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侠骨清风路》十年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于木牙 时间:2018-07-02 09:09
    小说之多,已经超出了人类的阅读寿命。各位作者,若花一生心血,各写一部,也够读了。也会提升小说的品质。
    《侠骨清风路》十年版,不是一生的写作。不是写了十年,只是拖了十年。
    增删之重,在十年之后。无此年月,我摸不透理,破不了局。
    原来的作品二十六章,大概删了两章,又写了九章。
    当年的问题落在后面,改起来还算顺利。从崖女遇难的章节,改动了作品的重心。
    当年缺乏的豪情烈性,十年后补了回来。
    增加了不少的人物,人海让青云、悲歌画天海、一岭畸孤、双岭移鬼、三岭游魔……
    故事依然从嵩山开始,大难来时,临危受命。看似玩世不恭,背信弃义的嵩山派弟子,面对着重重暗计,步步为营。最后却为了一个女子,走向了绝路……
    结局不是悲剧。一场江湖梦,利乐江湖情。供一花花世界,看山穷水尽,柳暗花明。
    三十三章,我一一传上,想来是没有问题的。出版社跟我没什么关系,作品没有在任何地方签约。自己玩玩,送往十年。 人打赏 11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于木牙 时间:2018-07-02 09:49
    第一章 大敌当前 小显英雄手
    出现在嵩山脚下的人马,分别由四派掌门统领——东岳泰山派为首,南岳衡山派与北岳恒山派位居两侧,西岳华山派紧随其后。总共三百多人,看似江湖上最顶尖的豪侠相聚,却已被四面高挑的旌旗弄得面目全非——旌旗上各书写着东、南、西、北,四路江湖御史的金黄大字随风飘扬。明摆着,这四派掌门兼顶着江湖御史的头衔,都做成朝廷命官了。
    如今,唯有中岳嵩山派掌门还置身事外,不愿身兼中路江湖御史的称号。
    这御史可是美差,官小权大,管着不少的大吏。四派掌门能以此出仕,深知上有机宜,也备感荣膺,趁机烧杀抢掠,都觉得光彩。嵩山派不愿同流合污,还在搞些行侠仗义的行径,实在令他们看不下去,真想由朝廷一声令下,将嵩山派斩草除根,腾出此中原沃土,由四岳派来个瓜分——大有油水可捞。只是当今的朝廷,对于收拢嵩山派还有指望。四岳派才要从中挑拨,进而渔利。
    位居四岳派掌门之中的,便是被他们以游玩为名,唆使而来,企图用于生事的人物。
    这人可了不得,乃四路江湖御史的顶头上司,御史中丞秦暮秋之子,秦回。长得大头阔体,满脸横生肉,一身粗毛皮。趴地上,老虎都怕;站起来,高如塔。有戾气、臭气、淫污气,好硬功夫,不干人事。
    嵩山派早知道秦回来了,倒不怕他的武功厉害。再强也不怕了,因四派之合,足以令嵩山派灭绝多回——人若被砍了头,哪怕再劈上几刀。不过嵩山派尚有如焚心忧,不能言表——下达了所有女眷深居内院,不得外出的教令。
    聚义厅内,最后一束强光投射在了月形盘的正方。该是用午饭的时候了,众人还未觉得饿,目光都移到了一位中年男子的身上,等待着他下发指令。
    他看上去身体高瘦,长面黑须,蜡黄脸相忧心忡忡的,生了病一般,却是嵩山派的最高首领,占居着嵩山派一代掌门之位。其大名涧正尘,二十年前便已名震中原。此后他掌管嵩山十八春秋,虽不能令嵩山派位居武林之龙首,但是他令嵩山派行得端、坐得正,不去依权靠势,在五岳中独树一帜,实已非同凡响。
    鹤唳高天,涧正尘的目光流露爱怜,落到了旁边一位年轻人的身上。这年轻人身长体秀,行事机敏,是嵩山派最出类拔萃的两位弟子之一。也是涧正尘的爱徒,叫做竹义。他孑然而立,使涧正尘想起还有一位极难管束的杰出弟子,又不知上哪儿去了?,便向他道:“你师兄呢?”竹义摇了摇头,好像回答了,又似不能回答。涧正尘便向旁人道:“去,快去将苏阳叫来!”竹义才道:“还是算了吧,今天的场合,苏师兄不在也好!”涧正尘叹了口气,欲言又止,又望着竹义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向山下走去。
