍,很多时候也是一种深爱,只不过看似有点残酷罢了。
    在知道事情全部真相的小良,躲在医院的某一个角落,陷入了沉思:“没想到我直到现在才真正地清醒过来,重新审视我父母的这段感情。”
    小良实在是羡慕嫉妒地到了极点,他也想拥有一份这样的感情,虽然看似沉重,但真的很温暖人心。他又想起了风车女孩。爱一个人,原来可以以这样的方式坚守这么久,有过这样的父亲,小良感到很自豪,也很骄傲。 | 1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langlangname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359天 / 跨度668天】
    • 开贴:2017-12-13 14:04
    • 更新:2019-10-13 09:02
    • 阅读:4904 回复:562 楼主:494
    • 字数:约154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