    竹义领会着师父的意图,传达了迎接贵客的指令。顿时,嵩山上下所有的义愤,都化作了响彻云霄的欢庆锣鼓。
    随着震耳的鼓乐,山脚下,秦回的嘴角咧开了。四岳派大失所望。他们看到嵩山派掌门涧正尘满脸堆笑,率众迎来,连个兵器都没带。
    没耽误,涧正尘扯开了嗓子招呼起来:“幸会,幸会!秦公子驾临嵩山,如神光万道,令嵩山增彩添辉!四大掌门携手同来,千载难逢!”接着道:“在下与中丞大人匆匆一聚,已春秋二载,心中对大人风貌神思久矣。今日有望公子神采,如蒙大人亲临,颇慰老夫相思之苦!”又接着道:“泰山派夜掌门曾与我东海同游,实乃雅事!衡山派照掌门举杯邀明月,与我同醉一场,难以忘怀!华山派由掌门能与我同好琴音,高山流水相伴!恒山派漾掌门与我垂钓冰江之时,同话多少英雄寂寞!”
    话虽含敷衍客套,也不乏意切情真。其中涧正尘对四大掌门所讲的历历往事,已隔二十多年了。当时他们还同为少年游侠,心胸正直,有志于力抵群凶、剑整五岳。没想到二十多个春秋转眼过去,曾经的少年同伴也全都变了,虽都成了五岳之主,却支撑起了两个大相径庭的江湖。涧正尘难忘旧情,但愿四岳派掌门还记着点情义,以免今日的刀剑之拼。四位掌门却是不愿。他们心中的那些旧事都已淡忘,表面上也一笑而过。唯有秦回这个人倒是头脑简单,听着涧正尘说得跟老朋友似的,高兴得合不拢嘴,很快地被哄上了嵩山。四岳派只有随从。 来自 | | 1楼 | | | |
    作者:于木牙 时间:2018-07-02 20:43
    @于木牙 1楼 2018-07-02 09:49:00

    第一章 大敌当前 小显英雄手

    出现在嵩山脚下的人马,分别由四派掌门统领——东岳泰山派为首,南岳衡山派与北岳恒山派位居两侧,西岳华山派紧随其后。总共三百多人,看似江湖上最顶尖的豪侠相聚,却已被四面高挑的旌旗弄得面目全非——旌旗上各书写着东、南、西、北,四路江湖御史的金黄大字随风飘扬。明摆着,这四派掌门兼顶着江湖御史的头衔,都做成朝廷命官了。

    如今,唯有中岳嵩山派掌门还置身事外,不愿身兼中路江...
    —————————————————
    嵩山派的聚义厅内热闹了。这批最不讨好的人,受到的是最盛情的大宴款待。
    涧正尘和弟子竹义、本派律令堂的执法师夏圣平,陪着秦回、四派掌门同坐一席。其他来客也将聚义厅的里里外外都坐满了,各自大吃大喝。他们也不怕食物内下毒,量嵩山派不敢害了朝廷的人,自寻死路。
    秦回被灌得迷糊了,大嘴咧着,脸上的横肉都往上弯了,显出了几分亲切。涧正尘大声地咳嗽起来,竹义忙给师父捶背。秦回疑惑着道:“怎么啦?”执法师夏圣平先道:“秦公子有所不知,本派涧掌门当年练功走火,不慎气脉攻心,身况日下,已不胜酒力。”
    涧正尘急道:“不妨,不妨,在下虽自知体弱,难以为朝廷效犬马之劳,但今日有幸作陪公子和各位朝廷栋梁,这几杯酒岂能不干!”秦回道:“那你就少喝几杯吧。”涧正尘面露喜色,道:“多谢,秦公子体谅!在下急欲表明对朝廷一片忠心,待病体康复之后,一定要兼领这中路江湖御史一职。”
    泰山派掌门夜悍成忽然冷笑,道:“说得好啊,看来你还是不愿接受这中路江湖御史啊!”涧正尘顿时没了笑意,望着夜悍成那张方方的脸,道:“愿意,愿意,在下千万个愿意……只是力不从心。”
    恒山派掌门漾狞叫道:“那你要拖到什么时候啊?”涧正尘面露难色,一张蜡黄的病脸,迎着漾狞那张充满了疙瘩的面皮,道:“在下但愿早日康复。”
    华山派掌门由刺洲摸着自己那张光亮亮的小红脸,冷笑着对涧正尘道:“你的脸皮比我厚,看来是很难康复了!”衡山派掌门照治替突地像想起了什么,道:“对呀,万一江先生有个闪失了,该怎么办呢?”说得极为认真,一张皮骨脸,倒看不出个冷嘲热讽。涧正尘一时无言。
    有人道:“听说江先生有两位得意弟子,乃千年难得的奇才,大该有人是可以继承掌门之位了。不知我们能否目睹将来掌门的风采?”
    竹义听到这儿,看了师父一眼。师父颔首示意。他便站起来,道:“在下嵩山派弟子竹义,与师兄苏阳承蒙师父错爱,又被外间传为奇才,实在不敢当,更不敢觊觎掌门之位!”
    秦回哈哈笑道:“原来都在这儿呢!”惹得四派掌门好笑。执法师夏圣平忙着分辩:“误会,不要把我也算进去!”说得满脸通红。他跟竹义一起,被当成了得意弟子。他的皱纹脸上留着白白的胡子,看起来比涧正尘还老,显然不用多说,也能让人看得明白,没料到还有人如此糊涂。
    涧正尘也只有笑道:“我还有一个徒弟,性质顽劣,难登大雅之堂。他日严加管束后,当向各位见礼。”秦回道:“噢……那也不妨,可以将他叫来。——我先试一下这位小兄弟的功力。”说着,他的一只手便向竹义抓去。
    四派掌门难免大喜。涧正尘着实一惊。
    此刻他们围坐于一张八仙大桌。秦回跟涧正尘都坐北朝南,竹义仅隔着师父向西坐着。秦回这一伸手,劲势雄厚,把涧正尘的三绺长髯都卷了上去。涧正尘大失体面,夹在中间,挡又不是,不挡又不是。
    竹义的震惊更不在师父之下,他没料到秦回这般无理。眼瞧着一只熊爪似的手落向了他的肩部,以其劲力之强,倘往前冲便能断喉;当真直落,也要碎一侧的锁骨;躲开了,桌子都要被砸了。除非在他闪身之后,由涧正尘插手一托,集师徒之力,接秦回一招。
    霎时,涧正尘已有此意,却感到自己晚了一步——坐着的椅子已被人用暗劲踢中了,身体随着椅子一退,离开了桌面。心中暗恼,却并未觉察到秦回的下盘也有了动作,只恨四派掌门可能行使不轨,双目一扫,又没发觉他们有何动弹,唯有竹义劲势暗涌。心下生疑,但见竹义面已从容、神情内定。不禁释怀,确信自己的徒弟绝非等闲之辈,自有应变之能。当即手捻长髯,坐观虎斗。
    竹义左手一抬,已将秦回的大掌接住了。但见两只手上下一合,秦回大手背上的黑毛根根竖立,猛吐出一股浑力,硬将竹义的小手压了下去。竹义似被逼得扭转身形,连人带椅忽地一个打转,向着一个方向,滑飞了。 来自 | | 2楼 | | | |
    作者:于木牙 时间:2018-07-02 21:48
    嵩山派的聚义厅内热闹了。这批最不讨好的人,受到的是最盛情的大宴款待。
    涧正尘和弟子竹义、本派律令堂的执法师夏圣平,陪着秦回、四派掌门同坐一席。其他来客也将聚义厅的里里外外都坐满了,各自大吃大喝。他们也不怕食物内下毒,量嵩山派不敢害了朝廷的人,自寻死路。
    秦回被灌得迷糊了,大嘴咧着,脸上的横肉都往上弯了,显出了几分亲切。涧正尘大声地咳嗽起来,竹义忙给师父捶背。秦回疑惑着道:“怎么啦?”执法师夏圣平先道:“秦公子有所不知,本派涧掌门当年练功走火,不慎气脉攻心,身况日下,已不胜酒力。”
    涧正尘急道:“不妨,不妨,在下虽自知体弱,难以为朝廷效犬马之劳,但今日有幸作陪公子和各位朝廷栋梁,这几杯酒岂能不干!”秦回道:“那你就少喝几杯吧。”涧正尘面露喜色,道:“多谢,秦公子体谅!在下急欲表明对朝廷一片忠心,待病体康复之后,一定要兼领这中路江湖御史一职。”
    泰山派掌门夜悍成忽然冷笑,道:“说得好啊,看来你还是不愿接受这中路江湖御史啊!”涧正尘顿时没了笑意,望着夜悍成那张方方的脸,道:“愿意,愿意,在下千万个愿意……只是力不从心。”
    恒山派掌门漾狞叫道:“那你要拖到什么时候啊?”涧正尘面露难色,一张蜡黄的病脸,迎着漾狞那张充满了疙瘩的面皮,道:“在下但愿早日康复。”
    华山派掌门由刺洲摸着自己那张光亮亮的小红脸,冷笑着对涧正尘道:“你的脸皮比我厚,看来是很难康复了!”衡山派掌门照治替突地像想起了什么,道:“对呀,万一江先生有个闪失了,该怎么办呢?”说得极为认真,一张皮骨脸,倒看不出个冷嘲热讽。涧正尘一时无言。
    有人道:“听说江先生有两位得意弟子,乃千年难得的奇才,大该有人是可以继承掌门之位了。不知我们能否目睹将来掌门的风采?”
    竹义听到这儿,看了师父一眼。师父颔首示意。他便站起来,道:“在下嵩山派弟子竹义,与师兄苏阳承蒙师父错爱,又被外间传为奇才,实在不敢当,更不敢觊觎掌门之位!”
    秦回哈哈笑道:“原来都在这儿呢!”惹得四派掌门好笑。执法师夏圣平忙着分辩:“误会,不要把我也算进去!”说得满脸通红。他跟竹义一起,被当成了得意弟子。他的皱纹脸上留着白白的胡子,看起来比涧正尘还老,显然不用多说,也能让人看得明白,没料到还有人如此糊涂。
    涧正尘也只有笑道:“我还有一个徒弟,性质顽劣,难登大雅之堂。他日严加管束后,当向各位见礼。”秦回道:“噢……那也不妨,可以将他叫来。——我先试一下这位小兄弟的功力。”说着,他的一只手便向竹义抓去。
    四派掌门难免大喜。涧正尘着实一惊。
    此刻他们围坐于一张八仙大桌。秦回跟涧正尘都坐北朝南,竹义仅隔着师父向西坐着。秦回这一伸手,劲势雄厚,把涧正尘的三绺长髯都卷了上去。涧正尘大失体面,夹在中间,挡又不是,不挡又不是。
    竹义的震惊更不在师父之下,他没料到秦回这般无理。眼瞧着一只熊爪似的手落向了他的肩部,以其劲力之强,倘往前冲便能断喉;当真直落,也要碎一侧的锁骨;躲开了,桌子都要被砸了。除非在他闪身之后,由涧正尘插手一托,集师徒之力,接秦回一招。
    霎时,涧正尘已有此意,却感到自己晚了一步——坐着的椅子已被人用暗劲踢中了,身体随着椅子一退,离开了桌面。心中暗恼,却并未觉察到秦回的下盘也有了动作,只恨四派掌门可能行使不轨,双目一扫,又没发觉他们有何动弹,唯有竹义劲势暗涌。心下生疑,但见竹义面已从容、神情内定。不禁释怀,确信自己的徒弟绝非等闲之辈,自有应变之能。当即手捻长髯,坐观虎斗。
    竹义左手一抬,已将秦回的大掌接住了。但见两只手上下一合,秦回大手背上的黑毛根根竖立,猛吐出一股浑力,硬将竹义的小手压了下去。竹义似被逼得扭转身形,连人带椅忽地一个打转,向着一个方向,滑飞了。 来自 | | 3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于木牙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672天 / 跨度700天】
    • 开贴:2018-07-02 09:09
    • 更新:2020-06-01 15:06
    • 阅读:9051 回复:990 楼主:839
    • 字数:约75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